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奥兰帝国

    晨曦,远处海天交界的地方慢慢的泛出鱼白。读…啦^文学一夜未睡的我坐在礁石上安静的等待着黎明,潮湿的海水沁湿了我单薄的衣服,清晨微凉的海风袭来略有些冷意。我伸出一只手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继续沉浸在我的内心世界。我喜欢这样安静的坐着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我喜欢望着天空发呆,细细的回味过去,偶尔憧憬一下未来,从小就习惯了孤独的我,也如父亲那样沉默不说话,独自演绎着忧郁。

    嘈杂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我转过头远远的就看到一队马车朝我家的方向走来。马车上印着的是奥拉帝国特有的六芒法阵,我知道是冰飞哥来接我了。目光最后一次落在广阔蔚蓝的大海之上,转离去。我走到木屋的时候,冰飞哥正好从马车上下来,我们见面之后什么话也没说,一个拥抱足以替代千言万语。

    哥哥松开了我,双眼停留在我的上,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儿,看着我散乱的头发破旧的衣服,双眼竟有些细润了。哥哥拍了拍我的双肩道:“我的好弟弟,这几年苦了你了,现在三年的守孝期过去了,父亲叫我来接你回家,回我们真正的家。”你看为了保证你的安全,父亲调动了亲卫法师团的精锐,虽然人数不多但足以应对一般的突发事件。顺着哥哥手指的方向我才认真的打量起这只队伍来。

    马车只有两辆,其余的都是骑马。二十几个卫队中全都是魔导士以上级别,而当我的目光扫到后面那辆马车的时候,着黑色魔法袍的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制作精细的法袍及其镶嵌着的魔法石是他地位与份的象征。最后我的目光停留在他的左肩臂徽上,七个六芒阵正是魔导师的阶位,而他手中法杖上的红色宝石证明了他是一位火系魔导师,看来大伯对我还是重视的,魔导师即便是在魔法帝国奥兰也不会超过五十,哪个不是有着及其崇高的地位。魔导师走下了马车,远远的对我弯了弯腰算是行礼:“尊敬的晓枫下,我魔导师浩斯帕尔遵从暮天霜下的旨意,率领暮家亲卫法师团护送您安全的到达奥兰帝国王城。”

    我微微点头算是还礼,哥哥也弯下腰叫了声导师,没想到这人竟是冰飞哥哥的导师,不过更令我不解的是浩斯帕尔的那句下,哥哥见我满脸疑惑悄悄的对我说:“自从爷爷为帝国献之后,当时的国王为表彰我们暮家对帝国的贡献,封爷爷为忠勇王并世袭王位,那时我们暮家在帝国有着无尚的地位与荣耀,可是功高盖主树大招风,当现在的国王继位之后我们暮家就开始衰落了,尤其是丞相在国王面前进谗言,更导致了皇家对暮家的疏远,唉,暮家的光辉已经随着爷爷的死去而逝去了。”从哥哥那深深的叹息中我能体会的到那种悲伤与无奈。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礼,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一把母亲留给我的噬神刀和一本《龙神诀》,父亲留给我的《预言语录》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了。(读啦文学网)说到《龙神诀》我曾试着练过几次,可是始终不得其法,最终也只好放弃,或许是机缘未到吧。跟随哥哥坐进第一辆较大的马车,队伍开始掉头向奥兰帝国的方向开拔。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撩起窗帘,当经过村长家门前的时候正好看到斯卡奇叔叔和婶婶站在门前目送我离开,我挥手向他们作别,直至他们的影淹没在晨雾之中,我想这个时候雪舞那个懒虫大概还在睡觉吧,梦中的你是否知道你的晓风哥哥已经离去,不要伤心,不要难过,我永远记住你的笑容。就要离开我生活了十三年的地方,目不转睛的看着渐渐隐没在群山中的渔村,满眼都是不舍。转头望向前方,未来的路还很长啊。

