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阴谋暗算

    由于我站在最后面,所以等前面的人都走光了才轮到我,索的是法奥兄妹考核完留下来陪我,他们俩都顺利的通过了考核,从他们那里我知道了考核的具体内容,觉得和初级魔法考试差不多,也就不那么担心了。5ccc.netwww.Du.La

    等前面的那位兄弟沮丧着脸从帐篷里出来之后,终于熬出了头。法雅在我面前做了个加油的手势,我冲她笑了笑表示谢意。现在已经是下午了,法奥兄妹陪我在太阳底下站了足足有一个时辰,确实让我小感到了一把,从小在清河渔村长的我是没有什么朋友的,可以说法奥是我自来到奥兰帝国后的第一个朋友,这份友谊我还是重视的。

    看了看自己被汗水沁透的衣服,“早知道我当时该排在第一位的。”小声的在心里嘀咕着走进了帐篷。帐篷里有一男一女两位监考师,对他们施礼之后,那个男导师让我把手放在桌上的石头上,看着面前桌上的魔法石,和皇家魔法学院的一样,测试结果也大体相同,只不过这次的光芒比上一次更加耀眼了,这也就说明了我的空间魔法确实是有进步了,白光之后便是淡淡的红光,之后再没了反应,原本还有些担心的我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我体内的黑暗元素没有再增长。

    “哦?竟然是少见的空间系法师,如今学习空间系魔法的学徒可是少之又少,你为什么偏偏钟于鸡肋的空间系魔法呢?”那个女法师见我修炼的是少有的空间系魔法不由得好奇的问道,虽然魔法石也测试出来我体内的火系元素,可是由于不到初级资格所以完全可以被忽略掉。

    那位女导师的询问还真把我给问住了,“为什么要修炼空间魔法?”这个问题我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非要说个原因我想大概是受父亲的影响吧。见我愣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女导师以为我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就不再追问,接着道:“能不能发动一个你目前为止所能使用的最高魔法?”

    听到她的话我应了一声,想了想吟唱起空间法咒:“虚无的空间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空间之盾,守护您的遵从者不受邪恶的威胁,空间术,守护之盾。”紧接着在我的面前就出现一面半透明的空间盾,这是我能都使出最高的初级魔法,“守护之盾”顾名思义是一个守护魔法,空间系的所有魔法中真正用来攻击的很少,大多数都是用于守护和空间传送,这与每个主神掌管的职能有关。

    “从魔法测试石上来看你似乎是不久前才取得初级法师的资格,我看你刚才使用的空间魔法是一级魔法没错,但是很抱歉今天要招的四百个名额已经满了,而且你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所以请你明年再来吧。”那个男导师淡淡地说道,从他的眼神里我读出了一丝轻蔑,似乎很看不起我。读…啦^文学

    “西亚柏导师你……我们明明还有名额可为什么要?”女导师一脸不解的看向边被她称为西亚柏的监考师。一脸失望的我听到女导师称呼那个男导师为西亚柏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西欧,西亚柏,哼哼!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我在心里如此想到,不再抱有希望既然人家是有意要整我,那我要通过测试是绝无可能了,点背,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那个亡灵法师给诅咒了。“西亚柏导师,你不能这样,你这样做是会毁坏学院的名誉的,而且我也相信这孩子会给我们带来惊喜的。”女导师还在极力的为我争取着,我站在那里满怀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可这个男导师既然和西欧有关系那他就一定不会让我顺利通过的。

    果然“威娜导师请你注意自己的份,我是这里的主考官,学员能不能通过测试由我说得算。”西亚柏满脸怒容的看向已经站起来的威娜导师。见自己没有希望了,转走,一个年过半百的老法师迎面走了进来,没有刻意的去观察,从他上散发着的庞大魔法波动就告诉我眼前这人一定是个魔法高手。

    原本还在争执的两个见此人进来立刻静了下来,纷纷站立起来。老人挥手阻止了两个的行礼,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不悦的问想西亚柏:“你们两人是怎么回事,当着学员的面争吵成何体统。”“院长这件事是这样的……。”西亚柏打断了威娜导师的话说道:“是这样的院长,威娜导师不知为什么非要留下这位学员,可是他并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所以我们争执了起来。”西亚柏解释道。听到威娜导师称这个老人为院长我心里大惊,同时有觉得自己最后的希望来了,如果得到这位院长的首肯,那么西亚柏想不收我都难,于是我上前恭敬的行礼道:“院长爷爷您好,我叫暮雨?晓风,是个初级法师,久仰贝尔加魔法学院的盛名,所以特地前来报名。不过可惜的是我好像不符合要求那我也只有等到明年再来了。”没有直接求他,而是改为婉转的方式这样一定能给院长留下一个好印象。

    院长赞赏的看了我一眼又转向两位监考师问道:“威娜导师,这位学员已经取得初级法师的资格了吗?”“是的,院长我们已经考核过了。”威娜导师肯定的回答道。听了她的话院长留下一句:“那就留下吧,我喜欢这孩子。”之后消失在房内。

    西亚柏愤恨的看着威娜导师签给我魔法卡片,拿起卡片不再理会一旁快要抓狂的西亚柏对威娜导师道声谢谢之后转离去。感受着后那恶毒的眼神我知道自己的学习生涯不会太好过,英雄救美……,唉,害人不浅啊。

