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团长亲卫

    从熟睡中醒来已经是傍晚,孤凡他们出去鬼混到现在还没回来。5ccc.net(读啦文学网)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决定先去祭拜五脏庙再说。走出宿舍楼凭借着一年前的记忆向食堂走去,这皇家魔法学院可是大的很,如果是初来乍到的话肯定会迷路。由于皇家魔法学院是贵族的天堂所以这里的食堂很是萧条,除了几个平民在用餐几乎没有什么人。“还真是冷清啊!”走进食堂我不免一阵感慨,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去窗口排队打饭。

    “喂,前面的小子有没钱借哥们几个!”闻声转过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几个贵族打扮的人给团团围住。“打劫?敲诈?”我在暗自好笑,没想到我暮雨?晓枫也会落得个被人打劫的地步。暗中探查面前的几人,就穿着与做法来说面前这几人应该不是贵族,因为贵族是高傲的,他们绝对不会打劫在他们眼中是蝼蚁的平民,那样他们会觉得有辱自己的份。就实力来说,也就其中一个带头的长发风系法师有些实力,可惜也只是中级而已,现在的我没心和他们计较。

    “你们是在说我?”我装傻反问。“不是说你,我说的是谁,快把钱都交出来,我可不想动手打……。”还没等他说完我抛了一枚金币过去,转过继续排我的队,这些小喽啰我懒得理会。“哟哟!兄弟们今天可捞到一条大鱼,不愧是皇家魔法学院有钱人就是多。来来来,反正哥们有的是钱,干脆都给我们怎么样。”“贪得无厌!”再看向众人眼中充满的厌恶,不过还是抛过去一枚金币,如果他们还不知足的话,我就会让他们体会到什么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黑吃黑可是常有的事。不过我这一次抛出的金币却在半空中被人截住。“同学!这样可不好哦,欺负人也要有个限度。”好奇的转过却看到一个女孩挡在了我的前,看材应该是个美女,不过与此相比我更在意她的份。“法学院!”从法袍上我判断出了女孩的份,右臂上勾绘出的刀剑交叉的臂徽代表着审判,这也是法都的象征。

    “嘿嘿,这妞长的错嘛,看来今天运气不错财色双收,怎么样小妹妹跟哥哥出去乐乐!”说着长发法师搓着手目光在女孩上意着。“可恶!出来找事之前先要看看自己有多大能耐,要不然就变成找死了。”说罢一股强悍的水元素气息自女孩上迸发,此招一出立刻就将在场的人震住。几个小喽啰见势不妙全都夹着尾巴逃走了。

    “水系大魔法师!看来眼前这人是法学院的参赛学员无疑。”我暗想着。“呐!这是你的钱,这帮人真可恶欺软怕硬。”女孩转过将钱交还到我的手上。“长的还不错,就是比月柔差点。”看到女孩的容貌后我小声嘀咕道。“恩?你刚才说什么?”“啊!……那个,没什么,哦!对了我叫暮雨?晓枫,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慌乱的转移了话题。“恩!我叫奥丽薇亚,你叫我薇亚就行了。”“是嘛!很不错的名字,做为报答这顿饭我请了。”打了两份晚饭,我和薇亚在食堂的角落里边吃边聊着。读…啦^文学

    “晓枫?晓枫你在吗?”宿舍外月柔敲着门小声的问着。不过一旁的雨儿可不懂什么叫做温柔,失去耐的她飞踢一脚就把单薄的门板给踢飞了。“咦?房里没人哦!”大摇大摆的走进我的房里,雨儿并没有找到我的影。“想必是出去了吧。”月柔如此说道。“可恶!人家好不容易才弄了份心午餐,他竟然不在。”这才发现月柔和雨儿两人手里都提着一个饭盒,看来是给我送晚餐来的。“呃!你们在找晓枫同学吗?刚才我见他去食堂了好像。”隔壁一同学好心指点到,不过他的好心对我来说可是绝对的噩梦,因为我现在这在和美女共进晚餐呢!“哦!谢谢你啦,我们就去找他。”说着月柔和雨儿又向食堂进发。

