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怡玲然 书名:不要让爱溜走
    屋内,躺在沙发上的程宇正在吞云吐雾,脸上露出舒适和欣快的神情。此时的程宇看不出有任何的烦恼和忧虑,人也变得非常的安宁和平静,完全没有了昨晚那萎靡不振,失神落魄的样子。程宇并没有听到艾雪开门的声音,他现在似乎正处在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当中,好像在幻想着什么美好的事情。

    好似晴天霹雳,艾雪被程宇的样子惊呆了,傻了一样看着已经陷入幻觉当中的程宇。艾雪的心揪成了一团,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她最不愿意看到了,也是让她最恐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先前的努力功亏一篑,程宇仍在吸毒,而且毒瘾越来越大了。

    这时的艾雪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整个人如同被抽走了灵魂一样,变得呆傻起来,只有她脸上不断流下的泪水证明她还有呼吸,还是一个活着的人——一个只是活着但却没有了意识的人。

    许久,脸色惨白,双眼发直的艾雪扶着墙站了起来,她强忍着内心的悲哀,轻轻地擦去满脸的泪水。艾雪再一次哀伤地看了看一脸陶醉,仍在想入非非的程宇后,转过身,用尽她全身的力气走出了公司。

    艾雪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她踉踉跄跄地走着,几次险些跌倒。不知不觉中她竟走到了自己的车前,艾雪打开车门勉强坐了上去。到了这个时候,艾雪似乎方才有了意识,她趴在方向盘上是放声痛哭。

    艾雪越哭越伤心,几天来压在她心里的痛苦,悲哀,还有她无法承受的精神折磨,一起涌上了艾雪的心头,她已经没有勇气坚持下去了,似乎,哭,已经是她唯一的选择了。

    艾雪只觉得自己好像正在坠入万丈深渊,头已经裂了,心也在一点点的粉碎着,她已经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了,似乎现在所能做的只有静静地等待死去。

    痛哭过后的艾雪麻木地仰靠在驾驶座上,痛到极处便不觉得痛了,这时的艾雪已经没有了疼痛的知觉,她能看到的似乎就是死亡了,而死神正站在不远处向她招手。艾雪并没有感到害怕,在这一刻她倒觉得无限的轻松。

    一脸泪痕的艾雪慢慢地启动了轿车,这时候的她似乎感觉到有一只无形的手代她驾驶着轿车。轿车向着前方开去,车速在渐渐地加快。

    艾雪的前方是一辆大型卡车,毫无意识的艾雪机械地加大了油门,轿车渐渐地接近着卡车,艾雪的脸上却毫无表情,看不出一丝的恐惧。

    一阵刺耳的警笛在艾雪的车后响了起来,很快,一辆警车出现在艾雪的左侧,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警察冲着艾雪一个劲地打着手势,并对着艾雪大声叫喊着。原来艾雪开车忽左忽右的样子引起了巡逻警察的注意,他们紧紧跟在艾雪的后面,找机会贴着艾雪的左侧,要她停下来。

    警察的叫喊和刺耳的警笛声让艾雪恢复了意识,艾雪慢慢地踩下刹车,停在了路边,神情恍惚地看着警察从警车上下来。

    警察走过来向艾雪敬了个礼,让她出示驾驶证。

    艾雪茫然地看着警察,从车上拿起驾驶证递给了警察。

    警察验过证以后,看了看一脸憔悴之色的艾雪严肃地说道,“同志,要遵章驾驶。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会给其他人带来危险的。”

    此时的艾雪已经完全清醒了,她强压内心巨大的哀伤,尽量平静地说道,“对不起,警察同志,我刚才有些头晕,让你误会了。我会注意的。”

    “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开车,这不仅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他人的负责。带病开车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你应该知道。这样吧,为了对你负责,还是通知你的家人吧,让他们来把车开回去。”

    艾雪连忙说道,“不用了,我正打算去医院的,你们请忙去吧。”

    警察仔细地观察了艾雪好一会儿,然后说道,“好吧,既然这样,我们就相信你一次,希望你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艾雪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我会去的。”

