第五十六章 高手决斗时千万不要横插一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男人?”我一个激灵,彻底从狗血剧中清醒了过来。5ccc.net

    把我当作男人?什么意思?听说以前有些皇帝有古怪癖好,喜欢让妃嫔扮作太监玩角色扮演……难道飞机也有这种恶趣味……

    我顿时吓得呆立当场,话都说不清了:“喂,什么……是当作男人……我,我可没有兴趣陪你玩无聊游戏……“

    “傅清华!你的脑子就不能有一刻想点正常的东西?”飞机的扑克脸终于升起了一丝狼狈,“我是说今晚的况会比较复杂,希望你像男人一样神经坚韧。”

    原来如彼……我呼出一口长气,放下心来。咦,等等,他的意思是不是说,就是因为我长得像男人,所以才把我带来他复杂的家族聚会?

    喂喂,说来说去,他还是说我“跟男人差不多”……死飞机!亏我还以为……还以为……额,我以为的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

    我纠结着飞机的那句话,脸上神晴不定,飞机不耐地一把拉住我的手,带着我穿过人群来到大堂中心。

    大堂被布置成传统的中式风格,中间墙上贴着一个比电梯口更巨大的红色“寿”字,两边摆放着笑容可掬的仙翁和托着蟠桃的仙童塑像,都与真人等高。中间太师椅上坐着一个一唐装的老爷子,正笑容满面地接受众人祝寿。他后站着一排穿戴不俗的男女,忙着招呼来客,曾经见过一面的“钻石王子”罗杰也赫然在列。

    我透过人群打量坐在太师椅上的老爷子,虽然满头白发,但看起来精神健旺,高的鼻子和世故练达的眼神,隐隐看得出强悍的个和历经沧桑的人生经历,看来应该就是今天寿宴的主角——S市首富罗亦声。5ccc.net太师椅边靠着一根华丽的龙头拐杖,看起来首富爷爷似乎腿脚不便。

    钻石王子罗杰忽然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我和凌飞,惊喜地叫了一声:“小飞来了。”

    随着他的话声,首富爷爷后那一排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顿时都把目光投了过来,表各异,有人一脸惊喜,有人一脸漠然,也有人一脸怀疑,有人轻轻“哟”了一声,似乎随口说了一句:“少爷来得可真早呀。”

    我朝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一个涂着鲜红指甲油、全上下珠光宝气的女人正以手掩口,作一副不小心失言状,可是眼神里却一点不小心的意思都没有,相反充满了嫉恨之色。我下意识地挑了挑眉,据我猜测,这位应该不是飞机的婶婶就是他的姑姑,看来首富的家庭况果然复杂,哎呀哎呀,豪门争产狗血剧现场版,恐怕就要上演了。

    我在心里嘀咕的时候,围在首富老爷子前的人已经自动自觉地让出一条通道,飞机和我顿时曝露在首富和首富裙带们的目光之下,看到首富老爷子的目光若有所思地从飞机看到我,再从我的脸上看到我的手上……

    啊!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手正被凌飞拉着,在这么多居心叵测的目光之下。我脸上一红,赶紧一甩手,把飞机的手甩脱。

    飞机这次倒没有坚持,轻轻地松了手,只是沉默地僵立当场,一张扑克脸上难得地闪过各种复杂的表

    首富老爷子的目光渐渐地移到飞机的脸上,笑容也渐渐敛去,眼神里凌厉的神色一闪而过。罗杰不安地轻咳一声,轻声唤道:“小飞!”

    飞机咬了咬牙,终于万分生涩僵硬地挤出来两个字:“爷爷。”

    真是忽如一夜风来,这两个字还没落地,首富老爷子刚才几乎冰冻三尺的脸就仿佛被风拂过杨柳挠过小鸟儿唱过,顿时就开了花,乐呵呵地说:“呵呵,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满面笑容的首富老爷子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看着心孙子的慈爷爷,哪里还有半分叱咤S市纵横商场的威严样子。

    “生礼物。”飞机的扑克脸终于恢复正常,将一直拎在手里的一个大盒子递给罗杰。

    罗杰接过盒子,看了老爷子一眼,老爷子笑眯眯地微微颔首,罗杰赶紧就打开了盒子,我好奇地伸长了脖子,想看看飞机送给他爷爷的寿礼,这么大一个盒子,看起来东西应该不便宜。

    令人失望的是,盒子中不是什么奇珍异宝,竟然是一个赛车头盔,头盔侧面印着JACKIE的名字,透明的玻璃面罩上已经十分毛糙,看起来应该是有些年头了。

    Jackie?飞机么?好像不对吧……我记得,我记得,飞机的英文名好像是F打头的……那么这个头盔……难道就是飞机老爹——那个命运多舛红颜薄命的首富公子的吗?

    我转过头去看飞机,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些端倪来,谁知道他板着一张扑克脸面无表地看着首富老爷子,好像在等着他的反应。我于是顺着他的目光转过头去看首富老爷子,看到老爷子脸上的满面花已经消失无踪,代之而起的是一脸复杂之极的表,似乎是愤怒,似乎是伤心,又似乎是感慨……带着这样的表,他慢慢地抬起头来,眼光变得如鹰隼般锐利,牢牢地盯在飞机的脸上。

    钻石王子罗杰似乎也吃了一惊,不安地看了一眼首富老爷子,又看了一眼飞机,眼神中颇有责怪之意。

    飞机却没有丝毫退缩,直直地迎视首富老爷子凌厉的目光,不卑不亢地道:“这是爸爸最心的东西,妈让我带来的。爷爷不喜欢的话,我马上带回去。”

    站在飞机边,听着飞机一脸冷漠地以平静的语气吐出这几句话,我却分明感觉到他的背脊得笔直,似乎体每一个细胞都绷得紧紧的。

    我下意识地打了个寒噤,目光开始游弋着寻找退路,这祖孙俩之间的战争眼看一触即发,为了免得遭受池鱼之殃,看来需要找个安全的避难所才是。

    大堂内的温度似乎骤然降了下来,刚才三三两两站在周围互相寒暄的客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异样,停下话声朝这里往来,偌大一个场地忽然安静地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清晰可闻。

    我紧张得快要透不过气来,但在全场静默中却不敢稍动。我却忽然滑稽地想起了《陆小凤》中的“月圆之夜,紫之巅”,这如斗牛般互视对峙的首富祖孙俩就好像决战前的西门吹雪和叶孤城,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忽然一个尖细的女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打破了决战前的宁静。

    “大喜的子,飞少爷带这种不吉利的东西来,难道是存心来气你爷爷的吗?”

    我的目光顺着声音来处望去,果然,说话的正是刚才那个珠光宝气的女人。

    我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这位阿姨明显不看武侠小说。小说中描写过无数遍,高手决斗时闯入阵中的,不管是人还是什么东西,都会被决斗者发出的气劲撕得粉碎。可怜的阿姨在这种时候以这种语调介入组孙间的对峙,不是找死吗?

    果然,斗牛中的祖孙俩同时怒瞪向视线来处,不约而同地怒喝:

    “闭嘴!”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