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惊遇紫暗

    从熟睡中醒来,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明镜般的天空,没有一丝杂质的纯净。WWw.dU.LA时值深秋楼顶上偶尔吹过的微风也有了些许的凉意。不记得有多少天没能像这样安静的睡去,然后惬意的醒来,眯着眼享受这片刻的宁静。昨晚我们成功救出了无涯并将岚煌贵族社一举铲除,这本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但是却被蓝血贵族社一个大魔法师迫的全团解散,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面对一个大魔法师或许还有一拼之力但是我最不愿兄弟们受到任何的伤害,尽管孤凡他们现在都躺在校医务室里重伤昏迷。“我太弱了。”昨晚回到学院我就不断的自责,“实力”,我再一次对它充满的渴望。

    沉重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由远及近。像是故意的拖沓似乎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原来你在这啊,怪不得我找不到你。”郁坐在我的边望着远方的天空微笑道。见我依旧眯着眼没有反应,郁继续道:“法团受挫了吗?我刚从医务室那边来。”听他这么说我睁开眼有了一丝神采急切的问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况很糟呢,尤其是法奥直接被冰箭贯穿了膛。不过还好没有生命危险。”似乎是怕我过分自责郁又加了一句。顿了顿郁又问道:“你打算怎么做?我印象中的晓枫可不会就这样算了。”“现在距离放寒假还有一个多月吧。”我突然问道。不明所以的郁“恩”了一声等待着我的下文。“也就是说到明年季开学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打算利用这段时间出去游历,增强自己的实力。已经向导师请过假了。”我从地上坐了起来懒散道。

    似乎是早已料到对我的决定郁并没有过多的惊讶。“这样也不错,最起码可以去散心。哦,对了昨晚你们击杀贵族的事,闹的可不小,不过我已经派冷压下去了。”郁漫不经心的说着,做这样的事对他而言似乎并不算什么。没有理会我一脸的惊讶郁继续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今晚!”我干脆的回答。“不等他们醒来道别吗?”对我的这个决定郁到有些惊讶。“不了,等他们醒来,你帮我带我传话就行了,说我外出修炼明年回来。”“好吧!此外我可以向你保证在你回来之前不会有人找法团成员的麻烦,这样你修炼的时候就可以安心些了”郁拍了拍口郑重的向我保证道。

    “这点我不会怀疑,你的份肯定不一般吧,你不说我也不会去问,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得到他了他承诺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是的,我们永远都是朋友。”郁的影消失在楼顶,只留下那一声轻语在风中飘

    入夜,离开雷诺城以后一路向南走,在茂密的树林里搭起火堆休息。望着那熊熊的火焰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说是出来修炼可是我却连一个目标都没有,或许真的像郁说的那样我原本就是出来散心的。5ccc.net回忆过去的几个月感觉一切都如梦境一般,虚幻却又是那样的真实。读…啦^文学想到这脑海中一道残影闪现,接着我从空间袋里拿出了从地下室二层得到的那个黑色木盒。随着我将木盒的拿出,四周的空间瞬间下降,精纯的暗黑元素不断从木盒中溢出,感受着这黑暗元素我的体立刻就有了反应,我知道那一定是与我体内原有的一点黑暗元素产生了共鸣。仔细观察这个黑色木盒,上面镶嵌着一些特殊的金图案似乎是封印之类的东西。

    好奇心驱使着我想打开这个木盒一探究竟。在四周布下了数道结界小心的将其打开,出乎我预料的是木盒上并没有布下任何结界,轻而易举的就将其打开,也没有庞大的黑暗元素涌出,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这反而更我让紧张起来,屏气凝神我将木盒完全打开,入眼看到的则是一本黑色封面的书静静的躺在里面。将其拿起发现这本书的封面没有任何字迹完全的黑色,翻开第一页,没字,第二页,没字,第三页,还是没字。将厚厚的书页全部翻看过来,竟没有一个字迹,我顿时愣在当场。“这就是传说中的《黑暗圣经》?”仅仅是几页黑色的纸张而已,或许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手中的这本厚厚的书籍绝对是《黑暗圣经》,至于其中的奥秘以后有的是时间探索,现在我更关心的是这个已经空的木盒。

