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怡玲然 书名:不要让爱溜走
    圣诞节过后,程宇的婚庆公司婚礼策划业务几乎就处于歇业状态了。WWw.DU.LA节将至,人人都在为迎接新年的到来而做准备,大街小巷、各大商场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这期间,很少还能看到举行婚礼的闹场面了。天的脚步渐渐地走近了,天,一天比一天长了起来,将要结婚的新人无一例外地把婚礼安排在了暖花开的新年后。忙碌了一年的程宇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闲时间,程宇决定让自己好好地放松放松,趁机把《传奇》游戏的装备再改善一下。程宇的打算是好的,但是在艾雪的面前可就全乱了了。薛紫莹怀孕后无法再陪着艾雪乐此不疲地穿梭在各大商场了,这重担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程宇的上,况且,这原本在薛紫莹到来之前也是程宇义不容辞的一件“乐事”。在刚结婚时,程宇有一次陪着艾雪逛商场,艾雪关切地问程宇累不累,如果累了就回家吧。被冲晕了头的程宇立即就“大义凛然”地说道,“大丈夫死都不怕,何况是陪着可的老婆大人逛街了。雪儿,你就放心大胆地往前走吧,我会陪着你到地老天荒,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件‘乐事’。”程宇的话把个艾雪逗得咯咯直乐,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可是程宇的话却让艾雪深受感动,脸上充满了感激的神,就差扑进程宇的怀里眼泪汪汪了。程宇可就惨了,从此名副其实地变成了艾雪的贴跟班,而且还是一个不能流露出不高兴神的心甘愿的称职跟班,谁让自己当初头脑发,掉进了艾雪的陷阱,许下了那样的“豪言壮语”呢?艾雪是一有时间便拽着程宇逛商场,程宇想反悔都来不及了。每当程宇想借故推脱试图让艾雪自己去的时候,艾雪就使出了她的必杀剑,脸上现出委屈的神,一双漂亮的眼睛里装满了失落,凄哀哀地望着程宇。程宇明知艾雪在假装,手却不由自主地拿起了车钥匙,一直在看着他的艾雪立即跑过来挎起了他的胳膊,喜笑颜开了。程宇一边往外走,一边想,“如果刚才在电话里告诉雪儿自己有事要办就好了,哎,自己怎么就不会对雪儿撒谎呢?”艾雪倒也乖巧,在两个人逛完商场回到家里后,洗漱完毕,她帮程宇做了一融合了港式、泰式、韩式等各家按摩精华的“雪儿按摩法”,把个程宇舒服得就好似一个神仙一样,早就把先前的疲劳忘得一干二净了,哪还有什么怨言可谈了。艾雪做事也特有分寸,在程宇繁忙的时候,艾雪从来没有给程宇添过乱,尽可能地帮着程宇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艾雪的可和懂事已经根深蒂固地印在了程宇的脑海里,一想到艾雪,程宇的心里就充满了甜蜜的感觉,没有一点不是之处。结婚三年了,每到年前,艾雪就更喜欢逛商场了,一是程宇在这个时候有空闲,艾雪可以随心所地逛到商场关门。另一方面,艾雪要给双方的亲属买礼物。从双方的老人到最小的侄子,艾雪是一个不落地想到了。程宇的任务就是做好提包的工作,履行一个职业跟班的职责。

    这天,程宇和艾雪从商场回来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如果不是因为艾雪给薛紫莹买了一件礼物急着赶回来送给薛紫莹,程宇估计艾雪还会像昨天一样逛到晚上。程宇在心里对薛紫莹是感激不尽,早知道这样,昨天也该给陆启航买一样礼物送过去,虽说这样做可能会把陆启航弄晕了,可也强似让自己累得“腰酸背痛腿抽筋,万般辛苦不能言”啊。艾雪下车后直接去影楼找薛紫莹了,程宇则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程宇靠在老板椅上,特舒服地伸展着体,桌子上的电脑正在启动。程宇点开了游戏,进入了游戏当中。程宇并不擅长打这种游戏,虽说他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游戏中,可没过多久便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一脚“踢”出了局外。望着屏幕上半天还没爬起来的自己,程宇心里这个气啊,“那位,没事你‘踢’我干什么,我已经够憋屈了。小子,等我换了装备再收拾你。”程宇正和那位较劲呢,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程宇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号码,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程宇便将游戏按了“暂停”,拿起了电话。

