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火魔蛟龙

    随着女孩三人前往佣兵公会签过任务契约之后,我将水镜交托给了他们。WWw.dU.LA了结了一桩心事,我到附近的一家魔法物品店买了些东西,在空间女神那里终于学会如何制作空间传送卷轴,这东西对我来说是可是必不可少的保命符。

    从魔法店里出来我拐进了一条暗的小巷,一些消息是不得不打探的。经过一番威,我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首先是龙谷的位置,咋听到龙谷的位置我的头脑一阵眩晕,很不凑巧龙谷就在神圣教延圣都的后山,我这算什么?自投罗网吗?如果这件事令我大感头疼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消息则令我的心沉重起来。我在空间之神那里昏迷的三天,可就在这三天里,奥兰帝国发生了巨大的变故。先是皇家魔法学院院长免职,接着忠勇王暮天霜剥夺王位沦为阶下囚,暮家人不知所踪,然后是奥兰国王突然病故,半天没过王子杰西法就被推上了王国的宝座,现在的奥兰帝国已经完全陷入混乱。然而奥兰帝国不止是内忧而已,更大的威胁来自于外患,亚德帝国十万先头部队已经大兵压境,双方多次谈判未果,大战一触即发,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战,教皇离开圣都亲自前往奥亚边境调解……。

    回到旅馆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我躺在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这几天的遭遇,对于未来的事一阵迷茫不过现在我唯一明确的是要去龙谷拿取审判者之杖,所以其它的事不要想,反正想也想不明白。相通这点我关闭六识进入了冥想。

    第二天拂晓,我就离开了旅店向城西门走去,庆幸的是士兵只盘查入城者却不盘查出城者,所以很顺利的我就从他们的眼皮底下溜走。不过……。“是她……。”没走出多远我就看到路旁的大树下一道熟悉的红色影。换上虚伪的笑脸我迎了上去。“这不是团长大人吗?您这是……?”走到女孩面前我低声下气的问道,这个女孩就是我昨天见到的,无敌佣兵团团长珠儿。

    “嘿嘿,人家可是在等你哦。”听到我的问话,低着头的珠儿立刻看了过来,在确定是我之后灿烂的笑容挂在脸上。“你怎么知道我会来。”我的语气变得有些冷漠。“你怎么这样啊,我一直都在派人监视你怎么样。”珠儿气恼的叫嚷着。看到着我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看向周围没有人注意这,拉起珠儿瞬移进入后面的森林,一只手掐着脖子将她按在树干上。

    “说,你都知道些什么。”冰冷的话语从我口中传出宛如来自地狱般,如果她的回答有一丝的破绽我会毫不留的将她抹杀。“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咳……咳。”被我掐着喉咙珠儿拼命的挣扎着,笑脸憋得通红。

    而此时裘拉城天纵佣兵团分部里一男一女在商议着什么,那个男人我见过,他就是昨天跟随珠儿的高个子。“副团长,您看……要不要我把小姐抓回来。”男人站在那里恭敬的问道。而女人则坐在桌前,手里拿着一封信,信的内容很简单:“写给我最亲的妈妈,女儿去外面游历了,勿念!”“这丫头竟给我找麻烦,最近有几个大任务要接,已经抽不出人手管她,随她去吧。读…啦^文学”一个小火球出现在女人手里,将信焚烧。“哦,对了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团长,要不然指不定闹出什么事来。”点头应一声男人退下,为珠儿母亲的艾莉斯实在是那自己这女孩没有办法,想到她就头疼。

    树林中,看到女孩难受的模样我心里有些不忍,将她放了下来后退两步继续说道:“现在你可以说了。”“说,我说什么啊,我说,我根本就没派人监视你,不是你昨天说的吗?要去西边,所以……。”剩下的话女孩没有说出口,但是当我看到女孩被露水浸湿的衣服,立刻就明白过来,这丫头恐怕在树下等我很长时间了。

    看着她瑟瑟发抖的体我于心不忍,一个火龙出现在女孩体周围盘旋着,不一会就将她的衣服烘干。“好了,你现在可以回去了。”我没有好气的命令道。“回去?我为什么要回去,才不呢!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女孩叉着腰蛮横的回应着。眼珠子转了转珠儿继续问道:“喂!能不能告诉我,你要去哪?说不定我还能帮到你。”看着她鬼精灵般的模样,心里一阵无奈。

