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别动,本小姐正在帮你脱衣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我坐在地上歇了一会,湿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上,带来阵阵寒意,努力爬起来冲进冲凉间冲了个水澡。

    等换完一干净清爽的睡衣从浴室出来,简直有再世为人的感觉,我一边用浴巾擦着一头短发,一边庆幸决策英明,否则若是回了学校,哪来这么舒服的水澡可冲……不过话说回来,回学校的话,也不会淋得这么狼狈了吧?还碰到这么多破事……呃,等等……

    想到今晚那些破事,我暂时断裂的记忆终于恢复了,看了一眼依旧躺在门口的美人,有点伤脑筋。她上厚厚的衣服穿了一层又一层,现在全部湿透了裹在上,在这里躺上一晚,不死也得重感冒。

    我想了想,快步跨进浴室把浴缸水放上,再跑回门口,直接骑坐在美人上,开始脱她的衣服,心里暗暗念叨:虽然你这么美,不过大家都是女人,看一看也不打紧吧,再说,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念到这里的时候,我的手已经动作飞快地解开她的腰带,脱下她的铠甲,扒开她三层的衣服,却忽然僵在她的口。

    她她她……手下肌的触感告诉我,她她她……是个男人!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下的“美人”忽然轻轻“唔”了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双眸带着一丝迷惘直直地望进了我的眼里。

    四目相对,我顿时如被雷击。天哪!这是一双多么迷人的眼睛,清澈纯净犹如水晶,却又漆黑幽深仿佛大海,带着无限的魔力让我不自地深陷其中,用无比花痴的眼神直勾勾地望着他,甚至完全忘记了目前的囧状。

    “美人”似乎被我如狼似虎的眼神吓到,微微掉头避开了眼神,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脸上迅速地闪过一抹飞红,终于犹豫着开了口:“你……”

    我痴痴地望着他脸上那一抹仿佛微风拂面光乍泄般的红晕,想也不想地顺口回答:“别动,本小姐正在帮你脱衣服。”

    话音一落,他脸上的微红迅速扩散,我终于意识到刚才自己说了些什么,顿时囧得张口结舌,脑细胞至此完全停止了运动。完了完了,好容易见到一位绝世帅哥,居然如此口不择言,不知道他会把我当成什么人,恐怕马上就要被列为拒绝往来户了。

    我呆呆地望着那张绝世容颜,简直割了自己舌头的心都有。幸好那对迷人的双眼挣扎片刻,终于回到了我的脸上,顺着我的脸缓缓往下移去,却停顿在他自己口,脸色迅速从刚才的微红转成绯红,再度尴尬地调开头去。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去,这才发现我仍然以双手紧紧扒住他口衣衫的暧昧状骑坐在他上,终于再厚的脸皮也挡不住了,顿时红成了烂熟的番茄,一跃跳起老高,手足无措地僵立在当地。

    随着我的跳起,“美人”倒是反应迅速地站了起来,顺手拉拢衣襟,上脱了一半的铠甲装铛铛作响,却丝毫没有破坏他长玉立的美好材,反而衬出一股人的英气……我囧心未去,色心又起,仰头盯着那足足高出我一个头以上的影开始计算:这该有185了吧……

    “姑娘……”带着疑问的语声响起,终于及时地阻止了我的口水下落,只见“美人”正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屋子,目光渐渐从惊奇转为迷惘。

    想到他很可能是在访友途中被我一砖头敲昏在路边,我心虚地干咳了一声,干巴巴地介绍:“你好,我叫傅清华,是N大二年级的学生,很高兴认识你。”说着故作大方地伸出手去。

    他迷惘的眼神转了过来,望着我伸出的手发呆。见他没有伸手来握的意思,我只好讪讪地收回了手。完蛋了,肯定是刚才的表现让他产生了强烈的不信任感,怕我借握手吃他豆腐。

    他像根本没有察觉我的尴尬,只是皱起眉头,喃喃道:“此地……”

    “那个……刚才下大雨,我见你晕倒在路边,怕你着凉,所以……就带你回家了……”阿弥陀佛,希望他没有看清是谁打晕了他。

    “你家?……贵府的布置好生奇怪……”

    “欸……”我家布置很奇怪么?我不由顺着他的眼光望去,沙发、茶几、电视机、音响、落地灯……没什么奇怪的吧,好像大部分公寓的客厅都是这么布置的。呃,也许大明星的品味跟我们寻常百姓不同,像我们这种小家小户的装修布置,恐怕有点看不起吧。

    想到这里,我豁然开朗,仇富心理油然而生,表面上却作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问:“那……怎么样才不奇怪?真皮地毯?黄金马桶?钻石痰盂?”

