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怡玲然 书名:不要让爱溜走
    艾雪自己先回到家的,她忽然之间觉得自己还有好多事要做,她必须把每一件事都考虑周全,可是时间却是有限的,艾雪并不想改变自己已经决定好的事情,尽管她知道那样做的后果很危险,但是比起眼睁睁看着程宇越陷越深,被毒品吞噬的骨瘦如柴,生不如死,艾雪反倒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她觉得这也许就是最后的机会了,她已经没有时间再迟疑了。

    艾雪现在的心情和上午离开家时的心情截然不同,她的心不再麻木。想到程宇,她的心里再次挤满了极度的哀伤。

    程宇进屋时,手里捧着一大束红玫瑰,他的脸上流露出许久不曾有过的开心的笑容。程宇一进门就轻声呼唤着,“雪儿,雪儿。”

    艾雪听到了程宇的声音,她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艾雪望着向她走过来的程宇,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她的神色很是平静。

    程宇把手里的花束递给了艾雪,“雪儿,我永远爱着你,就像这束红玫瑰的花语说得那样,我对你的爱,真实而热烈,你要记住这一点啊。”

    艾雪微笑着接过花束,她低下头闻了闻,脸上竟闪过一丝心酸的神情,当她再次抬起头看着程宇时,她的脸上隐隐约约地透露出一丝的哀怨。

    程宇的心里也很难过,想到这些天来梦魇般的日子,他所带给艾雪的伤害,程宇的心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他默默地把艾雪揽进怀里,许久没有说话。

    艾雪的心在痛苦地呐喊着,那份剧痛让艾雪不能自己,她紧紧地靠在程宇的胸前,她的身体微微地颤抖起来。

    程宇更加用力地抱紧了艾雪,时间在慢慢地流逝,两个人谁也不曾说话。

    当两个人来到餐桌前时,程宇却愣住了,餐桌上面已经摆好了艾雪精心烹饪的菜肴,形状各异的盘子摆满了餐桌。

    那些盘子都是艾雪特喜欢的,它们可都是艾雪精挑细选买回来的。如果不是什么特别的节日,艾雪是从来不会把它们拿出来的。对艾雪来说每个形状的盘子都具有特别的意义,它们都有着各自的用途。

    程宇看到最中间的是那一对椭圆形的工艺相当考究的盘子,这一对盘子是他们新婚旅行时在南方买回来的,除了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出现在餐桌上外,平常艾雪便将它们雪藏在碗柜里。

    程宇发现他的生日和艾雪的生日的专用盘子也摆在了餐桌上,那两只粉色的只有在情人节才使用的盘子里装着水果和糕点。

    程宇的脸上现出了苦苦思索的神情,过了一会儿,他很有些难为情地对艾雪说道,“雪儿,真得很抱歉,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了呢?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程宇的语气里充满了愧疚的味道。

    艾雪一边坐下来一边说道,“你不要想了,今天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我只是觉得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顿饭了,再加上我的病也好了,所以才准备了这些。我们今晚就痛痛快快地喝上一杯吧,祝我们身体健康,生活幸福吧。”艾雪一边说一边打开了餐桌上的那瓶红酒。

    程宇脸上现出释然的神情,他也坐了下来,看了看一桌子的菜,对艾雪说道,“雪儿,可你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我忘记了我们的重要日子呢。可是,雪儿,你的身体刚好,怎么可以这么辛苦呢?累坏了吧?”

    艾雪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你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只是这段时间让你很辛苦,没少让你为我费心,我心里很感激你。”

    程宇连忙说道,“雪儿,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们是夫妻,你这样说,让我心里很难过,没能照顾好你,我已经感到很愧疚了,你再这样说,更让我无地自容了。我知道,我让你很伤心,很失望,雪儿,只要你肯原谅我,我就已经很感激了。雪儿,谢谢你!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程宇久久地望着艾雪,心里充满了感动。在这一刻,他好像又感觉到了从前的温馨。

    艾雪也静静地望着程宇,她脸上的神色很是平静,一双美丽的眼睛里看不到丝毫的哀伤和忧郁。但是,此时的艾雪内心正在忍受着肝肠寸断的疼痛,她不知道明天将会怎样,等待她的又将是怎样的结局。

    程宇却没有看出艾雪的异样,他伸手接过来艾雪递给他的酒杯,一脸喜色地和艾雪碰了一下酒杯,然后是一饮而尽。

    艾雪也喝光了酒杯里的酒,她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程宇的脸。当她发现程宇在看着她时,她便冲着程宇淡淡地一笑,神情祥和。

    两个人这顿饭吃得很愉快,用去了很长的时间。

    吃过饭后,程宇坚决不让艾雪收拾桌子,他把艾雪拉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伸手替艾雪打开了电视。

