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万念俱灰

    “哼!终于死了吗?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天才,但是现在的你还差些火候,能够死在奥比院长手里是你无上的荣幸。(读啦文学网)”一名火系导师落了下来走到我的边厌恶道。而此时奥比院长眼中则是无尽的悲哀与怜惜。远处目睹这一切的暮天霜已经目光呆滞瘫坐在椅子上,“完了,晓枫死了,天海的遗孤就这样死了……。”暮天霜喃喃自语着,弟弟唯一的血竟然在自己的面前被诛杀,这是暮天霜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倒在血泊的我真的死了吗?不,还没有,我只是昏睡过去而已,很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黑暗中我孤独的走着,辨不清方向盲目的游着。“门?”一道朴实无华的大门挡在我的面前。“打开它……打开它,将我唤醒吧,这千年的封印……!”心中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回着,迫使我走到门前。两人高的木制双开门没有任何的纹理雕刻,从外表看来是那样的平凡。但是一正一邪两种气息不断的从门后涌出,令我心中产生了一丝惧意。“这门后面是……什么?”我将双手覆在门面上,双手传来一冷一的两种感觉使我心头一震,清醒了许多。

    “打开它吧,你的生命将会得到救赎……。”又是那个声音,沙哑充满沧桑,仿佛来自与遥远的古代,却让人分不清男女。“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心里。”我疑惑的问道,可是除了四周空的回音毫无动静。“这道门吗?”我又转过头看着面前的这道木门,呵呵,我轻笑两声,“算了,反正都是个死,我怕什么!”想到这我决定打开它,可是无论我怎么推这道门始终岿然不动。“这是怎么回事?”我在心里疑问道。

    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在我心中响起。“终于下定决心了吗?那么请跟我念,如果你已经做好了觉悟。”“是的,我已经做好了觉悟。”语毕繁杂的法咒在我的心底响起,我闭上眼重复着:“伟大的光影女神啊,我所崇敬的,最仁慈善良的母神,今昔我以我的灵魂之媒介向您祷告,我愿接受我选召者的使命,终其一生履行我的职责、我的义务,抛弃自由,摒弃感,我为使命而生,只为使命而活,所以……,我以我之名,我以选召者之名,祈求您,破碎吧,这远古的封神之印。”随着我最后一声的大喝,面前的木门应声支离破碎。耀眼的金色光芒充斥了我的眼帘,这是我最后一眼看到的景象。

    比赛场中,火系导师捏起了一个火球“该死的亡灵法师,下地狱拜见你的邪神吧。”说着将手中的火球扔向我倒地的体,可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急速飞驰的火球在的体十公分处悬停了下来再也靠近不了半步。“怎么会,难道……!”如他所想的那样,我又再众人的诧异中站了起来,口处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如果不是地上的那滩鲜血,很难让人相信刚才受伤的会是我。“哇!太好了,晓枫哥没死唉,姐姐你看晓枫哥还活着。”看到我又站了起来雨儿欢呼雀跃着,正在责备妹妹的月影寻着雨儿手指的方向看去,目光再也难以移开,一个凄美的笑容在月影的脸上绽放。

    “这种感觉是什么?”距离我最近的火系导师立刻就察觉到了有些不对。www.Du.La“大家留神,小心……。”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永远的咽在肚子里,他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自己正在缓缓倒地的无头体。“晓枫你……不将你诛灭我妄为皇家魔法学院的副院长。”副院长怒吼一声向我所在的方向飞来,可是当他看到我的双眼就再也难以挪动半步。“这是什么?”抬起头,一金一黑的双眸说不出的诡异,此时我虽然还是站在那里,但是给人的感觉与刚才相比却有些天壤之别,这种感觉说不出来,亦正亦邪,总之极为强大,让人看一眼就心生畏惧,生不起一丝抵抗的念头。

    “暮雨?晓枫已经入魔,我命令你们灭了他。”奥比院长完全被我的转变震撼,不过他更明白的是,不管我的本是善还是恶,现在的我所展现出来的东西,已经无法让我继续留在世上。众导师听到奥比院长的命令后心中的畏惧少了些。“怕什么,他只是个下位法师而已。”一风系大魔导士压下心中的恐惧大喝一声向我冲来。“别轻举妄动!”可惜这提醒晚了些。

