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测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杰在雨夜 书名:我欲修魔
    展转间,两个神秘的黑衣人已经带着萧山和另外三个幸存的孩子走了足足一个月。

    这天,一行六人来到了一座森林前,其中一个黑衣人笑着对另一个同伴说道:“嘿嘿!终于到了,我们出去了足足有两个月了,不过收获还是蛮好的嘛!这次回去肯定有奖励。”虽然另一个黑衣人没有说什么,但从其神色间的些须兴奋之色,还是可以看出他也是十分的兴奋。

    虽然萧山这一路下来连一句话也没说过,但从两个黑衣人的谈话间还是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什么。只是他现在要的就是能够报仇的力量,所以心里还略微的有些雀跃。

    反观那三个孩子就要差多乐了,虽然一路上也没说什么话,但从其眼神间还是可以看出他们十分的害怕。

    在两个黑衣人的带领下,马车已经被安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两个黑衣人似乎十分的随意,不过萧山还是从其行走的路线发现了一丝诡异,两个黑衣人走的并不是直线或简单的曲线,反而是左走一步,右踏一步,似乎在顾忌着什么。

    两个黑衣人似乎也发现了萧山的神色,嘴角间竟然流露出了一丝微笑。

    在走了约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两个黑衣人终于停止了脚步,在一处毫不起眼的地方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紧接着,忽然从树叶堆满的地上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两人不再迟疑,先跳下去一个,然后再一个一个的把三个孩子都抱了下去。

    黑衣人掏出火石点燃了一个插在墙边的火把,然后就顺着洞口一直往前走。黑衣人似乎对这条通道十分的熟悉,根本就没有一点惊慌的神色。

    地下通道并不长,六人只走了大约一刻钟,而且越到最后地道似乎越向上挖,还多了许多的石阶,萧山在默默的打量着,但他终究还只是个小孩子,而且也没念过什么书,所以对这一路走过的东西有些疑惑,但却怎么也不明白。

    地道似乎终于走到了尽头,前面也有了亮光。出了地道后,眼前简直是一个世外桃源,紧密的建筑,显然都是用来居住的,在建筑的周围有许许多多的森林,显然这个神秘的地方就是两个黑衣人口中所谓的基地了。

    过了一会儿,两个黑衣人和另一个穿紫色长衫的男子低声的交谈着,两个黑衣人还时不时的望了望萧山,眼神中充满着欣喜。

    似乎交谈得差不多了,那个紫衫长袍的男子大声的对两个黑衣人说道:“呵呵,要是真的是你们说的绝世天才,那你们这下可是能进入千机阁去进修更为高深的武功了,先在这祝贺你们啊!哈哈,好了,那我就先带他们去休息了,明天的测试可是很精彩的,听说八号也带了个好苗子,呵呵不说了,你们还是先到总管那儿去报道吧!”

    两个黑衣人简单的交代了几句诸如要听话什么的,连着萧山在内的四个小孩都跟着穿紫衫长袍的男子走了,一路上紫杉长袍的男子不住的打量着萧山,嘴角还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紫杉长袍把四个小孩带到了一个貌似洗澡的地方,叫四个小孩先洗个燥再说,萧山发现在洗澡房里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孩在洗澡,都是些年纪不大的而且一个个都沉默寡言,眼神中充满了一丝他们这个年纪所不该有的恨意。

    萧山默默的洗了个水燥,换了干净的衣服,又跟着紫衫长袍的男子走到了一处别院。和萧山一起的那三个小孩却并没有和萧山继续在一起,而是又被紫衫长袍给带到了别处。

    夜幕降临了,在这间还略现舒适的房间中总共有十二个小孩住着,最大的大概有十二岁,最小的竟然只有五岁,不过这些小孩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同样的沉默寡言,萧山心中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这些小孩和他一样,肯定都是刚刚失去了亲人的孤儿。

    夜已经深了,虽然萧山说过自己要坚强,但每每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是会默默的流下眼泪,他的脑中总是不断的回想起父亲把他抛下山崖的那一个画面,那一抹殷红的鲜血似乎是挥之不去的,带着无尽的思念,萧山渐渐的睡着了,他不知道明天将是对这些小孩意味着什么……

