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喂,老子又不是要强暴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这一觉睡得特别香,梦到我穿越到了一个遍地美男的神秘国度,我色迷迷地用食指抬起一个绝色帅哥的脸,邪笑着说:“美人,给本小姐笑一个!”

    风光正好之时,一阵响亮的铃声煞风景地响起,我猛地伸手拍掉闹钟想继续美梦,铃声却不屈不挠地响着。5ccc.net我咬牙切齿地问候了闹钟的祖宗三代,十分不愿地睁开眼睛,才发现枕边的手机一亮一亮地闪着蓝光,显然是它侵扰了我的好梦,一不小心就委屈了闹钟一家。

    “喂!”我按下应答键,眼睛又不争气地闭上了。

    “傅清华学妹。”听筒里传来一个好整以暇的声音,我的瞌睡利马醒了一半,几乎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危险。天杀的凌飞,连睡觉都不让人安生。

    “干嘛?”我半睁开眼睛警觉地问,凌飞这种人主动给我打电话,准没好事。

    “我是来催债的。”凌飞几乎是一字一拖地说出这几个字来。我简直能想象出他镜片下的眼睛一定带着嘲弄的表,嘴角一定挂着揶揄的微笑。

    “什么债?我傅清华从来不会欠钱不还。你……就算你是班导是学长,也不代表你就能胡说!”我激动起来,瞌睡虫跑了个精光,声音立即提高了八度。

    “我记得,你好像……欠我一个男人。”

    呃,男人——我惺忪的记忆终于恢复了,昨天下午的一幕重新回到脑海:

    该死的凌飞带着该死的笑意说出那句该死的话:“这选拔男子一万米参赛选手的任务,就交给傅清华了,明天放学前把名单给我。”

    “可是,那也是放学前的事吧?凌学长用不着大清早地就来扰人清梦吧?”我兀自嘴硬。

    “大清早?”凌飞似乎在强忍着笑,“傅清华学妹,你确定你用的是北京时间吗?现在好像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

    “下午一点半?啊,惨了惨了,下午有诸葛公公的英语写作哎!”我猛地跳了起来,紧张得差点连手机都丢了。

    “诸葛公公?”凌飞终于笑了出来,“你是说陈老师?”

    “欸——”我张口结舌,该死,我怎么把陈有全的绰号给漏出来了,“你……你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

    “是么?”凌飞的声音危险了起来,“那我打个电话问问陈老师吧。”

    “啊……不要。”我惨叫起来。

    N大老师中有著名的四大名捕,每人每学期都得抓上超过两位数的重修学生,为学校的财政事业作出卓越的贡献。陈有全是我们外语学院的办公室副主任,给很多学院的学生上大学英语,在N大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是因为他课上的好,而是因为他一个人抓的学生,比四大名捕加起来还多,某有才人士起绰号曰“诸葛公公”,一方面说他的功力足够成为四大名捕的师父诸葛先生,另一方面却是讽刺他说话声音又尖又细,上课时还翘个兰花指。从此这个美名传遍了N大,闻者无不会心一笑。

    我今天竟然睡过头翘了诸葛公公的课,看来英语写作重修是指可待了,这个时候如果再被凌飞告上一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不打也可以……把欠我的男人交出来吧。”幸好凌飞不再纠缠“诸葛公公”的问题,附带开出了人的条件,“我还可以以班导的份帮你向陈老师请假。”

    “真的?”我重新看到了希望,不过一想到他前面的条件,又蔫了半截,“可是,咱外院的男人这么少,还大多是老弱病残天残地缺,让我到哪找啊?”

    我一口气说完,忽然意识到凌飞也是“咱外院的男人”,顿时舌头打结,吃吃地道:“我……我不是说……”

    “那你就去其他学院借一个吧。”凌飞没有跟我纠结“外院男人”的问题,简单地下了指示,“记得,放学前交给我,否则就等着英语写作重修吧。”

    他似乎是漫不经心地说出了最后的威胁,就掐断了电话,让我一个人擎着手机气结当场。

    “破飞机死飞机烂飞机!你别落到我手里,否则我一定整死你!”我一边用我能想到最恶毒的词汇诅咒凌飞,一边恶狠狠地打开了房门。

    开门的瞬间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俊秀无比的男子,似乎被我开门时恶狠狠的气势吓到,呆呆地望着我。我也忍不住一呆,用力揉了揉眼睛,OMG,原来昨晚那一幕不是梦!我抓了抓自己乱蓬蓬的头发,大感懊恼,刚才那呲牙咧嘴恶形恶状的样子一定全都被美男看在眼里了,傅清华呀傅清华,在美男面前一定要注意形象!

    我强装镇定地理顺了头发,傻傻地咧开嘴,露出一个自认为迷人的笑容:“Morning,帅哥。”

    帅哥子往后一缩,俊秀的脸上泛起红晕:“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什么呀?”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在他眼里我傅清华成什么人了,一大清早就跟我说男女授受不清,“老子又不是要强暴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似乎被我的话惊吓到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有些气恼。

    “姑娘刚才……不是说‘摸您’吗……”

    “我说的是morning啦!没学过英文啊?”

    “英文……是什么……”他几乎是嗫嚅着说,似乎唯恐被我嘲笑他的无知。

    我一怔,难道这家伙不懂英文?还是说,被我一砖头敲掉记忆,正好把英文那块一起敲掉了?

    “英文……是一种鸟语……”我咧着嘴角说,大出平时被英语系压迫的恶气。本来我们外院在学校就人单力薄,偏偏英语系仗着多那么几个人,常常在我们语系面前趾高气扬,动不动就说我们学的是倭国语言,很是看不起我们。

    “原来姑娘还懂鸟语,真厉害。”他一脸崇拜的表看着我,“那‘摸您’在鸟语中是什么意思?”

    “啊……一般厉害一般厉害……欸,那是早上好的意思……”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脸皮其实也没有很厚,脸上忽然有些发烧起来,只能扯开话题,“那个……昨晚睡得好吗?”

    “睡得很好,贵府的很舒服……谢谢姑娘。”他一本正经地回答。

    我被他左一个“姑娘”右一个“姑娘”叫得浑不舒服,又不是演复古纯文艺片,叫得这么文绉绉干嘛,只好直截了当地说:“我叫傅清华,是N大的学生,你可以叫我小傅,也可以叫我清华。你呢?该怎么称呼?”

    本来以为他听到“傅清华”三个字多少会有点奇怪的表,一般人听到我这么恬不知耻望女成凤的名字,就算不哈哈大笑也该面露惊讶之色,没想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在听到我最后的问题后皱起眉头面露痛苦之色:“我……我是谁……”

    该死!我又忘记他是失忆人士!没想到昨天那一砖头敲得这么厉害,连名字都敲没了,我懊恼地抓了抓头发,放低了声音温言劝慰:“不要紧,名字只是一个符号嘛……”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总不能叫他符号吧,符公子?符同学?小号号……好寒的名字,还不如我傅清华呢。想到自己的名字,我忽然眼前一亮。

    “不如这样吧,我赴清华,你就去北大好了!”我得意洋洋地宣布自己的创意,北大清华,复旦交大,这回都圆满了。

    “去……北……大……”他迟疑地念着自己的新名字。

    “对啊,曲北达。曲线的曲,北方的北,到达的达。”哎,这样一翻译,这名字听起来还满大气的,我真是天才呀!

    起了这么有创意的名字,我心大好,一拍“曲北达”的肩膀,大声说:“走,曲美人,本小姐请你吃饭去!”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