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怡玲然 书名:不要让爱溜走
    五.一过后,婚庆公司迎来了每年的大好季节,程宇的公司也毫不例外的变得闹起来,程宇签下的合同已排到了两个月以后,程宇更忙碌了。5ccc.net艾雪每天闲暇的时候,都会到公司来帮程宇的忙。节假和双休又有杨佳茹独当一面,程宇并没有感到太大的压力。由于薛紫莹休假了,艾雪很少再去影楼了。李子皓又聘请了一名摄影专业的女孩子做他的助手,女孩子本就有一定的摄影技能,再加上有李子皓在一旁耐心指点,女孩子很快地就适应了影楼的工作。影楼在李子皓的精心打理下,生意兴隆,前来预约拍照的新人是接连不断,往往是这对还没走,那对已经进了门,可是忙坏了李子皓和他的助手。程宇有一次很早就到了公司,他先去了一趟影楼。程宇走进影楼时就看到李子皓和助手已经在替新人拍照了,李子皓只是和程宇打了一个招呼,便投入到工作中了。程宇稍微停留了一会儿,就回到了自己的公司,他还有自己的一大摊子事要做,影楼的事就放心地交给了李子皓打理了,而且,李子皓并没有让他失望,影楼的生意是益兴旺。程宇将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婚庆公司,他的婚礼策划受到了新人们的好评。

    这天,艾雪刚刚为下个星期即将举行婚礼的新人联系完司仪、乐队的事,放下电话,艾雪正准备去给程宇冲一杯茶时,程宇的手机就响了。正在忙着打策划表的程宇连忙对正要转离开的艾雪说道,“雪儿,快帮我接一下电话,不要打断我的思路。”艾雪乐了,本想逗程宇一下,但见程宇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她还是忍住了。艾雪没说什么,走过去拿起了程宇的手机,“喂,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电话那边很是寂静,竟然没有人回答。“喂,请说话。”艾雪脸上现出疑惑的神,她看着程宇,用眼睛在询问该怎么办。程宇感觉到了异样,他不得不停了下来,不解地看着艾雪。电话那端在迟疑了一会儿后,终于有了声音,“问一下,这是程老板的手机吗?”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听得出来他的声音也是有些迟疑。艾雪回答道,“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吗?”那男人说道,“我找程老板,他在吗?”艾雪一听便说道,“请你稍等一下。”艾雪便把手机递给了程宇。程宇接过手机说道,“你好,我是程宇。请问你是哪位?”那男人的声音变得起来,“啊,程老板,你好,你好。我是‘皇家大酒店’的老板徐占君,我早就听说了你的大名,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面啊。我呢,准备搞一个店庆活动,还要拜托兄弟你帮忙啊。”程宇连忙说道,“徐老板,你过奖了。能够为你策划,那是我的荣幸啊。我会尽我所能达到徐老板满意的。”徐占君在那边哈哈大笑起来,“程老板说话就是敞亮,我听。这样吧,一会儿我叫秘书于娜过去一趟,把我的意思告诉你,你就帮兄弟好好策划一下吧。”程宇听后回答道,“好的,徐老板,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徐占君又是一阵大笑,连声说着好。

    放下电话后的程宇笑着对艾雪说道,“又是一份酒店店庆的活,看来又要忙几天了。”艾雪也笑了,“这个月搞店庆的酒店可是不少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大概是第五桩生意了。”程宇想了一下点头说道,“好像是没错。”程宇接着逗趣说道,“雪儿,这会儿看到你老公有多么的辛苦了吧。可是,早上想要睡个懒觉这么小的要求你都不肯答应,你对老公也太苛刻了。”程宇的脸上故意现出特委屈的神,可怜兮兮地看着艾雪,似乎在等着艾雪能够答应他的请求一样。“噢?是吗?”艾雪脸上露出好像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事的样子,“怎么会呢?我对老公一向是很体贴入微的啊。”艾雪一边说一边笑嘻嘻地走到程宇的后,在程宇的肩膀上揉捏起来,“老公,你该说‘瞧我多幸福,天底下顶级按摩师就是我的老婆’这样的话,就你这待遇,皇帝老子都要羡慕死了。”艾雪说完就先笑了起来。程宇也笑了,经过艾雪一阵力度适中的敲打,程宇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雪儿,你这按摩技术可渐增长啊,不过,这多亏了有我这个老公做你的练习道具,你是不是该好好地谢谢我啊。”程宇一边说一边把头向后仰去,一脸期待地看着艾雪。“好啊,我现在就好好地谢谢你了。”艾雪一脸的笑,但她并没有去吻程宇,而是把双手迅速地伸到程宇的腋下,用劲地挠痒起来。受到“攻击”的程宇一个高蹦了起来,伸手抓住了正要跑开的艾雪,把她紧紧地搂进了怀里,展开了他的“还击”,两个人嬉闹在一起,他们的笑声弥漫在房间里……

