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霍格罗之死

    有了团长的首肯其它团员也不再有异议,没有借助魔法或则武技一步步走上场台,看到我上场围观的人群先是一愣然后就爆发出轻蔑的嘲笑。(读啦文学网)“爸爸,虽然知道晨风很厉害可是他真的行吗?连吉尔库哥哥都输给了他们。”目光紧紧盯住场台上我的影,珠儿担忧的问着旁的父亲。看着女儿那担忧的模样霍格罗心里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听到珠儿的问话霍格罗只是轻笑两声别有深意的回答道:“你应该为对方祈祷才是,毕竟……。”后面的话霍格罗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也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

    “恩?哈……!我说你们天纵佣兵团是不是没人了,连初级法师都派出来了,哈哈。”当看清我法袍上的一星徽章,对面的武士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没有理会对方的冷嘲讽我不屑的说道:“你不也就是个剑师吗?”听到我的话那人的大笑戛然而止,看向我的眼神变的凶狠起来。“嚣张的小子,小心我把你给废了,老子给你机会念法咒,免的旁人说我恃强凌弱。”“哦?是吗?那就谢了。”没有回决我双手合抱前开始吟唱起法咒。“恩?你不用法杖吗?”法杖几乎成了法师的标志,武士见我竟然没有拿出法杖疑惑的问道。

    闭着双眼不再理会他,法咒已经完成,我猛地睁开双眼大喝道:“燥的火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火的烈焰,焚烧所有违背光影条约的罪恶,火术,烈火焚天。”六级火系魔法轻而易举的从我手中使出,无数炙的大火球从天而降覆盖了整个场台。“六……六级火系魔法,怎么会……!”听到我的魔法吟唱,对面的武士已经惊骇的说不出话来,他怎们也不能相信我一个初级法师竟然能够发动六级魔法,震惊的并不止是场台上的武士,观众席上前一刻还对我不屑一顾的众人下一刻脸上转而写满惊讶。

    “可恶竟然跟老子玩扮猪吃老虎。”不停的咒骂着,武士从背后拔出大刀,将临的火球劈开,接着纵一跃双手握刀就向我的面门砍来。“哼,蝼蚁之辈。”不屑的看着面前的武士,面对迎面而来的刀刃,我并没有闪躲而是用衣袖遮住左手使出龙鳞附体,将这夺命一刀牢牢握住。“怎么会……!”见我一个法师竟然轻松握住自己愤力一击,武士不为自己的轻敌感到悔恨。“原来你是个魔武士……。”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右手握拳袭击对方的小腹。手中的刀被我握住武士只好将刀丢弃,向后跳去。

    “我现在就来回答你刚才的疑问,想要让我使用法杖,你,还不够资格。”冷漠说罢,我的影消失在原地,诡异的出现在武士的后。“好快。”武士好歹也有剑师的级别,武士离开就反应过来,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我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的移动并不是依靠武技,而是空间瞬移魔法。(读啦文学网)武士转过刚要有动作,可惜我没给他这个机会。“散气指。”右手捏起指诀猛地打在武士的口。“什么?你……你是天罡剑……啊。”剩下的话被武士的惨叫所替代。散气指的滋味我在剑圣师傅那算是深刻体会到。被封住经脉的武士蜷缩在地不断的呻吟着。

    “告诉我,你们的目的。”在他的边蹲下我冷漠的问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武士痛苦的回答着。“哦?很好,我喜欢有骨气的你,但是你又能坚持多久呢?”微笑道,我一拳砸向他的脚踝,没有流血但是骨裂的声音异常清脆。“你们的目的,我想知道。”见对方还是不做声。我又对准他的膝盖猛地砸去,我将力道把握的恰到好处,既能使他尝到最大的痛楚,又不至于昏死过去。

    “你杀了我吧。”受不了痛苦的折磨武士卑微的祈求着,虽然将我想要的东西说出来可以到底解脱,但是武士却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那么他的妻子,孩子,家人,朋友都将不存于这个世上。

