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怡玲然 书名:不要让爱溜走
    程宇回到公司以后,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艾雪。5ccc.net艾雪听后没再说什么,她告诉程宇尽管安心地去徐占君的酒店专心工作,她下午来公司接替程宇。程宇起先担心艾雪过于忙碌,心里很是不忍。艾雪看出来程宇内心对自己的怜惜,她笑着对程宇说道,“老公,你放心好了,不过是几天的时间,我还是能应付的过来的。”程宇还是有些不舍,他对艾雪说道,“雪儿,这样你会非常辛苦的。不如你请一个星期的假吧,我不希望你太劳累了。”艾雪心里暖洋洋的,程宇处处为她着想的心让艾雪很是感动,艾雪脸上露出深深的意,她一往深地对程宇说道,“老公,别担心我了。我会注意的,如果觉得辛苦,我会告诉你的。你也知道,我单位的工作并不是很多,我会安排好的。”艾雪的话让程宇放下心来,程宇想了想,点点头同意了。程宇也知道艾雪在单位很清闲,她的工作质很是宽松、随意。程宇之所以托人把艾雪调入现在的单位看重的就是这一点,他可不愿意自己心的艾雪为了那点可怜的薪水起早贪黑、疲于奔波。按照程宇最早的打算,他根本就不想让艾雪出去应聘。程宇原本打算等艾雪大学毕业后就让她到自己的公司上班,可是没想到毕业后的艾雪并不想在程宇的公司帮忙,为了验证自己的实力,她是拿着招聘书直接就奔那些大公司、大企业。程宇可是从心里不愿意艾雪出去工作,他希望艾雪能失望而归,没想到最后失望的还是他,青靓丽的艾雪到哪不受欢迎呢?在知道艾雪应聘成功后,万般无奈的程宇只好通过关系把艾雪调到了离自己公司不远的单位。艾雪自从到了这个单位,常常是上午在单位把一天的工作做完,下午就跑到了程宇的公司,帮程宇打理业务,可是没少帮程宇的忙,她就是程宇的专职会计和助手。程宇想到这些,他也就同意了艾雪的想法,好在时间不长,只是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而且两个地方离得又不是太远,有什么事的话,他还会及时地赶回来的。

    第二天,艾雪和程宇是一起吃的午饭,从饭店出来,程宇就直接去了“皇家大酒店”,而艾雪则回到了婚庆公司。这个下午并不是太忙,打进来的预约电话也有没几个。艾雪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锁好门离开了公司。程宇打来电话说是要晚些回来,告诉艾雪先回家吧。回到家里的艾雪,吃过饭后,她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起了漫画书。一本小册子看完了,程宇还没回来,感觉没意思的艾雪走到了窗前,望着小区的大门,盼望着程宇能快些回来,她一个人太无聊了。艾雪在窗前静静地站了好长时间,腿都有些酸了,也没看到程宇的车驶进小区。深感寂寞的艾雪无奈地又坐回到沙发上,信手打开了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男人正在向女人表达慕的画面,那男人嘴里说着“我你”,可是他的眼神却不知所措地四处乱扔,看着这个别扭啊。艾雪又换了一个频道,这个频道是娱乐频道,没一会儿,艾雪的脸上现出了专注的神。屏幕上是一个穿着感、长相靓丽的女人随着节奏强劲的音乐扭动着她那曼妙的姿贴着一根钢管在跳钢管舞。女人手拉着钢管随意地抛洒着自己的浪漫和妩媚,一会儿狂野,一会儿媚,让人随之狂起来。艾雪的脸上渐渐地露出向往的神,目不转睛地看着女人跳完,这时一个主持人走到了女人的边,向观众介绍起这个女人来,原来,她是一家钢管舞学校的教练,全国很有名的钢管舞表演者。艾雪听着主持人的介绍,她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也要学钢管舞。”这个念头一出,艾雪变得兴奋起来,她连忙起来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上网查询起来。艾雪很快地查到了有关钢管舞的一些信息,她看到有些前卫的女人自己在家里大跳钢管舞的介绍时,艾雪更来了兴致,她按照网上的联系地址打过去电话一问,对方告诉她可以送货上门并免费安装,而且还赠送一钢管舞教学光碟。艾雪一听更高兴了,她对自己还是相当自信的,自己小时候也是上了好些年的舞蹈课,从小学到大学那也是一文艺骨干,她要是跳起来舞姿绝不会在那教练之下。艾雪决定自己在家练习,她毫不犹豫地就定下了送货时间。放下电话的艾雪,满脑子都是钢管舞表演者的姿,她想象着自己学成之后飞起舞的样子,还有程宇那难以置信的神,艾雪不自地笑了起来。

