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魔法学院

    冰飞哥向我这边靠了靠,示意要和我共进退,我看了他一眼也没再说什么,有些事不需要说,记在心里就行。WWw.DU.LA大战一触即发,钟雷开始吟唱法咒,可就在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吟唱,“你们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忠勇王府,天霜是最恨无无义之人,而作为人子的你们竟在家里上演手足相残?钟雷你现在给我退下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人未到声先至,钟雷听到这声音之后体明显一顿,尔后很不甘心的离去,看来他是十分惧怕这个人的。

    而冰飞在听到这个声音后,松了一口气,神明显放松了下来。还没等我明白怎么回事,一个影渐渐的在我前面不远处显现出来,那是一个老头五十岁左右的年纪,没有法杖没有魔法袍,可从他上散发出来的庞大的魔法气息证实着他的强大。他将目光投向我,浑浊的眼神隐隐闪着精光。“卡狄克爷爷,午安。”冰飞见他现立刻就走向前请安,看来这老头绝不会太简单,见冰飞哥都向他请安了,我也只好学着冰飞的样子,弯下腰问了声好。“恩,你就是天海的儿子吧,恩不错,很懂礼貌今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和爷爷说我这里可有不少宝贝,对你今后的修为很有帮助,冰飞啊,带你弟弟下去休息吧,如果钟雷再来闹事你就告诉我,仗着自己是陛下的外甥就不可一世,找机会要好好的教育他一下。”来的快,消失的更快,说着影渐渐淡去。

    “冰飞哥,他是什么人啊!”这老头虽然有些古怪,但十分随和让我对他的第一感觉不错,便问了问。“他啊,他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是帝国将军中的元老,连我父亲都要对他礼让三分,他叫卡狄克是当年爷爷边的御前副将,跟随爷爷南征北战多年,后来又经历了奥兰战争,是活下来的少数几人,现任护国法师团团长,原本以他的战功可以在帝国获得显赫的地位,可自从爷爷死后他就留在了我们暮家甘愿做一个护院,这份谊是何等的可贵啊。好了,不说了我送你去休息吧!”说完便带着我继续向后院走去。

    送我进了一个房间,冰飞便离开回自己的房间了,看来连的车马劳顿把他累的够呛。没再打量这个房间,走到前没脱衣服便躺倒睡下。渐渐入睡的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起盘膝坐好,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感受体内的魔法元素。那晚在小树林和亡灵法师交战的时候,我就发觉体内似乎多了些什么,可一直都没机会检查,现在安顿下来了还是检查一下为好,如果是被亡灵法师施了诅咒那我可就糗大了。

    将六识关闭,意识完全放开,精神慢慢接近体内的魔法元素。首先传来的是我熟悉的空间元素,再往深处探寻则是淡薄的火元素,这火系魔法还是小时候斯卡奇叔叔教我的,不想起了我和雪舞一起学魔法的景。读…啦^文学意识到自己走神了,驱除杂念继续向深处探去,可找寻了一会,除了空间元素就是火元素,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难道是我多心了。”我如此想着,不过意识界可是我的世界我是其中的主宰,什么东西都瞒不过我的意识,在一处角落里我还是发现了问题的根源,纯净的黑暗元素凝聚成球状缓慢的旋转着。

    看到这我心里大骇,黑暗元素?我体里怎么会有黑暗元素,不要说我不想学,就是我刻意去学也不是能够轻易学到的,一个个问号画满了我的脑海。“这会不会是亡灵法师留下的诅咒?”我心里突然害怕了起来,不过转过来再想,如果是亡灵诅咒的话早应该发作了。“吞噬之体”我顿时想起了亡灵法师说过的一个词汇,“吞噬之体”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我体内的黑暗元素和它有关的话,那么问题就出在我这了。细细回想当时亡灵法师说的每一句话,隐约觉得这吞噬之体对我应该没有什么坏处。“能够吞噬一切低级魔法的特殊体,应该很厉害吧。”心里如此想着:“我还真是个问题儿童啊,法师与武者的结晶,两种神源的结合体,拥有神器级武器——噬神刀,现在又出现了个吞噬之体,虽然不知道怎么用,不过看样子应该是用于自动防御的。”拥有这些东西的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既然想不清楚这吞噬之体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不去多想渐渐的在冥思中睡去。在暮家安稳的住了几天,大伯就帮我安排好了去魔法学院上学的事。虽然听冰飞哥说魔法学院离暮家很近,可我还是坚决要求住在学院,整个暮家除了大伯、冰飞的母亲和冰飞三个人真正把我当亲人看待,其他的人多多少少对我有些不屑。而且我也不想住在暮家,毕竟父亲是被爷爷逐出家门的,家谱上没了父亲的名字更没我,我也没有理由住在这里,虽然谁都没说什么,可是我看的出暮家人是对我有着打心里的厌恶。

    早早起,简单吃过早饭,便和冰飞一起向魔法学院走去,皇家魔法学院曾一度是所有魔法学徒的天堂,不分贫富贵只要你有魔法天赋,这里的大门永远都向你敞开,强大的师资力量为帝国培育了大量高位法师,是帝国不可估量的宝库。可惜这种况在上一任院长接任后就完全变了,这里开始拒绝接受平民学徒,只收贵族子弟,不管你会不会魔法只要有钱你就可以来这上学,皇家魔法学院渐渐的沦为贵族魔法学院。虽然现任院长上任后废除了只招收贵族的这一条令,可是在贵族堆里的平民怎么可能不受到歧视,所以很少有平民再去皇家魔法学院上学,转而去了排名第二且不分贫的贝加尔魔法学院。

