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月柔离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刺破天空再次洒向这片大陆,一处树林中,朝阳透过茂密的树叶投下斑驳的树影。(读啦文学网)大树下陷入昏迷的我渐渐清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月柔那美丽的面容,接着则是剧烈的疼痛,不使我发出一阵呻吟,我这才想起昨晚似乎受了很重的伤。月柔就这样依坐在树旁安静的熟睡着,我头枕着她的腿,手不听使唤的摸向月柔那粉嫩的脸颊,突然觉得这一刻我是幸福的,突然很想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凝望着月柔的颜我笑了,因为我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自拔的喜欢上她了。

    “恩?在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或许是被我的唐突惊醒,月柔从沉睡中醒来看到我灿烂的笑容不明所以的问道,“呵呵,没什么!我以为自己死掉了呢。”我收回了手干笑两声掩盖尴尬。“放心有我在你想死都难。”“恩?”看着月柔那一脸得意的样子换做我一脸的不解。“因为我有这个啊!”说着月柔从空间袋里拿出一颗白色的宝石,柔和的光系魔法瞬间充斥着整个森林。“啊?光明圣石!”“是啊,晓枫伤的很重,如果没有它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原来如此。”说着想要起。“啊……!”血虽然是止住了但是口和后背的伤仍然传来剧烈的疼痛,使我不得不再次躺倒。

    “晓枫,不要勉强,再休息一会吧,要不然伤口很容易崩裂的。”月柔看我痛苦的模样担心的说道。“还有昨天……谢谢你。”“恩?”“谢谢你帮我挡了那一刀。”“呵呵,这是我应该做的,月柔!从今以后你……由我来保护好吗?”凝视着月柔迷人的双眸我柔声道。“这……。”月柔突然听到我这么说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想来是明白了我话中的意思。“月柔,我喜欢你!”我一字一句的郑重说道。又是突然的一句犹如一把重锤般敲击在月柔的心灵。“晓枫,我……。”月柔在犹豫着,似乎有什么话说不出口。“呵呵,我知道的。”我再次干笑两声,不过这笑容里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悲伤、苦涩、惋惜或许还有祝福。“月柔姐,早就有男朋友了不是吗?叫多洛雷斯是吧!看来我是自作多了。“我自嘲道。“不是的,晓枫,我和他其实……。”“好了,别说这个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学院吧,也不知道被传送到哪了。”扶着月柔的肩膀艰难的站了起来率先向前走去,不敢回头看月柔,因为我的双眼竟然不争气的湿润了,“这样就足够了,与残酷的现实相比我还是甘愿抱着美丽的幻想沉沦。”在心里我如此对自己说道,虽然没有听到她直接拒绝,但是这样已经足够了,只要月柔能够不孤独,能够开心快乐就够了。“月柔姐!”我停下脚步故意压低嗓音不想让她听出我的脆弱。“恩?什么事?”“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早些认识你,在你有男朋友之前。WWw.dU.LA祝你幸福。”最后一句话声音低的连我都听不清楚。

    “不要这样好吗?晓枫。”月柔看着我的背影眼眸中一丝柔闪过,只不过她还在犹豫,难以抉择。看着我步履蹒跚,月柔紧追几步走到我边将我扶起,我仍旧低着头只是泪水早已偷偷擦干。我的初恋就这样夭折了,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我是如此的哀伤、忧郁,突然觉得我并不孤独,因为我有寂寞作陪。

    空无一人的城镇这个小镇里一个人都没有。

    虽然有房子,房里也会传出灯光,可是路上都没有人。

    我往窗里一看。

    屋里有人,可是是跟那个在一起。

    看看其他房子,果然也是跟那个在一起。

    这个小镇跟其他小镇一样。

    因为跟那个在一起比较快乐,比跟人在一起还要快乐,所以大家都不出门,小镇上完全没有人。

    我要出去旅行,到别的小镇看看。

    找到专属于我的那个人。

    可是专属于我的那个人如果上我,专属于我的那个人就得跟我分开,即使如此我还是想跟他见面,我心里想着,走在今天依旧空无一人的小镇上。

    和月柔一起走出树林外才知道,原来我们被传送到雷诺城外,看看现在的时间想来现在学院里早已上课了,没办法迟到是注定了。被月柔搀扶着走进学院立刻就吸引众多人的眼球,其中有羡慕也有嫉妒,但是还有别有用心的。在主教学楼前分别,告诉月柔先将那块光明圣石收着不要告诉任何人,如果引来麻烦就不好了,而且从地下室二层拿出的那个黑盒子,还在我的空间袋里,这一点月柔并不知道,这里面装的会是《黑暗圣经》吗?

    强忍着剧痛艰难的走进教室,站在门口发现今天孤凡他们并没有来上课。一丝不好的预感笼罩在我心头。“晓枫,你来的正好,你们室的孤凡、无涯还有费勒怎么没来上课。唉?你受伤了。”讲台上风系导师伊卡急切的问道。“哦!一点点小伤没事的,我这就去找他们。”说罢我转离去,搞得伊卡导师一头雾水。“下,要不要帮帮他们?”教室里最后一排冷低声问向郁。“不用,这点小事我相信晓枫能够克服。”郁神秘的一笑让人不明所以。

