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怡玲然 书名:不要让爱溜走
    婚庆公司的业务量增加了很多,程宇变得更加忙碌起来,常常很晚回到家。起先,艾雪并没有往心里去,因为每年的这个季节都是婚庆公司最忙的时候,新人们多数选择在这个季节结婚。艾雪以为程宇的公司也不例外,不过多了一些业务罢了。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艾雪目睹了程宇和一个客户谈生意的全过程,程宇心神恍惚的样子让艾雪不黯然神伤,艾雪从程宇游离不定的眼神中看到了程宇内心的哀伤。从一开始,艾雪就静静地坐在一旁,一脸忧郁地看着程宇。

    和程宇谈生意的男人叫李仕军,是一家塑钢厂的老板,他从进了公司的门,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完全把自己当成了施舍者,而在他眼里,程宇不过是一个被救济的人。李仕军先是大言不惭地炫耀了一番自己的“丰功伟绩”,从如何手推收购车走街窜巷收破烂,到意外地低价接手了一家塑钢厂,他口若悬河地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洋洋得意地夸赞着自己凭着“卓越才能”从此飞黄腾达了,十足的一个暴发户的德行。程宇面无表地坐在李仕军的对面,看着夸夸其谈的李仕军,程宇心不在焉地答应着,好像是在听演讲一样。艾雪的脸上渐渐现出疑惑的神,她不知道程宇这是怎么了,这样的景在以往是完全没有出现过的。在艾雪的印象中,程宇在工作中一向是干净利索的,绝不拖泥带水,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他是不会把时间白白地浪费在闲扯当中的。艾雪很奇怪,程宇为什么不客气地打断李仕军的话,谈论正题。

    李仕军说累了,开始转入了正题,“程老板,咱们都是生意人,谁都懂得做生意的规矩,我呢,也是听朋友的介绍才来找你的。我原本并没有打算要搞这个庆祝活动,但朋友对我说,花点钱,提高一下知名度,顺便带来一些喜庆和好运气这也是一件好事,我就来找你了。我的要求并不高,庆祝活动不仅要闹,吸引人,最主要的是费用要低。我看过了你的收费表,我觉得过高了,你看能不能少算一些?”程宇看着他说道,“李老板,因为是朋友介绍你来的,我给你的价格已经是很低的了。我想,你也一定去过别的公司打听过了,他们不可能给你我这个价位。”李仕军被程宇说中了要害,但是他仍然面不改色地说道,“程老板,我不是相信你的公司嘛,我是说,我们在有些地方还是有可谈的余地的。象这演员的出场费,我们就没必要给这么高嘛,又不是什么知名的大演员,不值这个价。我看,就折中好了,给一半。”李仕军说完,没待程宇说话,又指着下一条说开了,“这策划费你要的也太高了,不过是坐在这动动脑筋的事,你干嘛要这么高啊。程老板,大家都是朋友,你就少收一些吧。”李仕军边说边把协议拿过来,“就这么定了吧。”他一边说一边就要在上面签字,“程老板,我们以后还是有机会合作的,这次就当帮朋友一个忙吧。我们把协议签了吧。”程宇并没有说什么,他静静地看着李仕军,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坐在一旁的艾雪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她走过去对李仕军说道,“李老板,你的要求有些难度,请你先回去吧,我们要商量商量才能给你答复。”李仕军面露一些愠色,语气里带着强烈的不满,“你是谁?这有你说话的权利吗?”艾雪周透露着一股傲人的气势,她不屑一顾地对李仕军说道,“我是这家公司的董事,现在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那就请你先回吧,我们商量后会给你一个答复的。”李仕军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艾雪冷若冰霜的神让他没敢造次。李仕军自己心里也明白,他提出的要求有些太过分了,他原本就是抱着“行就签约,不行,他也没有打算一定要搞这个庆祝活动”的想法来和程宇谈条件的,况且,推荐他来的朋友告诉他程宇是个“有活就干”的主,尽管提出自己的条件,几乎**不离十地都能如愿。李仕军一开始对朋友的话并不太相信,但是等他见到程宇后,程宇没精打采的样子让他觉得有机可乘,所以,他把条件压得很低很低,差不多就是在无理取闹一般,李仕军心里还在想着呢,“自己当初开业的时候,这小子上哪去了,早知道找他,能省下很大的一笔费用啊。”眼瞅着就是十拿九稳的事了,程宇已经拿起了笔准备签协议了,谁知道这时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艾雪却出面阻止了程宇,让李仕军的黄粱美梦泡了汤。艾雪脸上不怒自威的神让自觉理亏的李仕军心生畏惧,他看出艾雪是一个极有主见的女人,并不好对付,他也不想让自己难堪。于是,李仕军悻悻地丢下一句话,“那好,我等你们的回信,我先告辞了。”李仕军起离开了。

