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法奥暴走

    来人是个青年人,大约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后背着的那把大剑透露出他武士的份。WWw.dU.LA那人走进来之后没有理会场中的打斗,径直的向前走去。无涯自见到来人的第一眼起就从他的上感受到了浓郁的杀气,所以无涯并没有动暗自准备法咒小心提防着,但是已经陷入狂暴状态的法奥可不管来人是谁,此时就算是教皇来了他也照杀不误,这就是人中可怕的一面。

    法奥从那个法师上站了起来,甩了甩手上沾着的鲜血,对着来人邪邪的笑了两声,走到那人的面前扬起拳头向他的面门砸去。可是被亚多叫做克洛德的武士,连看都没有看法奥一眼,没见他出手法奥就怪异的倒在地上,狠咬着牙似乎在承受某种剧烈的疼痛。“法奥你没事吧。”无涯担心的问道:“妈的,给老子去死吧。燥的火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火的烈焰,焚烧所有违背光影条约的罪恶,火术,啊……。”正在发动魔法的无涯突然惨叫一声步了法奥的后尘。

    “哼!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不自量力。”克洛德鄙夷的看了一眼倒地的两人。“好了,我们走吧,这件事之后我就不欠你父亲什么了。”“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亚多感激的回应着,然后穿好衣服下对着上的法雅坏笑道:“怎么样的我小美人,感觉不错啊,哈哈……。”说完转走。门外闯进来的一行人挡住了两人的去路,首当其冲的就是孤凡和裁决组的两名中级法师。紧随其后我和费勒也闯了进来。看到房里血腥的场面,胆小的费勒当场就吐了出来,其它人也好不到哪去。我走到最前面分析些场中的局势,无涯和法奥倒地呻吟着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将目光再投到里屋,法雅一丝不挂的躺在上,满狼藉显然是被亚多那个狗东西玷污了,看到这我被彻底激怒了,冷的对着后面的几人说道:“裁决组,杀无赦。”说罢便从空间袋里拿出了龙吟刀,我虽然陷入愤怒状态,但是并没有失去理智,对方只剩下俩人,亚多是不可能同时击败无涯和法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面前这个手持大剑的的人绝对是个武技高手,不敢轻视所以我拿出了龙吟,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大规模魔法是施展不开的。

    “哦,没想到你竟然是个魔武士,来人报上名来。”克洛德对我拿出龙吟刀显得很惊讶,而且还是把样式怪异的刀,他感到很好奇。没有回答他的问话,提刀跳了过去同时暗自猜测着他的武技阶位。跳过对手的头顶反向他的后脑劈去,但是被他人、闪轻松躲过,落地之后没有丝毫停留反握刀柄朝他的腰部纵向横扫,克洛德此时已经反应过来转提剑格挡,他万没想到我会一开始就发动如此凌厉的攻势,但更令他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见对方果然如我预想的那样转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邪笑。“火域烈焰”一声怒吼从克洛德的后传来,紧接着一个四级火系攻击魔法飞速的向他扑来,这是两名中级魔法师与孤凡联手发动的中阶魔法如果这一招命中的话那人不死也活不长。为了防止他躲避我舞出一个剑花将他限制住。感觉到危机的克洛德大喝一声举剑向我的面门劈来,如果是一般的武士肯定会与他硬拼,虽然我现在已经到达高级武者的阶位但是本的柔弱体质并不是短时间可以弥补的,所以我没有选择硬抗,而是如游鱼一般在他体的四周缠斗,同时细窄的刀充分展现出它的灵活,如银蛇般游走伺机咬敌人一口。5ccc.net(读啦文学网www.du.la网友发布)

    战斗一开始克洛德就陷入被动的局面,架他是没少打可从来也没遇到过像对手这样不拼反躲,狭窄的房间极大的限制住了他的发挥。凭借着敏锐的感知克洛德感觉到后的那个火系魔法就要临了,不再犹豫将右手的大剑交换到左右,同时空出的右手捏出一个我很熟悉的指印向我的小腹袭来,我不得不躲闪,这样就给了克洛德一个空逃出了魔法的攻击范围。

    “散气指?”我不由得惊呼道:“你是天罡剑派的人。”散气指虽然不是天罡剑派独创的,但掌握人数最多的还是天罡剑派。“哦,没想到你竟然知道,还真让我惊讶啊。”克洛德吃惊的说道。“哼,败类,为正派还助纣为虐,现在我就为天罡剑派清理门户。”孤凡等人由于刚才越级发动魔法短时间内已经无法再战了,根据我的猜测眼前这人至少有剑士的级别,比我还要高一级,正面硬抗我肯定不是对手,更何况他还会使“天罡七剑诀”。见眼前形式对我不利,我也就不再有所保留使出全力应对。