    程宇是在下午一点多见到徐占君的秘书于娜的。当时,程宇和艾雪吃过午饭,刚从饭店回来,两人坐下没多久,就从外面走进了一个年纪不大,但是架子蛮大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香水味的女人。她径直走到了程宇的面前,脸上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故作高贵地说道,“程经理吧,我是徐总的秘书于娜,我是为了店庆的事来的。”浓妆艳抹的于娜说完,又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艾雪接着对程宇说道,“程老板,我可以坐下吗?”程宇一听连忙指着另一侧的沙发说道,“你请坐。”看着走向沙发的于娜,程宇心里有种特不舒服的感觉,他在心里对徐占君竟找了一个像本艺一样的女人做秘书很是不理解。艾雪并没有站起来,她对这个妖冶的女人没有一点好感,这种轻狂的女人她见得多了,无非是靠着有几分姿色,卖求荣,攀上了老板,便自以为有多了不起,看谁都是下等人的一副德行。碰到这种女人,艾雪往往静静地坐在一边,把这种看着就叫人不舒服的女人留给程宇去接待。程宇看到艾雪脸上的神,不由得在心里苦笑了起来,他知道这个时侯艾雪又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客户了,甭指望她能帮着做些什么了。程宇虽说在心里对这个叫于娜的女人有些看法,但她毕竟是代表着“皇家大酒店”的老板徐占君来的,怎么说也是不能怠慢的。

    程宇待于娜坐定后,他的脸上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神对于娜说道,“于秘书,你们徐总上午给我打过电话了。在电话里,我和徐总也谈了个大概了。不知道徐总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于娜从随挎的包里掏出了一个档案袋,打开档案袋抽出来一张表格,她看了一下,起走到程宇跟前,递给了程宇,“我们徐总的意见都在这上面呢,我们徐总还有一个特别的要求,那就是关于这个店庆活动的策划,我们徐总想要亲自参与策划,体验一下策划的乐趣。当然了,策划费我们是不会少给你们一分的。”于娜说完就静静地站在程宇的面前,等候着程宇的回答,这个时候她可就把装份这码事忘得干干净净了,毕恭毕敬地看着程宇,脸上下意识地流露出惶恐不安的神。看着前后判若两人的于娜,艾雪的脸上现出不屑的神,“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原形毕露了,你以为深沉是那么好装的吗。”艾雪瞅着于娜可就展开了想象,把她想成了一个“第三者”。

    于娜的话让程宇一愣,他并没有立即回答于娜的话,客户亲自参与,这种况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程宇低头沉思起来,他不了解徐老板,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和徐老板配合默契,这很关键,如果合不来,对双方都是个麻烦。程宇不想贸然行事,他想了一会儿,对于娜说道,“徐老板已经决定了吗?”于娜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们徐总说了,他只是参与,总的方向还是听从你的意见,你是总指挥。”程宇有些为难地说道,“策划的过程是个思考的过程,我不知道你们徐总想要怎么参与呢?”于娜倒像是有备而来,她连忙说道,“我们徐总希望你能现场办公,徐总已经在酒店给你特意准备了一间办公室。到时,我们酒店的其他几个股东也会和你见面的。”这倒是完全出乎程宇的意外,“现场办公,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先例。”程宇脸上现出了犹豫的神,“现在是公司最忙的时候,我怎么可能离开呢?”于娜似乎看出了程宇的犹豫不决,她赶紧说道,“我们徐总也考虑到了程老板是个忙人,在时间上我们是可以宽松一些的。程老板上午办理本公司的业务,而我们可以在下午开始办公,这样两不耽误。我们徐总说了,这次店庆意义非常重大,他希望你能从酒店的实际况着手策划,尽量地突出本酒店的风格。还有,因为有所有的股东参与,这对每个股东来说也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大家以后会更加齐心协力地为酒店的繁荣而努力的。我们徐总说了,我们会加倍付你报酬的。”于娜像是在背演讲稿似的说完了这番话后,紧张地看着程宇,生怕他一口回绝。程宇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同意了。于娜如释重负般地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时候的笑容看起来还是有一些真实的味道的。