    目送李仕军出门后,程宇对着艾雪笑了笑,随即又点开了电脑上的游戏,漫不经心地玩了起来。望着有些消沉的程宇,艾雪的心里难免很是悲伤,她暗暗自责起来,她没有想到那次去医院检查的结果竟会对程宇产生这么大的打击.艾雪这时候想起了前天半夜的事,熟睡中的艾雪被一个可怕的梦惊醒,惊魂未定的她连忙拧开了头灯,却又被呆坐在旁边的程宇吓了一跳。望着神黯然的程宇,心有余悸的艾雪暂时忘了吓醒自己的梦,担心地问道,“老公,你怎么了?”程宇一愣,慌忙掩饰道,“雪儿,没什么,快睡吧。”程宇一边说一边急忙躺下了。艾雪心里有些不安的感觉,她的脸上现出一丝忧虑的神,她知道程宇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不然程宇是不会这个样子的。“老公,告诉我,什么事让你如此闷闷不乐的?”程宇把体转了过去,背对着艾雪,“雪儿,没什么事,只是生意上的一点小事,你别担心啦,快睡吧。”艾雪心里有些难过,程宇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以往每当自己做了不好的梦,不管是半夜几点,程宇都会耐心地听她说完梦到了什么,然后像哄孩子似的拍着她入睡。艾雪本想把自己的梦讲给程宇听,但是看到程宇一脸疲惫的神,艾雪还是忍住了,她关上了头灯,心里难免有些失落,慢慢地躺下了。这一夜,艾雪再也没有睡着,心里总是有种异样的感觉。程宇说是生意上的事,艾雪对此深信不疑。程宇这一阵签下的合同也不少,但除去乐队、演员等一切正常的费用外,真正落到账面上的余额并没有多少。艾雪并没有去问程宇,她相信程宇会向她解释的。但是,现在,艾雪不需要程宇的解释了,程宇和李仕军的对话已经给了她答案了。账面没有什么问题,而是程宇降低了经营成本,如果按照李仕军的要求签约的话,就是个持平,弄不好还要赔钱。艾雪立即想到了程宇为什么会这样,,他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减轻内心的痛苦,只有让自己不停地忙碌起来,程宇才会忘却心中那难以言说的悲哀。艾雪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她暗恨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地粗心呢,尽管程宇在她面前没有表露出什么了,但是,程宇内心的悲哀并没有减少,他只是隐藏了自己绝望的心,让她误以为事已经过去了。艾雪决定要和程宇好好地谈一谈了,她竭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着平静,“老公,不要这个样子了,你知道我会很难过的。我一直在后悔,为什么要去做那个检查呢?程宇,事并不像你想的那样,你不要这么悲观好吗?医生并没有说绝对不可能,他只是说机会小一些罢了,可你这个样子,却让我觉得害怕。程宇,振作一些好吗?”本想强装坚强的艾雪说到这却已泣不成声,她的脸上挂满了忧伤,眼睛里含满了泪水,看得出她在极力地控制着自己内心的悲伤。艾雪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程宇很是心痛。

    程宇站起来,将艾雪轻轻地揽进怀里,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雪儿,你不要担心了,我并没有怎么样。”程宇表面平静地说道,“雪儿,是你想多了,我真得很好。”可是,程宇的心里却如刀绞,“雪儿,我真得很难过,我做错了什么,老天要如此地对待我?我是多么地盼望着有自己的孩子在膝下承欢,老年之后子孙满堂,尽享那天伦之乐。为了这些,我努力地工作,尽我所能地为将来的生活做好准备。可是,老天却给了我这样的一个结果,我竟是这般的‘无能’,我怎么能接受得了啊,我还算是个男人吗?我没有勇气面对雪儿你,我更不敢想象以后的子,我该怎么办啊?”程宇望向艾雪的双眼没有了往的坚定和自信,他脸上转眼即逝的哀伤并没有逃过艾雪的眼睛,“程宇,我知道你一定很难过,很悲伤。可是,你这个样子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我们应该听从医生的建议。你也知道,有些夫妻是在婚后十几年才有孩子的。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孩子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程宇,我们原先不是说好了嘛,在三十岁以前我们是不会要孩子的,就让我们来遵守这个约定吧。”艾雪一脸真诚地说道。