    我已经将《黑暗圣经》拿出来了,可是为什么还能从中感受到那刺骨的寒气,精纯的黑暗元素还在不断的向外溢出,一切都证明这木盒里肯定另有乾坤。将黑暗圣经放在一边从地上拿起木盒仔细检查,不一会就发现了可疑之处,木盒之内有夹层。想到这我对着木盒的内底一拳砸下去,可却被弹了回来。果然不出我所料,这里被极其强悍的结界保护着。会藏的如此隐秘,毫无疑问这里面的东西一定比《黑暗圣经》更重要,至于是什么拿出来不就知道了嘛。是的,拿出来。呵呵,防御结界吗?很抱歉这东西对我不起作用。

    念起空间系的法咒,元素同源,再次被我使出来,这种已经失传了的空间法咒确实好用。若不是记载在《预言语录》里,我就算是大魔导师估计也奈何不了这结界。使用元素同源之后我握拳再次向木盒砸出,这一次无视结界的我成功将盒底的木板打碎,将手伸入其中找到阵眼处的魔法石稍一用力就将其捏碎,这个强悍的防御结界瞬间崩溃。“冷。”结界消失的那一霎那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冷,放眼望去四周是完全的黑暗,庞大的黑暗元素冲天而起向天空,原本晴朗的夜空突然变的乌云密布,无数的闪电如紫色巨龙般在云层中上下翻滚,愤怒的咆哮着。而下方的树林里冷风骤起,方圆十里的所有生灵完全被这庞大的死亡之气吞噬。距离木盒最近的我感受尤为强烈,由于我体内原本就有黑暗元素,在与木盒内的黑暗元素产生共鸣之后,庞大的黑暗元素如潮水般向我的体内涌来,在我狭窄的经脉中奔流。这突如其来的元素输入使得我的经脉被不断的扩张着。不过好在我的经脉虽然很狭窄但是扩张很大,一时间还不至于被胀破,这就是人的潜能。

    咬牙忍受着经脉传来的剧痛,这比以前师傅传我斗气的时候要难过一百倍。涌入经脉的黑暗元素汇入丹田,与我体内原本就存在的黑暗元素相融合。随着黑暗元素的不断汇入,体内的元素之力开始出现失调,不断壮大的黑暗元素将其它六系的元素迫到角落里。体内元素的失衡将意味着我马上就要爆体而亡。“就要结束了吗?”剧烈的体胀痛使我失去了知觉,意识渐渐模糊。就在临爆的那一霎那体内的黑暗元素突然发生的变化,原本散乱分布的黑暗元素瞬间回缩,凝聚成一颗黑球,随着黑暗元素的不断汇入黑球的大小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反而颜色渐渐的由黑变紫。

    “难道这就是……。”发觉这一切的我,惊骇的想到。这就是元素压缩。人类终究是人类再怎么修炼体内所能容纳的元素量是有限的,人们为了能够拥有更多的元素,便衍生的元素压缩。利用这种方法可以有效的增加体内元素的存储量,而元素压缩的标志就是结球。随着体内元素的不断增加,一个皇级大魔导师一生可能要结十几次或几十次球。

    体的胀痛感消失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可是令我惊骇的事再次发生。刚刚凝聚成的黑色光球突然破裂开来,庞大的黑暗元素再次涌出,那难以承受的胀破感让我有自杀的想法,最起码那样会舒服些。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体内的黑暗元素再次凝聚成球,完成了第二次压缩。如此反复了几次。或许是过去了几个世纪又或者仅是几秒的时间,一切都停止,恢复平静。忍着剧痛我从地上坐了起来,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被血侵透凝固在上面,穿的异常难受。