    “放肆,你这卑的下位者。”看着飞来的风系导师我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将断剑举过头顶同时在我的背后出现一个高大的影做着与我同样的动作,深深的震撼了在场的众人,那虚幻的影看不清样貌一华丽炫目的金色战甲披在上英武非凡宛如天神一般,不,应该说他就是天使,因为在他背后六翼由烈焰圣火构成的火焰翅正在缓缓张开。“金色六翼,这是……炽天使!”博览群书的奥比院长一眼就认出了面前这金色六翼代表着什么,只是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这是真的。六翼炽天使,在神界也只有五个神邸而已,这五个神邸不仅仅只是翅膀的不同,他们是神界战斗力的象征,六翼炽天使长被誉为神界的战神,曾经率领众天使横扫冥界所向披靡,就在那时他遇到了自己的宿敌,死神,唯一一个能够与之抗衡的次神。

    “光影条约第二条,下位者不得忤逆上位者,违者诛之。”说罢高举的断剑急速下落,冲来的风系导师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就被劈成两半,洒下一片血雨。与刚才不同的是,从断剑中散发出来的气息不再是死亡之气,而变成了神圣气息,本为黑暗之神的佩剑握在炽天使手里不停的颤抖悲鸣着。“哼!不为我所用。”冷漠说了这么一句便将它收了回去。接着一步步向奥比院长等人走去。我走的很慢,可在众导师看来我所走的每一步都踏在他们的心头上,见识到刚才的一幕,将大魔导士秒杀,已经深深的震住了众人,现在他们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等等!”奥比院长强压下心中的惊骇恭敬道:“请原谅我的唐突,如果我猜的没错您一定是炽天使,能见到您的尊容我感到无上的荣幸。但是!根据光影条约第一条,上位者不得插手下位的信仰及其战争,同时不得左右下位者的命运及其生死。我想如果您还保有对光影女神的尊敬的话,就应该立刻停止杀戮并立刻离开这凡人的躯体。”虽然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会事,但是奥比院长猜测很可能是炽天使借助了我的体神临,因此他搬出了那远古的条约,诸神都不能违背的条约,光影条约。

    听到这我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向奥比院长眼中露出一丝赞赏:“你很聪明,我们还会再见的。”奇怪的说了这么一句,我抬起头看向天空眼中闪过一丝怨恨,之后我后的那道人影渐渐消失,而我的双眸也恢复了原状。奥比院长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刚才与我的对视奥比院长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沁湿。

    强大的气息消失后原本后退的人群又围了上来。“你们想干什么?”奥比院长挡在众人的面前沉声问道。“这还用问当然是诛灭这亡灵法师,这样的人留他不得。”经过刚才一幕奥比院长明白现在的我必须活着,起码也要在自己的眼前活着,能引得炽天使出手这已经不是亡灵法师的问题了,如果我在这里死了说不定还用引出怎样的灾祸,所以我必须活着。

    “奥比院长,您不是吓怕了吧,我法学院定诛不饶。”自己的两名弟子先后死去已经令这位年近半百的院长失去理智。绕过奥比院长法学院和皇家魔法学院的众导师又围了上来。“幽羽……夜,终于,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这样离开我。”远处的月影激动的自语着说罢想要冲上比赛场。“姐姐你想干什么?”可是却被雨儿拦住了去路。“雨儿,别拦我,幽羽?夜,他是你的幽羽哥哥啊,快闪开我要去见他,守护在他的边,再也不分开。”月影兴奋的说着。“不!”可是却得到雨儿的否定。“他不是幽羽哥哥,他是雨儿的晓枫哥哥,我最喜欢的晓枫哥哥,我他,我要嫁给他,我不许姐姐将他夺走。”听到这月影震惊了,看着妹妹那幼稚却异常坚定的眼神,月影第一次觉得妹妹长大了,不在是那个喜欢撒,被自己保护的小女孩了。