    程宇到家的时候,艾雪还在网上看钢管舞学校的授课呢,对于教练说的什么蹲马步,走十字步,艾雪是一听就会,没用多久,艾雪已经掌握了跳钢管舞的基本要领。兴致勃勃的艾雪还跟着网上教练跳了一会儿呢。就在艾雪全神贯注地跟着教练跳得正高兴的时候,程宇开门走了进来,艾雪没听到程宇开门的声音,动感十足的音乐掩盖了程宇轻微的钥匙声。程宇一边从鞋柜上取拖鞋,一边对着客厅说道,“雪儿,我回来了。”听到程宇声音的艾雪欢快地从客厅跑了出来,来到程宇边的艾雪刚要扑到程宇的怀里撒,告诉他自己一个人在家有多孤独,但程宇上很大的烟味让艾雪瞬间改变了主意,她把脸凑近了程宇的体,故意像小狗似的**着鼻子,使劲地闻着。艾雪抬头看着程宇,一脸的疑惑神。脸上写满疲惫的程宇看着艾雪笑了笑,无奈地说道,“我没有吸烟,是那些股东抽的,熏了我一的烟味。不大的一个房间,七八个男人在一起吞云吐雾,把个屋里弄得乌烟瘴气的,就差把‘119’招来了。”程宇一边说一边揽着艾雪的肩膀向客厅走去,“雪儿,吃过晚饭了吗?”艾雪点点头说道,“我吃过了。”艾雪的脸上现出一丝的担心,“老公,被动吸烟的危害更大,为什么不打开排气扇呢?”程宇苦笑着说道,“哪里有什么排气扇啊,整个房间连扇窗户都没有,也不知道是哪个二百五大师设计的,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艾雪脸上担忧的神色更浓了,“老公,那可怎么办啊?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天天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对体的危害是很大的。”程宇连忙说道,“雪儿,你不用担心的,明天的况可能会好一些的。那些股东无非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感觉新鲜才来参加这个策划活动的,他们是没有足够的耐心坐在那间小小的房间里搞什么策划的。我估计明天就会有不来的了。”艾雪点了点头关切地说道,“老公,在他们抽烟的时候,你要记得勤出去透透气,这样也会好一些的。”程宇笑着答应了,两个人走进了客厅。听到狂劲的的士高音乐,程宇把包放到桌子上笑着问艾雪,“雪儿,你在看什么呢?”艾雪连忙走到电脑前,关闭了电脑。艾雪回头看着程宇,故作神秘地说道,“先不告诉你,到时候会让你大吃一惊的。”程宇笑了,虽说他猜不到艾雪在搞什么名堂,但是艾雪的“出人意料”他早就领教过好多次了,程宇便不再问了,他知道用不了多久,艾雪就会给他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程宇说得果然不错。第二天下午,当程宇来到“皇家大酒店”的临时办公室时,圆桌前只稀稀拉拉地坐了四个人,比昨天足足少了一半。于娜正在给每个人端上一杯茶水,也许是在酒店里的关系,于娜今天的穿着更加暴露,齐腰的紧小背心,超短的弹力裙,紧紧地包裹着于娜体的中间部分。于娜看见程宇走了进来,她连忙放下手里的托盘,扭着**紧走几步来到了程宇的边,她的脸上堆满了献媚的笑,声音更是嗲的令人麻,“程老板,你来了,我已经等你好半天了啦。外边很吧,你先坐下凉快凉快,我马上给你端杯水去。”程宇客气地点了一下头,他在那四个股东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对于娜说道,“于秘书,你们徐老板什么时候到啊。”于娜连忙说道,“程老板,你先稍等一会儿,我们徐总正在外面办事,他刚才打电话来了,说他很快就能赶回来。我们徐总说了,他说请程老板先看一看酒店的总体设计,他回来后再一起研究。程老板,你有什么需要就请跟我说吧。”程宇听后便说道,“我想知道徐老板对昨天提出的方案还满意吗?”于娜想了一下说道,“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我上午的时候就把设计方案给徐总送过去了。徐总说他看完后会把他的意见告诉你的。他没打电话找我,应该是很满意的。”程宇听后说道,“是这样啊,其他的就等徐老板来了再说吧。”于娜又说道,“程老板,你还有什么问题吗?”程宇想了想说道,“没什么了,你去忙吧。”于娜冲着程宇又暧昧地笑了笑,转离开了。程宇把头转向了对面,并没有理会于娜那很有惑味道的笑脸。

