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生死之战

    “这次真的要结束了吗?”看着快速近的火球我双眼露出了绝望,没有人,已经没有人会来帮我,只因为我是个亡灵法师,“呵呵!”我轻笑着,“不!还没完,我暮雨?晓枫怎么能够就这样死了,既然世人背弃了我,那我又何必怜惜世人!对,睡去吧,沉沉的睡去,等你醒来一切都已经完结……。5ccc.net(读啦文学网)”喃喃自语着,我慢慢的闭上了双眼,片刻后猛然睁开,大喝一声:“龙神变之龙鳞附体。”之后我的影瞬间淹没在火海里。

    “死了吗?那家伙死了吗?”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赛场上那熊熊大火中,急切的想知道结果。“不……!晓枫他……。”在远处一直低着头不动的月柔终于抬起头看向火海,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月柔的心渐渐凉了下来,与周围庆幸的人群相比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可是她仍旧站在那里始终没有挪动半步。

    “草!都他妈的混账,兄弟们不怕死的跟我上。”见火海里久久没有动静,孤凡一下子就急了带领无涯等人刚想冲上去,却被部长奥玛拦住,他这样做只是不想牵连太多人,因为与亡灵师傅为伍也会遭到教延的诛灭,他实在不想再让自己的学员陷险境。

    可是已经失去理智的孤凡听不进去任何劝告,无奈之下部长奥玛只好将他锢住,可就在此时孤凡突然停止了挣扎,因为他看到了火海中那缓缓站立起来的影。终于得偿所愿将我诛杀,多洛雷斯疯狂的笑着,可是当他看清正一步步走出火海的影时得意的笑容随即转变为惊骇,“怎……怎么会,不,这不可能。”“那……那是什么,神源吗?”不止是多洛雷斯在场的众人看清我的模样皆是一脸的震惊。高台上的杰西法看到我站立起来的影紧绷的心弦松了下来,可是看清我的模样之后立刻又转为疑惑,转头看向一旁的暮天霜,只见他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显然是知道些什么。“暮叔叔,晓枫这是……?”“真的很难相信,他才只有十四岁啊!可是那个绝对不会错,武者的最强防御龙神变第四层,龙鳞附体。”像是没有听到杰西法疑问似的,暮天霜自语着。

    没有防御结界,纯粹用体去抵挡七级火系魔法,这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是此时的我确确实实的做到了。走出火海的我,全附着着细密的金色龙鳞,双手也已经变成爪状,低着头映着炙的火焰站在那里,宛如战神一般。龙鳞附体,使用后有些可媲美龙族的魔法、物理防御力,可纵使如此完全挡下七级魔法也使我受了极重的内伤,鲜血顺着细密的龙鳞滴落着,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第一次将自己的体完完全全的交给了另一个灵魂,邪恶的灵魂……。

    再众人的注目中我抬头了头,血红的双眼扫过面前的众人,冷的气息瞬间席卷整个赛场,有刹那间的错觉,站在那里的不再是我,而是恶魔,来自地狱的恶魔。读…啦^文学“亡灵法师是吗?不!你们错了,我不是亡灵法师,而是黑暗法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从我口中冷漠的说出,面前的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明白了。在众人的注视下我收回了噬神刀,慢慢拿出了一本黑色魔法书。

    “《黑暗圣经》!”奥比院长一眼就认出我手里的这本书究竟是何物,可是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本书会在我的手里,奥比院长一直都以为《黑暗圣经》和封印之匙被死神的灵魂收割者夺取,现在看着我拿出的书竟然是《黑暗圣经》立刻惊愣在当场。封印之匙!奥比院长口中叨念着这个名子。“不好,快……,快让学员退下。”奥比院长歇斯底里的叫喊道,可惜为时已晚。

    幻化出一个冰锥在众人的疑惑下深深的将它扎入我左手的手掌,鲜血立刻喷涌而出,而下方《黑暗圣经》正漂浮在那里,流淌出的鲜血滴在《黑暗圣经》之上竟然诡异的被它吸收,而四周的邪气也在不断的上升着,现在虽然以是天,可现在所有人都有种处极地的感觉,那是蚀骨的冷意。

