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多洛雷斯

    风系神源并不是王城暮家所独有的,只不过是以暮家最为出众罢了,尤其是到了暮尘风当上家族,暮家更是显赫一时,曾是奥兰帝国实力的象征,可惜这一切都随着暮尘风的死去而埋入黄土,现在的暮家已经没落了,在以丞相为首的右派打压下,暮家正一步步的走向衰亡。5ccc.net读…啦^文学

    暮家神源,是风神赐予暮家子孙最大的恩惠,原本我是没正么快就能够将自己神源唤醒的,但是在那个男人的手中似乎一切都成为了可能,三个月将我的潜力全部激发,这其中就包括风系神源,与此同时我所付出的代价是昂贵的,我将自己的灵魂出买给了恶魔,双手已经沾满了鲜血,如噩梦般的三个月,每天都过着杀人与被杀的子,这都是拜紫暗所赐,但是那个男人在我的眼里却是个迷,世不明,样貌比明,就连实力也深不可测,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叫紫暗,是个亡灵法师,同时也是以个神秘组织的核心人物,而这个组织被外人称为——紫晓。

    打败了裴迪,走下比武场,如此第一轮预赛结束后顺利晋级的是月柔、无涯、雨儿和我,虽然很不想面对,但是到了现在必须同场对阵了。第一场出战的是月柔和无涯,他们俩的实力都在伯仲之间,可惜无涯并不具备神源,这一点就决定了他的落败。“水神的眷族,无上的神恩,血继神源之极地冰域。”随着月柔的一声喝,现场有些燥的空气立刻就降到了零度一下,而比武场上已经完全被冰封,可怜的无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做成琥珀了。这到没什么,他们俩谁出线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但是接下来的比赛可让我头疼的很,与其面对雨儿那丫头我更愿意冲进千军万马。

    艰难的走上比武场,雨儿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了。看着她那伤心绝的眼神,好像我是背弃妻子在外偷的丈夫一般。“暮晓枫,敢背叛我,你就做好死的觉悟吧,我要送你下地……”“啊,你怎么当众把我的真名说出来了,这可是很麻烦的。”心里暗叫一声不妙,我一个瞬移出现在她后捂住了她的嘴。不过好在现场嘈杂的很,应该不会有人听清我们的对话,不过更大的问题又来了,我们这个姿势在台下看来怎么看怎么都是我紧紧地从后面抱住她。“好啊,把她干掉,让她看看什么是男人。”下面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叫喊着。“他这是在干什么啊。”月柔拍着脑袋低下头不愿看下去。“你……你怎么能这样呢!下流。”已经暴走的雨儿是听不进去的我解释的,送我下地狱,我绝对相信她有那样的实力,不要太多,只要她瞬发一个六级光系魔法的差不多就能挂了。“你去死吧,神的礼赞。”果然,雨儿飘飞向空中,六级光系魔法从她的手里瞬发,一道道光柱打在地上,刚刚修补完的比武场又在瞬间灰飞烟灭了。“钱啊,我的钱啊……。”台上的奥比院长,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个心痛啊,从此奥比院长下了道死命令,凡是在学院内决斗,双方都不能用四级以上魔法。WWw.dU.LA

    “哇!雨儿,你来真的啊,如果被打到我可真的死翘翘了。”一边四处闪躲着,一边哀求着想让雨儿停下来,真是的,自从出道以来我还从没真么狼狈过,而且对手还是个可的小女生。原本还有心脚踏两只船呢,但现在看来能苟延残喘的活着就不错了。雨儿虽然很厉害,毕竟能瞬发七级的魔法,那实力绝对是恐怖的,可是她在我的眼里却够不成威胁,因为她缺乏经验,攻击方式单一而且不能做到收放自如,也没有准确度可言,纯粹是用实力压倒对手。想到这我决定结束这场闹剧。

