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奇怪的梦

    梦中,我看到有个人独自漫步在云端,低头俯视着脚下的风景,大地上的一切都是那么渺小,他正看着下面如蚂蚁般忙碌的人们,冷俊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有着说不出的魅力。(读啦文学网www.du.la网友发布)就在这时他的前突然出现一个材魁梧的男人拍打着背后的六翼翅膀,阻挡了他的视线。抬头看清来人之后,他眉头微皱张嘴说些什么,两人似乎在争吵。到了最后两人演变成大大出手,结果以他的胜利而告终。画面一转又来到了一座宏伟华丽的宫之中,站在这里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明亮尽管这里没有一丝光线,似乎这座大就会发光。将目光投向中我又发现到他,此刻他正单膝跪在地上向坐在宝座上的人辩解着什么,而那个和他打斗的人就站在一旁狠的看着他。画面再转他从洁白的云端坠落,怒吼着眼神里充满不甘,却毫无办法只能任由自己的体在无尽的黑暗中隐没……。

    我从梦中惊醒看到的则是上铺无涯的板,我这才知道自己是做了一场梦,但是这梦却异常的真实,历历在目。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看了看窗外天已经亮了起来,其他人都还没醒,他们总是这样或许是我起的太早吧。目光停留在对面的法奥上就想起了昨天法雅的事变的沉重起来。昨天我跳窗跟着他的影追到了城外的树林里,远远的坐在树上看着他用双手为法雅建造了一座坟墓,他跪在坟前哭诉着、忏悔着,十指鲜血直流也全然不顾,我能够体会到他那时的心,丧失亲人的感觉我一早就体会过。我并没想过去安慰法奥什么,因为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安静,自己从伤悲的霾中走出明白自己最缺少的是什么,别人的安慰只能让他更加的沉溺在自责之中不可自拔。

    就在昨天夜里我教了法奥天罡七剑诀,并把师傅留给我的武技心得送给了法奥,实力是他最缺少的东西也是唯一可以让他证明自己的东西,现在法团还在初级阶段法奥做这个团长当然是没人说什么,但是等以后法团开始大规模扩张,法奥的实力就是唯一能捍卫自己团长地位的证明。

    平复了一下心,摇了摇头把那些不愉快的事全都抛到脑后,柔了柔惺忪的眼睛下,窗外的冷风吹进来我不打了个冷颤,我这才发现自己的睡衣竟然也被汗水浸透。“刚才的梦还真奇怪啊。”我暗自说道。走出宿舍简单的吃了点早餐就往教室走去,蓝梦果然如我想象的那样坐在教室里默诵着法咒,有时我真的很怀疑她是不是根本就没回宿舍睡觉,无论我来的有多早总能见到她做在那里抱着魔法书看。“这大概就是她能取得班级第四的原因吧。”她和法奥一样都是实力派,他们并没有天生的魔法天赋却凭借着后天的努力得到世人的认可,只不过他们往往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读…啦^文学

    “你每天都来的还早嘛。”我走到她的边问道。“你不也是吗?”头也没抬,蓝梦淡淡的回道。从她的口气中我听出了些许的厌烦,的确在背法咒的时候被人打扰是件极为不悦的事。不再自讨没趣向最后一排走去。蓝梦突然回头看了我一下,眼神中泛出一丝异样的光彩,用意不知。

    走到座位上坐下,无聊的我倦意袭来趴在桌子上渐渐的陷入熟睡。

    黑暗中,我又看到了他,与上次见到的他不同此时他背后的六翼羽翼不再是原先由烈焰圣火构成的火焰翅而是已经完全变成黑紫色,全散发着死气。上华丽的衣服也已经变得破烂不堪说不出的狼狈。他就这样在黑暗中走着,迷茫彷徨,不知去往何处,这黑暗似乎永无尽头。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长时间只是觉得饥渴困倦正在慢慢侵蚀着自己疲惫不堪的体。到了最后他还是倒下了,他已经到达了极限,他现在最缺乏的不是水、食物也不是休息,而是空气,是的,他需要呼吸,即使他是一个神,一个受人敬畏的六翼炽天使,没有空气他一样活不了多长时间,而这个鬼地方恰恰就没有,确切的说这里连生命都没有,有的只是被放逐的怨灵,只是这些怨灵感觉到他上那纯净的光明元素不敢近罢了,但是他已经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窒息让他感觉到肺仿佛要爆开似的。他拼命地张开嘴想呼吸,可是却什么也吸不到。他就这样仰倒在那里,意识渐渐模糊,双眼渐渐闭合,他知道自己是真的要死了。神也会死吗?是的,神也会死,其实神也只不过是比人类强大些的物种,同样为光影女神创造出来的物种他们也会走到生命的尽头,只不过那是几万年以后的事

    就在他的双眼闭合的那一霎那,悲伤的女声传来,在我的耳边回响:“幽羽,我等你,我会一直等你回来,一直会……。”一张凄美的面容在我的脑海里清晰起来,心里没由来的绞痛,我努力想喊出她的名字可是记忆似乎被什么东西阻隔一般就是喊不出来,我越来越急、越来越烦躁,可是越想记起脑子就越疼痛。最后我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站在那里不甘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我知道那个女人一定对我很重要,可是为什么我就是想不起来,我不停的怨恨着却忘了自己正处课堂。“暮雨?晓枫,又是你,在我的课上睡觉也就算了,竟然扰乱课堂秩序,到门外罚站,下课后跟我去教导处。”很不巧这堂课又是那个死板土系导师的。“我靠,老大你真是太帅了,刚才那是在干嘛?练狮子吼吗?嘿嘿,小弟真是佩服死了。”前排的费勒幸灾乐祸的笑道。