    顾不上自己上的伤痛,我已经预感到法团里一定出了什么大事,给自己加了一个风系漂浮术向宿舍楼顶赶去。等爬上楼顶众人果然在这,我紧绷的心弦总算是松了下来。“恩?”一向细心的我立刻就感觉到了现场的气氛有些不对,众人全都低着头不说话气氛瞬间变的沉重起来。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突然发觉了什么。“无涯呢?”我沉声问道,没有人回答。“无涯呢?回答我!”我再次大声的吼道,这次语气里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威严。孤凡向前走了一步突然跪倒在我的面前冷声道:“由于我的指挥不当,中了对方的陷阱,无涯落入岚煌贵族社的手里。审判组组长请团长惩罚”“什么?”我后退一步一脸的难以置信。“团长,这不能怪孤凡,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报错误导致了,要罚就罚我吧。”费勒也跪了下来。“你们,都他妈的混蛋。”瞬移过去一人一脚踢倒在地。

    “现在是怪谁不怪谁的时候吗?孤凡你太令我失望了,这个时候怎么连你也跟着糊涂。”我站在孤凡的旁一脸失望的说道。听到我的话孤凡好像突然惊醒似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后的团员厉声道:“报组组长费勒我以代理副团长的份命令你,马上去查岚煌贵族社的所有资料,傍晚之前交给我。审判组,立刻向岚煌贵族社下战书,决战时间就在今晚,裁决组暂时由我率领,今晚和岚煌贵族社一决高下,就是死也要把组长无涯给我救出来。”“是!”众人齐声道,之后全部消失在楼顶。

    “做的不错,没有令我失望。”等众人走后,我走到孤凡的边拍着他的肩膀赞赏道。仅仅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引得我伤口一阵剧痛。“怎么?晓枫你受伤了?”孤凡将我扶住关切的问道。“没事的,一点小伤而已,不用担心。好,我也该下去准备了,敢动我兄弟的人,我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狠的说完这句话我的影消失在楼顶。

    走出宿舍楼首先要做的就是出去补充消耗的魔法石和白晶粉,这些东西在战场上可起着重要的作用。不过有些人总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初级魔法师部,五班,暮雨?晓枫?”走到校门口被一人拦住去路,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人,一华丽的装束张显着自己贵族的份,英俊但傲慢的相貌让我怎么看怎么不爽。“你又是谁?我有急事不要挡我的去路。”没心和他纠缠我直截了当的说道。“呵呵,果然是个民,我来这里呢,也没有其它意思,只是……,只是来告诫你今后离月柔远点,要不然……哼哼!。”那人昂起头轻蔑的对我说道。听了他的话就是傻子也能猜出这人的份了。“你就是高级魔法师部的末席生多洛雷斯,月柔的男朋友?”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不错,我就是多洛雷斯,小子有多少斤两自己掂量掂量,别癞蛤蟆想吃天鹅,想追月柔?你……不配。”看着他那傲慢的模样,我恨不得冲过去揍他几拳,但是现在时间却不许我这样做,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救出无涯更重要了。

    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不再理会他,从侧门出去。但是多洛雷斯并不打算就次放过我。“怎么?想走?你认为我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你吗?如果你让你长点记,难保你会再去纠缠月柔。”“那你想怎么样!”“嘿嘿!简单,从我**钻过去并叫我一声爷爷,我就不难为你了。”听到他的话,一股怒火在我膛燃起。“你他妈的,欺人太甚,做我爷爷你还不够格。”说着我一拳打向他那令人憎恨的面庞。由于距离很近对方又是个魔法师,多洛雷斯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丝鲜血从他的鼻腔中流出,多洛雷斯捂着鼻子一脸震惊的看着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竟然会突然出手。“你……你这个民,竟然敢对贵族动手。燥的火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火的烈焰,焚烧所有违背光影……。”“我草你妈。”又是一拳打在他的小腹,我可不会傻到等他吟唱完魔法才动手,多洛雷斯此时又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其实若是放在平时即使我是高级武士也不肯能如此轻易的将多洛雷斯打到,但是坏就坏在他的轻敌,一个魔法师接近一个武士那绝对你致命的。“现在由我来警告你,别来惹我。”我站在他的面前拔出龙吟指在他的咽喉威胁道。“晓枫!你住手。”寻声望去却看见月柔正向这边跑来,看到月柔我的面容柔和下来,刚想说些什么却听见倒地的多洛雷斯虚弱道:“晓枫,我知道你喜欢月柔,但是如果你想用武力得到月柔的话你就错了,我是不会轻易放走月柔的,我她。”“什么?晓枫你!”月柔听到多洛雷斯的话诧异的看向我,似乎想从我这得到什么。而我收起龙吟站在那里沉默着,不想解释什么,如果月柔相信我的话。

    “晓枫?告诉我这不会是真的!”我依旧是面无表的看着她一句话也没什么。“不,你怎么能这样呢?别以为自己会点武技就有什么了不起,是我看错你了。”月柔冰冷的话语传入我的耳中,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回,心突然如一阵绞痛。呆立在那里,看着月柔将多洛雷斯扶起,向校内走去,多洛雷斯的脸上露出一丝险的微笑,我知道自己是中计了。感受着月柔眼中的冷漠与鄙夷,突然觉得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好远,越来越远……。明明才是秋天,可是为什么我却觉得如此的寒冷。

    看着月柔与多洛雷斯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并没有追过去,也不想过多的解释什么,这样的结局不是很好吗?两个人的快乐,一个人的忧愁。我并没有怀恨多洛雷斯的诈,也不责怪月柔的不信任,毕竟他们才是一对,我,只要躲在角落祝福就可以了。

    没有流泪,时间已经不许我过多的沉溺悲伤,无涯还在等待着我去救他。想到这我转向校外跑去,不顾上的伤痛,一个往北,一个往南,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只能远远守望,却不存在交集。心痛永远比伤痛……。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