    从清河渔村到奥兰帝国的王城大约要二十天左右,虽说魔法师可以用简单的风系飞翔术飞行,可是很少有人这样做,一是浪费魔法,飞翔术只适合短距离的移动。二是太过招摇,说不好就被人当作活的移动靶。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长距离空间魔法传送,可是现在学习空间魔法的人越来越少,更不要说是长距离传送这种需要强大魔力支持的魔法。空间魔法传送还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传送的目的地必须是施法者曾去过的或者做过魔法定位标记的地方,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住了空间魔法的传送。

    一路快赶了十一天,终于跨过梅拉公国与奥兰帝国的边境,真正到达了魔法的王国奥兰帝国。奥兰帝国是魔法的发源地,这里集中着世界百分之七十的魔法师是名副其实的魔法帝国,更拥有着为数众多的高位魔法师。当今世界中仅剩的六位大魔导师就有三位在奥兰帝国(隐世的除外)。伴随着千年前的诸神之战,强盛的魔法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许多魔法在那时失传,而能够修炼到大魔导师的人也越来越少。当世仅有六位大魔导师和八位剑圣。六大魔导有三位在奥兰帝国,分别是魔法公会会长兼宫廷首席大魔法师王级大魔导师多可纳斯,魔法公会副会长兼奥兰帝国皇家魔法学院院长王级大魔导师西欧特,魔法公会名誉副会长喜欢到处流浪的尊级大魔导师夜丘萨。另外三个分别是神圣教延教皇现今唯一个皇级大魔导师奥提格,教延裁审团主教王级大魔导师德罗普,梅拉公国佣兵工会佣兵王尊级大魔导师拉瑟卡。而八大剑圣五个在亚德帝国,两个在梅拉公国,一个则在穆费比帝国。

    车队很快就通过了前哨关卡,驶进了边防重镇杜尔城,虽说这里是边防重镇其实守兵也只有不到五万而已,主要是这里很少发生战事,奥兰帝国与梅拉公国接壤,往来的商人都要经过奥兰帝国才能进入梅拉公国,所以梅拉公国与奥兰帝国世代交好,而位于边境的杜尔城成为了附近最大的商品集散地,几乎世界上的所有东西在这里你都能找到就连神秘的精灵一族的精灵弓,一直深藏深山的矮人打造的武器,只要你有足够的钱,在这里你就可以找到。马车没有经过任何检查就进入城中,门口的卫兵少的可怜,却个个都是精英,从他们的站姿就可以看的出来。“一连赶了好几天的路,想必你也累了,现在我们终于进入帝国的领土,可以放松一下了。杜尔城的城主是我父亲的好友,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几天吧,这里可是相当的繁华的,利用这几天的时间我陪你好好玩一下。”看着哥哥望向窗外一脸的兴奋样,我就知道他从前肯定来过,不过恐怕有大伯在边,没有玩的机会吧。

    “好,我第一次来这样的大城市,要好好见识一下。”“听说城里有从三大地之一的精灵深林里捉到的精灵,上次是随父亲来的,没机会去看,这次一定要好好的看一下这神秘的精灵族,听说精灵不论是男还是女都长的极美,不知道传言是不是真的,最美丽的种族,恩一定要去看看。”看着哥哥暗自嘀咕,我笑了笑摇头不语。精灵我也是很想看,不知道是精灵漂亮好是我的雪舞漂亮,我知道她一定没我的雪舞可

    马车在一处豪宅前停了下来,我跟随哥哥一起下了车,宽大的门檐上刻着城主府三个烫金大字。魔导师浩斯帕尔也走下了马车站在哥哥的后,大门打开,一个着便衣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后跟着一队卫兵显得是那样的气派,中等瘦弱的材是魔法师的共,一脸的和气令人十分容易亲近。他走到哥哥的面前弯下腰行礼:“杜尔城城主恭迎暮冰飞下。”哥哥急忙将他扶起:“博迪叔叔你这是干嘛,您是我的长辈那些俗礼就免了吧,今天正好途径这里顺便看望您一下。哦对了,来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导师魔导师浩斯帕尔,而这位则是我天海叔叔唯一的儿子,我的弟弟暮晓风我这次是遵照父亲的意思将晓风接回家的。

