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亡灵法师(下)

    亡灵法师——打扰死者睡眠的罪恶者、邪恶的灵魂纵者,是被所有种族所厌恶的,亡灵法师作为黑暗系的分支,并不属于掌管死亡、狡诈及其黑暗的黑暗之神管辖,而是邪恶与仇恨的化邪神哈影的遵从者,千年前第一任教皇就颁布法令,凡光影大陆的人族法师都要以铲除亡灵法师为己任,遇者诛之。WWw.dU.LA

    在脑海中翻阅着《预言语录》关于亡灵法师的叙述,我心里可没底对手毕竟是亡灵法师,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可是尽管如此人还是要救的。

    来到出事的那个小巷前,确认了一下四周没人准备施展预言魔法,预言魔法与别的魔法有些不同,那就是法师在施法的过程中是绝对不能被打扰的,他们需要高度集中精神,一个不好就会就会迷失在时空的夹缝中永远出不来。在众多的预言魔法中我选择了“逆光轮回”这个已经失传了的可以窥视过去的空间魔法,那位史上最著名的预言系王级大魔导师就是用这个魔法回到过去看到世界起源的。它不需要强大的魔力支持但对精纯度要求非常高,虽然是学会了可是我仍旧没有把握会成功。

    双手合抱前将体内的空间元素慢慢的注入其中“虚无的空间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空间之门,挣脱时间的束缚跨越时空的隧道,空间术,逆光轮回。”伴随着法咒的吟唱,淡淡的白光开始在我的手掌聚集,一道虚空之门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体渐渐的隐没在白光之中消失不见,大门慢慢关上失去踪影一切又回归平静。而跨入时空之门的我,眼前的景物依旧是小巷前,只不过不同的是我的影是半透明的,随着我魔力的不断支出眼前的景物开始不停的倒退,我知道我成功了可是况并不乐观,因为在时空隧道你必须要用体内的空间元素来推动时空的倒退,而我才刚发动魔法就有些体力不支了,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现在的我才真切的体会到当年那位王级大魔导师的强大,要穿梭回数万年前那需要多么庞大的魔力支持啊。万一在时空隧道中耗光了魔力你就无法回到原来的空间永远停留在时空的断层之中,虽然在隧道中有丰富的空间元素,可惜的是都过于狂暴无法收为己用,如果贸然吸收结果也只有爆体而亡。

    在时空隧道中时间流逝的很慢,隧道中待一年现实世界也只不过过去一天罢了。在耗去大半魔力之后时间终于倒退至出事的前一刻,我保持手型停止魔力的输送,时间在一次定格之后开始正常流逝,正好看到浩斯帕尔向巷子里走去。我站在冰飞和婉儿的边他们看不到我,我也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我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没人感觉到我的存在。我看了看四周一切都很正常,可是就在这时在我的前,冰飞和婉儿的后突然闪现出一个黑影,那人以极快的速度瞬发两个黑球一个砸向冰飞,一个砸向婉儿,已经是下位大魔法师的冰飞毫无察觉就被黑球击倒而婉儿则被那人抱起向南飞去。WWw.dU.LA看到这的我不暗自咋舌,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瞬间就连处时空隧道的我也只是看到一些残影而已,可令我更加惊讶的是出事地点是位于城的北面他竟然能够带着一个大活人在众多高手的头顶穿越整个城飞走,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手的强大。

    既然得知了婉儿的去向我立即换了个手诀继续输送空间元素,撕裂了空间回到现实世界。白光一闪我的影出现在刚才消失的地方,来不及补充消耗的空间元素,向南方瞬移而去。由于是非军事期间所以用于城防的魔法盾没有打开,毕竟要维持那东西是及其浪费魔法石的。出城后一路追踪到城外二十里的小树林依旧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站在树林外的我仔细观察树林内的况,感觉有些不对可就是想不起来。摇了摇头我还是放弃了进去搜索的打算,转刚想回去,被后的一声鸟叫吸引,我转过头刚好看到一只鸟被莫名其妙的弹飞,见到这一幕突然想起了哪里不对,是声音,我听不到树林里的任何声音。能屏蔽气息与声音同时阻挡一切生物的东西只有结界。