    “你为什么不使出天罡七剑诀?是怕引来守城的法师?哈哈你也只不过是个胆小鼠辈罢了,你还真丢天罡剑派的脸面啊。”后退几步,我故意用言语激怒他。“哼!我怕什么,既然你想找死那就去死吧,天罡七剑诀之无影。”这家伙果然上当,以我分析来看他也就是一个剑士,而发动“天罡七剑诀”是极其耗费斗气的这样我才能有赢的机会。

    “无影”在克洛德的手中使出则是另一番景象并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比拟的。冷光乍现无数道强悍的斗气夹杂着庞大的斗气迎面而来,站在那的我面对着漫天剑影没有丝毫的慌张,更没有去躲避,无数道剑影在临的那一霎那消失,仅剩下一道毫无阻碍的切进了我的体。克洛德的嘴角勾起了一道轻蔑的笑容,但是那笑容片刻后变凝固,随即转变为惊骇,这一剑的效果并不是如克洛德所想象的那般令我首异处,我的影就这样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说不出的诡异。

    “幻影?”经百战的克洛德立刻就想到劈中的是我的幻影,暗叫不好的他没有多想立即从原地跳开,就再他刚刚离开原地一道强悍的剑气悄然而至,打在地板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剑痕,看到这的克洛德暗道好险,而影出现在墙角的我则暗道可惜,这就是经验的重要,如果战斗经验丰富,可以猜出敌人的下一步的招数要攻击你哪来加以防范。能摸清楚敌人的动作,从而想出应付的招数。如果战斗经验丰富,当受到曾经被攻击的招数时候体会很自然的以条件反质自由运作躲避开。

    刚才的幻影我是根据“龙影幻踪”自创的武技,去掉龙影只留幻踪,毕竟后幻化出一条龙出来太过显眼。见一击没有命中,提起龙吟瞬移到他的后继续与他缠斗。随着战斗的进行我明显感觉到体内的斗气有些不支,再这样拖下去我必败无疑,当机立断决定用我最近才悟出的“天罡七剑诀”来结束战斗。

    见他一剑劈来我并没有躲闪再次使出“幻踪”消失在原地,克洛德在一剑劈空后做出了和上次同样的的反应,只是这次拉开距离的我并没有急于攻击,待他跳到一旁脚跟还未站稳之际,大喝一声:“天罡七剑诀之幻剑诀。”话音一落我将龙吟高举过头顶将全的斗气灌注其中,原本平常无奇的刀瞬间散发出淡黄色的光芒,渐渐的扩大成一柄巨剑庞大的斗气充斥其中。见时机成熟我倾注全的力量朝克洛德的头顶劈去,同时伴随着刀的下落阵阵低沉的龙吟声从刀响起,无形中更加增加了这一击的气势。

    虽然我与克洛德还有一段距离,但是由斗气幻化出来的虚幻剑影却刚好能够触及到他。刀下落的数度很慢甚至可以看清下滑轨迹,但是这一击所蕴含的强大气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能都清晰体会到的。作为目标的克洛德更是首当其冲。

    克洛德刚刚落地我发出的幻剑就已经临,在我的计算里克洛德是不可能躲避过去的。在克洛德的惊骇声中幻化出来的黄色剑影劈向他的头部,只可惜丰富的战斗经验再次帮助克洛德逃出绝境,体反的一侧避开了要害,不过这一剑还是着实的砍到他的臂膀,长长的伤口露出森的白骨,鲜血如泉般涌出。这一击虽然没有解决掉克洛德但是负重伤的他也离死不远了。

    不给他喘息的机会,顾不上调整气息提刀一个瞬移来到他的面前,看着他惊恐的面孔笑一声向他的喉间撩去。克洛德体顺势向后倒去再一次躲过。此时克洛德已近末路见他倒地我继续追击龙吟如银蛇般闪出一道冷光呼啸着朝他的头部劈去。倒地的克洛德已经躲无可躲只有双手提起大剑格挡,他料定了我的力量不会太大,不过他却忽略了龙吟的锋利与坚韧,用劈金斩石来形容它一点也不为过。

    在刀下落的过程中我暗自加大了斗气的输出为的就是要一击必杀。“当!”的一声,伴随着克洛德满脸的惊骇他手中的大剑果然如我想象的那般被龙吟砍断,不过这一击还是没能伤害到他,我忽略了剑士以上级别是有护体斗气的,当我的这一刀被他的护体斗气弹开我就知道大事不好。被斗气弹飞刚稳住形的我就看到克洛德扔掉了手中的剑翻而起怪异的看了我一眼,没做丝毫停留纵向窗户的方向跳去打算逃走,这是我决不许的,在我使出“天罡七剑诀”的时候我就决定将他击杀,但是为剑士的克洛德如果真的想跑我是怎么也拦不住的。