    “喂,我说大小姐,你也该消气了吧。”地上的我不再闪躲抬起头懒散的问道。“恩?你什么意思。”雨儿歪着脑袋不明白我的意思。“意思就是你该休息了。”懒散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这次却在她的后。“睡去吧,等你醒来我在向你解释。”说罢我用衣袖盖住捏起指诀的手,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之上。“封魔印。”

    “恩?你怎么没有丝毫反应。”看着毫无反应的雨儿我发出了疑问,师傅教我的“封魔印”第一次……失效了。也不能说是雨儿毫无反应。“你……你欺负我。可恶。”雨儿双眼蓄满泪水委屈道,接着:“光明神罚。”“啊……!这可是八级魔法啊,如果被她使出来了,整个魔法学院都会从雷诺城里抹去,意识到失态严重的我,只好向雨儿妥协。“等等!”雨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你说我背叛了你,我可不急得自己答应过你什么。”我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答应过,你明明答应过。你说过要保护我的,姐姐说如果一个人上另一个人的话就会平死保护她。”雨儿大声的争辩着。听她正么一说貌似当初救她的时候我确实是这样说过,但是她完全曲解了含意嘛。“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那也要依况而论啊。”“那你还会保护我吗?”雨儿低着头**着衣角小声的问道。“会,当然会,你是……。”“我就知道晓枫哥对我最好了,雨儿好喜欢你哦。”还没等我说完雨儿就扑了上来,其实我只想说,你是我的妹妹。完了,这下完了,我已经可以想象月柔发飙的样子了,算了,反正都是死,还是死在月柔手里比较好,而且还能晚死些。

    “你没受伤吧,都是雨儿不好,你能原谅雨儿的任吗?”看着雨儿渴求的眼神,仿佛这时我说出个不就是天大的罪过。“你晓枫哥,可没这么脆弱,没事的,我怎么忍心怪你呢?”看着眼前的雨儿,我突然想起了远方的雪舞,她们两人还真的是很像呢!想到这我眼神中不免一阵失落。“好了,这场比赛我输了,我们下去吧。”“恩?这样就完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本比赛真的可以赢的稀里糊涂。“喂!怎么不打了。”最郁闷的可能就是台下的观众了,比赛正在精彩之时,两人突然不打了,在天上不知道说些什么,然后就是相拥在一起,现在倒好比赛直接结束了。

    走下比武场休息区里早已没有了月柔的影,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没办法都结束后在找她解释吧。随着我和月柔的出线,排名赛的四强产生而也开始进入最后的**,最后一次抽签,决定了我们的出场顺序,很不幸我是第一个出场,而且我的对手就是多洛雷斯,月柔的前男友。“晓枫!”临上场前月柔还是主动叫住了我,“小心些,尤其是多洛雷斯的神源,如果真的不行的话,就放弃吧,毕竟以现在的你是赢不了他的。”还没等我说什么,一旁的雨儿到先把我的台词抢去了。“放心吧,我的晓枫哥可是很强哦,你应该为那个什么多斯祈祷才是。”“呵呵”自信的轻笑两声我转走上比武场。

    “多洛雷斯,如你所愿,我来了。”双手背在后,眯着眼我向不远处的多洛雷斯挑衅道。“哈哈,是嘛,那太好了,我要让月柔看清楚谁最有资格保护她,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绝对的实力,民!。”“别叫我民!”我双眼突然睁开,犀利的眼神看的多洛雷斯体一怔。“我父亲可是伯爵,你呢?你是个什么东西,卑的下人,凭什么从我手里抢走月柔,我要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狠的说完,多洛雷斯拿出了法杖,“风系法师。”法杖上面镶嵌着一个硕大的青色魔法石,感受着其中溢出的强大魔力我知道,那一定不是凡品。“怎么?还不拿出你的法杖吗?哦,我知道了,一定是穷的没钱买吧!哈哈……。”“嚣张!”面对多洛雷斯的嘲笑,我率先发动了攻击。“燥的火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火的烈焰,焚烧所有违背光影条约的罪恶,火术,烈焰火球。”双手快速结印,与法咒同时完成,一个炙的火球向多洛雷斯攻去。