    伸出一只手慢慢的向树林深处靠近,在走了几步之后终于触摸到了那道结界,将手掌覆盖在结界上,闭上眼手心立即传来恐怖、血腥、冷的气息,“这应该就是那个亡灵法师布下的结界了。”我心里如此想到。看着这层结界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在这种况下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强行打破,可是那样会打草惊蛇再说我也没那能力去打破这结界,山人自有妙计。脑海中渐渐浮现出《预言语录》中关于空间魔法——结界篇的记载,根据书中的叙述,结界只是将一个空间独立出来以到达屏蔽攻击的效果,可是只要有空间就有空间元素,有空间元素就可以使用空间瞬移魔法,只要使自己体内的空间元素与结界内的空间元素产生共鸣,就可以轻易的穿过结界,这就是在千年前空间系法师用来破解黑暗一族结界的空间共鸣魔法“元素同源”,可惜的是在诸神之战后这种被誉为结界克星的魔法便失传了,幸好被穿越时空的王级大魔导师找回并记载在《预言语录》中。

    结界内,受魔法侵袭而昏迷的婉儿渐渐苏醒过来,可是眼前的景物却完全变了样,婉儿坐起来小心翼翼的观察附近的况“你终于醒了吗,我可是等好久了。”略显沙哑的声音从婉儿的背后传来,差点又吓晕过去。转过来婉儿只能看到远处有个黑影,而那双散发着红色光芒的眼睛格外醒目,胆小的婉儿有些惊恐的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你……带我来这……的吗?”从那人上散发的阵阵黑暗气息使婉儿不寒而栗,连说话都颤抖起来。“尊敬的小姐,你什么都不需要知道,算你命不好成为了最后一位献给邪神哈影的祭品,惊恐吧,憎恨吧,怨愤吧,越是这样邪神大人就越高兴,别试图挣扎我已经在你上布下了制,附近也有我的守护结界没有人会来救你,别了美丽的小姐。”

    听到自己即将被杀,婉儿害怕了,想聚集魔法反抗一下可是无论怎么聚集,体内的魔法元素就是没反应,坐在那里的婉儿吓呆了已经忘了叫喊,大脑一片空白体止不住的颤抖,看着那人一步一步的走到自己面前,婉儿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死亡的降临,泪水从美丽的脸庞滑落,是那样的楚楚可怜,忍不住让人怜惜。可亡灵法师却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枯瘦的手掌从黑色法袍中伸出,透着浓郁的死气渐渐接近婉儿的头顶。

    可就在这时一个异次元斩斩向了亡灵法师伸向婉儿的手掌,但紫光一闪将接近亡灵法师的异次元斩拦下之后消失不见,被人打扰亡灵法师大为不悦“哼,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死灵之球。”一个黑色光球从亡灵法师的手中瞬发,向我藏的地方袭来,这个光球我并不陌生就是它击昏了冰飞,见藏之地被对方发现我立刻瞬移换了个位置隐藏。“我可没心和废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伟大的邪神啊,请赐予您奴仆最邪恶的力量,让正义臣服,让混乱降临吧。黑暗术,夜影束缚。”伴随着亡灵法师的吟唱,一道道紫色光影透体而出,犹如活物一般向我新藏的地方飞来。还没等我做出反应,就被这些光影束缚住从树上掉下来动弹不得。