    艾雪没再坚持,她看着转身又走回厨房的程宇,脸上再一次现出了悲痛的神情,泪水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她的嘴角在哆嗦着,眼前变得模糊起来。

    程宇收拾完厨房走过来挨着艾雪坐下,艾雪慢慢地把头靠在了程宇的肩上,闭上了眼睛,脸上的神情很是安详。

    程宇侧头看着消瘦的艾雪,他心潮澎湃难以平静,渐渐地他的脸上现出了神往之色。他想起了两人这样相依相偎度过的许许多多的甜蜜的夜晚,艾雪那美丽娇憨的模样清晰地出现在程宇的脑海里,他的双眼慢慢地模糊了,泪水悄然地流了下来。程宇的心痛得缩成了一团,脸上瞬间挂满了悲哀的神色。他伸出手轻轻地拉起艾雪的手,紧紧地握着。

    艾雪并没有睁开眼睛去看程宇,她已经从程宇越来越凉的手上感觉到了来自程宇内心深处的忏悔,她知道,现在的程宇是没有勇气面对她的注视的,她不想让程宇感到难堪,她只想静静地享受这样安宁的夜晚,虽说很短暂,但也能给她遍布伤口疲惫不堪的心灵一些藉慰的。

    果然不出艾雪所料,没过多久,当她感觉到程宇的手在微微地颤抖时,程宇慢慢地站了起来,步履沉重地走进了厨房。

    艾雪默默地注视着程宇的背影,脸上现出如有所思的神情。

    几分钟后,程宇端着一杯牛奶走到了艾雪的跟前,他尽力用平静的语气说道,“雪儿,不早了,你也累了,喝杯奶早点休息吧。”程宇的手微微地颤抖了一下,他不敢再去看艾雪的眼睛,说完这话,他假装去擦撒到手上的牛奶,把眼光从艾雪的脸上移开了。

    艾雪并没有去接牛奶杯,她安静地看着程宇,她的眼睛里满含着深深的爱意和信任。当她看出程宇脸上躲闪的神色时,她轻声说道,“老公,我并不想睡觉,我只想这样靠着你的肩膀静静地呆上一会儿,这让我回想起从前的快乐和幸福,难道我这个要求也让你感到为难吗?”

    程宇的心在颤抖,面对艾雪那双坦诚的眼睛,程宇难以再坚持下去了,他慢慢地抬起头看了看艾雪,他的脸上现出悔恨交加的神情,他的嘴角哆嗦着,欲言又止,随后一仰脖一口喝光了牛奶。

    程宇看着艾雪,眼里含着泪,他小声地说道,“雪儿,我忽然想起来,我把手机落在车里了,我去取,很快就回来。”程宇说完,不待艾雪说话,他已转身向门口快步走去,迅速地穿上鞋跑了出去。

    艾雪没有动,她仍然平静地坐在沙发上,她已经猜到了程宇离开的目的,但从她脸上的神情看不出来有什么不高兴。

    程宇回来时,看到艾雪已经回到卧室躺下了。

    艾雪并没有问程宇什么,她只是轻声地说道,“你回来了,我睡了。你也早点睡吧。”艾雪说完便闭上了眼睛,样子好像很困乏。

    程宇无言地点点头,脸上的神情很是不安。

    艾雪这一觉睡得很沉,身旁的程宇几次离开又回来,艾雪也不曾知晓。

    早上,程宇是被艾雪叫醒的。

    程宇来到客厅,伸手端起桌子上的热牛奶,他一边喝一边向厨房走去。

    厨房里,艾雪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看见程宇走进了,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坐下来吃饭吧。”

    程宇听话地坐了下来,他把空杯子递给了艾雪,拿起了小勺子,他的面前放着一碗鸡蛋糕,嫩嫩的,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葱香味,看起来就很有食欲。

    艾雪接过杯子,像是不经意似的看了看杯子里,把杯子放到了一边。她在程宇的对面坐了下来,一双眼睛看着程宇。

    程宇鸡蛋糕还没有吃完,他便感觉到自己的头有些晕呼呼的,眼皮似有千斤重,艾雪在他的眼里渐渐地变得模糊起来。程宇努力想睁开眼睛,可是他却没有做到,他的头越来越沉,小勺子也从他的手中滑落了。没一会儿,程宇便慢慢地趴到了桌子上,失去了意识。

    程宇是被难以忍受的疼痛折磨醒的,他的身体已经在颤抖了,他的毒瘾犯了。当他睁开眼睛时,他大吃一惊,他竟被五花大绑地捆在了客厅中央的钢管上,他的身下却是他们用来睡觉的床垫。而艾雪则安静地坐在他的旁边,静静地看着他,样子冷静地如同一个陌生人,程宇一时竟忘记了疼痛。