    皇家魔法学院坐落在王都的东方,而暮府则在西方,所以我们要穿过整个王城才能到达魔法学院,而中途就路经皇城。皇城南门外的中央广场是国王在重大事件发生后用来动员、安抚民众的地方,而广场的中心则树立着一尊塑像,雕刻之人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着便衣看不出他的份,一手背于后一手持书放于前,和煦的神态很容易令人产生好感,睿智深邃的眼光落在远方,让你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他第一眼目光再也无法移开。“他很平常不是吗,像个慈祥的爷爷。”冰飞的目光也停留在那尊雕像上,崇敬的目光中有着说不出的深

    “冰飞哥,他是……?”隐约中猜到了些什么,可就是不敢肯定。“你猜的没错,他就是我们的爷爷,帝国的忠勇王,风系皇级大魔导师暮天尘。前任国王陛下为了让后世瞻仰这位护国英雄特意令人在中央广场树立起这尊雕像,他是我们暮家的荣耀,所有的辉煌都是他赐予的。”听了他的话我全大震,眼前之人果然就是我的爷爷,暮天尘。不觉间走向前去,仔细的观察起这座雕像。只见底座上这样写道:“祭奠护国**师,帝国忠勇王——法皇暮尘风。”轻轻的抚摸过雕像,清晰的亲近感传来,这就是我的爷爷,一个帝国传奇式的人物,暮家最引以为傲的男人。

    对着爷爷的雕像瞻仰了一会,便随着哥哥继续向魔法学院走去。魔法学院是和魔法公会相邻的,这可见其附庸关系,可以说皇家魔法学院是为魔法公会培养人才的地方,从学院毕业后有大部分人选择了留在魔法公会,要么就进入护国法师团和御前护卫队,这些都是能够获得荣耀地位的闲差。

    魔法学院坐北面南,走到学院门口,冰飞显然与看门的大爷很熟打了声招呼便将我带了进去,可是等我们走后,那个看门的老爷爷望着我远去的影喃喃道:“这小子还真有趣,黑暗魔法加吞噬之体,看来魔法学院不会安静喽!”说完神秘的笑了笑消失在原地,看来这皇家魔法学院的看门人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真是鱼龙混杂啊。

    走进魔法学院,映入眼帘的就是中间那栋雄伟高大的主教学楼,然后望向两边各有一座副楼,再往后的几栋房子应该是学生的宿舍楼和餐厅吧。校园绿化的不错,绿树成荫、鸟鸣蝶舞。一边往里走冰飞一边向我介绍着附近的建筑“晓风你看,对面这座主教学楼就是高级魔法师部,东面的副楼是中级魔法师部,而西边的则是初级魔法师部,现在他们应该都在上课,父亲已经安排好了,我直接带你去找副院长,他会告诉你应分到哪个班的。”“那冰飞哥哥和钟雷为什么都没上课呢?”冰飞去接我也用掉了将近四十天,如果他是请假那钟雷为什么也没上课?这个问题从刚才就开始困绕着我。

    “是这样的,每个级部的首席生、次席生和末席生都有绝对的自由,除了参加学院的各种活动之外,一般都是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所以你一定要加油啊,争取弄个初级魔法部的首席生,据我了解现在的首席生应该是叫波钠特,好好努力啊。”听了冰飞的解释,我才明白过来,看来做个首席生也不错,有最起码的自由,从小就散漫惯了的我是不喜欢被拘束的,这也是我离开暮家的原因之一。

    走到主楼的顶楼七楼,我跟着冰飞在一间门前停下,门牌上挂着的副院长室证明了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冰飞轻叩两下门,就听门里传来了声“请进”,声音很随和,有些沙哑听嗓音应该是个年过五旬的老人。跟着冰飞推门而入,宽大的办公桌后是一个满鬓白发的老人,老人坐在椅子上正望向窗外,我们的到来他也一定看到了。此时听到我们进来他转过来。本来就满脸皱纹的脸见到我们之后被笑容挤在一起,显得有些滑稽。我和冰飞哥齐齐的弯下腰叫了声“院长好。”“哦,原来是冰飞来了,你父亲最近可好啊。”和煦的笑容给人以亲近的感觉,只是双眼眯成一道缝,让人搞不清楚此时他在想些什么。“多谢院长爷爷的挂念,父亲他很好,他还让我带他向您问好,有机会一定去看望您,我今天来找您是受了父亲的嘱托,带弟弟来报到上学的,希望院长爷爷给安排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这件事我听天霜说过了,晓风就交给我了。”说着眯着的眼睛看向了我,在他目光的注视下我有种没穿衣服的感觉,他那双眼睛似乎能看透一切。“你就是天海的儿子晓风?恩,不错,是个可树之才,我是皇家魔法学院的副院长奥尔柏菲,欢迎来到皇家魔法学院。在分配你班级之前我还是要问一下你目前的阶位,你有什么想法也可以说出来。”“不好意思,奥尔柏菲院长,我现在还没取得任何魔法阶位,至于我的想法,我想主修空间系魔法然后次修风系和火系魔法。”虽然对于自己的魔法阶位感到难看,可我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听我这样说冰飞哥有些不解了“晓风你怎么会这样选择呢,我们暮家一向都是以风系魔法著长的,你怎么能选择主修空间系呢?”

    “就是啊,我对你的选择也很好奇,你可以解释一下吗?”院长也不理解我为什么会这样选择。“是这样的,我在此之前是主修空间系魔法的,然后有学了点火系魔法,至于风系魔法我一无所知,可又不能不学所以我才这样选择。”面对两人的质疑我说出了自己这样选择的原由。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