    像是吸足了血般,鲜血不在融进书里,见时机成熟我左手持书,右手猛的将其掀开,顿时血光大盛无数的亡灵哀嚎着从书中涌出。“觉醒吧,我的黑暗圣主,吞噬吧,我的黑暗圣经,让黑夜笼罩大地,将光明放逐冥域,请死亡降临世间,吞噬一切生灵,让恐怖充斥每个角落,这是邪恶者的圣域,杀戮者的盛宴,我以我,我以黑暗的遵从者之命向您祈祷,我伟大的黑暗之神啊,请响应我的召唤,赐予我世间最强的邪灵,我将向您献上无数的灵魂作为祭品,召唤之,邪灵之门。”念闭,一根白色骷髅法杖出现在我的右手,同时一道红色的大门出现在我的后,渐渐打开。

    “来吧,都去冥域忏悔吧!”法杖上的骷髅头双眼突然迸发出强烈的血光,被血光笼罩下的众人突然惊骇的发现自己失去了与体的联系。一道道黑影从背后的大门里涌出,飞向被血光笼罩住的学员,接着恐怖的杀戮开始了,一个个灵魂被邪灵从体里抽出,缠绕着拉进那黑暗无底的大门深处,而失去了灵魂的躯壳睁大着恐惧的双眼,体萎缩着缓缓倒地。

    “我以贝加尔魔法学院院长的份下令,保护学员撤退,所有大魔导士以上阶位的导师联手抵挡邪灵之门,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一定要将暮雨?晓枫诛灭!”意识到事态严重的奥比院长严厉的对着所有人下完命令,之后带着众导师向我冲来,奥比院长虽然反应迅速,可是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有几百条生命被邪灵夺走,目睹这一切的奥比院长痛心疾首,同时怒火中烧对我下了杀意。

    “怎么会这样,晓枫……。”远处的月柔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看着我的影,月柔哀伤的念着我的名字,眼神里闪过一丝坚决,同时两行清泪划过她凄美的脸颊。没有注意到月柔的变化,我冷漠的看着渐渐近的众导师,而带头的就是奥比院长。“哼!终于按耐不住了吗?打算群起而攻之,卑鄙。”

    “光系法师,给我打碎那道门。”奥比院长对着后的法师下令道,不到片刻魔法就准备完毕。“我能让你们如愿以偿吗?”将《黑暗圣经》和法杖定在空中,我又祭出了噬神刀。“天罡七剑诀之分剑。”一声大喝四柄青色大剑出现在光系法师的头顶,急速下落。“水幕天华”八级水系防御魔法自奥比院长手中使出一道蓝色的光罩将光系法师保护其中,四柄大剑落紫暗上面只是溅起阵阵涟漪而已,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等级差的太多,不过这些都不是退宿的理由。

    “龙神变之神龙之怒。”纵一跃我举刀向奥比院长劈去,狂暴的斗气夹杂着震耳的龙吟,这无疑是我武技的最强一击,可是……。“哼!嚣张,土神庇佑”我的最强一击打在他的八级土系防御结界上完全没有效果,自己反而遭到了强烈的反噬。“可恶!”我暗骂一声。可是奥比院长的震惊可一点都不比我少,仅凭一击就能让他气血翻涌,奥比院长暗自咋舌。“奇才!”奥比院长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我的天赋,十四岁,仅仅是十四岁而已,今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可是自从沦为黑暗法师那一刻起我的前路就注定了黑暗。

    “审判圣光”此时众光明法师的魔法已经准备完毕,这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九级咒的威力,不仅邪灵之门完全消失,整个比赛场也被这道圣光冲刷成一片废墟。“让老夫来教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光明神罚。”一柄白色的大剑自空中落下,我刚想逃脱竟恐惧的发现自己的双脚竟然被从地上伸出的两只手牢牢抓住,时间已经不许我在做任何的抵挡,慌忙运气全的斗气,光明剑边着实打在了我的口。“噗!”嗓子一甜我吐出一口血雾,上的龙鳞也渐渐褪去,露出了我血模糊的躯体。