    婉儿看到有人来救她,心里升起一丝希望可当看到是魔法弱的连自己都不如的晓风时,那点希望完全破灭了,现在有人陪自己死婉儿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先送你上路吧。”说着亡灵法师向我走来。“作为亡灵法师的你为什么会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杜尔这样的大城,是别有目的吧。”看到他向我走来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因为我有最后的保命符,所以能弄清他的目的再好不过,我隐隐觉得这只是个开端更大的谋还藏在暗处。“哦,你不怕吗?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只会死的更惨更难看。”亡灵法师对我丝毫不感兴趣,举起法杖开始吟唱法咒。“那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还有那边那个女孩是我的女朋友,死前让我们告别一下吧。”见没办法出他的话,我开始思索着怎么才能逃离。“你很勇敢也很聪明,这时候还在我的话,可惜遇到我你只有死,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是紫暗主上坐下四大亡灵法师之一的噬魂,至于我的阶位是高阶亡灵法师,按你们的划分方法来说应该是魔导师,所以你死在我的手里并不冤,至于你的请求,到了地狱你们自然会在一起,乖乖的受死吧。”说着亡灵法师举起了法杖要置我于死地。

    又是个死灵之球砸向我的头顶,全被束缚住的我躲无可躲,眼睁睁的看着死亡的来临。可是预想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光球砸到我的上瞬间消失,而我体内却多了些什么,来不及惊讶小心的从空间袋内拿出噬神刀希望借由刀上的神圣气息能够驱散我体内的黑暗束缚。

    看到这样的结果惊讶的可不只我一个,“咦,竟然是罕见的吞噬之体,传说中能够吞噬一切低级魔法的特殊体,嘿嘿,紫暗主上一定会对这样的体感兴趣吧。”看到眼前这怪异的景象,噬魂放弃了杀死晓风的打算,准备将他带回去交给主上,可没有察觉到晓风的异样。

    将噬神刀上的遮布揭掉,庞大的神圣气息瞬间充斥了整个结界,而我上的束缚也被解开,噬魂显然很害怕这强悍的神圣气息,痛苦的叫喊了一声用衣袖遮住面庞连退数步。看准时机的我发出一个瞬移异次元。通过空间的传送,异次元斩轻松的躲过了噬魂边的自动防御魔法,诡异的出现在他的背后狠狠的插了进去。没看成果,赶忙瞬移来到婉儿的边拉着她的手用了父亲留给我的空间传送卷轴,这就是我的保命符。这东西可以不需要魔法力实现任意地点的传送,如果没做地点标记就随机传送,是逃生不可多得的法宝,但是由于制作及其困难所以父亲也只留给了我三个。

    用了传送卷轴之后,我和婉儿被随机传送到一片农田,具体的位置还不知道,但肯定的是出了结界没错。刚想找杜尔城方向的我们,后突然传出一声怒吼:“可恶的小鬼,竟然让我受伤了,你们都得给我死。”回头一看竟是那个亡灵法师,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追来,心中暗叫不妙。“伟大的邪神啊,请赐予您奴仆最邪恶的力量,让正义臣服,让混乱降临吧。黑暗术,亡灵嘲笑。”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夹杂着强悍的黑暗元素向我们俩袭来,在这种高阶魔法下我们连抵抗的念头都没有。“大地之盾”脚下的土地突然裂开,一面巨大的土盾牌及时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挡住了噬魂的亡灵嘲笑。土系魔导师波恩尔、火系魔导师浩斯帕尔同时出现在我们的头顶,刚才那个七级土系防御魔法“大地之盾”就是波恩尔发出来的。

    “果然是可恶的亡灵法师,今天我就送你去地狱,受死吧。”波恩尔最近被这个亡灵法师搞得吃不好睡不好,自然是对他恨之入骨。“燥的火元素啊,请听从您信仰者的召唤,许我借火的烈焰,焚烧所有违背光影条约的罪恶,火术,火域炎龙。”浩斯帕尔可不像波恩尔那样废话连篇,连招呼都不打出手就是一个七级单体攻击魔法。躯庞大的火龙夹带着炙的火焰向亡灵法师奔去,火系魔法,是除光系魔法之外驱逐黑暗魔法最有效的法术。

    见到如此强悍的魔法袭来,强大如噬魂也没有信心能够接下来,两个魔导师而且还有一个是克制自己的火魔导,这本来就是场硬仗更别说自己已经受伤。噬魂知道今天想完成任务是不可能了,只能无奈的选择逃逸。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