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智谋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杰在雨夜 书名:我欲修魔
    “恩,你是叫萧山吧!呆会儿你就和那些没有选中的小孩一起到外堂去吧!好了,这次选童大会正式结束了,你们这些被选中的小孩就是我们鹰血门的未来了。5ccc.net至于其他的事自然有人给你们详细讲解的,好了,散了吧!”鹰飞扬说完就又退到了后堂,接着所有的人都陆续的走了。

    小路子也被选中了,就惟独萧山自己一人没选中,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天生石脉。

    迎着山间的晚风,萧山这长久以来自己为自己所塑造的坚强内心彻底的崩溃了。

    因为他是天生的石脉,也就是说是天生的武学废人。

    所谓的石脉,萧山已经详细的听长老们说过了,石脉,顾名思义就是筋脉像石头一般的坚硬,不是不能练习内功,而是没有什么武学高手能够打通石脉之人全的筋脉,因为石脉实在是太坚硬了,即使那天的十多个长老轮番上阵,也没有打通萧山手臂上的一条筋脉。

    萧山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从此就成为废人,但即使不甘心,他又能怎么样呢?这就是现实,极其残酷的现实。

    长老们也说了,要是石脉真的被打通了,那将来的成就就不可限量,因为即使再浓厚再暴虐的内力也不能损伤筋脉分毫,不过这些对于现在的萧山来说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而已,只能是一个梦想而已。

    想起了父母,想起了惨死在月鬼刀下的族人们,萧山不心灰意冷。

    “哈哈哈哈,我还有什么用啊?我是个废人,我连最基本的学习武功的资质都没有,我对不起你们啊!我对不起爹娘啊!呜呜……”萧山终于再也不能抑制住悲痛失望遗憾无奈的感了,独自站在山头放声大哭起来。

    “恩,资质是上天给的,而成功才是后天促成的,自己的命运为何要给交给那虚无缥缈的上天呢?”一声苍老的声音飘进萧山的耳中,就如晨钟暮鼓般把正处在绝望边缘的萧山给拉了回来。

    “对,我要自己掌握命运,我要自己报仇,但一个连武功都不能学的人还能成功吗?我还有机会吗?”萧山自言自语的说着。

    忽然萧山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的转过来。

    看见的是一个鹤发童颜的慈祥老人,不过老人的眼睛却炯炯有神,丝毫不像是一个正当垂暮之年的老人。

    萧山看着老人,就好象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似的。

    “老人家,你能帮助我吗?求求你帮帮我吧!求求您了!”萧山忽然对着老人跪下,眼神坚毅恳请着老人。

    老人嘴角微微一笑:“我不能帮住你,这世上能够帮你的就只有你自己了,知道吗?只有你自己能够帮住你自己,别人是帮不了的,也是不能帮的。”老人的脸色十分的红润,那满头的白发随风飘舞,倒真有那么一丝飘飘仙的感觉。

    “只有我能帮自己吗?我不明白,一个不能学武的废人还能怎么样?”萧山毕竟还只是一个九岁的小孩子,他还是不能明白老人话中的含义。

    “呵呵,你以后会明白的,再顺便问一声,你是否愿意做我的弟子,从此跟随在我的边。”老人忽然提出了这个问题,萧山一愣,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了。并且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老人似乎对萧山的这种表现非常的满意,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慢慢下山去了,而萧山则飞快的跑了过去,搀扶着老人,不知不觉间,萧山心里的那股绝望似乎被冲淡了不少。

    萧山做了一个聪明的决定,即使是以后,他也还是觉得他当初做了个聪明的决定,留在外堂充其量也只是个打杂的,而且永无出头之,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到底是什么份。

    跟着老人慢慢的走到了一处虽然简陋但却极为的宽敞和清静的草屋前。

    这就是老人的住处了,这处草屋总共有四间房,有一间房里摆满了各种个样的书籍,而另一间房里则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器皿和一些奇怪的花草,还有一间是老人的卧室,剩下的一间当然就是新来的萧山的房间了。