    “小子你还是太嫩了。风之舞!”五级风系魔法绕过火球从两侧袭来,而多洛雷斯的影却消失在原地,三个多月培养的对危机的警觉让我不假思索的发动了土系防御魔法。“坚实的土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土的牢固,守护您的遵从者不受邪恶的威胁,土术,加持土盾。”地面上升起了四面土盾将我保护其中。“我说过你太嫩了。风龙卷。”“可恶。”加持土盾虽然可以防御四周对上下两个面却毫无办法。“虚无的空间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空间之门,审判所有背弃母神信仰的生灵,空间术,错乱空间。”随着我法咒的完成,急速下压的风龙卷,一旁突然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大门,大门打开立刻就将风龙卷吸了进去。然后消失的风龙卷又诡异的出现在学院的场。“错乱空间,看到了没有,那是六级空间系魔法错乱空间,可以将对方的攻击转移的空间魔法,这应该已经失传了啊,可为什么那个少年能够使出来。”看台上一位空间导师惊讶的叫出声。

    将对方的攻击转移,我立刻就跳出包围,可惜多洛雷斯的连斩风刃已经在上面等着我了。“嗯!”咬牙承受下这个三级魔法,我的衣服已经被风撕裂的多处破损,体虽然有极强的抵抗力,但是手臂仍然受到不轻的伤害,倒在地上的我说不出的狼狈。“这就是中位大魔法师的实力吗?”我不甘的说道。“没错,我要让你清楚的体会到什么是实力的差距。”说罢多洛雷斯走到我的边一脚踢向我的小腹,我的体向皮球一般滚到了场台的边缘。“晓枫!”台下看到我受伤,月柔与雨儿两人同时喊道。“呵呵,我明白了。”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哟!还能动啊。”“温柔的水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水的利冰,让忤逆者得到逆神的惩罚,水术,怒卷狂冰。”向多洛雷斯发了一个四级魔法,没打算用这招伤害到他什么,只是为自己争取治疗的时间罢了。“神圣的光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光的仁慈,治疗世间所有的伤痛,光术,治愈之光。”给自己施加了一个光系治疗魔法,手臂上的伤就好的差不多了。

    “这是第几系魔法了。”北面看台上奥比院长问向边的副院长。“呃,第四系了。我只能说他是个天才。”副院长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来吧,来吧,在让我看看你能带给我多少惊讶吧。去问清这学员是几班的,然后把班主任叫来。”院长破天荒的认真起来。“下人就是命硬。看我这招,狂风怒吼。”狂怒的暴风突然出现在比武场,席卷着沙石,向我近如果真的被这招临时我毫不怀疑自己会被撕成碎片。不过这样表面的攻击是对我无效的,因为我有空间瞬移。“温柔的水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水的利冰,让忤逆者得到逆神的惩罚,水术,极地之剑。”换了个位置,躲开迎面而来的风龙卷,我对着多洛雷斯发动了一个五级水系魔法。一道巨大的冰剑从天而将对着下方的多洛雷斯刺去,此时的他想躲已经来不急,但是我却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晓枫,小心后。”听到月柔的提醒,没有回头去看,立刻瞬移换位,可惜已经为时已晚。狂怒的风龙卷绕到我的后将我吸了进去。被无数风刃撕裂过好后,我又从十多米的高空重重的摔了下去。

    施法者受到了伤害,袭击多洛雷斯的冰剑自然消失,我在一次失败了。不用武技与黑暗魔法,我与他的差距是巨大的。再次站了起来笑着看向多洛雷斯,看着这残酷的笑容一种不好的预感缠绕在多洛雷斯的心头。能够杀掉公爵的我可不会如此弱小,隐藏在柔弱之下嗜血的灵魂,在不甘中苏醒。“哈!哈哈……!”我狂笑着,体所散发的气息发生的改变,与刚才不同,现在的我充满了狂傲之气,同时也夹杂有些许的邪恶。拜紫暗所赐,我拥有了两个灵魂,一个是原来的自己,柔弱、善良,另一个则是霸道、邪恶。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