    “杀你?不!杀人也是一门艺术,杀戮者得到最酣畅淋漓的快感,而被杀戮者只有彻底的绝望。”脸上依旧保持着和善的微笑,我握住他的手腕狠狠捏碎。“这是替吉尔库还你们的。”地上的武士恐惧的看着我脸上的笑容,“恶魔,来自地狱的恶魔,那是恶魔的微笑。”此刻武士的脑海里如此想到。

    “爸爸,那真的是晨风吗?”残忍血腥的场面让珠儿这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不忍目睹。霍格罗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女儿拦在怀里不让她看向赛场。其实霍格罗心里知道,在这个冷漠的世界里对敌人残忍是必须的。

    “怎么样,你还是不想说吗?”右手化出一只冰剑在他的脸上来回比划着,我有些不耐烦的问道。“我……我认输。”武士拼尽全的力气大喊着。“切,废物。”不满的说着我一拳砸向他的面门,武士终于如愿以偿的昏死过去。按照比赛规定,分出胜负的方法有三种,一是对方失去战斗力,二是对方落下场台,第三就是对方主动认输,既然对方主动认输那这场游戏就玩不下去了。

    到最后我也没问出对方的目的,谋的味道更加浓郁了。重新回到天纵佣兵团的阵营,所以人都向我投来惊奇的目光,没理会他们我走到霍格罗的后站立。目光偷偷的落在珠儿的上,她果然在回避我,这也难怪毕竟我刚才表现出的狠多多少少会让珠儿对我产生厌恶,事到如今我也不能考虑那么多了。

    “我欠你一个人。”霍格罗转过头看着我有些感激的说道。“彼此彼此。”我奇怪的回答着。目光落在前面不在说话,因为我看到梦魇佣兵团团长正向这边走来。“呵呵,天纵佣兵团真是藏龙卧虎啊,我梦魇佣兵团输的是心服口服。”梦魇佣兵团团长献媚似的阿谀奉承着。“哼。”霍格罗冷哼一声并没有搭理他。“哦,对了,你后这名少年似乎并不属于天纵佣兵团吧。”转过梦魇佣兵团团长冷的说道。听到这霍格罗心头一震,他这才想起来我并未加入天纵佣兵团。“团长不用担心,我梦魇佣兵团自知不是你天纵佣兵团的对手,而且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说罢梦魇佣兵团团长得意的笑着离开。

    “目的已经达到?那是什么?削弱天纵佣兵团的实力吗?如果是这样他们真的做到了,这一战之后天纵佣兵团虽然顺利晋级四强,但是能够出场的不算我还有七人,这样的形势对天纵佣兵团来说很严峻。”思索着梦魇佣兵团团长的话,我和霍格罗如此想到。

    不管对方的谋是什么,比赛还是要进行下去的。令霍格罗有些意外的事四强中碰到的对手竟然是虎归佣兵团,未开赛前霍格罗还有些担心,但是当比了三场之后天纵佣兵团竟然难以置信的连战连胜,外人都以为是天纵佣兵团变的更加强悍,但我却知道,这其实是虎归佣兵团故意示弱,现在他们派出的十人,与昨天树林中保护修达的十人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他们在保存实力。”我敏锐的察觉到。

    天纵佣兵团六战全胜击败虎归佣兵团的结果一出满堂哗然,谁也无法相信排名第一的虎归佣兵团就这样如此轻易的败给了天纵佣兵团。像是有人刻意安排似的,雪狼佣兵团击败了上届排名第四的佣兵团,晋级决赛。佣兵界的巅峰对决就这雪狼佣兵团和天纵佣兵团之间展开,然而战况并没有人们想想中那么激励经过一天的厮杀,天纵佣兵团能够出赛的团员只有六名,而雪狼佣兵团更加不济只剩四人,如此佣兵大会的决赛就以五战定胜负。

