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法雅之死

    “这些都是你策划的吧。WWw.dU.LA”步行回宿舍,路上我这样问道。“是的,老大觉得怎么样?”孤凡得意的回答道。“恩,还不错有派头,只是你给莱德判决是不是恨了点?”“嘿嘿,第一次执行任务嘛,当然要恨一点,再说他的手臂似乎是老大你砍下来的,我可看到了,你砍他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说吧。”不再闲聊我直接切入了正题。

    “那个,老大我觉得法奥并不适合坐副团长这把交椅,你不要误会,我可不是想要夺位,或是对他有什么偏见。”孤凡收起了平时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担忧的说道:“法奥为人太过和善,我怕他在处理一些事上会心慈手软,这是一个上位者最不应该有的东西。”

    “哦?你的意思是说他不够狠?”表没有太大的变化,我如此平淡的问道。“是的。”“其实你说的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到了,法奥的格我是知道的,短时间内想让他改变格确实是不可能,但是手下那些人都是他选招来的,这个时候把他换下并不是个明智之举,这个问题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哦对了,现在法团里的成员还是太少,招收新成员的事你亲自抓一下,我只有一个要就那就是‘我不要白吃干饭的废物。’”“恩!”对于法奥的事孤凡也想到了这一层面所以没有在说什么,和我一起回到了宿舍。

    “老大,今天下午放学后,我们找个酒馆庆祝一下好不好,毕竟这是我们晓枫魔法师团第一次执行任务,不好好庆祝怎么能行呢?”第二天一早,我还在教室看书,费勒就冲到我面前哀求道。想想从建团到现在大家都没有很好的时间相互认识,所以费勒这个聚会的提议似乎不错。“你们自己决定吧。”我心不在焉的说完,继续啃我的魔法书。“好嘞,老大放心我会安排好的,我去找其它人商量一下。”说着费勒就跑开了。“记得让法奥叫上法雅那丫头。”法雅是不能拉下的,突然想到这的我对着费勒说道。

    罗瑞尔是报组的成员之一,本就是个十分清贫的平民,再加上学习成绩很差,所以在初级魔法师部经常受人欺负,后来听到好友法奥邀请他加入魔法师团并且还有报酬拿,他就没多想加入进来了,被费勒选中划入报组。罗瑞尔的资质并不差又经过费勒那些专业盗贼的的培训,现在的罗瑞尔俨然成为了报组的重要成员。收到下午要聚会的消息这家伙翘掉下午的课独自在校门外游等其它团员在校门口集合,随便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消息。

    “唉?那不是亚多吗?现在还没放学他要去哪?”坐在校门口对面树荫下乘凉的罗瑞尔突然看到亚多从学院里走出来,后跟着四名法师,最后两名法师提着个麻袋似乎很沉重的样子,看亚多那紧张兮兮的样子罗瑞尔就知道他肯定没干好事。费勒在培训他们的时候就发给每人一个小册子,上面记录了重点留意人员名单,而亚多就有幸榜上有名,报组的成员一般都是幕后英雄,很少有立功的机会,罗瑞尔突然有种预感如果能够查处那麻袋里装的是什么一定能得到组长的奖赏,所以罗瑞尔尾随亚多一行人向西走去,并在沿途留下报组内部成员才懂得的记号,以便其它人能找到自己的位置。www.Du.La

    下午最后一节课终于在漫长的煎熬中度过,合上书伸了伸懒腰跟着费勒一行人往校门口走去,应该是去那集合,我现在什么都不用管也懒得管,反正有法奥和孤凡把持着,想来也出不了什么大事。来到校门口法团的其它成员都分散在人群里,这样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十几号人聚在一起太过显眼。

    走在前面的法奥凭借着高的优势在门口环视着四周我知道他是在找法雅,现在离放学也有一段时间了,法雅那丫头也该来了啊,我如此想着。可是一连等了半个时辰也不见法雅的影。法奥见妹妹久久没有露面暗自在心里责骂着,老是让别人等也不是个办法,所以转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哥各位,我这个妹妹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竟然没来,我们不用等她了,现在就走吧。”

