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珠儿的危机

    见低级亡灵魔法对我不起效果,噬灵使出召唤阵,紫光一闪两个亡灵骑士出现在噬灵的左右,全**露出森白骨的亡灵骑士提起骑士枪就向我所在的方向袭来。5ccc.netWWw.dU.LA见状不敢大意,无论对手是谁我都喜欢速战速决,于是我使出了空间次领域,减缓了亡灵骑士的速度,然后收回神佑拿出龙吟,纵向左边的亡灵骑士劈去,将亡灵骑士的头砍下我落地一个横扫又顺势将马腿砍断,清除了障碍不做丝毫的停留向噬灵的所在的方向跳去,然而噬灵早已在后召唤出两名骷髅弓箭手等候在哪里。

    横向一个翻滚躲开飞来了箭矢,对着两名骷髅弓箭手发动两个瞬移异次元斩,有些意外的是这低级的魔法竟然将那骷髅弓箭手打碎。“这噬灵也太弱了些吧。”我暗自想着,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是时势已经不许我有过多的考虑。抓住这个空挡我瞬移到噬灵的后双手紧握龙吟向噬灵的后心刺去,不过他似乎早有警觉,在我出现在他后的同时噬灵也已经转过来,子一侧锋利的龙吟刺穿了他的肩膀。

    “不对。”没有欣喜,片刻后我就发现不对,他的伤口没有流血。暗呼上当的我刚想有动作,噬灵就反手将我紧紧抱住,而他的脸、体开始慢慢腐烂。“这是……亡灵替,可恶。”现在才明白过来已经为时已晚,在亡灵替抱住的瞬间后那两个骷髅弓箭手又站了起来,两只毒箭对着我的后心夺命而来。

    “卑鄙的噬灵,你太小看我了。”一声怒吼,我使出了龙鳞附体,我的全覆满了细密的金色龙鳞,两只箭矢在龙鳞之上就被弹开。我大力挣脱亡灵替的束缚,左手锋利的龙爪轻而易举的贯穿了他的膛。僵尸颓然倒地一些污物从口的窟窿里冒出,让人看的有些作呕。

    不在乎面前令人恶心的画面,我猛地转后的两名骷髅弓箭手砍碎。“噬灵,现在你该出来了吧,我知道你在这。”替死了,但是噬灵的气息还没有消失我就知道他还在这里。

    “哦,不错嘛,看来我想杀掉你还有些棘手呢!”噬灵从门外走进来一脸轻松的说着。听到噬灵的声音我转过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邪邪的笑容,但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现在的我是真的生气了,被噬灵**于鼓掌之间怎能不让我气愤。我和噬灵对视着,谁都没有留意到墙角里那女孩眼神中的恐惧,同时一道复杂的紫色印记在女孩的额头上隐隐闪现。

    “知道你为什么得不得紫暗的赏识吗?因为你不是天才。”看着他冷漠的说罢,我双臂上开大喝道:“风神的眷族,无上的神恩,血继神源之风雷闪。”随着我的吟唱一道道粗壮的紫色雷电劈开了暗夜的寂静,仅仅是片刻的时间这座破败的小木屋就成为一堆焦炭,受到我风雷闪的打击,噬灵惨叫一声瘫倒在我面前,我得意的大笑着向他走去。(读啦文学网)然而当我看到噬灵表的时候,笑容再次凝固。

    “暗夜束缚。”后冰冷的声音传来,三道黑影从不同方向袭来,待我发觉为时已晚。体被束缚住的我栽倒在地,只是一瞬间现场的形式就完全逆转,噬灵狠的笑着站了起来。“太大意了。”我暗自责备着自己,可是后悔已经无济于事。“知道吗?这就是你的弱点,你高度集中的精神或许可以将一个人的气息牢牢锁住,但是这样做的代价就是它会让你完全失去对周围的感知。”后两名亡灵法师将我从地上架起,强悍的黑暗气息入侵着我的经脉,让我暂时失去的行动能力,我只能一点点的清除,但是噬灵可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