    那四个股东正在肆无忌惮地谈论着酒店刚招来的按摩小姐,一个个是眉飞色舞,吐沫飞溅。程宇看了他们一眼,冲着他们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程宇在心里对他们并无好感,从昨天的接触中,程宇就看出来这几个股东并不是什么头脑充实的精英,不过是几个暴发户凑在了一起。他们当中有砖厂的老板,也有养鸡大户,还有一个包工头,另一个好像是倒腾粮食的主。他们的年纪看起来要比徐占君还大一些,但谈到女人,他们却是一副老当益壮的样子,用他们的话说,他们玩过的女人加起来要比程宇见过的女人还要多。他们甚至语重心长地告诉程宇趁着年轻要可劲地潇洒,不要等到了他们这个岁数,想要“冲锋陷阵”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悔不当初的神。程宇并不想和他们闲扯,在程宇的眼里,他们不过是几个为富不仁的酒囊饭袋而已,怎么会懂得的真谛呢?和他们谈论简直就是对的亵渎。程宇知道,自己的观同样也是让他们所不能理解的,毕竟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怎么会有共同的语言呢?为了避免他们说话时拉上自己,破坏了自己的心,程宇拉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来酒店的资料低头认真地看了起来。

    于娜端着一个杯子走了进来,她慢慢地走到程宇的边,她似乎在竭力模仿着什么人,以便让自己的姿看起来妩媚多姿,但低头看资料的程宇并没有注意到她,这让于娜心里充满了深深的失望,她在程宇跟前站下了,故作柔地说道,“程老板,你真是一个敬业的人啊,这大天的,也不知道歇歇。程老板,先喝口水吧。”于娜一边说一边弯腰把杯子递向了程宇,整个前似乎都要从小背心里挤出来了,于娜又故意地向前倾了倾体。程宇抬起头看了一眼于娜,并没有过多地去注意于娜的神。程宇伸手接过了杯子,漫不经意地说道,“谢谢你,于秘书。”程宇说完便准备把杯子放到桌子上。程宇脸上视而不见的神虽说让于娜心里很是有些恼火,但她也没敢表露出来。于娜连忙说道,“程老板,我特意让前台的服务员给你放了几块冰块,天这么,你喝点解解凉吧。”并未感到口渴的程宇听于娜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盛难却,程宇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那凉爽的感觉很是舒服,程宇又将杯里剩下的饮料喝了,然后把杯子递给了于娜,“谢谢你,于秘书,确实凉爽多了。”于娜接过杯子妩媚地一笑,“怎么样,程老板,我说的没错吧,你要不要再来一杯啊。”程宇连忙说道,“不用了,于秘书。徐老板还没回来吗?”于娜这时候不得不站直了子,脸上还保持着笑,“程老板总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还真是让人敬佩啊。徐总来电话了,马上就到了。”程宇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于秘书,你忙去吧。”于娜本来还想再和程宇聊一会儿,可是程宇已经低头看起了资料,万般无奈的于娜只好转离开了。

    于娜刚出去,徐占君就走了进来。一进门,徐占君就一个劲地道歉,“程老板,让你久等了。哎,现在的生意真是难做啊,白白扔了一上午的时间也没谈成。可还不敢得罪他们,中午安排他们吃了一顿饭,一千多元又他妈的打了水漂。程老板,我知道你能理解我的难处,还请你多担待一些啊。”程宇连忙说道,“徐老板,你别这么说,我能理解。”徐占君走到程宇边坐了下来,和那几个股东打过招呼后,徐占君说道,“程老板,我看过了你提的方案,总的设想还可以,但细节上还需要进一步的明确一下,尤其是一楼大厅,那是每个顾客的必经之地,必须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才能让他们再次光顾。至于你提到的在楼梯一侧挂上有关酒店历史的图画,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但是图画不能单一,每层楼梯的图画都能体现出这一层的经营特色,这是主要的。你们说呢?”徐占君说到这对着那几个说道,“你们还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那几个股东自从徐占君进来以后,便一个个又变成了正人君子,正襟危坐地看着徐占君和程宇,脸上是一副商讨国家大事的神。程宇看着刚才还在大谈特谈按摩女,意散会后“大展雄风”的股东们,在见到了徐占君后竟变得如此严肃正派,连吸烟的姿势都变得规规矩矩的了。程宇心里对徐占君的看法有了改变。程宇看得出股东们对其貌不扬的徐占君还是有一些敬畏的,看来徐占君在酒店的经营上还是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的,否则,这些老于世故的股东们是不会现在这样一副服服帖帖的神的。听到徐占君的问话,几个股东差不多一起摇头,纷纷说道,“占君,你说的很有道理,你看着办吧,我们没什么意见。”