    仿佛被我一连串的疑问吓到,他眉头皱得更紧,似乎正在苦苦思索,呼吸越来越急促,到最后竟然忍不住抬手捂住额头,急促地道:“我……不记得……”

    “啊……”我吓了一跳。不记得?难道……

    那些电影中小说中的节一幕幕跳过我的脑中……我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是吧,刚才那一砖头把眼前的美人敲成了失忆?喂,编剧太不负责任了吧?这什么滥剧啊?打回去重写!

    眼见他苦苦思索的痛苦表,似乎这个剧本重写的可能微乎其微。这次祸闯大了,明天报纸娱乐版头条说不定就是:当红明星遇袭失忆,暴力少女陷囹圄……好在刚才那一幕他也不记得了,真相只有天知地知我知,绝不能透露出去。

    虽然坚定了誓死捍卫真相的决心,但见到他一脸痛苦和茫然,我又不免有些内疚,刚才熊熊燃烧的仇富之火已经被丢在了九霄云外,忍不住劝慰道:“想不起就别想了,走吧,去洗个澡然后睡一觉,说不定明天就想起来了。”

    我不由分说地把他推进浴室,把毛巾、沐浴液、洗发水、牙刷、牙膏的所在一一指给他看,顺手帮他关上了门。

    忽然又想起他上那淋得湿透的奇怪戏服,怎么办?家里只有我和老妈两个女人,似乎都没有男装……

    我一阵翻箱倒柜,终于在老妈房间的箱子底下翻出几男装来。

    我对着这几叠得整整齐齐烫得平平整整的男装发了呆。我没出生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所以在我记忆中,这个家一直只有我和老妈两个人。这几看来应该是未见过面的父亲的遗物,被母亲珍而重之地压在箱底,也许在我没看见的时候,也会拿出来对着偷偷落泪,却从来不让我知道。

    我怔怔地看了半天,才从中拿出一看起来有些古老的运动服,走到浴室门口咳嗽了一声:“那个……我把衣服放在门口了哈。”

    正要把衣服放到架子上,呼啦一声,门忽然开了,他整整齐齐地穿着铠甲装站在门内,迷惘的眼神从校服移到我拿着校服的手再移到我上,停顿在我的前,紧紧地盯着不放。

    “喂喂,你在看哪里啊?”我被他肆无忌惮的视线看得一阵脸红心跳,本该是义正词严的斥责语气,出了嘴边才发现变成了轻飘飘的柔声疑问,似乎还有些挑逗的意味。

    话一出口,我的脸就更红了,一边暗暗骂自己不知廉耻,另一边却偷偷地往上,心里竟然有些小小的得意:让这样的超级美男为我驻目,想来我傅清华的材也不算太差,算是可以一洗下午被凌风那头猪说成“看起来和男人没多大差别”的耻辱了。

    他直勾勾地看着,竟然还伸出右手,食指直往我部戳来。

    喂喂——虽然我承认,我的材不算太差,可是袭这种事,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完了,这次引狼入室了……

    我的心里大叫,脚却像生了根似的钉在原地,动弹不得。眼见手指越来越近,再也忍不住恐慌,控制不住地闭上眼睛尖叫起来:“啊,救命啊,杀人啦放火啦**啦……”

    我闭上眼睛叫了半天,才发现前并没有传来让人恐惧的触感,偷偷睁开眼睛一看,却见那根手指停在距离我前两厘米处,他正惊恐地抬头看着我,似乎被我的尖叫吓到了,半晌才怯怯地问:“那……是猫吗?”

    “啊?”

    我的大脑暂时当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才发现我今天穿的是哆啦A梦的睡衣,前好大的一只机器猫。意识到他看的指的说的都是机器猫的时候,刚才的所谓袭完全是个误会,我大大松了口气,却不知道从哪冒起一阵无名火,一把把衣服丢给他:“快洗澡!洗完自己睡客房!”

    说完砰地关了浴室门,进房间一头倒在了上。经历了我有生以来最倒霉的这半个晚上,我早就全酸痛四肢抽筋外加头疼裂,一沾枕头睡意就汹汹来袭,不一会就睡得人事不知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