    告诉她也没什么“我要去龙谷,不要妨碍我。”“龙……龙谷!啊,你要去那!”珠儿惊叫出来,看来是吓怕了。不过她接下来的反应却让我差点跌倒。“哇!太棒了,哦哈……哈,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毕竟寻亲这种借口太烂了。”没功夫和她耗着,不再理会她我转离开。

    “喂!你怎么这样啊。我告诉你哦,龙谷可是神圣教延的地,一般人是进不去的,不过我却知道怎么混进去,好了,既然你不愿带上我,那我回去就是了。”转过女孩迈开步子往回走,同时在心里数着:“1,2,3。啊!你想吓死人啊。”如她所猜想的那样我确实是回来找她了,但是我用瞬移猛地出现在她面前着实将她吓了一跳。“希望你不骗我。”说罢不顾珠儿的反对我将她抱起,向西方飞去。

    对埃尔帝国一无所知的我需要一个向导,既然她自己送上门来我又何乐而不为,而且这丫头还是天纵佣兵团的千金,关键时候把她拿来当作人质也不错。“哈哈!在飞唉,我们在飞唉!没想到你竟然是个法师,太好了。”看着怀里欢呼雀跃的珠儿,我心里一阵苦笑,如果她知道我此时的想法,不知道会有什么表

    “往那边飞一点,恩,对对,加速,加速。”现在的我完全成为她的私人座驾了。虽然知道龙谷就在圣都的后山,可是……圣都在哪啊?无奈之下我只好询问怀里的大小姐,于是我开始像无头苍蝇般乱飞了。“希望不要跑出国才好。”我暗暗祈祷着。

    “好了,就是这里了,降落!”飞了将近一个时辰终于又重回地面了,不过从刚才开始放眼看到的只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喂,这里真的是龙谷吗?你如果骗我……。”还没等我说完,珠儿就已经跑远了。“磨磨蹭蹭的,像个女生一样,快点要不要任务就被别人做了。”“任务?”听到这我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唉!”长长的叹了口气我追了上去。

    “哦!对啦,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走在前面的珠儿突然转过倒退着笑问道。“名字?”是啊,晓枫这名字是不能用了,突然灵光一闪我冷漠道:“晨风,雨晨风。”“雨晨风?”叨念着这个名字。“哈哈,好像女生的名字哦,难道你爸妈想你是个女孩?”珠儿肆意的嘲笑着,丝毫没有留意到我双手暴露的青筋。

    “喂,我说晨风,你的魔法是什么阶位,我可不想等会还要照顾你。”笑够了珠儿又跑到我的旁俯向前抬着头,一脸坏笑的问道。没有回答她的话一枚袖章落在我手中,面无表的将它带上。“恩?这……是。”盯着我的袖章好一会儿,珠儿捂着肚子一阵爆笑。“初……初级法师,哈哈,笑死我啦,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没想到……没想到啊。”珠儿停住脚步仰倒在地蜷缩着狂笑,似乎随时都有抽过去的危险。

    “笑够了没有,笑够了我们继续赶路。”依旧是那脸冷漠的表,我冷声说着。“切!真没意思。”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珠儿爬了起来,走到前面带路。看着她前后的变化我暗暗咋舌,原来一个的表变化可以如此快,这丫头也不是一般人。

    越往前走,四周的光线就越暗,又走了一会这里已经不能称之为森林了,而是充满腐烂气息的沼泽。一阵脚步声从前方传来,我暗中戒备着,出现在眼帘的竟是一对佣兵,只有五个人,看徽章是F级的小佣兵团。“这里怎么会有佣兵?”一个疑问萦绕在我的心头。再走近些才发现七人全都负重伤,奇怪的是无一例外全是烧伤。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你们这是……?”拦着了前面的大汉我疑惑的询问道。“哼!”大汉刚想回答目光落在珠儿前的佣兵团徽章,竟然冷哼一声离开。看着我一脸疑惑的模样,珠儿倒是像是知道些什么对着几人离去的方向嘲笑道:“啦啦啦,无能佣兵团。”“你话太多了。”敲了一下她的头继续往前走,这知道这绝对不是去龙谷的路,不过我却对前面的东西很感兴趣。雨儿可的吐了吐舌头追了上来。