    从帐篷里出来暗叫好险,要不是两人的吵闹声引来了院长,我还真得回去陪雪舞,虽然很想念她可是就这样一无所成的回去,我是没办法面对她的。见我很长时间才出来法奥兄妹俩早已经等不急了,奔到我的前一左一右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没有将里面的事告诉他们,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一起走出贝尔加魔法学院我问起了他们现在的住处,我本以为报完名之后就可以住校的,所以退房了可没想到会还要再等三天,既然没地方住就随便跟他们走了。

    两兄妹听到我要到他们那里去住当然十分高兴了,由他们俩带领,不算太长的路途就在闲聊中走完。两兄妹的生活确实是拮据的,连暂住的旅店都是最便宜的。我本来就是来自穷苦渔村自然不会计较这些。简单的吃过晚饭之后我回到房间进行每天必做的修炼。遵从剑圣师傅的教导将体内的斗气运行一个小周天是我每天必做的事,现在我的武技在处在下位高级武士的巩固阶段短时间是不可能有所进展的。

    运行完一个小周天已近深夜,还无睡意的我又从空间袋里拿出了“龙吟”和“神佑”,这两件武器都是我花了血本才买来的,“龙吟”造型怪异,我用起来却十分趁手,不仅锋利而且能够劈石断金,绝对是刀中的极品,可以说五十个金币花的是值得的。可是那柄名为“神佑”的法杖却让我搞不懂,我研究它也不止一次可怎么看都是一柄极其普通的法杖,它所能够给我带来的魔法增幅虽然现阶段能够满足我,可是等我到了中级魔法师它就会被淘汰了。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它的价值究竟在哪里。“神佑”听起来像是把神器,可是用起来还不如普通的魔法杖。但是它真的就这么不堪吗?或许等找到法杖上面那颗遗失的宝石我就会明白它真正的威力。

    还是没能找到法杖的奥秘所在心里不免一阵失落,不在多想集中精神在冥思中睡去。我是安心的睡了,可有些人却怎么也睡不着。雷诺城一座豪华的府邸内。“叔叔,你怎么能让那个民通过了呢?他可是抢走了您侄子的老婆啊,我知道您最疼我了,一定要帮我报仇啊。”客厅西欧正在极力鼓动大魔导士西亚柏帮他报仇。

    “好了,这件事还不是你闹出来的,如果我告诉你父亲看他怎么收拾你。暮雨?晓枫吗。哼!”西亚柏看向门外漆黑的夜色眼神里再次突显出狠之色。“叔叔你打算什么做?”西欧看到西亚柏眼里透露出的杀机,常在他边的西欧知道每当自己的叔叔有这种眼神的时候就代表着要让对手付出代价。

    “这个你别管,一个垃圾法师还不值得我亲自出手。”西亚柏淡淡的回答道,语气里充满的鄙夷,在他的眼里我只是个毫无天赋的菜鸟法师摆了,随便找个人都能捏死我这只蝼蚁。可是我真的就如他想象的那样不堪吗?

    从冥思中醒来已然是第二天的上午,最近不知道怎么搞的自己冥想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法奥兄妹见我还在修炼所以早晨并没有叫我吃早饭。走出房门来到法奥的门前敲了两下推门而入发现没有人,又来到法雅的房里也没人,看来是出去了。站在走廊里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决定先去祭五脏庙再说。

    从楼上走下来随便点了几样小菜吃了起来,令我郁闷的是自己的饭量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大了,心疼的付了一个银币,恨不得明天就开学,这样我就可以吃食堂了,要不然没几天我就会把自己给吃穷了。

    打了个饱嗝,想出去转转每天有一半的时间都要在修炼中度过,这样的子确实无聊的,如果再不出去透透气我都快要疯掉了。才想走出店门就被一个小男孩拦住去路,还没等我说什么那小男孩就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我说:“这是有人让我转交给你的。”说完便跑开。疑惑看着手里的信,心想:“我在奥兰帝国根本就没有什么熟人怎么会有人给我寄信呢?难道是冰飞哥?”带着疑问又回到了客房里,坐在上将信打开,粗略的浏览了一遍,而署名竟是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月柔。

    信的内容很明了就是要我今晚子时到城东的忠勇王塑像前见她,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我谈。看到这我笑了,不是因为月柔约我而高兴,而是在嘲笑对手的愚蠢。从拿到信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觉不对,在看到信的内容之后更加确定了我的猜测。首先我和月柔只见过一面出豪门的她怎么会对我一个弱小的穷小子感兴趣,我自认自己还没有那个魅力。其次就算她有什么事要对我说为什么不自己来找我,而委托一个小男孩送信。再者大半夜的一个小女生竟然会约一个男孩到死人墓谈事这怎么说都说不过去,但是那里很少有人去,更别说是深夜,确实是一个杀人掩尸的好地放。

    至于寄信人嘛,我来雷诺城总共得罪了三个人,西亚柏这家伙老谋深算这么笨的局自然不会是他布下的。那个城主府的少爷现在还没有进一步的冲突,可能很小。排除了这些剩下的只有西欧大少爷了。来到窗前看向远处淡蓝色的天空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今晚注定有场好戏要上演。

    在房里待了一会就听见门外的敲门声,“晓枫哥哥醒了吗?”听声音是法雅,看来他们从外面回来了。走过去将门打开果然是法奥兄妹,法奥如今已经是上位初级法师了,突然想起自己刚刚构思好的计划觉得他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帮手,可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我自己的事不想牵扯别人进来,再说如果法奥在行动中受到什么伤害我也不好向法雅交代,想想也就放弃了,今晚就让我一个人应对吧!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