    “被腐蚀经脉的滋味不好受吧!恩?”噬灵笑着来到我的面前,将我手中的龙吟夺去。“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掉的,我要好好享受你痛苦的表。”说罢噬灵双手紧握龙吟对着我的膛刺去。“嗯!”我咬牙强忍着剧烈的疼痛没有叫出声,只是有些讽刺,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最得意的武器会刺穿自己的膛,噬灵并没有将刀立刻拔出而是左右摇摆着,剧烈的疼痛让我的体有些脔,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但即使是这样我仍旧没有叫出声来,只是默默的承受着,愤恨的看着一脸享受表的噬灵,同时我在等,等我将体内的黑暗魔法驱逐的那一刻,如果我还没死,那么到时就是噬灵的死期。

    就在噬灵肆意摧残着我体的时候,一旁的废墟中爬出一人是刚才的那个女孩。“血……!是血,啊……!。”女孩的目光落在我被鲜血浸湿的体上,惊恐的睁大着双眼惊叫出声,在寂静的黑影里显得尤为刺耳。由于过度的惊吓,女孩的双眼里蓄满了泪水,大有山雨来之势,同时女孩的额头上那紫色印记越来越明亮。

    “不好那家伙要哭了,快撤。”看到女孩那哭的模样,一向心高气傲的噬灵竟然害怕的逃走,而且对方只是一个弱小的女孩,这让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像是撞鬼了一般噬灵带着三名亡灵法师向远方遁去。“这算什么?”我惊奇着。“算了,管他为什么呢,总之能够脱险就好。”想到这我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就在我调匀气息准备疗伤的时候,后阵阵冷的气息传来,令我不寒而栗。慢慢转过头我看到了今生最难以置信的一幕。法阵,一道巨大的紫色六芒阵出现在我的脚下,法阵的光芒向远方延伸看不到尽头,接着**的死亡之气从法阵中传出,阵中的树木瞬间枯萎,这一幕我在熟悉不过,这是亡灵召唤的前兆,不同的是这个召唤阵大了几十倍而已。

    继续看下去,先是低级的骷髅再是僵尸,无数的低级亡灵从法阵中爬出,从低级到高级,最后竟然出现了亡灵圣骑士。向阵眼看去,在那里的竟然是刚才被吓的哭泣的女孩。女孩放声大哭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四周的况。“呵……呵呵。”看到这我彻底无语了,我终于知道噬灵为什么要逃走了。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变态,现在我才知道在这女孩面前我是小巫见大巫。顾不上处理伤口我跳到女孩的面前将她拦腰抱起,向远方飞去要不然真的会死在这里,至于那些亡灵反正这里是神圣教延的地盘也不能让他们太过清闲。

    不知道逃出多远,只是在察觉不到黑暗气息的时候停下。将还在哭泣的女孩放下,我怪异的看着她,从魔法波动上看,这女孩根本就是个不懂魔法的菜鸟,大街上随便拉个人都能轻易的送她去见光影女神。可是谁又能想到就是这外面柔弱的女孩竟然变态到能够召唤高级亡灵的地步。

    “喂!小妹妹,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处理好伤口我来到树下女孩的旁,此时她已经停止哭泣蜷缩在那里颤抖着显然是很害怕。能让紫暗产生兴趣的人真的不多,我对女孩的份感到好奇。听到我的问话女孩太起头一双黑色明亮的双眸盯着我看了好一会,最终在确定我不是坏人之后女孩糯糯的回答道:“名字?我……我没名字。”“恩?没名字……吗?”我迟疑着问道,这女孩有些奇怪。

    “他们都叫我掌控者。”顿了顿女孩继续回答。“掌控者?那是什么?”一旁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女孩说的是什么。“没有名字的话不好称呼你,小艾怎么样?”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帮她取个名字。“小艾……?这是我的名字吗?”女孩喃喃念着这个名字突然高兴的叫了起来。“太好了,我有名字了,我叫小艾。”