    “在等会吧,大伙也不急这一会儿,法雅这丫头或许遇到了什么事走不开。”就在我规劝法奥的时候,一个报组的成员走到费勒的旁在他的耳边说几句话,费勒听后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以我对费勒的了解能让他色变的事可不多,那这件事一定很重要。大家都看着费勒没有说话静静的等着他的回答:“兄弟们,大事不好了,刚才报组的成员告诉我,法雅她……。”“法雅她怎么了,说!”听到费勒口中说的竟是自己的妹妹法奥急之下走到费勒的面前吼道,看的出来法奥很在乎他的妹妹。

    “有报组成员看到法雅被亚多掳走了,是朝城西方向去的,我们已经有个成员追上去了。”费勒低声道,他说话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是传到在场人的耳朵里却像晴天霹雳一般,我苦笑一声暗道,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当初法奥就不该对亚多仁慈,只希望法雅没事才好。

    “不,这不可能,我已经警告过他了,那小子怎么还敢动我妹妹,妈的他要敢伤我妹妹一根头发,老子活撕了他。”说着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法奥就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风系漂浮术向城西飞去。见已经拦不住他我对无涯喊道:“无涯,快跟上他,别让他闯祸。”我真的很担心陷入狂暴状态的法奥会做出什么事来。

    “费勒,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发动你所有的势力,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亚多的位置给我找出来。”我如此冰冷的说道,听到法雅被绑架了我也显得很着急,可以说我已经把法雅当作自己的妹妹看待。听到我的命令一向话多的费勒没说话点了点头下去查消息了。“亚多,不论法雅有没有事,你的狗命我绝对要定了。”我狠的说道,听到这一旁的孤凡怪异的看了我一眼,只是一心担忧法雅的我并没有看见。

    “恩?这里是哪啊,我怎么会在这?”法雅在一间豪华的房间里醒来,看房间的摆设这里似乎是某家酒楼的贵宾房,刚醒来的法雅第一个感觉就是头昏,隐约记得是有人转告她法奥在教学楼后等她,可自己到哪里之后并没有见到人,后来的事她就想不起来了。走下柔软的法雅打量着四周陌生的环境,发现房里并没有人。走到门口的法雅刚想打开门走出去,此时门突然开了,走进来五个人,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为首的那人竟然是亚多。

    “是你把我弄这来的?”法雅不悦的问道。“你说呢?我的小甜心,知道吗?为了把你弄到这天香居来,可费了我不小的功夫呢。哼哼,你哥不是牛吗?连贵族都敢打,告诉你他法奥在我眼里只不过是一条卑的狗,现在我就把你上了,看他能把我怎么样,哈哈……。”亚多**的笑道。

    “你敢,我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晓枫哥,他们都很厉害的。”法雅看到亚多那不善的眼神向后退了几步,慌乱道。“哈哈,我还会怕你那无能的哥,我这次可是专门请来了高手,你哥不来算他识相,若来那就是他找死。我对法雅妹妹可是仰慕很久了哦,待会我会让你尝到世间最销毁的快感,嘿嘿。”笑两声亚多示意后的人退下。等门一关上亚多的兽就不可抑止的爆发出来。

    见亚多朝自己走了过来,法雅的小脸因为害怕而变得苍白起来,她一边躲着追来的亚多一边拼命的叫喊,可惜这间房子是有隔音效果的,在外面你根本就听不到房内的任何声响。“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手里捏起一个风刃,法雅的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底气。“哼,我还会怕你,过来吧,美人。”没有理会法雅的警告亚多向法雅扑了过去,法雅手中的风刃还没来的急发出就被亚多压倒在地,女孩本力气就很小更别说是个法师,被亚多压倒在地的法雅,拼命的挣扎不但没有挣脱反而更加激起了亚多的**……。