    “暮雨?晓枫,你可曾忏悔!将上的神器交出我给你个痛快。”一个光系法师落在我的旁,使用黑暗魔法的我不对光系魔法产生强烈的厌恶,那人俯下子高昂的叫嚷着。看着那丑恶的嘴脸,这更激起了我的杀意。可是现在我的体已经破烂不堪动弹不得。“妈的,只是个下位法师而已让老子这么费力,快把神器交出来。”一口痰吐在了我的脸上,我不急反笑了,笑的是那样的邪。“快闪开。”突然意识到什么的奥比院长对着众人下令到,同时一个火系攻击魔法捏在手里。

    “死吧!都去死吧!”我的面目突然变的狰狞。一柄黑色断剑突然落在我的手中。“不好……果然是封印之匙。”奥比院长惊恐的后退着,同时庞大切精纯的死亡气息顿显,瞬间笼罩了整座奥兰王城。正在王城内四处寻找雨儿的月影突然感受到这股庞大的死亡气息惊得花容失色,但是再一想她紧缩的心放松了下来,黑暗之神被封印在死亡之谷是不可能逃出来的,可是这令人恐惧的气息确实是属于黑暗之神没错,那这就只有一种可能,这气息来自于黑暗之神的佩剑——邪刑。辨认了一下方向月影向战斗的中心,比赛场飞去。

    庞大的死亡气息摄取的众导师的神智,仅仅是一瞬间的失声对我来说也已经够长了,凭借着瞬移,手中的断剑与毒蛇般在法师的喉间游走,轻轻划过,鲜血喷涌。“晓枫!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个亡灵收割者能够进入密室,封印之匙是被你偷走的,现在也该归还了。”又放倒一名大魔导士,奥比院长的气息突然消失,我心生警觉,留意着四周。

    “你还太嫩了,小小年纪就如此歹毒留你不得。”声音从后传来我猛地回头却没有人影。“啊!呃……!”我惊恐的看着前的那柄冰剑,满脸的不可思议。“这,这怎么可能。”奥比院长还是站在原地,仿佛从没有动过。“这就是大魔导师的实力吗?”在不甘在我颓然倒地,鲜血如泉涌般流出,意识逐渐模糊,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点的流失。

    赶到比赛场的月影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她实在是想不出来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她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妹妹,凭借这天使间特殊的联系,月影立刻就找到了废墟中的雨儿,经过一番检查还好并没有大碍,这让月影大松了一口气。“雨儿,雨儿,快醒醒。”听到姐姐的叫喊雨儿终于从昏迷中醒来。“恩?姐……姐,啊!姐姐!你怎么来了。”雨儿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这才看清楚来人。

    “你这丫头,我不是说过了吗?让你去圣都等我,谁许你乱跑来着。”月影厉声训斥着雨儿,可是雨儿好像不吃这一,撒似的扑进了月影的怀里。“不要生气嘛,有晓枫哥在这里,他保护我的。”“晓枫?你上次说的救你的那人?”月影不由得疑问道。“是啊,你看他就在……。”目光落在比赛场上,雨儿惊呆了,四周变成了废墟不说,她最喜欢的晓枫哥竟然被人包围着倒在血泊里。“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晓枫哥……!”雨儿看着众导师喃喃问道,一脸的不相信,同时柔弱的小拳头紧握着。雨儿刚想冲上去,却被月影拦住,别过去那人是邪恶的黑暗法师,他手里拿着的是封印之匙。月影看向我的眼神充满的厌恶。“不,晓枫哥不是亡灵法师,他是我的晓枫哥,我最喜欢的晓枫哥。”雨儿拼命的挣扎着,想挣脱月影的怀抱,可惜一切都是徒劳,泪水漫过雨儿的脸颊……!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