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怡玲然 书名:不要让爱溜走
    一夜没睡的艾雪早早地起来了,她下床的声音很轻,但还是被一旁的程宇听到了。程宇睁开眼睛,一脸愧疚地看着艾雪,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艾雪并没有回头看他,慢慢地站起来,走出了卧室。她那看起来好像历尽沧桑的背影深深地刺痛了程宇的心,程宇的眼里充满了悔恨的神情。

    程宇坐了起来,脸上布满了愁云,他心事重重地看着卧室的门,心里竟升起了一丝的期盼,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脸上挂满甜蜜的微笑的艾雪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跑到他的跟前哄着他起床的情景,那幸福的感觉似乎就在眼前。但是没多久,程宇的脸上现出失望至极的神情,整个房间里静悄悄的,好像没人一般。

    程宇期盼的情景并没有出现,艾雪没像以外那样跑进来和他嬉闹。程宇的心里觉得空落落的,好像丢失了什么珍贵的宝贝似的。

    程宇惴惴不安地来到了客厅,向厨房里面望去,厨房的门并没有关严,程宇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厨房里的艾雪。

    艾雪正在准备早餐,她苍白的脸上毫无表情,有些凌乱的头发更增加了她的凄凉感,一双眼睛有时呆呆地看着一个地方,好半天才会像忽然想起来似的慌忙地掀起锅盖,炉灶上发出水滴在火上的“哧哧”的声音。

    望着拿着勺子只是在机械地搅动着的艾雪,程宇的心揪成了一团,他能体会到此时艾雪内心的忧伤有多大,而这一切全是他造成的。程宇在心里狠狠地痛骂着自己,他恨自己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还要活着继续带给艾雪伤痛。程宇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他觉得胸口很闷,好像要窒息过去一样。

    双眼含泪的程宇在厨房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轻轻地推开厨房门走了进去,胆怯地看着艾雪,一时无语,脸上的神情很是复杂。

    艾雪也没有说话,默默地关上煤气阀,端起刚刚做好的米粥来到了餐桌前。

    程宇从碗柜里拿出碗筷放到了桌子上,他偷偷地看着一言不发的艾雪,心里慌乱起来,他猜不到这时的艾雪在想些什么。更让程宇感到惶惑的是以往那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默契在这时不知道都跑到哪去了,程宇想不出自己的脑子为什么会如此迟钝,好像脑子里除了一片空白以外什么也没剩下了。程宇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一双眼睛呆呆地看着艾雪,一脸的茫然。

    艾雪把米粥盛到了碗里,放到了程宇的面前,她转身坐到了程宇的对面,低头慢慢地搅拌着自己碗里的米粥,整个过程,艾雪没有说一句话,也不曾看程宇一眼,就好像面前的程宇是个透明人一样,她根本看不到。

    程宇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似的,头低低地垂着,不敢看向艾雪。

    满腹心事的艾雪起先并没有注意到神情沮丧的程宇,她的脑海里已经乱成了一团麻,她想要理清它们,但始终没有找出头绪。当艾雪看到程宇并没有吃早餐的时候,她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的担忧。看着惶惑无助的程宇,艾雪的心又剧烈地痛了起来,她真的好想对程宇说出自己的悲伤和恐惧,她也害怕啊!

    艾雪还是忍住了内心的伤痛,望着低头不语的程宇缓缓地说道,“程宇,先吃饭吧,我们还有许多要面对的事情,吃过饭后,我们再商量一下吧。”

    程宇抬头看着艾雪,哀哀地说道,“雪儿,我吃不下,我没有一点胃口,不想吃。雪儿,你吃吧,不要管我了,我这个样子不值得你为我操心。”

    艾雪鼻子酸酸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程宇,你认为我能做到吗?如果我能放弃你,我也不会坚持到现在了。程宇,不要气馁,我们都坚强一些吧。”艾雪的心里却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在呐喊,“程宇,我已经很怕了,不要再给我负担了,我真得承受不住了。”艾雪脸上的神情有些痛苦起来,为了不让程宇看到自己的痛苦,艾雪连忙低下了头假装喝粥。

    程宇将艾雪脸上的变化看了个清清楚楚,他心如刀绞。许久,程宇哆嗦着嘴角轻声说道,“雪儿,真得很抱歉,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让你如此痛苦,我真是罪不可赦。雪儿,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我求你不要因为我生气,这不值得。”

    艾雪再也控制不住了,她潸然泪下,泣不成声,“程宇,你我早已融为一体,你要我不难过,我怎么可能做到。你不想我生气,那就尽早戒掉毒瘾吧。”

    程宇流着泪答应着,“我知道,我会努力的。”

    艾雪擦去脸上的泪水说道,“程宇,我会陪在你的身边的。我已经想好了,我今天就向领导请假,我不会再离开你半步,所有的痛苦和悲伤就让我们一起来面对吧。程宇,你也去公司安排一下,这几天你不要再接任何业务了,我们利用这段时间在家安心地戒毒吧。”