    一声长长的鸡鸣声,外面的阳光照到了屋子里,萧山似乎感觉一股毛茸茸的感觉,慢慢的睁开眼睛,原来是那个五岁的小孩正拿着一根稻草,不停的在萧山的嘴边捋着。

    “哥哥,大家都起来了,那个大叔叔说今天要早些出去接受训练,你快起来吧!”小孩红彤彤的脸蛋似乎更加的可了。

    萧山看着这个可的五岁小孩,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在家的岁月,那个邻家的小石头也是这般的可

    萧山的嘴角微扬,竟然笑了,自从惨剧发生后,几个月来萧山这还是第一次笑呢?不知为何,这个五岁的小孩似乎触动了萧山心灵深处的某些事,竟然一下子让萧山的心又有些活跃了,只是那一份悲伤被深深的埋藏在心底罢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弟弟。”萧山一把把小孩给抱在了怀里,小孩睁着那大大的眼睛,慢慢的说道:“我叫王路,以前爹娘都叫我小路子。”小路子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难过的事,整个人把头低低的埋下,眼睛中已经充满了泪水。

    萧山不知怎么的,竟然心中一阵刺痛。

    萧山忽然紧紧的把小路子给抱住,用坚定的声音说道:“小路子不哭啊!以后我就是小路子的哥哥了,小路子就是我的弟弟了,好吗?”

    小路子哽咽的说道:“恩,哥哥,我又有哥哥了,呵呵,哥哥。”

    萧山看着小路子高兴的样子,心中也甚为高兴,在把伤心都埋在了心底时,萧山终于也找到了一个可以去好好呵护的人了,也许这一份童真的感却是萧山一生中对别人最真挚的感了。

    在草草的吃过了早饭后,萧山和小路子都被带到了一段山坡下,一个满脸横的大汉用他那如雷般的声音说道:“你们都是失去了所有亲人的孤儿,是我们把你们救回来的。从此以后你们就必须听我们的话,知道吗?现在你们必须爬上段陡峭的山坡,爬不上的将受到严厉的惩罚,而且以后也不能得到更多的优待了,也就是说,如果你们爬不上山坡,那你们心里所埋藏的仇恨就将永远是一个仇恨,永远也报不了仇,好了,我就说道这了。”

    在大汉的一声令下,接近一百个小孩都争先恐后的向山坡上爬去,当然萧山也不例外,而且还是佼佼者。

    忽然一声稚嫩的声音传到了萧山的耳中,“哥哥,我爬不上去啊!”原来是小路子在山坡下流着眼泪急急的对萧山喊道。

    萧山见小路子只有五岁,也实在是爬不上去,如果自己不去帮他,那他将再也没有机会报仇了,虽然小路子才五岁,但他眼中的仇恨一点也不比萧山的少。

    萧山此时是左右为难,如果带上小路子的话,那这段山坡将是他所攀过的最难攀的山坡了,也许他也不能爬上去,但如果他不带上小路子,这段山坡的确是不能难倒他。

    萧山的内心在激烈的挣扎,不过最后他还是又重新下来了,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大概他已经把小路子当成了他的亲人了吧!

    山下现在就只剩下了小路子,萧山一把把上的短衫给扯了下来,接着把小路子给绑在了他自己的背上,一起爬山。

    背着一个人爬山就是一个成年人够戗,更别说只有九岁的萧山了,光着子的萧山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着,其手上不知打了多少个泡,疼的是直钻心底,但耳边的小路子却一直在喊:“哥哥你一定能行的!哥哥是最厉害的人了!哥哥一定能行的……”

    就这样,在这段爬山测试中多了一段靓丽的风景:一个单薄的九岁小孩正背着一个更加小的孩子,正咬着牙一步一步往上攀登。

    不过,萧山真的能爬上去吗?

    (这是小弟的第二本书了,这本书重在节,所以是十分的精彩,不过也照样需要各位书友的支持啊!推荐票!收藏!一个都不能少哦,小弟可不想这本书再给扑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小弟的信心就真的然无存了,所以还是要靠书友们的鼎力支持啊!还是那六个字:求推荐!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我欲修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