    “喂,是婚庆公司吗?给我找一下程经理。”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很有些拿腔作势的声音。程宇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他不冷不地答道,“我就是,请问你有什么事吗?”电话那端的男人声音里更带了一种财大气粗的味道,“程经理,我是‘一路顺酒家’的老板王德龙,有这么一个事啊。我想搞一个店庆活动,有哥们向我推荐了你,你可不可以来我这里一趟。读…啦^文学我正好有时间,你现在过来,我们具体地谈一谈。”程宇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这种人他见过好几个了,表面上把自己弄得理万机似的,看起来比那联合国主席还要忙,其实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家伙。程宇就碰到过这样一个主儿,在店庆活动上指手画脚的不够他吆喝的了,可是当他的老婆一现,那立马就变成了一个低眉顺眼的窝囊废,诚惶诚恐地跟在老婆后,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满脸的可怜相,闹了半天竟然是一“傀儡老板”。程宇暗想,打电话这位估计也是这一类的人物,狐假虎威地弄一声势罢了。程宇虽说在心里非常看不惯这种人,但是生意还是要做的,权当给他一个面子吧。程宇想了想说道,“那好吧,我现在就过去吧。你等我一会儿吧。”结束通话后,程宇就给艾雪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要去见一个客户,可能要晚些回来,叫她先自己回家吧。

    放下电话后,程宇关掉了电脑,把一会儿要签的协议书带上,离开了公司。按照王德龙给他的地址,程宇来到了“一路顺酒家”。程宇刚走进门里,便有一个迎宾小姐向他走了过来,“您好!先生,请问几位?”程宇对她说道,“我来找王德龙经理。”“是程宇先生吧。请跟我来吧。”迎宾小姐边说边向楼上走去,程宇随着她来到了二楼。迎宾小姐在二楼的一间包间门口站住了,“您请吧,程先生,王经理在里面等着您呢。”程宇不由得在心里一愣,“怎么不是在办公室,这是什么意思?”程宇正要向迎宾小姐打听一下,迎宾小姐已经拉开了包间的门,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进,程先生。”程宇想了想便走了进去。包间的照明很是昏暗,墙壁上几盏细小的灯管或红或粉地发出不太亮的光。程宇进来后才发现屋里并没有人,他的脸上现出不满的神,“这架子端得也太大了点,把自己当什么了,还真以为自己是李嘉诚呢。”程宇转离开。

    这时,包间的门又一次被拉开了,一个人慢慢地走了进来,包间门在她的后缓缓地合上了。当程宇看清进来的人是谁时,直把个程宇惊得目瞪口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进来的人竟是韩熙倩!她含脉脉地望着程宇,一步一步地向他走了过来。但是韩熙倩的心里却是思绪万千,难以平静,脑海里浮现出曾经的往事,一件接一件在脑海里闪过,让韩熙倩的心隐隐作痛。

    在片刻的惊愕之后,程宇很快地恢复了平静,他看着韩熙倩不解地问道,“韩熙倩,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怎么一回事?”韩熙倩虽说面不改色,但她的心里早已痛苦不堪了,好像有一把锋利的小刀在剜着她的心一样。韩熙倩原来也没有指望程宇看见她会露出喜出望外的神,可是韩熙倩也没有想到程宇会是现在这样一副冷如冰霜的面孔。韩熙倩强压住涌上心头的悲哀,让自己竭力保持着以往的神色,她冲着程宇媚地一笑,故意轻描淡写地说道,“程宇,怎么,见到我让你这么吃惊吗?程宇,我们坐下来谈吧。”程宇并没有动,他看着韩熙倩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韩熙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明白,你我之间有什么好谈的?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韩熙倩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的悲哀,她紧紧地盯着程宇的眼睛痛苦地说道,“程宇,见到我,你就这么不安吗?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让我很受伤,在你眼里我真就这么卑微吗?以至于让你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和我谈一谈都不可以,是这样的吗?”韩熙倩黯然神伤,眼里充满了泪水。

