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突然的订婚

    佣兵,是为了钱可以抛弃生命的人,佣兵团,是一群为了钱可以抛弃生命的人,生命都可以不在乎,更不要奢求他们会在乎道义,所以在佣兵界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坏人,但是纯粹的好人在佣兵这个人吃人的世界里是绝对活不下去的。www.Du.La佣兵可以无视任何国家与地区的法律,但是他们必须遵守第一代佣兵王定下的佣兵守则。

    佣兵界三大巨头,排名第一的就是十年间突然涌起了虎归佣兵团,虽然排名第一但是外界对这个迷一样的佣兵团知之甚少,就算在佣兵界也没有人见过虎归佣兵团的团长。排名第二的是有着百年基业的雪狼佣兵团,不过历经百年的沧桑雪狼佣兵团内部早已腐朽,再加上虎归佣兵团的压迫,曾经显赫一时的雪狼佣兵团已经是名存实亡,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雪狼第二佣兵团的位置还是无可替代。排名第三的佣兵团就是天纵佣兵团,这个同样是在几年的时间里名声鹊起的佣兵团,在雪狼的衰败后,虎归佣兵团的矛头又指向它下一个目标。

    “啊……!”站在门口的珠儿和同时惊叫出声。“这……这也太突然了吧。”一向大大咧咧的珠儿此刻竟然低着头摆弄着衣角一副害羞的模样。“修达贤侄啊,你看小女尚且年幼,婚嫁之事还是过几年再说吧。”珠儿的父亲极力的推脱着,阅人无数的霍格罗怎能看不出这修达的为人,若真答应了这门婚事,等于是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一旁的美妇也在附和着,想必是珠儿的母亲。

    但是父母的一片苦心听到珠儿的耳朵里完全变了味道。“哼,珠儿才不是小孩呢,我已经长大了,我的事我自己做主,嫁给修达哥哥是我从小的梦想,嫁,为什么不嫁。”像是赌气似的,珠儿想也不想一口答应下来。“胡闹!终大事岂容你草率决定。”霍格罗满脸怒意的盯着珠儿,将旁的桌子拍碎。但是珠儿却不吃这一,毫无畏惧的迎上父亲的目光。见女孩眼中的坚决,霍格罗大感头疼,只好再次将目光转向修达。“我说贤侄,你看幼女年纪方才十一岁,确实不宜论及婚嫁……。”没有听完霍格罗的推脱,修达一句话就让霍格罗无话可说。

    “这个问题不用叔叔担心,既然珠儿妹妹尚且年幼,那就改为订婚,这叔叔总不能反对了吧,要不然就是不给我虎归佣兵团的面子。”说道最后修达的语气变的严厉起来,怎听怎有婚的味道,“虎归佣兵团吗?”听到这我算是明白个大概了,一山不容二虎,虎归佣兵团已经将虎口对准天纵佣兵团。

    “订婚?”门口的珠儿迟疑着叫出来,修达转过一丝温柔的笑容挂在脸上柔声道:“是的,订婚,你愿意吗?”修达转变了攻击目标。“珠儿,你给我退下,这里的事父亲自会处理。www.Du.La”原本父亲担忧女儿的未来,只要让珠儿离开霍格罗就有办法与这个修达周旋,但是叛逆的珠儿偏偏要违逆父亲的意思。

    “退下,我为什么要退下,这是我自己的事,订婚就订婚,谁怕谁。”我晕啊,这是在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这样做的代价珠儿完全没有考虑过。“那太好了,既然珠儿妹妹愿意,那就在这张契约上签字。”说着修达一脸坏笑的从怀里拿出一张卷轴,上面的内容大体意思就是双方自愿订婚,不容反悔之类的东西。见到修达拿出这张卷轴,珠儿的父母同时站出来阻止,我们都知道只要珠儿签下这张合约,就等于将自己的一生都卖给了修达家,这样天纵佣兵团就有了把柄握着虎归佣兵团手里,轻而易举的将天纵佣兵团吞并。“好险的手段。”我暗自说道。