    徐占君对程宇说道,“既然其他股东没什么意见,我们还是按照这个方案进行吧。”徐占君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盒烟,从里面拿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然后又抽出一根递给了程宇,“来,程老板,吸根烟吧。”程宇连忙推辞道,“对不起,徐老板,我不会吸烟。”徐占君的脸上现出不相信的神,“程老板,你在开玩笑吧,还是不给我面子,现在在生意场上还有不会吸烟的男人,打死我都不会相信。”其他几个股东也跟着架拢,“程老板,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这些粗人啊,大家都是朋友,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嘛。”程宇刚想分辩,徐占君的脸上可有些挂不住了,他把烟又往程宇的面前一伸,“程老板,如果你把我当成兄弟,就给我个面子,把这根烟抽了。”程宇一看这场合也没法再拒绝了,不得不接了过来。徐占君连忙打着了打火机伸到了程宇的脸前,程宇只好把烟放在了嘴边,凑近打火机点燃了。徐占君哈哈大笑着拍了一下程宇的肩膀,一伸大拇指,“程老板,够意思,真给我徐占君面子。”

    程宇无奈地笑了笑,没说什么。一支烟抽完,徐占君的话好像也说完了,他又嘱咐了于娜几句要照顾好客人的话,便以还要会客的理由离开了。徐占君离开后,那四个股东又变得活跃起来,话题自然又扯到了女人上。程宇便按照徐占君的意思策划着活动仪式,总的思路对了,剩下的小枝小节就容易多了。程宇本来就没指望这些股东能有什么好主意,莫不如自己一个人消停地设想呢。那几个股东也乐得清闲,一旁又有于娜伺候着,后来就干脆叫于娜拿来一副扑克,让服务生搬来一张小桌子,四个人正好够一桌,他们在一旁竟甩起了扑克。直到服务员过来请他们去吃晚饭,几个人才结束了战局。程宇利用一下午的时间把一楼大厅的设计方案整理出来,吃过饭后,程宇和四个股东打声招呼就先离开了。

    来参加策划的股东们是越来越少了,徐占君倒是天天过来看看,每次来的时候先是和程宇谈上一会儿有关活动的事,然后再和程宇抽上一支烟,徐占君就离开了。程宇现在无法再拒绝徐占君递过来的烟了,有了第一次,程宇说什么也是没用的了,好在徐占君的烟瘾不大,一天也抽不上两根,而且,没几天这的活就要结束了,没必要让徐占君心里不痛快,程宇也就接了过来。到了第四天的时候,只来了两个人。徐占君进来的时候倒是一脸的兴奋,见到程宇更是格外的,把程宇都闹愣了,猜不到徐占君这是唱的哪一出。徐占君也察觉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他哈哈一笑对程宇说道,“老弟,你的智商太高了,我把你给我设计的方案说给朋友听,他们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啊,说你这人太了不得了。他们还要请你去给他们的酒店设计一下呢。”徐占君一边说一边掏出了烟盒,抽出两支烟看了一眼,然后递给了程宇一支,自己叼了一支。程宇心里也很高兴,看来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徐占君还是很满意的。程宇抽了一口烟,顺手把自己刚才设计的第三层房间的方案递给了徐占君。徐占君接过来后在程宇的旁边坐了下来,仔细地看了起来。程宇也拿起了笔,接着刚才的思路往下设计着。

    徐占君只看了几分钟,便看不进去了,他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和他梦寐以求的女人共度良宵的景,整个过程像是一场电影似的在徐占君的脑海里回放,真真切切,没落一点的节。在昨天下午徐占君就接到了女人的电话,告诉他晚上她会到酒店找他。整个一下午,徐占君都处在奋亢之中,他没有想到他心目中的女人竟会真得打电话来,这骄傲的女人在近万元的礼物前都不曾就范,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在于娜买回的礼物面前乖乖地束手就擒,可是她却不屑一顾地把礼物扔进了坤包里,但还是给了他一个长吻。徐占君原以为女人是在故意地推辞,并不会兑现承诺,现在却为了报答他的举手之劳竟要以相许了。欣喜若狂的徐占君一下午没干别的了,一想起来就拿着口腔清香剂往嘴里一个劲地喷,差不多把一瓶清香剂全都吞进了肚里。徐占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口臭坏了自己盼望已久的“好事”,惹得女人不高兴再拂袖而去,那他得悔死。

    在徐占君望眼穿的盼望中,让他魂不守舍的女人终于出现了,把个徐占君乐得恨不得跪地上给她磕几个响头,以表达自己对她的千恩万谢。整整一宿,徐占君都没有合眼……

    徐占君越想越美,不由得笑出了声。程宇闻声抬头看着他,不知道徐占君这是怎么了。徐占君察觉到了程宇的注视,他冲着程宇笑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徐占君把手里的设计方案还给了程宇,他故作深沉地说道,“程老板,就按你的设计办吧,我非常满意。”程宇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徐占君接着说道,“程老板,我那边还有事,我先走了,你忙着吧。”程宇点点头,目送着徐占君走了出去。走出门外的徐占君又一次笑出了声,他在心里说道,“小子,还有你不知道的呢。”

    程宇在徐占君离开没多久,他也走出了酒店。

重要声明:小说《不要让爱溜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