    看着离开的警车,艾雪慢慢地冷静下来,她想不明白自己刚才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和举动,但她并没有感到后怕,在她的潜意识里,她觉得那似乎就是一种解脱,会让她远离痛苦和忧伤。

    艾雪的眼前浮现出程宇的影子,身强体健充满活力的程宇在她的眼前慢慢地变得模糊起来,泪水再一次溢满了她的眼眶。回想刚才看到的情景,艾雪不寒而栗,她不敢想象,照此下去的程宇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变得和其他瘾君子一样面黄肌瘦,形销骨立,犹如干尸。艾雪知道自己没有勇气面对这副模样的程宇,她宁愿选择去死,也不愿意看到程宇那个样子。

    艾雪竭尽全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她知道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现在是程宇最需要她的时候,她不能丢下程宇不管。

    冷静下来的艾雪决定原谅程宇了,她想了很多,程宇的复吸在一定程度上和启航的离世有关,程宇是在承受不住这种打击的情况下才有了破罐破摔的念头的,再加上自己当时又不能在身边照顾他,帮助他,才让程宇越陷越深的,自己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艾雪决心强打精神振作起来,她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程宇戒毒。艾雪想得很坚决,但在她的心里并没有多少勇气让她勇敢地面对,她所感到的是更多的惶恐和焦虑。

    身心疲惫的艾雪回到家时,看到了一脸焦急神色的程宇。

    “雪儿,你去了哪里?为什么要关机?”程宇急急地问道,“知道我有多担心吗?”程宇走到艾雪的近前,担忧地看着她,“雪儿,你的脸色很不好,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程宇是一连几个问题,看得出他真着急了。

    艾雪只觉得心如刀割,心口堵得难以呼吸,她压下内心的悲哀,眼睛盯着程宇看了好一会儿,没有回答程宇的任何问题。艾雪并不是有意关机的,在薛紫莹家里时,艾雪担心手机突然响起吓到紫莹的孩子,她才关掉手机的。但是,艾雪现在并不想向程宇做出解释。

    程宇下意识地躲开了艾雪的眼神,他那飘忽不定的眼神将他内心的胆怯和愧疚显露无遗。程宇害怕了,尽管还他不知道艾雪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但是想到自己已经失信于艾雪,并没有遵守自己的承诺,在面对艾雪那复杂的眼神时,程宇的心里充满了强烈的自卑感和罪恶感。

    艾雪的心碎了,在程宇的眼睛里看到的不再是温情脉脉,亲切体贴了。艾雪从程宇躲躲闪闪的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他内心深处的孤独和惶恐。

    艾雪说话了,尽管她的语气很轻,但也将她内心的无奈和哀怨流露了出来,“程宇,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吧。有些事并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了的,我们还是开诚布公地说出来吧,让我们一起来面对吧。”在说这些话时,艾雪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被一点一点地撕裂。

    程宇愣住了,他猜不到艾雪说这话的意思,“雪儿,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说?”程宇惴惴不安地看着艾雪,脸上的惶惶之色清晰可见。

    艾雪这时反倒冷静了许多,她脚步沉重地走到沙发前,转身看着并没有跟过来的程宇说道,“程宇,你不想和我谈谈吗?”艾雪边说边坐了下来,她已经没有力气继续站着了,她害怕自己会突然跌倒。

    程宇心里惶恐不安起来,他从艾雪对他称呼的改变听出了事态的严重性,艾雪的语气里夹带着少有的坚决,让他觉得并没有选择的余地。程宇脸上现出不安的神色,他慢慢地走到艾雪的身边坐了下来。

    艾雪缓缓地说道,“程宇,以前怕伤到你的自尊心,在你面前我从来不敢提到戒毒两字,就怕让你感到难堪。可是,现在看来,这并不会让事情有所改变。要想彻底戒掉你身上的毒瘾,光靠我们俩个是不行的。程宇,我们还是去医院吧,也许那才是正确的。”艾雪尽量心平气和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程宇脸上闪过一丝的惊恐,他心虚地看着艾雪,低声说道,“雪儿,我已经很努力了,我现在已经很少吸烟了,没有必要去医院的。而且,如果在医院碰到熟人,我以后会很难做人了。”程宇没敢看着艾雪,他的头始终低着。

