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惊天阴谋

    和玥悦分别后,我终于找到了圣经阁的所在,有些意外的是这圣经阁并没有我想想中的那么辉煌,从外表看只是个普通的二层小楼而已。读…啦^文学在暗中观察这里的守卫果然比其它地方严密,不过这些神守护者都只站在圣经阁的外围,想来这里应该也属于教延地。魔法探知的结果,圣经阁果然有结界保护,但很可惜的是这结界对我而言如同虚设。

    不去理会那些麻烦的神守护者,我还是用老办法找个隐蔽的地方,隐藏形飞入空中,然后用元素同源穿过结界,轻而易举的就落在圣经阁二楼。轻轻推开一扇窗户跳进去,墙壁上镶嵌着的魔法石,散发着暗黄色的光芒,照亮着这不太却满是书架的房间。目光只是扫了一眼确定这里并没有我要找的东西,不做停留往楼下走去。

    走到一楼,这里除了书籍之外还放了些宝贝,魔法石、法杖、法袍诸如此类的东西,仔细查看一遍我有些疑惑了,这里的东西虽然珍贵但也算不上什么稀世珍宝,我可不会认为堂堂神圣教延会如此寒酸清贫,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些都只是摆设而已,真正重要的一定还藏在某一个地方。再次将一楼巡视一遍,我发现一处可疑的地方,在我的面前是一幅壁画,画上的风景很美,是云端的景象。但是令我在意的不是壁画,而是在它的四周竟然没有任何摆设,或者……

    我沉思着将一只手覆在上面集中精神探入其中,但却遭到强悍的反噬让我的神识受到不小的震。压下翻涌的气血,我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因为有反噬就证明这道墙的后面是有特殊空间的,但是片刻后我又变得失落,因为我的元素同源再次失去功效,是的,和在龙谷的况一样我无法穿过这道结界。

    形势不容我有太多的想法,毕竟我现在还处在龙潭虎之中,既然找不到钥匙我也只好无功而返另作打算。想到这我向二楼走去,准备离开,然而就在此时阁楼外传来的脚步声。听到脚步声渐渐接近我心里大惊,连忙向二楼走去。

    咯吱,厚重的木门被推开走近来两个人,一个高大英俊着白色衣服,而另一个却让我很是惊讶,那人是个中年人但奇怪的是他穿的是红色法袍。在神圣教延能穿红色法袍的只有五个人,纵使我对教延在不熟悉也知道那是四红衣主教之一,或者是红衣大主教。收起心中的惊骇我屏气凝神偷听着他们的谈话。

    “在这里谈话不会有人听到吧。”走进房里白衣男子率先开口,语气中充满了高傲让人听着很不爽。“放心!这里是教延的地,一般人是不准进入的,说吧您找我有什么事?”中年人转过看着男子问道,语气中虽然恭敬但却有些冷漠。

    “是嘛!那就好。”顿了顿男子又继续道:“我找你,只是想传达神王大人的圣意而已。www.Du.La”“圣意?那是什么?”“诛杀教皇!”“什么?”听到这红衣主教不惊叫出声,而躲在二楼的我也听的目瞪口呆,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诛杀教皇那是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你不用担心,诛杀教皇由我们亲自动手,教皇死了以后神王大人准备推选你为新一任的教皇,怎么样考虑一下吧,这等好事可不是天天有的。”男子笑着看向面无表的红衣主教,不!男人之所以笑那是因为他看到了,红衣主教脸上露出的那一丝动摇。

    “这由得我选择吗?”沉思了一会红衣主教似乎做出了决定不悦的回答道。“呵呵,你知道就好,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绝不会让你走出这道门。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男子爽朗的说着,但是那话语怎么听怎么像是威胁。“不过再此之前你要回答我两个问题。”“什么?”“条件!还有为什么会选择我。”突然间有了坐上教皇宝座的机会,红衣主教并没有显现出太多的兴奋,反而有些担忧,他知道即使自己成为了教皇也只是一个傀儡而已,被神纵的傀儡。

    “很好,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交换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必须签订忠诚神王的契约,也就是说无条件服从神王的命令。至于我为什么会找到你,呵呵,这并算是个问题,因为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贪婪与野心。”男子的回答像是一把重锤一般砸在红衣主教的口。“是嘛!原来如此,你所说的神王其实是大天使长加百列吧。”事果然如自己想象的那样,这让红衣主教有些心灰意冷,但是失落也只是一时而已,因为他明白教皇必死而这傀儡的位置早晚有人坐,那为什么不能是自己。

    自己的谎言被人一语道破让男子多少有些尴尬。“哈哈,其中都一样再过不久神王就是加百列大人。”男人肆意的笑着,“果然。”没理会他的大笑红衣主教低声说出这两个字。“恩?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他的声音很低但还是被男人听到。“其实在此之前智天使长克雷斯就曾暗中提醒过教皇,说大天使长加百列有犯上弑神的野心,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可恶,该死的炽天派,哼哼,但是神王败定了,打从他将炽天使长幽羽?夜放逐冥狱那一刻起他就注定了失败。”男子愤恨的说着“好了,既然你已经答应,那么我今天的目的就达到了。”男人转过继续道“哦,对了,记得清理楼上的老鼠。”说罢男子向门外走去,而红衣主教则向二楼走来。

    “不好被发现了。”自从听到男子最后一句话我才知道想在两名绝顶高手面前隐藏气息是多么的愚蠢。随着男子的离去我的体立刻就被浓郁的杀气锁定,片刻间我好像掉入冰窟一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然而最令我惊恐的是,自己的体竟然在发抖,止不住的发抖。“动啊!动啊!”我在心里急切的叫喊着,然而体就是不听使唤。随着脚步声的渐渐接近,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我冷汗直流。