    送走了于娜后,艾雪对走到自己边的程宇说道,“老公,我觉得这件事不会很顺利的。你想啊,他们好几个股东,七嘴八舌的,意见肯定不会统一的。你夹在他们中间,会感到很为难的。我希望你能好好地考虑一下,然后再做决定。”程宇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我先去酒店看看具体况,回来后我们再商量是否做这笔生意。”艾雪便没再说什么,她知道程宇是会考虑她的话的。

    程宇决定做这笔生意是在见了徐占君以后得出的结论,在“皇家大酒店”,程宇受到了徐占君的招待。程宇看到徐占君的第一眼,便解开了存在心里的那个疑问,“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难怪他会找于娜那样的女人做秘书。徐占君的个人品味,实在让程宇难以恭维,在他上看不出一点中年男人应该有的成熟魅力。五短材,肥头大耳的徐占君站在程宇的面前足足矮了一头,尤其是他那红红的酒糟鼻子太有个了,墩墩实实地卧在他那白胖白胖的脸上,让人一下子就能联想到舞台上的红鼻子小丑。徐占君浑上下可全都是名牌,尤其是他脖子上的金项链足足有大拇手指一般粗,脖梗后面的一部分已经嵌进了褶里,如同沙皮狗脖子上的狗链。程宇不由得在心里笑了起来,“幸亏有于娜在旁边引见,否则,自己差点就把他当成了小丑了。”一阵寒暄后,徐占君首先领着程宇参观了一下他酒店的规模,然后,徐占君又把程宇领到了他专门在酒店为程宇腾出的办公室里。这是走廊尽头的一间包间被临时改成了办公的地方,屋中间放了一张很大的圆桌,圆桌的周围整齐地摆放着十张椅子。徐占君走到了圆桌旁,用手指了一下房间对随后走过来的程宇说道,“怎么样,程老板,还满意吧。这就是给你办公的地方,这是我们酒店最肃静的房间,你可以在这里安心的工作,不会有外人来打扰你们的。我也可以随时过来参与策划,对其他股东也很方便。我的秘书于娜在这几天就是你们的服务员,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向她提出来。于娜做不了主的,还有我呢,我会全力支持的。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要让你程老板满意才行。”徐占君说完后便看着程宇,脸上不乏炫耀的神色。

    程宇连忙说道,“徐老板,你太客气了。我没什么意见,只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徐占君把头一摇特大气地说道,“没什么,只要你程老板满意就行。程老板,如果你没什么补充的,那我们就这么定下来。”程宇想想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对徐占君如此面面俱到的安排还是非常满意的,自己再拒绝似乎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想到这,程宇便点头同意了,“行,徐老板,就按你说的办吧。你看,我们从什么时间开始呢?”徐占君想了一下说道,“如果程老板方便的话,我们就从明天开始吧。我希望越早越好,还不知道我们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呢。”程宇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按照徐老板的要求,每一层都要突出它的特点,我认为最快也需要五天的时间。我回去安排一下,我们就从明天开始吧。”徐占君乐了,“行,程老板就是够爽快,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痛快。”

    程宇笑了笑,从包里拿出来合同对徐占君说道,“徐老板,既然这样,我们就把合同签了吧。”徐占君也没含糊,拿过合同看了一遍,便签了字。程宇收好合同,便和徐占君握手告辞了。

    于娜送程宇离开了,徐占君急忙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脸兴奋的他一**坐进了老板椅里,得意忘形的随着老板椅转了几个圈,然后面向着窗外哼起了小调,那份得意劲就甭提了,以至于于娜都走到了他的跟前,他还浑然不知呢。送走程宇后,于娜反去包间找徐占君,结果扑了个空。于娜就来到了徐占君的办公室,她走进来以后并没有看到徐占君,还以为徐占君没回来呢。于娜很有些气恼,她正准备离开再去别处找徐占君,窗前微微晃动的老板椅引起了她的注意。于娜走过去一看,徐占君整个人缩在椅子里闭着眼睛哼哼的正欢呢,难怪她刚才没看到呢。于娜压下了心中的不满,她的脸上露出了暧昧的笑容,她嗲地叫道,“徐总,人家回来了。你该好好地谢谢人家了吧。”正在兴头上的徐占君慢慢地睁开了一双不大的小眼睛,色迷迷地瞅着于娜嘿嘿笑着,他伸出了一只短粗的手抓住了于娜的胳膊,邪地说道,“小宝贝,只要你乖乖地听话,我亏不着你。今天的事儿你办的不错,我现在就要好好地‘谢谢’你了。”徐占君一边说一边把于娜拉进了怀里,也不管办公室的门还敞着呢,在于娜的脸上就是一顿乱啃。徐占君那令人作呕的口臭差点没把于娜熏晕过去,但于娜并没有躲开,她知道只有趁着徐占君高兴的时候,她才能拿到徐占君事前许给她的好处。于娜向徐占君抛去惑的媚眼,趁势倒在了徐占君的怀里……