    艾雪的心剧烈地颤抖着,“没想到,程宇现在已经学会对我撒谎了。这还是我认识的程宇吗?”艾雪忍住涌上心头的悲哀,声音哀伤地说道,“程宇,这件事不是能逞强的,靠我们的力量是根本做不到的。程宇,你也知道吸毒的危害,那是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啊。程宇,如果你不想看到我们这个家毁掉,你就听我的吧。你现在陷得还不深,悬崖勒马还来得及,程宇为了我,还有我们这个家,你就去医院吧。”说到这,艾雪已泣不成声,潸然泪下。

    程宇沉默了,他的头深埋在手掌里,许久没有抬头看艾雪。程宇不敢看艾雪那双满是痛苦和哀伤的眼睛,他所能做的只有回避。

    艾雪任泪水流下,她伤心地看着一言不发的程宇,心里装满了伤痛。许久,艾雪擦去脸上的泪水,她痛苦地说道,“程宇,我明白,这并不是你的错,你也很痛苦,所以,我不怪你。程宇,在我眼里,你一直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坚强的男人。程宇,你曾经说过,我就是你的一切,为了我,你不惜舍弃生命。程宇,你知不知道,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生不如死。就算是为了我,也要戒掉毒瘾啊。程宇,我知道,你会很痛苦的,要经受许多难以忍受的折磨。即使这样,我也要你为了我努力挺过去。程宇,你不会置我的生死于不顾而继续陷下去的,是不是?程宇。”艾雪说不下去了,这时的她早已泣不成声了。

    程宇慢慢地抬起头,一脸的泪水,艾雪的话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小刀在他的心上划过,让他心痛难忍。他知道自己带给艾雪的伤害有多大,他已经将艾雪伤得遍体鳞伤了。看着憔悴不堪的艾雪,程宇是悔恨交加,他不知道该怎样向艾雪表达自己的歉意,他更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毅力能够戒掉毒瘾,这才是他最害怕的。

    程宇竟低声呜咽起来,他哀伤地说道,“雪儿,我真的努力过,可是,我实在挺不住了,我宁愿去死也不要再受那种折磨了。”

    艾雪不再哭泣,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拉起程宇的手,语气坚决地说道,“老公,你不要这么悲观,你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令你害怕的呢。就让我们一起来面对吧,你要记住,我的生命是和你连在一起的,当你的生命变得破烂不堪的时候,我宁愿死在你的前面。”

    程宇的心剧烈地颤抖着,艾雪的话惊得他毛骨悚然,他太了解艾雪的个性了,表面娇柔的艾雪,看起来好像事事依附于他,但是,艾雪在骨子里其实是一个极其有主见的人,她说出来的话如果不是在嬉笑的情况下开的玩笑话,那她一定会做到的。对这一点,程宇早有领教,艾雪任性但绝不胡闹,她一旦决定的事,程宇绝不会掉以轻心,这当中的原因有一大部分是因为程宇爱她已到极点,不想惹她伤心,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程宇知道艾雪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而程宇不愿意艾雪受到任何的伤害,这也是程宇事事依从艾雪的原因。

    但是,艾雪竟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程宇绝对没有想到的,他恐惧地抬头看着艾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程宇想不出自己这个时侯还能说什么,他从艾雪那哀怨的双眼中看到了近乎于绝望的神情,程宇战栗了,他本能地紧紧地抓住了艾雪的手,好像艾雪会忽然消失了一样。“雪儿,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没有你,我也活不下去的。”程宇再一次痛哭起来。

    “老公,只要你决心戒毒,我会陪在你身边的。”艾雪从程宇颤抖的双手上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恐惧和无助,艾雪知道在程宇面前自己必须表现得从容镇定,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着程宇的情绪。

    艾雪轻轻地把程宇揽在怀里,像是对程宇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不要怕,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艾雪脸上的神情很是复杂,望着在自己怀里像孩子一般哭泣的程宇,她的心一阵阵地痉挛,她的眼里流露出深深的忧虑和痛苦。艾雪不敢想象明天会是什么样,自己怎样才能坚强起来。