    ”听到哥哥的介绍后,博迪城主先是看了一眼浩斯帕尔,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最后目光停留在了我的上,长长的头发遮住了我大半的面容,使他看不清我的容貌“原来这位少年就是暮家二少的遗孤,恩小伙子不错。来冰飞到里面坐,上一次见你还是在一年前,现在长的越来越英俊了,有你老爸当年的风范。”目光不在停留,说着拉起哥哥的手走进城主府,显然我并未引起他的兴趣,我想看到我这落魄的样子任谁都提不起兴趣吧。

    走进客厅众人坐好,城主博迪与哥哥彼此寒暄着,而魔导师浩斯帕尔则坐在那闭目养神,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只有我被人遗忘在遗忘的角落,不过好在我早以习惯了寂寞。正在看窗外风景的我,视线突然被一个女孩的子挡住,一头墨绿色的头发沐浴在阳光下显得格外醒目,仔细看来女孩差不多十五岁左右,材高挑,貌美又略带几番韵味,长大以后应该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少女看了一眼客厅的众人,看到屋里有位魔导师的时候满眼崇敬,而看我则一脸厌恶,我知道就我这穿着任谁都不会多看吧。女孩旁若无人的走进客厅,目光停留在哥哥的上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脸“耶!冰飞哥哥果然来了,刚才听管家说你来了,我还不信,现在好了,冰飞哥哥一定要多留几天好好陪陪婉儿哦,上次就让你给跑了。这账我还没和你算呢。”说着便神自然的靠在冰飞的边。

    博迪城主不怀好意的看着有些窘像的哥哥,意思不言而喻。哥哥向城主递去求救的眼神,可被城主一语否决:“那个冰飞啊,我膝下就婉儿这一个女儿,从小就纵惯了,我也管不了了,我看你们也满般配的,你们年轻人的事就让你们自己解决吧。”哥哥见博迪城主眼中的调笑之苦笑无语。“好好好,好婉儿我答应你就是,我就在这里多留几天陪陪你。”无奈哥哥只好像婉儿妥协。“太棒了,我就知道冰飞哥哥对我最好了,恩让我想想我们要去哪玩。”沉浸在幸福中的婉儿开始计划着未来的行程。他们俩的神落在我的眼中,我就知道他们的关系肯定不一般,说不好婉儿就成了我未来的嫂子。

    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客厅的和谐,一个卫兵队长模样的人闯进了客厅,连礼数都不顾了,径直的走到城主的面前,附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城主听后原本和煦的笑容瞬间凝固,我知道一定是发生大事了,要不然久经世事的城主不会如此失态。城主将卫队长遣下,面色有些沉重的道:“现在客厅里也没有外人,有些事我也不隐瞒,刚刚我的亲卫队长向我报告,城外三十里处发现一少女的尸体,这已经是本月第六个受害者了,死因都是魔法力抽空,魔力枯竭而死,六个受害者都有一个共,那就是都是女处子之,而且全都是大魔法师一下阶级。死相及其恐怖,像是受到亡灵魔法的侵蚀而造成的,现在我们正极力追查,可是毫无结果。”

    魔导师浩斯帕尔原本眯起的眼睛瞬间睁开,看来他对这次的事件很感兴趣。“那博迪叔叔现在有什么头绪或线索没有?”一贯冷静的哥哥并没有太多的惊慌,详细的询问着案件的况。“没有,现在没有任何线索,我出动了府内所有的法师去追查此事,可依旧一无所获,凶手行踪太多诡异,而且目的不明很难追查。”客厅里的人都是一头雾水,可我已经听明白了,这一定是臭名昭著的亡灵法师搞的鬼,至于他这样做的目的我也想不明白。

重要声明:小说《光暗审判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