    “头,又有一对佣兵团过来了,不过实力似乎有点……。”远处的树上几个不明份的人彼此交谈着。“不管他们,先看看这几个人能不能灭了这家伙。”说罢几个人继续在茂密的树上潜伏着。

    又往前走了一会,突然的一声龙吟惊起无数飞鸟。“前面是什么?”“嘿嘿,瞒不过去了,想知道吗?过去看看就清楚了。”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可是后者根本不为所动。冷哼一声抱起珠儿就像前面跳去,大概走了百米左右,面前豁然开朗,这是个大沼谭一条红色巨龙正在咆哮着,只是外露部分就有五米多长。水潭的四周数十人正在围攻它。

    “火魔蛟龙。”看着龙嘴里不停喷出的火焰我惊叫道。火魔蛟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龙,它们属于亚龙系只是在外表上和龙有些相似摆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转过再次对着珠儿问道。“嘿嘿,任务!”“任务?”听到这我猛然想起来昨天好像听她说过要接一个B级任务,那任务不就是诛杀蛟龙吗?靠!搞了半天我还是被这丫头耍的团团转。

    “现在我正式收你为我的小弟,好了,为表示你对我的忠诚,请你把这家伙杀了吧!”珠儿一脸得意的说着。“你为什么不上?”“哈哈,不好意思。”说着珠儿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天啊!”我暗自叫苦,这丫头竟然是个毫无用处的盗贼。

    算了,来都来了,不打个招呼怎么行。不过,附近的这些人有些碍眼。施加一个漂浮术向火魔蛟龙飞去,一枚冰剑打在它的头上,成功引起了它的注意。正在亢奋状态的蛟龙开始对我展开攻击。下面的众人见我而出刚想道谢,但是片刻后他们便傻眼了。

    吸引着蛟龙我故意往人群里飞,无数炙的火球没打到我,全招呼在底下的佣兵上了。伤亡惨重佣兵们不得不暂时撤退,见四周的人都走光。我对这珠儿冷声说道:“我希望你能将接下来的一幕忘掉。”说罢我解开上的封印,同时拿出镶嵌了空间晶石的神佑。

    “温柔的水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水的利冰,让忤逆者得到逆神的惩罚,水术,水域冰封”六级水系魔法从我的手中使出,刚才还在不停咆哮的蛟龙下一刻就被冰封成一尊晶莹的冰雕。接着我一个转收回神佑拿出龙吟。“天罡七剑诀之归一。”青色的斗气从刀上发出,被冰封的蛟龙瞬间碎成无数段。

    收回龙吟我重新落在地上,走到珠儿的旁刚想提醒她忘记刚才的事。不过像是没看到我似的,珠儿“哇”得一声向蛟龙破碎的尸体跑去。看了一会,珠儿找到了目标。然后掏出匕首就抱着龙头一阵乱砍。好奇的走了过去才发现她正在切龙头上的红色独角。

    “我说,你要它干什么?珠儿继续着手头的工作“你没看任务说明吗?要拿回这龙角做证明才能交任务,你真笨。”“唉!”轻叹一声,一道银光闪过龙角和珠儿头上几缕头发同时切断。珠儿全僵硬冷汗直流,楞了好一会儿,珠儿才反应过来。“你想谋杀啊!”珠儿暴跳起来对着我使出了狮子吼。

    “团长要不要动手,龙角就在那个女孩手里。”树上一个样貌险的男人问向边的壮汉。壮汉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显得十分粗犷。“不行,太危险,尤其是那个少年。”“哼!怕什么,只是个初级法师而已,兄弟们上。”说着一伙人便冲了下去。“毒蛇,等等!”见拦他不住团长也跟着跳了下来。

    “太好了,完成这个任务我们就可以晋级为C级佣兵团了。哈哈。”兴奋着把玩着龙角的珠儿丝毫没有留意到,四周早已被人包围。“交出龙角,我可以放你们离开!”带头一人冷漠的说道。这算什么?打劫吗?呵呵,同行之间抢夺胜利果实的事并不少见,只是很不巧今天被我遇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