    程宇惊诧地看着艾雪,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他刚要说话,这才发现他的嘴里严严实实地塞着一条毛巾,让他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程宇的脸上现出惊恐的神色,他看着艾雪,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示意艾雪拿掉他嘴里的毛巾,他有话要说。

    艾雪神情平静地看着程宇,轻声说道,“老公,从现在开始,你只要听我说就行了。你要保存体力,准备迎接一会儿到来的痛苦吧。我知道你身上的毒瘾正在发作,”艾雪说到这停了一下,她从床垫上拿起一个药盒,对程宇说道,“为了减轻你的痛苦,我为你准备了‘脱毒舒胶囊’,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给你服了下去,希望会对你有所帮助。”

    程宇使劲地摇着头,眼里流露出苦苦哀求的神色,希望艾雪能拿掉他嘴里的毛巾,他真的有话要说。

    艾雪看着他说道,语气仍很平静,“程宇,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清楚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也明白我想要做什么,你更应该了解我的意思,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所以,程宇,你什么也不要说了,就让我们安静地等待那残酷的时刻到来吧。程宇,我会陪着你的,当你痛的时候,就请你想想我的哀伤吧。”

    程宇“呜呜”地说着,他更加用力地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身上的绳索。

    艾雪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她看着程宇说道,“程宇,别再做那无用的事情了,你是不可能如意的,这样你会更难过的。程宇,你知道嘛,我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才这样做的。程宇,当我第二次从昏睡中醒来时,我就知道了你在给我服用安眠药,那一刻,我彻底地崩溃了,我的心也随之死去了,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死亡,所以,我先去了一趟银行,把我名下的存款全部转到了你的名下,交清了这个月的贷款。我去和子皓告别,”艾雪说到这她停住了,看着一脸惊恐之色的程宇,她的泪水流下来。

    艾雪擦去脸上的泪水,接着说道,“可是子皓的话却让我改变了想法,我不该就这样丢下你不管,那我就太自私了。无论如何,我也要尽力去试一试。所以,我才早早地回来的,做好了所有的准备。程宇,我知道你会很痛,可我却无法替代你。程宇,我求你,一定要挺过去,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会苟活在这个世上,黄泉路上我会陪在你身边的。”艾雪一边说一边从床垫上拿起一个锋利的刀片,对程宇说道,“程宇,假如不测真的发生了,我会用这个刀片结束我的生命,但真正杀死我的却是你程宇,因为你的懦弱,你的逃避害死了我。所以,程宇,如果你真的还爱着我的话,那就坚强一些,一定不要死去。”

    程宇惊恐地看着艾雪,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艾雪手里的刀片,拼命地摇着头,脸上的神情更加痛苦了。程宇太熟悉那刀片了,那是他刮胡子用的刀片,平常他使用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可是此时的艾雪好像全然不知它有多锋利似的,随意地捏在手里,就如同拿着一张纸片一样。

    程宇的身体剧烈地哆嗦着,他身上的毒瘾正在发作,汗水和泪水一起流了下来,疼痛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他把头狠狠地向身后的钢管撞去,但是他却没感觉到痛。原来,艾雪已经想到程宇疼痛难忍的时候会有过激的行为,她担心程宇受伤,在钢管上缠了厚厚的棉被。

    无法动弹的程宇无声地哀嚎着,他的脸因痛苦而可怕地扭曲着,他的眼睛似乎都要瞪出来了。

    艾雪流着泪,拿起毛巾替程宇擦去脸上的泪水。她不断地安慰着程宇,“老公,再坚强一些啊,很快就会过去的。”

    正在拼命扭动的程宇忽然不动了,他疼得昏了过去。

    艾雪默默地流着泪,解开了绑在钢管上的绳索,把仍被捆着四肢的程宇平放在床垫上。艾雪拿出了程宇嘴里的毛巾,然后,她站起身来到了厨房。

    艾雪回到程宇身边时,她的手里端着一碗水,她不停地用小勺搅拌着。艾雪轻轻地捏开程宇的嘴,把小勺里的水慢慢地倒入了他的嘴里,帮着他咽下去。

    程宇再次醒来时已是下午,他无力地抬起头,向后靠在了钢管上。

    舒缓的音乐回响在客厅内,程宇睁开一双无神的眼睛,看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艾雪,随后又慢慢地垂下头,闭上了眼睛。

    艾雪伸手擦去程宇脸上的汗水,极其哀伤地问道,“老公,你还好吗?我一直在担心你。”

    程宇这才发现堵在他嘴里的毛巾已经被艾雪拿掉了。程宇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没说话。

    艾雪的神情更加悲哀,她哽咽着说道,“老公,你在恨我吗?为什么你都不肯看我呢?”