    顾不上危险早一步瞬移到窗前拦住他的去路,刚刚站稳就被他突然的一拳正中下怀,只觉得口闷痛,嗓子一甜,哇的吐出一口血来,**跪倒。我这才真正体会到武士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大。克洛德在窗子上顿了顿转头看着倒地的我冷哼一声跳出去,几个起落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追到窗外早已不见其踪影愤恨的用衣袖擦干了嘴角流出的鲜血眼中写满的不甘,那家伙见到我使出“天罡七剑诀”竟没做出丝毫的反应,想必是知道些什么了。目光向东方望去,他的逃脱对我来说好坏还尚未可知。克洛德逃走了不高兴的可不止我一个还有亚多,不,他的表应该称之为恐惧,缩在墙角里连大气都不敢喘。

    转过来孤凡他们已经在检查无涯与法奥的伤势了,还好他们只是中了封魔印走过去帮他们解开,法奥起就往前跑去。示意无涯他们看住亚多,我独自一人跟了上去。入眼看到的就是法雅**的体,满淤青,目光下走就看到了法雅下体上的斑斑血迹,看到这我心里一紧,自己果然还是来晚了,看着法雅那毫无表的苍白面孔、死灰般的双眸,只觉得心里如针扎般疼痛,如果我能早点到的话,法雅也不会被亚多那个禽兽糟蹋了,想到这看向法雅的眼神中充满的悔恨与愧疚。

    “妹妹,别怕哥哥来了,有哥在,哥来救你了,回家哥给你做好吃的好吗?。”法奥趴在前拉起法雅的手另一只手温柔的轻抚着她的头发宠溺的说到,听到法奥的声音法雅呆滞的双眸里才有了一丝神采,侧过头强挤出一个微笑。平静的说道:“我就知道哥哥会来救法雅,我就知道,能在看你一眼我也就安心了。哦,晓枫哥也来了吗?法雅让你们担心了。”看着她那苦涩的笑容内心一阵绞痛双眼渐渐湿润了,我扭过头不忍在看下去。

    “法雅都过去了,忘掉一切我们回家好吗?像从前那样哥带你爬山看出,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野猪。”说着法奥起要帮法雅穿衣服。“不!”可是被法雅躲开。凄然道:“哥别碰法雅,我的体脏,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不是吗?回不去了!能在见你们一眼法雅知足了。”泪水瞬间倾泻下来,漫过了她凄美的脸颊。随即法雅又开心的笑了,笑的是那样的灿烂与动人。我转过头突然发现了她眼中的死志,大叫道:“法奥快拦住她。”可惜为时已晚法雅死意已决强行使体内的魔法元素逆流经脉寸断而亡。笑容依旧残留在她的脸上,最美丽的一幕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绽放。

    “不……”法奥抱着法雅的尸体大声的悲鸣着,在场的兄弟们都留下了眼泪,同时对亚多的愤恨更加强烈,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可是他们谁也没动手。亚多在看到法雅自尽之后心一下子凉了,他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惊恐的盯着法奥的一举一动,现在对他来说法奥就是死神。法奥松开法雅帮她穿好衣服盖好被子宠溺道:“懒虫,好好睡,哥先去处理一些事,很快就回来。”说着法奥站了起来双拳紧握指甲深深的刺入了手心里,任鲜血肆意的流淌。片刻后法奥转看向墙角里的亚多走去,眼神中的温柔也变的狂怒。法奥走的很慢对亚多来说法奥走的每一步都是踩在他的心上,看到法奥走过来亚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哀求道:“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可以赔偿,你说想要多少我全给你。”“嘿嘿,别的我都不想要,我只要你的狗命,下去向我妹妹忏悔起吧。”法奥笑两声一只手就把地上的亚多举了起来,狠狠的摔在地上。“放心我不会让他如此痛苦的死去的。”法奥和善的笑道。可是在亚多看来世上没有比这更恐怖的笑容了。“啊……”亚多突然惨叫起来,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左脚已经被法奥一拳打断,骨骼露着显得异常森,这才仅是个开始接着法奥大力一脚踢在了亚多的两腿之间,直接把他给废了,亚多又是一声惨叫昏死过去。不过法奥又用水系魔法将他救醒,同时止住了伤口的流血。开始了新一轮的折磨,这个过程持续了近半个时辰,亚多才得到彻底的解脱,此时的亚多全已经被法奥撕光,只留下一具血淋淋的白骨,在场的人都有些不忍目睹,但是想起法雅的死谁也没有丝毫的同。报完仇之后法奥已经全粘满了血,恐怖的模样犹如来自地狱的死神。法奥抱起了上的法雅,对着房里的兄弟们感激的说了声谢谢便跳窗离去。命令孤凡他们处理一下现场我跟着飞了出去,我很担心现在这种状态的法奥会做出什么事

    经过刚才的事孤凡等人的心也不怎么好,连一向多嘴的费勒也沉默不语。无涯走到亚多的尸体旁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张裁决书扔到了他的脸上,如果那还能称之为脸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