    已经被修达迷惑住的珠儿此时已经听不进去父母的劝阻,走到修达的面前眼看就要签下那张合约,为什么霍格罗没有上去阻止,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如果此刻霍格罗冲过去阻止珠儿,就给了虎归佣兵团发飙的理由。

    但是……,但是我不一样,我既不是天纵佣兵团的团员,更不是佣兵,我只是个外人,所以……。“我说,修达大少,您这样做未免太草率些吧。”瞬移来到珠儿的后,握住她提着笔不停颤抖的手,我有些冷漠的问道。“你又是谁,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见有人出来坏自己的好事,修达当然很是恼怒。“我只是小姐边的奴仆而已,这毕竟关系到小姐的终大事,即使是订婚也要设宴摆席才不委屈我家小姐,修达少爷您说是不是?”我面带笑容不卑不亢的回答着。“你……!”听了我的话,修达一时语塞。抓住机会的霍格罗也上来提出异议。

    “好,好,好,你这个民,给我等着。”气急败坏的修达大少露出他凶狠的本,小声在我边威胁道,而我依旧是那淡淡的笑容,仿佛没听到似的。仔细观察我,修达才发现我肩上的那枚一星徽章。“哼,我当有多厉害,原来是个菜鸟法师。”修达轻蔑的看了我一眼,鄙夷的说着。

    不过听到修达的话,霍格罗看向我肩上那枚一星徽章眼中充满怪异之色。“订婚宴我自会准备,但是下人就是下人,不要忘记自己的份。”呵呵,面对修达的威压我一笑而过,看向正堂上的霍格罗,一枚铜币落在手里,对着霍格罗问道“就这一枚铜币,我想雇佣你天纵佣兵团,十天,我要住在这里十天,同时你们要负责我的安全。”听我说完,霍格罗还没有回答,一旁的修达反而大笑了起来。“哈哈,笑话,堂堂天纵佣兵团怎是你一个铜币能雇佣了的,如果你没钱,我到可以施舍一些给你,让你明白什么叫做份与地位的差距。”没有理会修达的冷嘲讽,我盯着霍格罗的目光等着他的回答。

    如果他接下这任务,那么珠儿的事我就管到底,珠儿将来要嫁给谁都行,总之不能是他修达。如果霍格罗拒绝接受,那好我大可以带着水镜离开,这里的事从一开始就和我没有丝毫的关联。

    “好,我接下这任务。”霍格罗冷峻的回答,让修达的嘲笑戛然而止。最后没有达到预期结果的修达只好悻悻离开,估计是回去准备订婚宴了。“珠儿,你先随你母亲退下,等会我再收拾你。”在大事面前,霍格罗刚毅的格毕现无疑。待所有人都退下之后,整个客厅就只剩下我和霍格罗。

    “首先,我对刚才你帮助珠儿的事表示感谢,我霍格罗一生最讨厌欠别人人,但今天是我欠你的。”转过看向正堂之上的壁画,霍格罗沉声说道,我刚想说些什么却被霍格罗接下来的话挡了回去。“但是,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你敢做出伤害珠儿的事,不用交给神圣教延,我霍格罗第一个就灭了你。”说道这一股强大的气势充斥着整个客厅,在这强大的威压下纵然是我,也有些呼吸困难。

    当听到神圣教延这四个字我就知道霍格罗肯定已经猜测到我真实的份了,但是他并没有揭穿,这多少令我有些不解,或许是他还没有完全确定。“虎归佣兵团想要独霸佣兵界的野心已经愈加明显,这一点从雪狼佣兵团的下场就不难看出,这次他们又将目标对准我天纵佣兵团,最可恨的是他们竟然拿我女儿下手,可恶。”愤怒的说着,旁的桌子在霍格罗的手下再次化为粉齑。