    法奥凭借着与妹妹之间那特殊的心灵联系一路追来,还在路上不断寻找的他心里突然一紧如针扎一般疼痛,法奥知道自己的妹妹已经陷入绝境了,慌乱的他加快了飞行的速度,在急之下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极限,在后面紧追的无涯渐渐感到吃力。突然法奥在一家酒楼前停下,无涯也在他边停了下来,刚想问他怎么回事,就见法奥怒吼一声纵跳到了二楼的窗前用力一脚将紧闭的窗户踹开跳了进去,无涯也尾随其后跟进去一探究竟,可入眼的第一幕竟是亚多压在法雅的一丝不挂的体上丑陋的蠕动着,而法雅睁着空洞的双眼望着天花板,连法奥进来都没有丝毫反应。

    见到这一幕的法奥顿时蒙了,脑子子好像有什么东西炸了开来,“草你妈的亚多,老子活撕了你。”突然进来两人着实把亚多吓了一跳,在发现来人之中有一人竟是法奥之后,心里顿时慌了,可是他心里并不感到害怕。他这次是有备而来,要不然亚多也不会在明知道我的份后还这么胆大妄为。

    陷入狂怒状态的法奥也不用魔法,直接拿起旁的一个花瓶用手将其底部打碎,血瞬间从法奥的手掌里涌出,可是他却毫不在意怒气冲冲的向上的亚多走去。而无涯也被眼前这一幕激怒了,拿出法杖站法奥的后开始吟唱起法咒。就在法奥快要走到前的时候,三个中级法师挡住了法奥的去路。“给我闪开,我饶你们不死。”法奥如此冷的说道,那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草,都给我死。”后面的无涯开始发飙,昨天的那个水系攻击魔法水冰剑再次从他的手中发出,直奔三个法师而去,三人见这招不好应付,可是后就是自己的主子躲不万万不行的,无奈只好联手撑起一道防御结界。可因狂怒已经红眼的法奥怎么可能给他们这个机会,抡起花瓶就向中间那个法师的头顶砸去“挡我者死。”正在全力布防御结界的法师等发现法奥的花瓶的时候想躲已经为时已晚。“碰!”得一声花瓶完全碎掉,而中间那名法师在脑浆迸裂之后向后倒去,鲜血溅了一地,这个豪华的房间瞬间成为了修罗地狱。

    屠杀还在继续,由于失去了一名法师,剩下了两人所构建起的结界已经无法抵挡住这个三级攻击魔法,冰剑毫无阻碍的穿过结界将左边那个法师穿而过,那人望着自己口那恐怖的血窟窿,满脸的惊骇,他至死都不相信自己竟然就这样死去了。

    三人转眼间还剩下一个,法奥已经杀大起,所有入眼的生物都逃不过他嗜血的双眼。血红的目光再次落在右边那人,本来就已经全沾满鲜血的法奥就如死神般令人恐惧,现在那个法师在被他血红的双眼一看,顿时吓的瘫倒在地,法奥可不管他惊骇的面容,在他的眼里只有只有死人与活人,而他当然是要杀光所有人。法奥坐在法师的上一拳就打进那人的头颅里,红色的血液夹杂着白色的脑浆流了一地,森的头骨露在外面,血还在咕咚咕咚的往外涌,“人间地狱”这小小的房间此时俨然成为了恐怖的“人间地狱”。

    在上看着这一切的亚多,见到法奥那死神般的模样,心里突然产生莫名的恐惧,那是渗入骨子里的恐惧,永远也不愿见到他第二面。“克洛德,快来救我。”亚多颤抖着向外面叫喊道。像是回应亚多一般,一把匕首向法奥的后心去,不过这匕首的速度并不快,法奥连头都没有回凭借着他敏锐的感知,子一斜将其躲过。此时门外走进来一人,亚多看到这人之后惊慌的心顿时平静下来,似乎只要有他在自己就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这个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