    没有多久,徐占君就把于娜打发走了,他的心里还惦记着另一件事呢。相对于徒有其表、举止粗俗的于娜,雍容华贵、气质不凡的另一个女人才是徐占君的最,徐占君恨不得休妻再娶,把那个女人拴到腰带上,走哪带到哪,让所有的人看看他徐占君的本事。想到那个女人,徐占君便对于娜失去了兴趣,他找了一个借口,就把于娜支了出去。徐占君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的影,他想起了和那个女人初次相识的景。那是在酒店一个股东的女儿婚礼上,徐占君作为一个长辈自然要到场了。徐占君首先以酒店老板的份作了一番讲话,又说了一阵贺词才回到贵宾席。几杯酒下肚,徐占君便感觉要上厕所,他连忙走了出来。他刚走到走廊,后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呻吟声,徐占君不由得回头看去,就看见一个美得让他目瞪口呆的女人手按着肚子,一脸痛苦地望着他。反应过来的徐占君赶忙走到那女人的边,强压住内心的狂喜,故作关切地问道,“小姐,你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徐占君可没忘了在这个时候装斯文。那女人脸上露出了弱无助的神,看着徐占君可怜兮兮地说道,“我的肚子好痛啊。”徐占君顿时来了英雄救美的感觉,他上前一步扶住了那女人,“小姐,不要怕,我送你去医院。”徐占君紧紧地搂着那女人,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奔驰车里。徐占君就这样认识了貌如天仙似的女人,一个让他神魂颠倒的女人。在她面前,徐占君可说是百依百顺,丝毫不愿意拂了美人心。徐占君之所以要搞这个店庆活动,也是她的要求。徐占君起先还在犹豫,但一想到事成之后,美人的许诺,徐占君也就顾不得其他的了。况且事并不是很难办的,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现在事已经按照预想的那样办成了,该是美人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徐占君是越想越高兴,喜不自的他赶忙抄起了电话,快速地按下了一个号码,刚一接通,徐占君就急急地说道,“宝贝,事搞定了。你可不要忘了你说过的话啊。”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嗲却又不乏一丝风笑声,“真的吗?我要看到合同才算数啊。”徐占君连忙说道,“合同在我这呢,今天晚上你过来取吧。我会推掉所有的应酬等着你。”电话里又传来一阵暧昧的笑声,“你急什么嘛,三天以后我就是你的了。”徐占君可真急了,“什么?还要等三天,我一天都等不了了。你别吊我的胃口了,我求求你,就今天吧。”女人又笑了起来,这笑声让徐占君浑一阵酥痒,犹如被电流击了一般,“宝贝,我现在就受不了了,你就别折磨我了。”女人仍在笑着,“好吧,你今天的表现还算让我满意,我可以陪你一起吃晚饭。其他的就要看你怎么表现了。”徐占君赶忙答应着,脸上的神就像是得到了皇帝的恩准一样,欣喜若狂。

    放下电话的徐占君可就挖空心思地寻思开了,“看我表现,第一次我送了一枚钻戒,就让我拉拉手。第二次我送了一条白金项链,就让我亲亲脖子。这次我送什么才能让她乖乖地听我摆布呢?哎,女人的心,蛇蝎心,可我偏偏就稀罕她。”徐占君想了好长时间,也没拿定主意,万般无奈的他只好打电话叫进来于娜,谎称给股东的女儿买生礼物,叫于娜帮忙拿个主意。徐占君知道于娜在这方面能算得上是一个天才了,以往的那些女人都是被于娜买回的礼物搞定的。徐占君的话还没说完呢,于娜已经听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知道徐占君又要讨好哪个女人了。于娜脑瓜转得也快,她连忙自告奋勇要去商场替徐占君买回礼物。徐占君也知道于娜并没有相信自己的话,被于娜看破心思的徐占君没觉得有什么难堪。徐占君知道于娜的心思,这种女人是要用钱来打发的。徐占君虽说有些不愿,但还是甩给了于娜两千块钱,作为她的奖励。

    看着心满意足离开的于娜,想到晚上就要见到思夜想的女人了,徐占君再一次陷入了想象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不要让爱溜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