    “可恶!啊……!”一声怒吼从我口中传出,我用力的咬住了舌尖,腥甜的鲜血从我嘴角里流出,同时剧烈的痛意压制住了内心的恐惧,以最快的速度拿出空间卷轴然后捏碎,我的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什么?”阁楼内的两人同时一惊,因为他们难以置信的发现原本锁定的气息突然消失,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那人已经逃离,能在两名魔导师的威压下逃走那人的修为难以想象。“可恶。”男子又折了回来,站在红衣主教的旁不停的咒骂着,既然事已经败露,男子不得不将计划推迟,以静观其变。

    从圣经阁逃出,我出现在树林里,确定四周没与危险,我依着树干坐下,调整紊乱的气息,经过刚才那惊险的瞬间我的心脏现在还在剧烈的跳动。此地不宜久留,休息片刻我向远方跑去。

    漫无目的的走着,我不断回想着刚才偷听来的谈话,不知为什么听到加百列这个名字我的心里就会产生强烈的恨意,没由来的恨,似乎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正在思虑间前方一道几道黑影闪过,看来今晚忙碌的不止我一个,“哼哼。”笑一声我跟顺着刚才的黑影而去,因为我从他们上嗅到的熟悉的气息,我的另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紫暗。

    一路尾行,我在一颗大树上停下,从圣都出来我就完全迷失了方向,所以这里究竟是哪我不知道,也不在乎这里会是哪,我只知道面前散发着**气息的马车里一定有紫暗的手下。暗中戒备着,我小心翼翼的接近马车掀起布帘,一只毒箭向我的喉间夺命而来,可惜我早有防备,龙吟落在手中将飞来的毒箭挡住,顺势将马车内的僵尸劈了。

    “可恶,竟然耍我。”咒骂着我跳下马车,面前突然出现一道影。“亡灵法师。”两声惊呼从各自嘴里传出。“哼!又是你们,把小姐交出来。”来人是个少年年龄比我要大些,除此之外我从他的上感受到浓郁的亡灵魔法,男孩连给我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一上来就对我发动猛烈的攻势,有着不将我碎尸万段就不罢休的气势。被误会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我可不喜欢被人纠缠。

    “伟大的邪神啊,请赐予您奴仆最邪恶的力量,让正义臣服,让混乱降临吧。黑暗术,亡灵召唤。”既然他说我是亡灵法师,那我证明给他看,顺手召唤出一群亡灵骷髅拖住他,我的影消失在原地,我当然不会就这样离开,在一旁的树上看着男孩费力的将所有的骷髅打散,然后离开,我又回到原地,使出了那很长时间都没用的空间魔法——逆光轮回。像上次那样,我轻而易举的就得知了刚才那几个亡灵法师的去向,运气斗气向茂密的森林里跑去。

    三道黑影如同鬼魅般在树林中穿梭,黑色的魔法遮住了他们的脸看不清样貌,前面带头的法师肩上怪异的扛着一个大麻袋。三名法师在一座破败的小木屋前停下。三人推门而入,木屋内有一个同样黑衣的法师等在哪里,不过不同的是这个人并没有遮住样貌,映着月光,看到的是消瘦的容颜极其那双凸出的血红色双眸。

    进来的三名法师将麻袋借给房内这人然后恭敬的退到一旁。他将麻袋打开里面装着的竟然是名少女。亡灵法师伸出骨瘦如柴的手将少女的眼罩拿卡,又将她的制解开。女孩活动了一下双手,揉了揉双眼,睁大了可的双眼看着四周的环境,当她看到站在面前的亡灵法师,惊恐的叫了出来,然后爬到墙角蜷缩着,害怕的眼神看向不远处的亡灵法师,女孩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你们是谁?不要伤害我。”那模样像是受惊的小兔子。

    “用这种方法把您请来我感到十分抱歉,但是你们的不合作着实令主上感到不快,所以还请您再考虑一下主上的提议。”说着亡灵法师向女孩走去。“不……不要过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要见龙诺。”女孩惊恐着反复叫着一个名字。

    “哟!好长时间不见,没想到你都堕落到欺负弱小的地步。”门外懒散悠闲的声音传来,让亡灵法师的心头一震,停下脚步他转看着门外一道白色的影走了进来。“晓枫?你还没死!我们还真是冤家路窄啊。”“你都没死我又怎么会死呢?噬灵。”我轻笑单听语气就像在问候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般。没错,在我面前的就是紫暗边四大亡灵法师之一的噬灵。

    “晓枫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嫉妒你,凭什么你能够让紫暗大人如此赏识,就算你背叛了他,紫暗大人仍旧没有将你毁灭,我不甘心,不甘心。”噬灵的绪在看到我之后变得激动起来。“现在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那就代替紫暗大人灭了你。”接着噬灵对一旁的三个亡灵法师下令道:“将这女孩带去紫暗大人那里。”说完噬灵拿出了法杖摆开了架势。

    “想灭我,你噬灵还不够资格。”拿出神佑对着女孩的方向施加了一道防御魔法,噬灵抓住这个空挡两级黑暗魔法瞬发,这么近的距离又来的如此突然,在噬灵看来我是绝对不可能躲过的,是的,我确实是无法躲过,不过我也不打算躲。三个黑色光球眼看就要打在我的上,但是怪异的一目出现,我左手上的戒指突然散发出淡黄色光芒挡在我的前,三个黑色光球就这样被拒之门外。

    “那戒指……!”噬灵诧异的看着我手指上的戒指说不出话来。“呵呵。”我轻笑着,维多拉之戒,唯一一个以主神命名的神器,在它的面前三级以下的魔法根本就无法对我造成伤害。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