    盘坐在地没有刻意的去感受体的况,只要稍微一想体内的况就反映在脑海里,这就是内视。首先令我吃惊的是那如江河般奔涌的经脉,由于黑暗元素的涌入,它已经被扩张了好几倍。目光落在小腹处,七个不同光泽的球体在缓慢的旋转着。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阶位了,总之那充裕的黑暗元素让我觉得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瞬发一个水系治疗魔法简单的处理一下体的伤势。走到木盒旁看向其中,令了惊奇的是,木盒中封印的竟然是一柄断剑,剑通体黑色,样式古朴,像是有些年头,其中隐隐有华光流转,想是与其中蕴含的庞大黑暗元素有关。“这就是神圣教延封印在贝加尔魔法学院的东西?”我好奇的将其拿起却意外的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重量。怎么也想不明白神圣教延为什么会把这样一个断剑封印起来,不过这究竟是谁的佩剑呢?一个疑问再次萦绕心头。看这剑的长度似乎是被人分成了三段,这只是剑首的部分,不知道令外两部分在哪里。

    此时的我不曾知道,我手中的这把断剑就是被神圣教延视为中之的“封印之匙”,没错这就是封印之匙,它其实是黑暗之神的佩剑,是唯一一个可以和光明之神的光明神剑媲美的顶级神器。

    “封印之匙”的出世立刻就引起众多人的注意,这其中有人喜有人忧。最起码连丢了两部分的封印之匙,就让我们两鬓斑白的教皇大人头疼不已。再加上几个鸟人的刁难,可苦了我们这位平里清闲的教皇,现在他想死的心都有。

    “嘿嘿,终于被我找到了。小子拿的什么快让我看看。”就在我仔细打量手中的断剑时后突然传来一声笑。我猛地转看到则是一位骨瘦如柴的黑衣法师,当看到他那诡异的红色双眼时我不由得惊呼道:“亡灵法师。”“哈哈,这下可让我捡到宝了,能蕴含如此庞大精纯的黑暗元素,那东西一定不简单吧。有宝贝不是你的错,但是有宝贝而你却这么弱小,这可就算你倒霉了。”说着亡灵法师笑着一步步的向我走来。此时刚刚经历那一番痛苦折磨的我全凝聚不起丝毫的力气,别说反抗了就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为什么我会这么倒霉啊。”我如此在心里想着。看着那步步紧的亡灵法师我心里没有丝毫的惊慌,虽然没有反抗之力但是我还有空间传送卷轴。亡灵法师手中捏出一个黑色光球而我也准备使用空间卷轴。突然一道黑光闪过那个亡灵法师惨叫一声莫名其妙的瘫倒在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我一头雾水。就在我不明所以的时候,两道人影出现在亡灵法师的旁。“又是亡灵法师。”我再次惊呼道。看架势也是被刚才的黑暗气息吸引,想来夺这把剑的。我如此猜想道。

    “不用担心,我对你手中的东西不感兴趣。”沙哑的声音从四周传来,我惊骇的将灵识散发出去,想探出对方的位置。“不用找了,我在这。”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这次竟是在我的后,我转过头只看到一道黑影,那人明明离我很近可是无论我怎么仔细看就是看不清他的相貌。

    “你很出色,出乎了我的预料。”那人继续道。“你到底是谁!”我向旁边挪动了一下将《黑暗圣经》与断剑放进空间袋里。

    “我说过了,我对你的东西没有丝毫的兴趣。想知道《黑暗圣经》的秘密吗?其实只有用鲜血浸泡过之后书中才会显现出字来。还有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需要力量,而我恰恰可以给你,甚至是开启你的风系神源。我想你一直都在渴望吧。哈哈……。想要那种令人臣服的力量吗?想要就跟我来。”说完这些,那人转向树林深处走去。最后冷声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紫暗。”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