    回过头,刚刚被奥丽薇亚吓跑了几个小喽啰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跑回宿舍找到了他们的老大,将事添油加醋叙述了一遍。“是嘛!又来个多管闲事的,走带我去会会她。”笑两声被称为老大的人跟着小喽啰来到了食堂。“老大,你看就是那两个人,怎么样那个妞长的不错吧。”找了好一会一个手下才在角落里发现了我和奥丽薇亚。老大仔细打量了我俩一会突然对手下大骂道:“草,一群兔崽子,找茬也不知道找软柿子捏,你们没发觉有高手吗?”“我们也没想到那个妞会突然出现啊,凭我们几个打不过,但是老大就不同了,您可是我们学院的天才。”刚才的长发法师不温不火的拍着马。“行了,你们没发现真正厉害的并不是那个女法师吗?”“您是说……!”“哼哼!想要取胜并不只有武力一途,想来个扮猪吃老虎那我就给你创造个英雄救美的机会,都过来点,听我安排……。”一场谋在我的背后张开。

    愉快的吃过晚饭,与薇亚在食堂前分别。懒散的伸了个懒腰,看看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这打算返回宿舍,可去路却被几个法师给挡住了。“又是你们?”看眼前几人有些面善,突然想起来他们不就是刚才打劫我的一群人吗,只不过好像少了那个长发法师。“我说大哥们,找我有什么事?”我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说呢?嘿嘿刚才有漂亮妞救你,算你运气好,不过现在哼哼!”几个喽啰狰狞的笑着,一脸吃人的样子。“算了,做做饭后运动也不错。”如此想着我摆开架势刚想打开杀戒,半路又突然杀出一人。劈里啪啦几个火系魔法就将眼前的小喽啰打飞了。“今天我是怎么了?出门遇贵人?”连续两次被人救我的心里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了。“同学你没事吧,没想到堂堂皇家魔法学院也会有这样的败类。”“貌似他们不是皇家魔法学院的学员吧!”我如此想着,不过并没有说出口。“哦!对了,我叫夏洛特是布利斯魔法学院高级魔法师部的次席生。”“恩?布利斯魔法学院的次席生?我竟然完全没有感受到他的魔法波动,此人决不简单。”在心里暗自记下这个名字,同时不漏痕迹的回应道:“你好,我叫费勒,是皇家魔法学院中级魔法师部的学员,谢谢你救了我。”防人之心不可无而且对方还是口碑不怎么好的布利斯魔法学院学员,所以我将费勒的名字搬了出来。

    夏洛特看完我自报家门之后眼里一丝精光闪过可惜我并没有发现。“我突然想起了,刚才和你在一起的女生好像有点麻烦,因为我看到有几个法师在一个长发法师的带领下,向她离开的方向追去了。”夏洛特拍了拍脑袋说道。“什么?”我可不想那个女孩因为我而遭遇什么不测,想到这我刚想追过去,却被夏洛克拦住。“等等,皇家魔法学院内是严学员打斗的,拿上这个……”说着夏洛克从空间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瓶子内装的是一颗黑紫色半透明石头,散发着的紫色光明格外诡异。“这莫非就是……。”“没错,这就是魔石,只要将瓶子打碎就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做到用魔法,这样就不用担心大规模魔法招来导师了。”“谢谢!”真诚的道了声谢,我向薇亚离去的方向追去。夏洛克看着我渐渐模糊的背影嘴角勾出一丝狠的笑容。

    “没想到,夏洛克那家伙也不错嘛!”路上我暗自说道,毕竟像魔石这种宝贵的东西都可以随手送人多多少少赢得了我一些好感。没追出多远就在一处偏僻树林里找到了薇亚,果然如夏洛特所说薇亚正被人围攻着,考虑到高位魔法会引来导师所以我打开了魔石的瓶子,落在薇亚的边,再场的法师立刻就惊骇的发现自己的魔法竟然无法使出。呵呵,没了魔法,那就是武者的天堂,连龙吟都没用三拳两脚就把几个小喽啰给打发了。“哈哈,不好意思,现在该换我救你了。“走到薇亚的边我得意的说道。“没想到,你会追来,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被一群苍蝇围着又不敢使用大规模魔法,如果你不来我还真不知道该什么办才好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魔法怎么突然间就用不出来了呢?”薇亚一脸不解的问道,考虑道魔石在奥兰帝国是忌之物所以我也只好装傻。