    这的环境十分的优美,在草屋的后面还有一个草药地和一个菜园子,而在前面则是只有一条不甚宽敞的小路通往外面,在两边则是陡峭的悬崖。

    萧山十分的喜欢这儿的环境,甚至于如果没有血仇的话,他都想永远呆在这儿不出去,这就好比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般,距离鹰血门虽然只有两三里的路程,但奇怪的是还没有什么人来过这里,不过这个问题,萧山很快就得到答案了。

    “小山,快去迎接客人。”今天是萧山来到这的第五天了,在这几天内,他甚至都忘记了还会有别人来,听到师傅的话,萧山虽然疑惑,但还是往屋外早去。

    在屋外竟然是萧山有过一面之缘的鹰血门门主鹰飞扬,但此时的鹰飞扬已经褪去了他为门主应有的威势,反而就像是一个学生在面对老师时的表

    鹰飞扬显然已经看见了萧山,但他却并没有吃惊的表,很显然,他早就已经知道萧山在这儿了,在进来时,鹰飞扬竟然还对着萧山微微一鞠,表示感谢,这让萧山是又惊又疑,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老人并没有出门起去迎接,反而是鹰飞扬自己轻声的走到老人的书房,正看见老人拿着一本厚厚的书籍看得津津有味。

    过了半晌,老人才慢慢的把书放下,对着鹰飞扬说道:“鹰门主请坐,小山,去把我珍藏的碧青茶拿来给鹰门主尝尝。”

    萧山自然遵命,连忙去泡了一杯碧青茶给鹰飞扬送来。

    鹰飞扬对着老人笑着说道:“欧阳老先生的子骨是越来越见硬朗了,而且气色也是十分的好,不知是遇到了什么喜事呢?”

    “呵呵,鹰门主说笑了,我这把老骨头说不定明天就散架了,何曾来的硬朗,只不过是几天前收了一个徒儿而已,倒也多了一个说话的人了。”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听到这儿,萧山也终于明白这老人是什么人了,他就是在鹰血门里的地位极其尊崇的智谋居的主人欧阳渊,所以即使是鹰飞扬也要对欧阳渊行弟子礼。

    “哦!原来是先生收了高徒啊!先生怎么也没通知飞扬啊,飞扬也好敬上一份礼物啊!”鹰飞扬似乎并不知道萧山已经是欧阳渊的弟子,还是一脸的遗憾神色。

    不知道是否是错觉,萧山竟然发现欧阳渊的眼睛里的精光一闪,不过很快就恢复原样了。

    “鹰门主亲自来道贺,这不是折杀老夫吗?对了,今天鹰门主百忙中抽来老夫的陋室,该不只是来拉些家常的吧?”欧阳渊的这句话直说得鹰飞扬有些尴尬,不过毕竟是一门之主,很快就恢复了。

    “恩,先生果然是料事如神啊!那在下也不好在藏着掖着了,今天来确实是有一见事来请先生定夺啊!”鹰飞扬一脸的兴奋中又夹杂着一丝担忧。

    “鹰门主有什么事就说吧!定夺不敢说,但几条建议还是有的。”欧阳渊并不为所动,依然淡淡的说道。

    “恩,是这样的,今天朱雀接到了有个大任务,是刺杀当朝的右相,佣金是五百万两,但是却同时有十多家组织接手任务,其他的倒还不是问题,只不过这其中还有‘黑’也接手这个任务了。‘黑’可是一流的组织如果我们得手的话,那势必得罪‘黑’,但这五百万两银子却是可以让我‘鹰血门’挤一流组织的资本。飞扬实在是拿不定主意,所以才来请教先生,希望先生能给飞扬指出一条明路。”鹰飞扬一口气道出了事的原委。

    欧阳渊一直都是漫不经心的听着,直到鹰飞扬说完,这才把目光直直的看着鹰飞扬,嘴角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这是小弟的第二本书了,这本书重在节,所以是十分的精彩,不过也照样需要各位书友的支持啊!推荐票!收藏!一个都不能少哦,小弟可不想这本书再给扑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小弟的信心就真的然无存了,所以还是要靠书友们的鼎力支持啊!还是那六个字:求推荐!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我欲修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