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神秘女孩

    卖完酒的我走出酒馆,第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出的这一幕,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帮帮那女孩,想了一会还是决定不去管这闲事,“事不关己漠不关心”这不正是现在人的心理吗?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好人,但也绝对不是一个坏人,我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WWw.dU.LA虽然对那个小女孩的境遇感到惋惜。再说现在的我可是弱的很,英雄还是留给那些有实力的人去做吧!

    走到街口,打算绕道过去,无意间看了一眼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女孩,大大的金色眼眸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时她也看到了我,美眸中充满了期盼,我明白她的意思可仍然不想去趟这趟浑水。

    看着她那因生气而显得格外可的表,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我把她看做成了雪舞,苦笑着摇了摇头,将心里的杂念驱散,收回目光继续向前走去,“雪舞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在见到你呢?”

    就在我陷在对雪舞的思念中的时候,一个影重重的向我撞来,本来以我中级武技的阶位躲他并不难,可是已经走神的我怎么能躲的了呢,所以结果是我被那人撞倒在地,这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刚给老头打的酒全洒了,这下我可哭无泪了,那老头是出奇的抠门,每次给的酒钱都刚刚好,这下可好了酒洒了,回去一定会被老头好好关怀的。

    一想起老头那近乎变态的惩罚方法,我就不寒而栗,转过头来冰冷的目光落在肇事者上,是刚才那个恶少,在看看女孩那捧腹大笑的模样我已经猜到了事的经过,大概是这位少爷老大想去调戏那女孩,可结果却被人给一脚踢出来了“魔法师在体质上果然是弱的很啊,唉,看来今天这麻烦是躲不了了,要想让这位大少爷赔钱那是不可能的,也只好来硬的了。”心里这样想着,却被恶少的一声怒吼给打断了。

    “草,敢打我,哈尔格给我灭了她。”少年从地上站来起来,本来级不怎么好看的脸顿时气成了猪肝,恼羞成怒的他打算下杀手,如此看来这家伙也不是一般人,不知道又是那家的贵族子弟,像这样的事在光影大陆每天都在上演着,平民的生活在贵族眼里如草芥般卑

    围着女孩的四个法师听到主人的命令,开始吟唱魔法,而目标就是被围在中间的柔弱女孩,眼看就要香消玉损,这么可的女孩多少有些让人感到惋惜,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制止,他们都知道这年青人惹不起啊。

    “你们最好给本小姐闪开,别耽误我去找姐姐,虽然姐姐不让我伤人,但是即使我杀了你们姐姐也不会说我什么的,所以你们别惹我。”女孩神悠闲的看了看四周的法师,语气平淡的说道,仿佛在她看来杀几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的。四个法师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有理会女孩的警告,谁都不会相信一个没有魔法阶位的小女孩能够秒杀四个大魔法师。www.Du.La

    “如果你们想杀了她的话,我建议你们用武技更简单,不会?没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做个示范。”一声轻语从角落里传出,飘到四个法师的耳朵了,喃喃般更像是自语,可是当法师们看向声音的来源的时候,口中的法咒再也念不下去了。原因很简单,我只是悄悄的摸到了少年的后将一只手放在了他的咽喉而已。少年刚才的余怒未消,见有人竟然敢挟持他,冷哼一声,开始吟唱魔法,不过我并没有去阻止他,一个初级法师我还是有信心摆平的,可是苍鹰搏兔的道理我还是懂得的,于是在他的法咒快完成前用封魔印封住了他的魔法,顿时与魔法元素失去联系的少年和我当时一样,全无力闷哼一声瘫倒下去。不过我放在他喉间的手可没松开,一人独挑四个大魔法师我还没那不自量力。

    “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我用你们的少爷来交换那位女孩。”看着他们焦急的眼神我知道,如果我手里的少爷出事了,他们一定会死的很难看,说着我便提起大少爷的体向女孩走去。“你最好把我放了,别坏本少爷的好事,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本城城主的儿子,敢在老子头上玩英雄救美,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即使是小命握在比人的手里,这位傲慢的少爷仍然威胁道。在他看来只要我知道他的份,自然会对他卑躬屈膝,可惜我对贵族没有一丝好感,甚至是有些厌恶,虽然我自己也做过几天贵族。

    一拳将他打晕,我讨厌看到他嚣张的样子,四个法师早就换了攻击目标,将我围在中间全都是杀之而后快的模样,看着不远处一脸看好戏的女孩,我只有苦笑无语,到了最后我还是被她涮了,我猜她是故意把这位大少爷踢向我的吧。四个法师看到我将少爷打晕心里又紧张了一把。

    站在四人之中的我,心里正盘算着该怎么脱,一个中级武士要想在四个大魔法师手里逃跑,难啊,如果能用空间魔法该有多好,可惜……,在心里把老头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不知道此时的老头有没有大喷嚏。

    就在我暗中盘算着该如何脱的时候,一个法师的影消失在原地,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大急,我知道他是去班援兵去了。如果等他找人来,我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慢慢的移动脚步,带着大少的体靠在墙边,抬头看了看不是很高的墙,决定从这里逃跑。把大少的体狠狠的抛向其中一个法师,快速的翻墙逃走,不过翻过墙去的我蹲在墙角并没有走,我猜想一个法师会留下来照看那个恶少而另外两个,绝不会那么好心让我逃跑。