    帮她取个名字之后小艾对我的警惕放松了许多,问她那些人为什么要抓她,回答是不知道,问她家在哪里,回答是不知道,嘴里反复的重复着龙诺这个名字,看来她对这个龙诺很是依赖。没办法我又不能放着这女孩不管,只好让她先跟着我。在森林里走了三个多时辰,终于在清晨的时候走出树林,找人问了一下才知道这里离圣城并没有太远的距离。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回昨天的旅店休息一天,毕竟我们现在都已经精疲力竭。再次来到旅店门前心想珠儿那丫头看到那封信现在应该离开了吧。然而走到原先的房间推门而入,上背对着我坐着的人……。“珠儿……你怎么还在这里,没看到我留给你的信吗?”那熟悉的影不正是珠儿吗?“哼哼,晨风,你终于死回来啦,恩?信?是这一封吗?不好意思我还没来得及看。”气急反笑的珠儿转过,摩拳擦掌一脸温柔的笑容看着我,但是她那杀人的眼神令我心头一紧。

    “恩?她是谁?”小艾抓着我的衣服在我后怯怯的伸出头好奇的看着面前的珠儿。“她吗?其实她是……。”“好啊,竟然背着我和小女生鬼混,害的老娘在这等你一天一夜,给我去死吧。”怒吼一声珠儿冲了过来将我放到在地不由分说,拳打脚踢招呼在我上。

    刚才被紫暗刺出的伤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现在被珠儿这么一折腾前的伤口隐隐有崩裂的迹象。想到上的伤我才猛然发现一直放在空间袋里的龙吟似乎不见了,仔细回想我暗叫糟糕。“龙吟在噬灵手里,可恶。”趴在地上的我用力砸向地板,仅仅是这一个动作就牵动我的伤口,前火辣辣的疼。“哇!”口憋闷的我,吐出了一口鲜血,如此心里才舒服些。“太大意了,我真是太大意了。”转过看向天花板我不停的悔恨自责着。

    “喂,晨风你怎么了,不会这么弱吧,我只是轻轻的打你几下而已。”见我竟然吐出鲜血珠儿停下手中的动作担心起来。示意我没有大碍,将小艾的事告诉了她,然后就让她去睡觉了,这丫头竟然等了我一天一夜现在一定很困吧。

    为小艾安排好房间,我又回到自己的上躺下,丢失龙吟让我的心有些低落。龙吟和神佑一样都是我意外得到的极品武器,可惜现在龙吟落在了紫暗的手里想再要回来那是不可能的。“看来明天得去买把武器了。”想着想着倦意袭来,我渐渐陷入熟睡。

    不知谁了多久,隔壁房间细微的打斗声将我惊醒,仔细聆听证明了我的判断,隔壁房间有很多人,而那个房间是珠儿的。看了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快速穿好衣服向珠儿的房间跑去。推开门果然如我想想的那样,四个佣兵模样的人将珠儿锢,正扛着她从窗户逃走,此时四人见我闯进来,离我最近的两名佣兵提着双手大剑向我走来。

    龙吟丢失了,噬神刀又不能轻易使出,那我能用的只有神佑,但是对方可是武士,相距又那么近此时我使用魔法等于自杀,不再多想我一边集中精神闪躲着一边推测了两人的实力,就表现出的力量来看应该是剑师的阶位,比我要高出一个阶级,而且还是以一敌四,这场战斗有些不好打啊。

    不过就算他们是剑师又奈我何。右手化成龙爪一把抓住砍过来的大剑,这一幕将那人震住,这就是所谓的空手夺白刃了吧。不给他清醒的机会,左手一记重拳打在他的小腹,那人闷哼一声蜷缩倒地。瞬间放到一名剑师,这让剩余三人提高了警惕。

    “哼!米粒之珠也放光华。”窗外轻蔑的声音传来我已经被人打飞,重重的摔在远处的墙角里。“好……好快。”我完全没有看到来人的踪影,就被一拳打飞,此人的修为之深令我咋舌。

    我从墙角里站了起来,看向我原来的位置,一个英武威严的中年人站在哪里,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惊讶。“小子,受了我一记重拳还能站起来,你可以引以为傲了。”男人冷漠的说着“是吗?那真是太荣幸了,但是不管你们是谁,想带走珠儿,先踏过我的尸体再说。”强大的气势自我的体里散发,我慢慢祭出了噬神刀……!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