    我看了看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上午第二节课,这些家伙竟然不叫醒我,将这仇记在心里找机会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旁的法奥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如此失态,心思缜密的他向我投来了关切的目光,示意我没有大碍在同学们的小说议论中走出了教室。站在门外我还在努力回想着可是怎么样想不出来,那张凄美的容颜也渐渐在我的脑海中模糊,最终逝去没留一丝痕迹似乎从没出现过。

    北方的穆费比帝国,在接近死亡山谷,一处偏远城镇的客房里,一名女子正盘坐在上闭目专注的修炼着,庞大且精纯的光系魔法从这女孩的体里涌出将整个房间照的异常明亮,如此年纪就能拥有这般修为不让人咋舌。仔细看来这女孩长相一般却有着极其完美的材,如果她的相貌在漂亮些的话绝对是颠倒众生的美人儿,只是眉宇间的那一丝哀愁让人心碎。

    光元素温和且规律的在女孩的边环绕旋转,女孩的脸色突然一变,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只不过那血竟然是金黄色的。女孩稳住心神努力想将变得躁动的光系元素压制下去,可是效果并不明显。这时门外突然闯进来一人,二话不说就走到女孩的前帮她调理紊乱的元素。在两人的合力下,女孩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

    “你怎么会突然间分神呢?这是你从没有过的,今天幸好有我在要不然你的修为又会大减。”闯进来的那个英俊的男人略带责备的语气对女孩说道。女孩睁开一眼没说话,却开心的笑了,那笑容里夹杂着太多东西,有痛苦也有高兴、有绝望也有期待、有心酸同样也有欣慰,总之很复杂。男人被她这突然的一笑搞的莫名其妙,他在想是不是刚才的修炼影响到了她的神经,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的给他最大的惊喜就是,眼前的女孩笑了,是真的笑了,而且是那样的开心完全发自内心,他已经很久都没见过女孩笑了,很久很久……。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笑吗?月影,我都忘了你笑起来是什么样子了,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男人很好奇被他称之为月影的女孩为什么会突然笑起来。男人似乎说的说似乎触及了女孩的伤心事,听的月影一阵黯然。“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提及的。“男人略带歉意的说道。“没关系克雷斯,哦,对了,你知道我刚才察觉到了什么吗?我察觉到幽羽的气息了,真的,这次绝对是真的,那熟悉的感觉一定不会错的,我感觉到他就在光影大陆,就在南方,等这次任务完成你陪我去找他好不好?”月影满怀期待的问向旁的克雷斯。

    “又是他,他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在时刻想着他,月影醒醒吧!幽羽?夜回不来了,炽天使幽羽?夜他永远也回不来了,被神王亲手封住了神徽撤去了神位,又放逐到冥狱,他是不可能活着回来的,你也知道那个地方从来都没有哪个罪神能够出来,没有!而且我哪里比那个幽羽?夜差,论相貌他不如我,论实力现在我未必不是他的对手,我苦苦恋了你一千五百年,他在的时候我无话可说,但是现在他已经死了,为什么你不能够接受我,难道他一个逆神者就这么值得你为他这般付出?”克雷斯听了月影的讲述才知道她如此开心竟然是这个原因,一时间绪失控对着月影大吼道,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平静下来的克雷斯温柔道:“不好意思,我失态了。”“我并不怪你,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实在是忘不了他,尽管我自己也知道幽羽他是……死了,可是……可是我就是忘不了他,他答应过我会回来的,为什么,他为什么要食言……。”说到最后月影竟趴在上小声的啜泣起来。“算了,好好修炼等我们完成了这次的任务我陪你去找他。”克雷斯不忍看着月影那伤心的模样,心软了下来。说完便起向外走。

    听到这月影躯微震抬起头看着克雷斯的背影小声的说道:“克雷斯,谢谢你,如果这次我们还找不到幽羽,请给我时间……,我会学着忘记他的,那时我想我就能接受你了吧。”克雷斯没说话只是站在那里,背对着月影看不出表,不过看着他因激动而颤抖的体就能感受到他现在的心吧。

    “你好好休息吧,我感应到冥界的大门又快打开了,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在冥界之门完全打开之前加以破坏阻断黑暗一族踏足光影大陆,这将是一场恶战所以我们必须抓紧一切时间修炼,不要多想了,你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会让我担心的。”没回头克雷斯平静的说道,之后便拉门而出。

    月影,全名云月影,神界两翼智天使的佼佼者,她也就是雨儿的姐姐。而刚才的克雷斯则是智天使长掌管所有两翼天使本也具有着极强的实力。现在神界的局势并不冥界好到哪去,六翼炽天使长幽羽?夜被神王剥夺的神王之后,炽天使长的职位就被架空。神界的大局就由大天使长加百列掌控。如此神界就慢慢划分为炽天派和权天派,只是他们的不同点在于前者是忠于神王而后者则暗度陈仓准备逆神,其实神王早就察觉到加百列的野心,只是权天派的实力太过强大一时间神王也想不出好办法来削弱,还有就是神王实在不愿意相信自己最信任的子神会背叛他,可到最后一切都是他一相愿罢了。

    或许神王轻信加百列以逆神罪将幽羽?夜放逐到冥狱本事就是个错。可是现在后悔已经为时已晚,别人或许不知道冥狱是什么地方,神王可知道,那是母神在创世初期废弃的特殊空间,那里面没有水没有食物甚至连空气都没有,除了黑暗就是隐没在黑暗中的怨灵,而且这个空间最大的特点就是无论什么东西都只能进不能出,所以后来主神们就把这个地方当作放逐罪神的地方,这当然也是最严厉的惩罚。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