    程宇的脸上闪过一丝惨淡的笑容,他拍了拍艾雪的肩头,声音很是柔和地说道,“雪儿,让你伤心真得很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会好起来的,你要给我一些时间。好了,雪儿,别再担心了,看见你难过,我的心会更痛的。”艾雪听后更觉心酸,她哽咽着说道,“老公,你这个样子让我心神不宁,我不愿意看到你这样,我想要找回从前那个宽容、亲切的程宇,不论我做什么事都满心欢喜的程宇。我不喜欢现在的你,你的消沉让我恐惧,我会想些不好的事。我不知道你这个样子会持续多久,我更不知道我是否有耐力等到你变回从前的程宇,也许,在这之前,我已经崩溃掉了。程宇,你应该知道我会怎样的,如果失去了你的,我会死掉的。”艾雪越说越难过,伏在程宇的怀里低声抽泣起来。

    程宇更觉心酸,他怎么会不了解艾雪的感受呢。自从知道了检查结果,程宇的心就无法再平静下来,他没有想到事竟会是这样。程宇彷徨了,他知道艾雪也是很喜欢孩子的,尤其在薛紫莹怀孕后,艾雪做母亲的想法更急切了,她甚至买回来漂亮宝宝的彩色画报贴在了头,每晚对着画报说着我也会有这样漂亮的宝宝的,然后一脸期待地望着程宇。程宇每当想起这些,就觉得自己对不起艾雪,他不应该剥夺艾雪做母亲的权利。可是,程宇更不敢想象自己将如何度过没有艾雪陪伴的子,艾雪已经深深地扎根在他的心里,如果让自己离开艾雪,莫不如一死了之。程宇在这种恐惧中苦苦挣扎着,在经过一番痛苦的自我斗争后,程宇做出了一个决定,慢慢地疏远艾雪,等艾雪对自己产生不满的时候再提出分手,那样,对艾雪的伤害会小一些。程宇对艾雪太了解了,艾雪对的专一,对自己的痴,还有对他深深的依恋,所有这些都会成为艾雪离开的羁绊。程宇知道只有让这些变成过去,艾雪才有可能选择离开。程宇渐渐地转变着对艾雪的态度,每次看到艾雪不再像从前那样表现出喜的神色,完全是一副习以为常的神。程宇想要用工作来麻痹自己那痛苦万千的心,只有在工作中,程宇才会暂时地忘记了悲哀。所以,对有些无理取闹的客户,程宇也是一忍再忍。可是,让程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良苦用心竟会让艾雪如此地痛苦不堪。面对艾雪悲伤的眼神,程宇的心都要碎了,他把艾雪紧紧地搂在怀里,无声地流着泪。

    艾雪双手抱紧了程宇的腰,她抬起头望着程宇,满含神地说道,“程宇,让我们一起来忘记这件事吧。假如命中注定我们没有宝宝,我们就做这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一对‘丁克’夫妻吧。程宇,知道吗,你已经给了我太多太多,我的心里已经装满了感激。程宇,我的要求并不高,只要在暮年,你我牵手漫步在夕阳中,这就足够了。只要有你在我旁,我就心满意足了。”程宇被艾雪的话深深地感动了,面对艾雪真诚的眼睛,程宇后悔当初的决定了。程宇心里的悲哀在这一刻消失了不少,他决定听从艾雪的话,重新振作起来,为了两个人幸福的将来,他会更加地努力工作的。艾雪从程宇脸上的神看出了程宇内心的变化,她知道,她所喜欢的程宇又回来了,艾雪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天清晨,睡梦中的程宇感觉脚心一阵痒,他懒懒洋洋地将两只脚搭在一起蹭了一下,便又想接着睡去。脚心更痒了,程宇不得不抬起头向脚边看去,就看见艾雪拿着一个毽子,正对着他嘻笑着,原来是艾雪用毽子上的鹅毛在他的脚心上划来划去的,痒得他无法再睡。程宇连忙对艾雪说道,“雪儿,昨晚看电视睡得太晚了,今天就让我多睡一会吧。”艾雪的脸上却看不出一点的困意,她把头一摇,坚决地说道,“我不管,昨天晚上你不睡觉,那是你的事。可今天早上的时间是我的,就是我说了算。快点起,你该去跑步了。”艾雪的语气可是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程宇赖在上就是不起来,“雪儿乖,就让我多睡十分钟。”艾雪趁程宇不注意,掀掉了盖在程宇上的毯子,笑着说道,“不行,赶紧给我起来。”程宇一看这招没好使,他又换了别的招数,他脸上现出很认真的神对艾雪说道,“雪儿,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件事,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程宇心里想的是把艾雪骗过来,然后把她拉到上,搂着她消消停停地躺一会儿。程宇清楚地知道,只要艾雪起了,他就甭想睡舒服了,艾雪有的是花样对付他,他可是‘怕’了艾雪了。艾雪似乎看透了程宇的心思,她连忙向后退了几步,笑嘻嘻地看着程宇。程宇见艾雪没上当,也没了办法,索抱着“我就不起来,权当没听见”的想法,翻趴在了上,假装睡着了,不再去理站在边的艾雪。没一会儿,程宇就听到艾雪转离开的声音,程宇在心里还暗暗地感激呢,以为艾雪“放过”了他。程宇舒服地闭上了眼睛,想要再美美地睡上一个“回笼觉”。