    疲惫至极的俩人静静地倒在床上,眼睛直直地看着天花板,各怀心事。半夜,似睡非睡的程宇毒瘾发作了。程宇在经过了一阵苦苦的挣扎后,他抬起头,一双流泪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艾雪,双手紧紧地抓住床边,脸上布满了痛不欲生的神情,整个人好像在烈火上焚烧,全身大汗淋漓。

    看着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的程宇,已经起身站到地上的艾雪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她知道程宇有多痛,但是她却无能为力,这让她更觉痛苦。艾雪哀伤地看着程宇,忍受着内心的煎熬,陪着程宇一起痛苦着,她只想让程宇再忍耐一会儿。

    为了分散程宇的注意力,艾雪把手放在了程宇的手上,流着泪轻声细语地说道,“老公,还记得嘛,有一次我不小心感冒了,你是怎么对我说的吗?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你对我说,‘雪儿,为什么感冒的不是我,看到你这样的难过,我的心里更不好受,我情愿替你去忍受这病痛。’老公,知道我为什么如此深爱着你吗?那是因为我知道在你的心里,我比你的生命还重要。老公,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要记住,在我的心里,你比我的生命更重要。看到你如此痛苦,我的心正在被一点点的撕碎。我在陪着你一起痛,我们再坚持一会儿好吗?”

    程宇浑身哆嗦着,尽管此时的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已经五脏俱焚,全身似乎被无数只蚂蚁在噬咬,但当他看到艾雪那满是泪水却仍流露着深深的哀伤的双眼,程宇还是咬紧牙关痛苦地点着头。程宇流泪了,他低声哀求着,“雪儿,不要靠近我,我会伤到你的。求你了,离我远一些。雪儿,快点走开啊。”

    艾雪轻轻地摇摇头,泪眼模糊地看着程宇,伤心欲绝地说道,“老公,我的心已经痛到极点了,我倒希望你能弄痛我,那样我会更好过一些。”艾雪流着泪拿过毛巾替程宇擦掉脸上的汗水和泪水。

    程宇全身剧烈地抖动着,汗水打湿了他的衣服。程宇已经忍无可忍了,他抢过来艾雪手里的毛巾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他的眼里流露出绝望的神情,哀哀地看着艾雪,他在痛苦地呐喊着,泪水哗哗地流下了。

    看着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程宇,艾雪心痛得几乎要昏过去,她只觉得有一把锋利的小刀扎在她的心上,痛得她只想死去。艾雪强挺着没有倒下去,她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卧室,来到客厅,拿起程宇的提包,从里面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烟,把烟盒藏到了椅垫底下。艾雪转过身,拖着沉重的脚步又回到了卧室里。

    此时的程宇已经变得有些疯狂了,他双手拼命地揪扯着自己的头发,全身痉挛着,脸部恐怖地扭曲着。看见艾雪走进来,程宇拽出毛巾,语无伦次地哀号着,“雪儿,别过来。雪儿,救救我啊!雪儿,我受不了了,快帮帮我吧!雪儿,我会伤到你的,快走开啊!”

    泪流满面的艾雪一步一步地走向程宇,双腿上犹如坠了千斤。

    程宇看到了艾雪手上的烟,他的眼里放出光来,他从床上滚到地上,几下爬到艾雪的脚边,伸手从艾雪的手里抢过烟来,爬起来向客厅跑去。

    艾雪失魂落魄地跟了过去,望着倒在沙发上渐渐陷入幻觉中的程宇,艾雪恍如隔世一般,刚才的一幕像一根针一样刺痛着她的心,她有些麻木了,呆呆地看着程宇,脑海里一片空白。

    过了许久,艾雪好像有了意识,她默默地注视着程宇,心里充满了悲哀。就在这时,她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假如程宇犯毒瘾的时候,他能睡着了,痛苦也许会小一些。”这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已有些心灰意冷的艾雪好像看到了一丝的希望,她想到了一个主意。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不要让爱溜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