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傅青天大人在上,受小民一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我瞪着自称“高长恭”、长着宛如不食人间烟火般秀美面容的曲曲同学迅速地吃下了二两生煎两根油条三个包子外加一碗豆花,看起来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不过犹豫着看了看我如狼似虎的眼神,终于停下了嘴。

    难道“长时间出恭”不是因为便秘,而是因为吃得太多?

    好在飞机的食量跟“长恭”同学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而且好在他确实还算个负责的班导。所以他早早吃完,开始收拾起被我扔了一的东西。

    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说:“呃,我去结账吧。”

    “我已经结了。”凌飞淡淡地说,“学校答应报销这次曲北达同学的医疗费用。另外,我代表篮球队宣布,曲北达同学你测试合格,可以成为校篮球队的一员了。”

    说话间凌飞已经迅速收拾完了凌乱的物品,向“长恭”同学伸出手去:“欢迎你,曲北达同学。”

    我再三再四地替“长恭”同学谢绝了凌班导要送他回家的好意,一方面我迫不及待地需要“长恭”为我解开心头的疑惑,另一方面总不能让凌飞把“长恭”同学一路送回我家吧,那他一定又会带着暧昧的眼神发出“原来如彼”的议论。

    好容易用僵硬的笑容目送“负责”的凌班导消失在视线中,我立即停住了脚步,把手上拎着的一袋东西往地上一扔,双手插腰,转瞪着“长恭”同学说:

    “好了,没人了,你就招了吧。”

    “招什么?”自从凌飞一消失,“长恭”同学的小白兔姿态也随着消失无踪,此时竟然跟我装傻。

    我哼了一声:“我问你答。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他苦笑着点了点头,我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开始发问。

    “姓名?”要不是手边没有木头,还真想拍一下惊堂木,问一声“堂下何人”,俨然觉得自己成了青天大老爷。

    “姓高名肃,字长恭。”

    “住所?”

    “咦?”

    “家住何处?”

    “邺城。”

    “份证号?”

    “咦?”

    “呃,年龄?”

    “21。”

    “籍贯?”

    “咦?”

    “从哪里来?”

    “洛阳。”

    “职业?”

    “咦?”

    “就是问你干什么的?”我有些不耐烦了。

    “带兵打仗。”

    ……

    眼看问不出什么信息来,而且我很快对每个问题要解释一遍失去了兴趣,悻悻地住了嘴。

    住所邺城正是北齐都城;职业是带兵打仗;从洛阳来,也正是北齐的势力范围……看起来和兰陵王倒是很符合,找不出一点漏洞。不过……21岁?应该正是风得意的时候吧?离被皇帝赐死还有9年,没见到史书上有兰陵王21岁失踪或者生病的记载呀,好端端地为啥会穿越?等等,让我看看兰陵王21岁的时候究竟在干嘛?

    我再度翻出手机,看着资料念念有词:“公元573年被赐死,时年三十岁……21岁,就是公元564年,在干嘛呢……欸,有了,在这里……公元564年,北周联同突厥入侵,北齐重镇洛阳被十万大军团团围困,长恭临危受命,为中军率五百骑再入周军,遂至金墉之下,被围甚急,城上人弗识,长恭免胄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于是大捷……”

    啊咧?这好像就是著名的“邙山大捷”,难道是从战场上穿越的?这倒可以解释他为什么穿着铠甲戴着面具出现,可是并没有失踪的消息吧……

    我满心疑窦地抬起头,看到“长恭”同学正不得要领地站在原地。

    “你能告诉我你穿越,啊不,你来这里前的况吗?时间,地点,当时的场景……”考虑到他如果真的是高长恭,不可能知道什么是穿越,我还是换了种说法。

    他微微皱眉,似乎在回忆远古的事般:“这个……很奇怪,那时候的记忆好像没有恢复过来……”

    “欸?你不是说都记起来了吗?”

    “感觉是都记起来了,可是怎么会来到这里的……还是一片模糊,只记得到了邙山,周兵败退……然后就来到这里了,似乎雷鸣电闪,闪电直直地劈在头顶……”

    “原来被天打雷劈的是你,不是我啊!”我喃喃自语了一句,想当初还以为是我妄自要求“赐给我一个精壮的男人”,导致天怒才会天打雷劈。

    听起来倒也合合理,一定要用现代科学来解释的话,雷鸣电闪应该是时空扭曲的表现,接着上演穿越大戏也在清理之中。

    “高长恭”同学又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发现自己面临一个陌生的环境,接着就被人一砖头又砸晕了。再醒过来就发现有个女采花贼正在脱我的衣服……”

    “停!停!到这里就可以了,后面我都知道了。”想起当初误认他是女人脱他衣服的光景,我忍不住有些脸红,赶紧阻止他再继续说下去。

    “那……既然都清楚了,那我们回家吧。”他理所当然地就要往前走。

    “等等,回家?回哪个家?”我一把拉住他。

    “当然是回我们家。”他笑眯眯地回答。

    “我们……家?”我匪夷所思地瞪着他,什么时候“我们”有家了?还是说什么时候“我家”变成“我们家”了?

    “刚才在医院,清华不是答应了吗?”他眨眨眼露出委屈的神态。

    “喂,你不要自说自话……我什么时候答应过?”我忍不住怒吼。

    “那我没地方去……只好去找警察叔叔了……”

    “欸?”

    靠!这小子又威胁我!你个便秘的千年木乃伊!居然还学会喊“警察叔叔”了,喵的,有朝一老子把你全骨头都拆下来当古董卖!咦?说起古董,我想起了那件明光铠和那个“跳大神”般的面具……

    “蓄意伤人、意图**……”他皱起眉头喃喃自语,一脸无辜的样子,“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律法会怎么判罚?”

    “啊?”冷静!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蓄意伤人也就算了,这个……所谓的意图**……就算并非证据确凿,要是传了出去,我傅清华也不用混了,赶紧打着哈哈阻止了他的自言自语,“等,等等,万事好商量嘛……”

    “那么……清华答应一起回家了?”像孩子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糖果般,他兴高采烈地问。

    “可是……我老妈就要回来了,你一个大男人住在我家,太不方便了吧……”我只好压抑着怒火,低声下气地解释,一边眨着眼勉强挤出一点泪意,企图以梨花带雨的姿态博取同

    不知道是我演技不够好,还是tnnd千年木乃伊缺乏怜香惜玉之,他连看也没看我眨得发酸的眼睛,只顾笑眯眯地说:“没关系啊,我家清白,温文有礼,又手脚勤快,伯母一定会喜欢我的。”

    “……”

    ========================================华丽的分割线=========================================

    本书正在pk中,虽然我连续打滚也没吸引到什么票,但我决定不屈不挠不折不扣不清不楚的继续滚乃滚去~~~求各位赐粉红票,以及推荐、收藏、评论、点击。。。。抱歉今天更滴晚了点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