    许久,程宇才抬起头看着艾雪,有气无力地说道,“雪儿,我没有恨你。只是我这个样子很难受,你帮我解开吧。我想上厕所了。”

    艾雪轻轻地摇了摇头,流着泪说道,“对不起,老公,我不能答应你。我给你垫好了纸尿裤,你方便吧。”

    程宇的脸上现出了凄凉的神色,他悲哀地说道,“雪儿,我不习惯这样方便,你先给我解开吧。我真得好难受啊。”

    艾雪泪流满面,她一边擦去脸上的泪水一边说道,“我知道你很难受,你已经有十几个小时没碰毒品了。老公,再忍耐一下,我知道你会挺过去的。”艾雪伸手擦去程宇脸上的汗水,她神情悲痛地说道,“老公,你想想我现在的心情吧。就算是为了我,你也要坚强一些啊。”

    程宇苦苦地哀求着,“雪儿,我知道我伤了你的心,我会戒掉毒瘾的,你要相信我啊。雪儿,我求你了,快帮我解开吧。”

    艾雪坚决地摇了摇头,她哭着说道,“老公,不要再逼我了,我会受不了的。我求你,不要再说话了。老公,你先把这杯水喝了吧,你最需要的是它。”艾雪一边说一边把杯端到了程宇的嘴边。

    程宇把脸转向了一边,他神情哀怨地说道,“雪儿,我已经陷得太深了,你这样做是毫无意义的。雪儿,放弃吧。”程宇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肌肉已经在颤抖,他的声音里也流露出深深的痛苦,他的毒瘾似乎正在发作。

    艾雪哀哀地看着他,声音里充满了悲痛,“程宇,不要这样说,我们一定要坚强。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程宇,你不是无意之中染上毒品的,这一切都是韩熙倩一手策划的,韩熙倩和徐占君的关系非同一般。程宇,你不是要替自己讨回公道的嘛,当你知道了这件事情,你还会放弃吗?”

    程宇的脸上现出了震惊的神情,由于愤怒和疼痛他的脸可怕地扭曲着,他悲号着,“为什么?为什么——”程宇又一次昏了过去。

    程宇发现自己下身赤裸地坐在床垫上时,这已经是第三天的事情了。艾雪在他昏迷的时候,把他弄脏的裤子换了下来,为他盖上了棉被。

    程宇都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拉在裤子里了,他只觉得自己好像置身在冰窟里。当他只是听到艾雪的声音,却看不到艾雪时,他竟发现自己失明了,被恐惧包围了的程宇歇斯底里地喊叫起来。

    程宇只觉得艾雪过来把他搂在怀里,在他的耳边轻声安慰着他,“老公,不要怕,这只是暂时的,很快就要过去了。我们已经挺过去两天了,你会好起来的。”艾雪说着竟泣不成声。

    程宇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好像一觉醒来却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让他的心里充满了不安,和惧怕,他喃喃地自语着,“我完了,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这样的我活着也是一种拖累,我为什么还要活过来继续连累你呢?”

    艾雪呜咽着说道,“老公,你不要这样说,你会像从前一样健康的,你不要担心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程宇像是没有听到艾雪的话,仍然自顾自地说着,“我什么时候健康过啊!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老天要如此惩罚我。韩熙倩,你又是为了什么如此坑害我?为什么我的命运要如此的多灾多难?为什么——”程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呼喊着,他的脸上挂满了痛不欲生的神情。

    艾雪是在第五天的时候告诉了程宇有关胎儿的事情,这时候的程宇已经变得有些呆傻了,他不吃不喝,眼神直直地盯着一个地方,似乎已经没有了求生的欲望,只是在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程宇的样子让艾雪悲痛欲绝,她知道这个时侯能让程宇重新找到生的勇气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告诉他,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却来的不是时候,已经在几天前被她拿掉了。

    果然,程宇在听到这件事以后,神情大变,短暂的惊愕后,程宇是放声痛哭。

    艾雪却在程宇的痛哭声中昏了过去,身体的不适,再加上这几天的担惊受怕,不吃不喝,让艾雪再也撑不住了,她倒在了又一次毒瘾发作的程宇身旁。

    程宇昏过去的瞬间看到了破门而入的警察。

    是薛紫莹报的警。原来,薛紫莹要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一些日子,准备向艾雪辞行,可是一连几天她都打不通艾雪和程宇的手机。薛紫莹把电话打到了程宇的父母家,他们也不知道程宇去了哪里。两位老人顿时慌张起来,赶紧四处向亲戚打听,结果没有一个人说知道。程宇的母亲当时就昏了过去,他的父亲也跌坐在地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薛紫莹立即打了报警电话,警察很快地赶到了程宇的家里。

    小区里响起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一辆120急救车飞快地驶进了小区……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不要让爱溜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