    “这就是你留下我的理由?”我反问道。“是的,这就是我留下你的理由,你是个外人,你所做的任何事都牵扯不到天纵佣兵团,自然不会落下把柄给虎归佣兵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为了珠儿,必要的时候,即使我杀了修达你也会装做不知道吧。”我眯起眼睛邪邪的问道。

    “我不想知道过程,我只要结果,只要你能破坏这场联姻,事成之后我会在埃尔帝国帮你弄到合法的份,这应该是你想要的吧。”厉害,一语中的,不愧为天纵佣兵团的团长,看来天纵佣兵团能够迅速突起并不是偶然。

    从客厅里出来,却意外的看看珠儿等在门外。“喂喂喂,爸爸他和你说什么啦。”见我出来珠儿就贴了上来。“没什么,大人的事,小孩子还是不要问的好。”不想让她知道我们的谈话内容我故意转移着话题。“什么嘛,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看再过几天珠儿就要和修达哥哥订婚了。”珠儿一脸幸福模样的说着。“你很了解那个修达吗?”听下脚步我突然对着珠儿问道。

    “恩……?也不是很熟,只不过小时候见过几面,憧憬他的,那么帅又那么温柔,你这木头和他根本就没得比啦。”听珠儿这么说,我的心里竟然泛起一丝波澜。“在确定你他之前,先要看清他适不适合你,否则将来你会后悔的,然而就我看来你那个修达哥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冷漠的说完,我的影消失在原地。“恩?哼!竟然说我修达哥哥的坏话,惹人厌的家伙。”

    白光一闪我的影出现在宅院里最高的一处楼顶,沐着和煦的风,我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一个月前,那个时候的我和月柔经常在主教学楼楼顶吹吹风,看看风景,那里是整座雷诺城最高的建筑,视野也是最宽阔的。然而一个月后,目光再次投向那熟悉的蔚蓝色的天空,只剩下我自己的形单影只。

    “呵呵。”我苦涩的嘲笑着,现在回想起来我并不恨月柔当时会偷袭我,她是对的,错的是我,堕落于黑暗中的人,阳光下的对我们来说本来就是这自取灭亡的奢求。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我们在这样的世界里必须学着伪装自己,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别人吃掉,所以这个世界里的人都是那样的无和冷血,这就是黑暗一族,亡灵法师的世界。

    “破坏这次联姻吗?”回到自己的房间,我躺在上暗自思考着,想要破坏这场联姻其实很简单,只要让珠儿看清修达真正的的面孔就行了。想到这一个计划慢慢浮现在我的脑海。入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天的结束,但是对于习惯了夜生活的人来说这才仅仅是一天的开始。

    打听出修达现在的住处,我在暗处观察着。果然不出我所料,到了夜晚这家伙的本就会毕露无疑。一亮豪华的马车听在修达住的客店前,一道熟悉的人影走出客店转进马车,这就正是修达吗。马车开始往城西驶去,而我一直在暗处尾随。走了大约半小时马车终于在城西一处辉煌的酒楼前停下。

    “迷香醉卧楼。”我轻念着门匾上的烫金大字,这家伙果然还是来这了。“迷香醉卧楼”埃尔帝国王城中,最有名的烟花之地,当然像这样的地方可不是谁都能进的,昂贵的费用不算,这里是专属于贵族的逍遥场所。

    见修达跳下马车走了进去,我暗自欣喜,这次终于抓住他的把柄,从暗处走出,我紧接着向迷香醉卧楼走去,但是……。

    “晨风……?你怎么会……?”后熟悉的声音传来,我惊讶的转过,果然是珠儿。珠儿抬起头看了看我后的迷香醉卧楼。“啊……!你这家伙,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会来这种地方。”没理会珠儿那鄙夷的目光,我盯着站在珠儿边的男人,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修达,你竟然敢陷害我。”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