    艾雪岂肯“放过”程宇,她从卧室出来后直接就走进了客厅,来到鱼缸前,从里面捞起了程宇喂养的两个拳头大小的乌龟,然后轻手轻脚地悄悄地走到了程宇的边,把两个湿漉漉的小乌龟一起放在了程宇的背上。

    昏昏睡的程宇忽然被背上爬行的小东西吓精神了,他扭头往背上一看,见两个小乌龟在他的背上东张西望爬得正欢呢,又看见站在一旁笑弯了腰的艾雪,把个程宇气得只想蹦起来抓住艾雪好好地“报仇雪恨”一番。可是,程宇愣是没敢动,他顾虑到背上的两个小乌龟,那两个小家伙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程宇给它们取的名字都和他们有关,一个叫“小宇”,另一个叫“小雪”,程宇可不想伤到它们。程宇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伸手从后背上一个一个地把“小宇”和“小雪”拿下来,等程宇从上下来的时候,艾雪早就跑进了厨房,一边唱着歌一边做起了早餐。程宇把小乌龟们放回了鱼缸,这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困意。程宇来到桌前,端起桌上的一杯鲜牛喝了起来。喝完牛后,程宇活动了一下四肢,又向上跳了几下,然后来到了跑步机前。这个跑步机是艾雪上个星期买回来的。程宇和艾雪约好两个人每天早上出去跑步半个小时,两个人坚持的不错。可是有一天早上,天公不作美,竟下起了大雨,把个艾雪急得在屋里直转圈。倒把程宇给乐坏了,他急忙躺到了上,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回笼觉”。望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艾雪心里这个郁闷啊,只是没过多久,她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她知道该怎么做了。程宇本以为可以美美地睡几天懒觉了,因为天气预报报了这几天都有雨,他就不用早起出去跑步了。可是艾雪的“深谋远虑”却打破了程宇的“如意算盘”,晚上到家的程宇便被客厅中的一个大大的纸壳箱吓了一跳,他连忙问艾雪,“雪儿,这是什么东西呀?”艾雪看着他是一个劲地乐,指着纸箱上的字让他自己看。程宇走过去一看,“跑步机”,程宇念完以后,夸张地捂着脑袋就蹲到了地上,看来,他的懒觉是睡不成啦。自从有了这跑步机,程宇就没有一天早上睡消停的,每天早上六点,他便被艾雪搅和醒。不管他如何央求、耍赖,艾雪都不会“放过”他,直到他乖乖地爬起来,精神抖擞地站到跑步机上,艾雪才会罢休。

    程宇刚站到跑步机上,艾雪就从厨房跑了出来,站在程宇的面前,一脸笑地望着他,“老公,今天该增加十分钟了吧。”看着媚的艾雪,程宇一时又来了英雄豪气,“行,宝贝。就听你的。”艾雪一听,丝毫不耽误,连忙在跑步机上替程宇设定了时间,然后把手插在了围裙兜里,脸上故意露出特崇拜的神,笑眯眯地看着程宇。程宇更来劲了,“我今天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这可不是吹的。”程宇一边说一边摁下了开关,程宇随着跑步机的转动跑了起来。可是没一会儿,程宇就觉得不对劲了,跑步机的速度比昨天似乎快了很多,他把探询的目光转向了艾雪,艾雪则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脸上那崇拜的神更浓了。程宇只好咬牙坚持着,很快,程宇的脸上、上就流出了很多汗。就在程宇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跑步机停了下来。筋疲力尽的程宇把手搭在了跑步机的扶手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伸头向跑步机的屏幕上看去,这一看,没把程宇的鼻子气歪了,原来,艾雪把速度定在了中档,而不是往常的低档,难怪自己跑起来如此吃力呢。等程宇反映过来再找艾雪,艾雪已没了影。

    到了公司的程宇还在想着这件事呢,程宇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在跑步前,决不能被雪儿迷惑了,以免掉进她的‘陷阱’。”程宇想的是坚决,可一见了艾雪,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艾雪的“足智多谋”让程宇“防不胜防”,常常丢盔卸甲败得一塌糊涂。但是,看着自己渐强壮的体,程宇的心里对艾雪充满了更深的感激和难以割舍的恋。

重要声明:小说《不要让爱溜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