    程宇轻轻地点点头,他的脸上现出一丝坚定的神情。

    吃过饭后,程宇和艾雪一起走出了家门。

    尽管程宇一再地要送艾雪去上班,艾雪并没有答应程宇的要求坐进他的车里。艾雪有自己的打算,她是去单位请假,但这并不是主要的,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程宇犯毒瘾时的痛苦神情让艾雪心痛难忍,艾雪想到在程宇犯毒瘾前就给他喝些安眠药,这样也许他的疼痛会小一些。

    艾雪打算从单位出来后去趟医院,借口自己最近总失眠找医生开一些安眠药。艾雪并没有撒谎,自从陆启航离世后,她真就没睡过安稳觉。

    艾雪到达医院时,她直接挂了内科。

    今天医院的患者并不多,没多久就轮到了艾雪看诊。艾雪站起来走进了诊室内。艾雪刚走进去,便被诊室内一股浓浓的消毒水味熏得呕吐起来。医院的走廊里虽说也有这种味道,但由于走廊的空间相对大一些,通风也好,所以味道并不是太大。但诊室内就不同了,整个房间只有一小扇窗户,但还关得严严实实的。因为病人检查时需要撩起衣服,有些人甚至还要脱掉衣服,所以这个诊室的门除了病人进出外很少开着,诊室内的空气很浑浊。偏偏又赶上今天这个医生似乎特别喜欢福尔马林的味道,每看完一个病人就要喷洒一遍,诊室内的这种味道是越来越浓,令人难以忍受,不吐都怪了。

    艾雪擦去嘴角的呕吐物,脸上的神情很是痛苦。她其实并没吐出多少来,她早上也没有吃饭,虽说现在也快到了午饭时间,但没有感到饥饿的艾雪还没吃午饭呢,她也吐不出什么来。

    那医生看艾雪坐下后,用听诊器听听艾雪的心跳,又替艾雪号号脉,简单地问了艾雪几个问题。过了一会儿,她对艾雪说道,“你应该去妇产科看一下,依我看,你的症状好像是怀孕后的正常反应。”

    艾雪脸色一变,“医生,你说什么?”艾雪的脸上看不到一点惊喜的神情,她愕然地看着医生,好像没有听明白医生的话。“怀孕,怎么会?”艾雪脑里一片空白,她下意识地重复着医生的话,脸上现出恐惧的神情。

    医生被艾雪脸上的表情吓了一跳,这些年了,她还没有看到一个女人听说自己怀孕了竟会惊得魂飞魄散满目凄凉的样子。她看着艾雪小心地说道,“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这只是我的看法,具体情况你还要到妇产科看过后才能确定。我建议你去那看看,听听那里的医生怎么说。”

    艾雪呆呆地点点头,听从了她的建议。

    艾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妇产科诊室的,那里医生的话让她犹如五雷轰顶,她真的怀孕了!艾雪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了医院的大楼,坐到院内的长椅上。

    艾雪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悲哀,她默默地流着泪,陷入深深的悲伤之中。艾雪没有想到她竟会怀孕了,而且还是在程宇吸毒最甚的时候怀上的,胎儿是否健康还是一个未知数,艾雪的心痛到了极点,她已有些麻木了,灵魂好像已经离她而去了,剩下的唯有她那伤痕累累的躯体而已。

    时间过去了好久,艾雪被救护车急促的喇叭声拉回了现实里。远远望着被医护人员匆匆推进楼里的患者,艾雪脑海里忽然有这样一个想法,假如自己能在不知不觉中瞬间死去那该有多好啊!

    想到死亡,艾雪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腹部,那里有她梦寐以求的亲生骨肉,艾雪感觉到她的心正在被一点点的撕裂。艾雪心里清楚地知道这个胎儿不能留,医生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艾雪并没有告诉医生实情,她只是问医生自己的丈夫正在服用一种药性很大的药物,会不会对胎儿有影响。没想到医生马上神情严肃地告诉艾雪这种情况会对胎儿造成很大的伤害,希望艾雪仔细地做一下检查,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以免后悔不及。

    艾雪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的后果有多严重呢,生活中殃及后代的事数不胜数。艾雪脑海里闪过吸毒者生下的不健全婴儿的样子,他们痛苦的啼哭声让人撕心裂肺。艾雪不敢想象假如自己生下了那样的一个婴儿,面对婴儿残缺的身体,听着婴儿那如泣如诉的哭声,自己是否还有勇气活下去。

    艾雪不敢想下去了,她用力地摇了摇头,试图将脑海里令她恐惧的想法赶出去,但她没有做到,她的脑海里竟清晰地浮现出这样一副画面,瘦骨嶙嶙的程宇蜷缩在床上,瞪着一双空洞无神的大眼睛,无力地向她伸出皮包骨的手,索取毒品;而程宇的旁边则是他们弱不禁风的孩子,他的毒瘾犯了,他小小的身体抽搐着,鼻涕眼泪一起淌着,他正用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妈妈。

    “啊——”艾雪惊恐万分地喊了出来,她的喊声吓了周围人一跳,他们都用充满同情的眼神看着艾雪。在医院这个地方,发出如此喊叫的声音,一定是亲人病情严重。艾雪没有顾及他人的眼光,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恐惧当中。