    果然,我刚在墙角蹲好,一个法师就从我的头顶掠过,见他飞的不高,我全力跳起,从他的下出现在他的面前,前突然出现一个人,法师明显一顿,趁着这短暂的时间一个封魔印打在了他的上,那个法师从空中栽下。不过我也不好受,另一个想包抄我的法师见同伴掉落下去生死不明,出手也不再迟疑,一个四级风系魔法向我袭来,幸好我即使发觉,侧躲过要害,可这一击还是打中了我的左手臂。剧痛传来,鲜红的血顺着我的手臂滑落,重新到地面的我顾不上查看自己的伤势,有右手捂住伤口向城外逃去。

    就在我逃出城不远,就看到城门关闭,暗叫一声好险。看了看伤势并没有什么大碍,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便向山里走去,心里早已做好了受罚的准备,唉!命苦啊,从来到奥兰帝国以来就没遇到过好事。还没走多远一道熟悉的影挡住了我的去路,原来是刚才那个女孩,本来因为她的格像雪舞,还对她有一点好感,可没想到会被她开涮,原本的好感也风吹云散。没有说话侧过走了过去,就当作她不存在。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本来还以为你是个好人,想让你帮忙呢,没想到你竟然不理人家。”见我故意躲开她,赌气似的追了上来,张开双手再次拦住我的去路,面带微怒的说道,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你是故意的!”没有看她留下这一句话,继续向前走。“哇!你看出来了,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找我姐姐,随便告诉你我姐姐很漂亮哦!还有你这是要去哪里啊,山里可是有怪兽哦。”女孩仍旧跟在我的后,听到自己的伎俩被揭穿,有些口不择言,明智的选择了转移话题。

    “我不认识你姐姐,你姐姐再漂亮和我没关系,所以想去找她,自己去我想你一定有这个能力吧。我现在要回家,不要再跟着我了。”我停下脚步,转过来,冷着脸语气不悦的说道。对她可的面容视而不见。

    “哇哦!你真是厉害,连这都看出来了,我是懂点魔法可是姐姐说过不让我伤人的,我们刚来到光影大陆就遇到了坏人,姐姐和那些人打了起来让我先走,所以就和姐姐走散了……喂喂喂,你怎么能这样呢?等等我。”女孩正在回忆不久前发生的事,抬起头竟发现我早已走远了,气的贝齿一咬,快速的跟了上来,拉住了我的手臂。刚才愈合的伤口被她这么一拉顿时复发,撕心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发出一阵呻吟。

    此时以至中午,即使有路旁的树林遮蔽炙的阳光,也人的大汗淋漓,而女孩在刚才的奔跑之后,汗水早已沁湿了她的衣服,刚刚开始发育的体被贴的衣服完美的映衬出来,本来就红润的粉颊此时更加人,想熟透的苹果让你忍不住想咬一口。转过正想发火的我看到这一幕竟有一瞬间的失神,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使神智清醒,转过不再看她继续向前走,刚才的怒气也早以烟消云散。

    还没走两步,一股强大的死气袭来,暗暗感受着这铺天盖地的亡灵之气,我知道自己的麻烦又来了,停住脚步运气斗气暗中戒备着。三道黑影毫无生机将我和女孩包围,原本还燥的空气,顿时冷了下来,那感觉就像冬天从温暖的被窝里突然站在冰天雪地里一样,昏昏沉沉的脑子也为之一振,清醒了许多。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三个不明人物,从上散发的死气看来是亡灵法师没错,尤其是那一双血色的眼眸,是亡灵法师的标识。这三个亡灵无论哪个都比当初在杜尔城遇到的那个亡灵法师强的多。现如今亡灵法师都能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奥兰帝国,真不知道神圣教延在干些什么。

    正当我暗中猜测这些亡灵法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后的的女孩给我了答案:“晓枫哥哥小心啊,就是这些人偷袭了姐姐,它们可厉害了,我们打不过它们的,快跑吧。”女孩躲在我的后惶恐不安的说道,从她的表中我就能猜到面前这三个法师的恐怖。可是现在能够逃走吗?现在我即使是站在这里不动,都能感受到死灵之气正在侵袭我的体。这附近肯定也有他们布下的结界,不能使用空间魔法的我是不可能逃走的。

    “小子,这里没有你的事,把你后的女孩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在我正前方的一个亡灵法师语气冰冷的说道,那声音仿佛来自地狱般冷。那人应该是个头目,因为他的帽子明显比另外两个高出许多。

    “哼!废话少说,我对亡灵法师一向没有什么好感,想杀我那就来吧。”将女孩护在后,语气坚定的说道。女孩见到这个动作,水灵的大眼睛里泛出一丝感到,似乎还有些许的亲切。

    “我讨厌蝼蚁,伟大的邪神啊,请赐予您奴仆最邪恶的力量,让正义臣服,让混乱降临吧。召唤术之亡灵骷髅。”那个法师见我拒不交出女孩,用召唤术召唤出了低级亡灵——骷髅。虽说是低级亡灵可用来对付我还是绰绰有余了,没有武器的我,是不可能打败它的,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在我被骷髅一拳打倒在地之后,一切仿佛就要这样结束了。可是……。

    “圣光洗礼”一道耀眼的白光刺破了天空弥漫的死气落在了骷髅的上,骷髅的体瞬间如冰化雪融般消失。看到这我不由得惊异的看向站在旁边的女孩,“七级光系魔法,竟然可以瞬发,这有可能吗?恐怕就连教皇也做不到吧?难到这女孩是比教皇还有恐怖的存在?”我心里如此猜测着,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过当我看到她因为魔法消耗过度而昏过去的时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她还算是正常人,能够瞬发应该是借助什么神器吧。”我如此安慰着自己。可她是舒服了,接下了要让我怎么应付啊,三个实力超强的亡灵法师啊。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