    恢复神智的我,全传来了刺骨的酸痛,虽然伤口痊愈了,可是无论是魔法还是斗气都已经枯竭,体力也已经透支,看着头顶上围上的众导师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仅仅是笑一笑都会牵动伤口。勉强发动一次瞬移躲过了飞来的冰剑,我已经来到了比赛场的外围,与追杀我的导师拉开了些距离,接着这点时间我发动了维多拉之戒的绝对防御,一个半圆形结界出现在我的四周,暂时抵挡住了法师们的追击,放松下来的我一下子瘫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这才发现原来结界里还有一人。“月柔!”我惊讶的叫出了声。勉强站了起来我向月柔走了过去,此时月柔还是低着头我看不清她的表。“你没有受伤吧!”我温柔的问道。“没有。”月影的语气有些冷淡,我知道她一定在为我的份困惑着。“月柔其实……。”月柔伸出了一根手指阻止了我的下文。“我什么都不想听,晓枫,抱住我好吗?”月柔柔声哀求着,虽然有些不明所以我还是紧紧的抱住了她。“说你我,我想听。”月柔在我的耳边喃喃道。“恩!我你月柔。”我疲惫的说着可是语气中却蕴含了无比的真挚。“我也你,晓枫。”轻轻在我耳边说了这么一句,我的体缓缓向后倒去,眼中充满了惊骇与不解。“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样对我。”看着口那蓝色晶莹的冰剑,我难以置信的看向月柔。

    “晓枫,你的罪孽由我来洗刷,对不起,我们的记忆我会珍藏在心里,但……。”月柔蹲下子抱着头痛苦的哭诉着。“呵呵,但我却是个亡灵法师,你最恨的亡灵法师,是吗?”我暗自嘲笑着,此刻我的心是那样的痛,如千万根针扎般刺痛,我最的女人,刺伤了我虽然没有伤及要害,可是那种痛苦的感觉令我窒息,我恨不得马上死了来的痛快。“哇!”一口暗红的血吐了出来,心头的拥堵舒畅了些。“呵呵!”我再次自嘲。“或许我本来就不该生存在这个世上。”我躺在地上看着蔚蓝的天空,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这次是真的完结了,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心如死灰。

    我负重伤维多拉之戒的绝对防御也消失,一只冰箭向我的心脏来我没有去理会,双眼渐渐闭上,我看到的那最后一幕是多洛雷斯将月柔扶起,不停哭泣的月柔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这样就好了,一切又回到了原点,他们才是真正的恋人,而我只是月柔人生中的过客罢了。”该流的泪已经流干了,该滴的血也已经滴尽了,剩下的,也只有在一旁嘲笑我的寂寞,我累了,不想再去理会与不,让那些该死的誓言见鬼去吧,回到一个人的世界,孤独着并无忧着,伤心着并快乐着,流着泪为我死去的欢呼,亲手将它埋葬,然后心也随之慢慢老去,就让一切都随风飘远吧。

    “啊!”一声惨叫响彻比赛场,可是那却不是我发出来的,柔软的体压在我的上,温的血液沁湿了我的衣服,温暖了我的膛,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水镜那苍白的面容。“是你,怎么会……?”我惊叫着从地上坐了起来,将她抱在怀里,一根冰剑刺进她的小腹显得是那样的触目惊心,血止不住的向外喷涌着。“为什么,为什么要替我挡住,不,我不想有人因为我而死去。”“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收到的命令就是誓死保护团长,不论他是善是恶,这是我的职责,我真的很高兴……能够,能够帮到我所崇敬的人,咳咳……。”水镜咳出一口鲜血。

    看着怀里的水镜我眼中露出一丝决绝。沉声吟唱道:“沉寂于诸天的毁灭之神啊,我以我的鲜血为媒介,灵魂为祭品,唤醒您伟大的神力,赐予我强大……。”“不!不要,千万不用这魔法,这是我最后的请求,答应我……一定要……活下……去。”水镜用尽最后的力气阻止了我使用生命魔法,我而则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双眼慢慢闭合,嘴角还残留一丝幸福的微笑。

    “啊……!”我怒吼着,疯狂了。“我暮雨?晓枫发誓,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哼!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吗?”法学院院长冷声道。冰冷的眼神扫过所有攻击过我的人,将他们的样貌牢牢的烙刻在心底。接着我从空间袋里拿出了那个被我遗忘了的,预言系魔导师波尔格赠予我的空间卷轴,猛地将它捏碎……。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