    失魂落魄的艾雪呆呆地坐了好久,她想了好多好多。艾雪的眼前变得模糊起来,泪水顺着脸颊流下。艾雪想到了程宇,程宇无助地看着她,脸上挂满了悲哀的神情。艾雪的心被揉成了一团,程宇身上的毒瘾还没有戒掉,他能不能彻底地戒掉还是一个未知数。艾雪知道这个时侯是程宇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她必须时刻守在程宇的身边,不能离开他半步。

    艾雪渐渐地让自己的意识清醒起来,脸上写满悲哀的她经过痛苦的思考,此刻已拿定了主意,她要立即堕胎,不再给自己犹豫的机会。艾雪只想趁着自己意识还未完全清醒,对疼痛已经感觉麻木的时候拿掉肚里的胎儿,她不想生下这个可能不健康的孩子。在艾雪的潜意识里竟有这样一个想法,“我的心已是千疮百孔,再多一个洞也不觉得痛了。”

    主意已定的艾雪再一次返回了妇产科,她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哀伤地看着屋顶,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

    为她做手术的医生看出艾雪难过的心情,便对艾雪说道,“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会儿,如果想改变你的决定,现在还来得及。”

    艾雪轻轻地摇了摇头,嘴角哆嗦着,却什么也没说。她闭上了眼睛,泪水仍在不断地流下来。艾雪的心在滴血,她已经痛到了极点,她在心里默默地哭喊着,“对不起,我可怜的孩子,不是妈妈不要你,是你选错了父母。我不配做你的妈妈,希望你能遇到好的父母,健康地长大。”

    当艾雪感觉到身体里有冰冷的器械时,伴随着一阵疼痛,她渐渐地失去了意识。在完全失去意识前,她听到了医生的一句话,“结束了,手术很彻底。”

    艾雪离开医院时已是午后的三点多了,身体极度虚弱的她并没有忘记来医院的最初目的,她的包里装着医生开的安眠药。在回程宇公司的路上,艾雪又忍着身体上的疼痛走进几家药店买了一些。

    艾雪强挺着开车回到了公司。走进门,看见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程宇,想到已经被拿掉的胎儿,艾雪的心哆嗦个不停,所有的悲哀和委屈一起涌上来,她的眼泪哗地一下流了出来。

    程宇慌了,连忙走了过来,“雪儿,你怎么了?”

    艾雪靠在程宇的怀里哭得更厉害了,她哽咽着说道,“老公,我求你,一定要戒掉毒瘾啊,我们已经失去的太多了。”说到这,艾雪再也无法抑制自己悲伤的情绪了,她放声痛哭起来。

    程宇把艾雪紧紧地搂进怀里,嘴里连声说着对不起,脸上同样挂满了哀伤。程宇泪流满面,他轻声对艾雪说道,“雪儿,不要难过了,我会戒掉的。”

    艾雪差一点就要说出自己经历的梦魇般的遭遇,可是话到嘴边她还是忍住了,她没敢告诉程宇有关孩子的事,她知道盼子心切的程宇是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的,艾雪知道这份伤痛只有自己一个人来承担了。

    艾雪是坐程宇的车回到家里的,她已经没有力气自己开车回家了。

    晚饭是程宇做的,饭后没多久,艾雪看到程宇的神色有些异样,她便到厨房给程宇端来一杯糖水,“老公,把这杯水喝了吧。”

    程宇不解地看着艾雪,“雪儿,我不渴,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喝甜的东西的。”

    艾雪看着程宇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老公,把它喝了吧。我在里面放了安眠药,我想,等你睡着后也许就不会那么痛了。”

    程宇脸上现出悲哀的神情,“雪儿,那是没有用的,如果安眠药会起作用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吸毒了。”程宇第一次提到吸毒,脸上现出忧伤的神情。

    艾雪坚持着自己的想法,“老公,我想试一试。对别人也许没有,但对你或许会有效的,因为你是一个坚强的男人,一个深爱妻子的丈夫。”

    程宇不忍伤了艾雪的心,叹了一口气,伸手接过了水杯,看着艾雪欲言又止。最后,在艾雪的注视下,程宇一仰脖,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把杯子递给了艾雪,“雪儿,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办的,只要你不再难过。”

    艾雪接过杯子对程宇说道,“老公,我知道你会很痛,但是我会陪在你身边的,我们一起来面对所有的痛苦吧。”

    程宇无言地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卧室,没多久,安眠药起作用了,程宇睡着了,睡梦中的程宇看起来是那么的健康和安详。

    望着熟睡当中轻微打着呼噜的程宇,艾雪暗自庆幸自己找到了这个好办法,她似乎看到了一线的希望。

    但是事实很快地就打碎了艾雪的幻想,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睡梦中的程宇还是被噬骨般得疼痛弄醒了,他的哀号声令人心碎,身心俱焚的艾雪再一次看到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景,昨晚的那一幕又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犹如被雷击中了一样……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不要让爱溜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