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打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杰在雨夜 书名:我欲修魔
    萧山久久的不能回过神来,原以为自己已经够心机深沉的了,没想到一山还比一山高。

    萧山缓缓的抬起头来,脸色也是愈来愈沉,到最后就死死的盯着神秘人,好象要把神秘人给看穿一般。

    过了许久,萧山的手一挥,定魂珠倏的又飞回了萧山的手中,神秘人这才逃过一劫,不过神秘人此时却没再想要逃走了意思了,反而是一脸的轻松,准备再对萧山告戒一番。

    “呜,你、你、你很好,呵呵,我输了,不过你也会很快的下来陪我的,你也……“神秘人忽然脸色痛苦的扑倒在地,元神顷刻间就消散了。

    萧山的手中显然正是那把小剑,趁神秘人不备,萧山一把就把神秘人给打得元神消散,不过萧山的心显然十分的不好。

    仔细的检查了整间密室后,萧山又把目光放在了那个神秘的石盒上了,但一想到还有一个要命的阵法,萧山投鼠忌器,一直都无法打开石盒,在倒弄了几个时辰后,萧山终于又回到了智谋居,只好把石盒的事先暂时放在一边。

    今晚的月光十分的皎洁,但萧山此时的心可说是糟糕透了,他一回到智谋居就马不停蹄的开始检查体,那一团黑血依然是静静的呆在丹田内的上方,萧山第一个想到的办法就是用真气把它给出来,但凭萧山的这点真气,根本就不能出“血咒”甚至就连动也没动一下。

    不甘心的萧山开始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来驱除“血咒”但却没有一种办法能够奏效的。

    天很快就亮了,但萧山却是面色惨白,整个人就像是得了一场大病似的,经过一整夜的折腾,那“血咒”还是一动不动,这令萧山几乎绝望。

    慢慢的坐下,静下心来打坐,一个时辰后,萧山又精神焕发的开始在清理储物袋里的动西了,几乎是每一件东西,萧山都仔细的查看,生怕遗漏了什么。

    什么法宝灵丹都被萧山给扔了一地,但遗憾的是没有任何的信息能够帮助萧山的,甚至就连血咒的名字都没有,这令萧山近乎疯狂。

    一天一天的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再看看现在的萧山,蓬头垢面,俨然就是一副野人的模样,也幸亏智谋居没什么人来,不然就萧山的这个模样恐怕很快就会传出智谋居被野人霸占的消息了。

    半年了,整整半年了,在这半年内,萧山到处收集各种灵药,炼制了不下百种药液,但没一种是奏效的,不愿意就这么放弃的萧山甚至又跑到“千机阁”把整个千机阁翻得个底朝天,什么秘方都炼制过,但这些凡人的秘方又怎么驱除得了萧山体内的“血咒“呢?

    萧山在这半年内已经彻底的停止了修炼,他几乎绝望了,好不容易修炼了修魔的功法,又和神秘人斗智斗勇,最好杀掉了神秘人,但此时又有一个血咒缠,萧山甚至是认为连老天都在玩儿他。

    又是半年过去了,萧山彻底的绝望了,整就坐在悬崖边一动不动,痴痴的望着天边的云彩。

    在萧山的心中还有一个牵挂,那就是小路子。想到小路子,萧山的嘴角不露出一丝微笑。“恩,是该去和小路子见见面了,呵呵,以后就离开这吧!还有两年的时间,也是该去为父母报仇了,希望能在这最后的两年里找到仇人吧!”萧山喃喃自语的说道。

    说做就做,萧山一股脑就站起了子,没怎么梳洗就直接走向鹰血门,对与现在的萧山来说外表的美丑还有什么用呢?

    萧山走的不是很快,但还是一会就到了白虎堂,不过见到萧山这副模样,谁都不愿搭理。萧山眼中厉芒一闪,随便抓住一个黑衣人,亮出掌门的令牌这才问清楚,原来小路子已经被预定为下一界鹰血门的门主了,所以早就不再白虎堂了,不过小路子已经有一个独立的小院了,是小路子和鹰飞蝶住的地方。

    萧山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到了小路子的居所,萧山径直就走了进去。

    别说,小路子的居所还真是不错,不过萧山的这打扮直让一些丫鬟是切切私语,而且就连一杯茶都没有上,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萧山的子有一股让人作呕的气味,要知道萧山可是整整一年没有洗过澡了。

    面对那些丫鬟的不敬之处,萧山也不动怒,只是静静的坐着,他的耐心可是有的。

    过了一会儿,从内屋里走出了一个年轻的美妇人,萧山自然是认得她,不正是萧山的弟媳鹰无蝶吗?不过此时的鹰无蝶成了妇人后倒是显得更加的妩媚,多了一股成熟的味道。

    不过,萧山心里可没有其他的想法,不止是他修炼了魔功后变的清心寡,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他自己就快死的人了,世间除了亲还有什么值得他动心的呢?

    鹰无蝶看到萧山这般打扮也是眉头一皱,稍微贴近了更是微微的捂着鼻,脸上似有不悦之色。

    不过鹰无蝶显然也是很有修养的,虽然萧山一副落魄的打扮,但她还是客气的问道:“请问你找谁?”

    萧山自然把鹰无蝶的这些表给看在了眼里,但也是微微一点头,他对这个弟媳还是比较满意的,谁叫他今天是这么一副样子呢?

    萧山缓缓的说道:“我找小路子。”

    “小路子?”鹰无蝶皱着眉头说道,在她的印象里似乎没有什么人叫小路子的,不过心思缜密的她一下子就想通了关节,不过她还是没有什么印象,鹰无路什么时候被别人叫过小路子的,就算是门主也没叫过。

    想到这,鹰无蝶自然认为萧山是来找麻烦的了,于是沉声说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我家相公到门主那儿去了,你还是请回吧!”

    萧山不知道鹰无蝶为什么转变的那么快,心中已经是有了一丝不悦,不过这是在小路子的家,所以萧山还是尽量的控制怒气,淡淡的说道:“我找小路子,我是他大哥,他还没回来吗?那我就等到他回来。”

    不知怎么的,这一年来萧山由于心中的烦闷,所以脾气变得有些暴躁易怒了。

    (票啊!推荐票啊!小弟在这再一次的求票啊!这几天的推荐票没什么变化啊!书友们请速速把票送来啊!小弟在这谢谢各位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欲修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