    “唉呀呀,戏演的不错,好一场英雄救美啊,不过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不远处的大树后一阵掌声传来,借着月光我看清了那人的样貌。“夏洛克!”我不惊呼到。“恩?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薇亚不解的问道。“我只是来揭穿谎言罢了,其实你旁的这位少年和刚才那群混混是一起的,为的只是在你的面前上演一场英雄救美罢了,招数虽老但却很实用,不是吗?费勒同学。”夏洛克傲慢的看着我,他想看到我气急败坏的样子,可惜我要让他失望了。“原来如此,如果我反驳的话,你一定会让我拿出这个吧!”说着我从口袋里拿出了那颗魔石。“啊!没想到你……卑鄙的家伙。”说着薇亚愤怒且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转离开。“无聊!”没有理会他,我向树林外走去。

    “民,敢无视我,你以为你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吗?给我上。”说罢原本已经被我打跑的小喽啰又围上了。“知道我最记恨的一点是什么吗?就是别人叫我民!”冷声说完这句我将手中的魔石捏碎,不再隐藏气息狂暴的风元素急速在我的脚下旋转着。“对对,就是这样,愤怒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少实力。”“燥的火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火的烈焰,焚烧所有违背光影条约的罪恶,火术,爆炎火域”头顶一声喝,三级火系群攻魔法从天而将,围在我边的苍蝇立刻闪躲开来。“对付你们这些杂鱼,还轮不到团长出手。”一个年龄不大的少女出现在我的面前。此刻我彻底无语了,一天内被人救了三回,我可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啊,现在倒好连出手的机会都不给我,不知道这次来救我的是怎么人。

    “什么人在那里?”远处几道影快速的接近,我知道是刚才的火系魔法将导师引来了。犀利的目光盯住夏洛克冷漠的说道:“这仇我记下了比武场上见吧!”说着我拉起了女孩的手消失在原地。“哼哼!只不过是个民还敢如此嚣张,你千万别落在我手上,撤退。”

    “夏洛克,你又出去惹事了吧!”回到宿舍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他。“恩……!会长!您……您怎么会在这。”看到眼前这人一向高昂的夏洛克也恐惧的低下了头。“我说过在比赛之前不要惹是生非,我们来这的目的是要夺取院首,你给我记住了。”被夏洛克称为会长的法师沉声道。“会长你未免也过于谨慎了吧,只要我们使出那个绝招,嘿嘿,院首肯定是我们布利斯魔法学院的。”“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也会存在未知的阻碍,尤其是贝加尔魔法学院突起的暮雨?晓枫,听说他继续了风系神源风雷诀。”会长转过看向窗外的月色谨慎道……。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短距离传送魔法将我们传送到了一处无人之地,没急着辨认方位我一只手掐住了女孩的喉咙沉声问道。“我……我是裁决组副组长,高级魔法师水镜。”“恩?裁决组副组长,这么说你是无涯的手下?”听了她的解释我松开了她的喉咙,被我掐住咽喉而没有一丝恐惧我向她递去了赞赏的目光。“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俯看着蹲在地上的她我沉声问道:“回禀团长,是无涯组长命我跟随在你的边保护你的安全,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水镜恭敬的回答到。“可恶,一定是孤凡和费勒两人的注意,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们。哦,对了你是怎么跟着我的,为什么我都没有察觉?”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我好奇的问道。“关于这个,和我的神源有关,我是水神的眷族,而我的神源则是隐,除非那人实力高出我太多,否则是发现不了我的。”“恩?那你是从什么时候跟着我的?”我急切的问道。“从您离开贝加尔魔法学院的那一刻起。”水镜依旧是那恭敬且冷漠的语气。

    “这么说,这几天我的一举一动,睡觉、洗澡,甚至是上厕所……!”“是的!我收到的命令是随时守护在您的边。”得到水镜的答案我立刻暴走,“丫的,费勒,别让我找到你……!”大吼一声,辨认了一下方向我朝宿舍楼飞奔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