    前四场双方战平,最后的决胜局交给两位团长,霍格罗与雪狼佣兵团的团长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但是在战场上没有亲或是友的感念,站在对立方那就是敌人。亲眼见识到霍格罗出手,我才真正体会他的恐怖。以前我只是认为霍格罗的实力高深莫测,但现在我才知道那是大剑师的实力,上位大剑师,真正的强者。

    高手间的决战,胜负往往在瞬间决出,所以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最终的结果以雪狼佣兵团团长落到场外,霍格罗重伤结束,如此以来获得本届佣兵大会第一名的佣兵团就是天纵佣兵团,而天纵佣兵团也将接受神秘人的委托前往龙谷拿取对方想要的法杖,但是如果你认为事就这样完结可大错特错,这才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从场台上跳下来的霍格罗一步步向委托人所在的看台走去,然而就在他踏上最后一节阶梯的时候,令所有人感到震惊的事发生了,不,并不是所有人,最起码我知道,修达也预料到。霍格罗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仰天朝上倒去,生死不明。“爸爸。”珠儿惊叫着向霍格罗的边跑去。

    见此景,赛场内变得动起来,我依旧站在那里并没有去理会霍格罗的状况,目光在人群中扫视,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修达的影,而此时的他也正在看着我,那得意的笑容仿佛在告诉我,你做出的正确的选择。我仍旧没有任何动作,我等,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修达一定会有所行动。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确认霍格罗以中毒亡后,修达带领手下的十人悄悄离开赛场,就在他们刚刚走出山谷,从入口出传来爆炸声,入口那狭窄的通道随即被堵住。一个耀眼的红色火球从山谷外升起,山谷内的法师猛然惊觉自己竟然和体内的魔法元素失去了联系。“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我似乎在哪里感受过。“魔石,是魔石。”不知是谁惊叫道,人们这才明白过来。对这种感觉就是魔石,在奥兰帝国皇家魔法学院,我就曾用过它。还没来得及惊讶,山谷内的众人就绝望的发现,山顶上不知什么时候被无数拿盾牌的武士围住,而站在武士后的是一支支探出的箭矢,它们所对准的方向,就是山谷内的众人。

    “哼,果然如此。”只有一条通道进出的山谷,四周陡峭的岩壁,限制法师的魔石,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抹除法师这个强大的威胁,剩下的就只有武士,然而四周陡峭的岩壁,凡是有武士想要冲上去必将被山顶是的弓箭手当成活靶子,见此景场内的众人没有动作,他们都在静观其变,等待着事件后的主谋出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能够坐上佣兵王这第一把交椅拉瑟卡也不是一般人物,看到现场的状况他马上就反应过来。“劳尔克罗,你给我出来,这场地是你负责的吧。”对方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些,拉瑟卡知道佣兵公会内一定有内。就这佣兵王拉瑟卡四处寻找劳尔克罗的时候,一把淬毒的匕首深深的刺入的他的后心。“哼哼,会长大人,不要怪我无义,要怪就怪你看错了人,到地狱去悔恨吧。”恶毒的说着劳尔克罗又将匕首向拉瑟卡的体里、捅进几分。但是,作为光影大陆六大魔导师之一的佣兵王拉瑟卡真的正么容易就被杀死吗?答案当然是不。将匕首插进心脏之后,劳尔克罗惊骇的发现面前的拉瑟卡体竟然开始变成一滩散沙。

    “替,妈的,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死。”劳尔克罗咒骂着收回匕首。“劳尔克罗,你这家伙竟然敢背叛我,我就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人都是怎样的下场。”冰冷的声音从四周传来,劳尔克罗始终不能确定拉瑟卡的位置,这让他产生强烈的惧意。“不用找了,我就在这。”这次劳尔克罗终于确定拉瑟卡的位置,但是为时已晚,低头他看到的是一柄深蓝色的冰剑贯穿了自己的膛。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