    “韩熙倩,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尽管程宇的心里很有些不满,但韩熙倩双眼含泪的样子让程宇心里觉得自己做得多少有些过分了,他向韩熙倩解释道,“我刚才接到王德龙的电话,他约我在这里谈生意,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我看,我还是给王德龙打个电话吧,看看他在哪呢。”程宇边说边掏出了手机,准备回拨过去。“程宇,你不要打了,根本就没有什么王德龙,那个电话是我叫酒店的服务生打的。”韩熙倩脸上悲哀的神色越来越重,她已有些泣不成声了,“程宇,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你现在竟连我的电话都不肯接了。要想见到你,只能通过别人打电话你才会现。程宇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事让你如此地疏远我?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韩熙倩竟变成了那向隅而泣的可怜虫的?程宇,你知道吗?”说到动处,韩熙倩的泪水又一次簌簌而下。

    程宇脸上现出不满的神,在心里对韩熙倩的做法很有些看法,他本想埋怨韩熙倩几句的,但看到韩熙倩难过的样子,话到嘴边他又忍住了,“事以至次,多说也无意,还是趁早离开吧。”想到这,程宇尽管满腹的牢,但他的脸上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平静,“韩熙倩,是你想得太多了,我并没有躲避任何人。你也知道,我已经是个有家室的人了,公司也有一堆事等着我。家里家外的事已经够我忙的了,我实在抽不出时间去陪朋友。不仅是你,就连我们的老班长前两天约我去喝酒,我也没敢答应。韩熙倩,我知道你也是一个大忙人,如果不是有什么必须见面的事,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

    “程宇,你一定要这么说吗?你知道今天是什么子吗?难道你真的要伤得我体无完肤才肯罢休吗?”韩熙倩忍不住喊了起来,韩熙倩的心里充满了怨恨,流泪的双眼里夹杂着一丝的寒意。

    程宇一时没有明白韩熙倩说这话的意思,他不解地看着韩熙倩,脸上现出困惑的神。程宇在心里想着,“我并没有觉得今天有什么特殊意义啊,而且,我也不可能会有什么特殊的子是和你韩熙倩有关的啊。”程宇并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看着韩熙倩,等着她把话说完。

    此时的韩熙倩已是泪流满面了,程宇冷漠的神令她伤心绝。韩熙倩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屈尊到了如此的地步,并没有唤起程宇一丝一毫的怜惜之心和同之意。韩熙倩有些绝望了,她悲痛绝地对程宇说道,“程宇,这些年了,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你。为了你,我可以抛弃我的高傲,委曲求全地忍受着你对我的漠视。为了你,我将我的自尊抛到了九霄云外,在你面前忍气吞声绝无怨言。程宇,你还想让我怎样做,你才肯善罢甘休。我太天真,我太幼稚了,我本以为,你也许会忘掉有关我的一切事,唯独我的生你是不会忘记的,因为,你曾说过,我是你第一个为女孩子举办的生party的主角,我牢牢地记住了你的话,我以为你也会像我一样不会忘记的。可是我错了,我现在才真正知道了,我在你心里轻如鸿毛,根本就没有我的容之地。程宇,你在我的心上狠狠地捅了一刀,你,伤得我太深了,让我生不如死。”韩熙倩的语气越来越冷,她从桌上拿起纸巾,慢慢地擦去脸上的泪痕,再次望向程宇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悲伤,“程宇,你是一个非常冷酷的人,你用一把无形的刀不留痕迹地杀死了我。程宇,我会记住今天的事的,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

    韩熙倩的话让程宇想起来了大学一年级下学期替韩熙倩主持生party的景,那一天也是在新年前的一些子。当时程宇正在写一篇论文,陆启航兴匆匆地跑了进来,一脸兴奋地对程宇说道,“哥们,快帮兄弟一把,这回成败与否可就全看你的了。”程宇笑了,看着欣喜若狂的陆启航调侃道,“你小子又中了什么邪了?还是被韩熙倩灌了**汤了?我看你小子迟早有一天会疯了。”陆启航没理程宇的话,接着说道,“程宇,我刚得到一个可靠消息,后天是韩熙倩的生。我想帮她办一个生party,快,运用你小子的聪明才智帮哥们好好地设计一下,最好一下就能打动韩熙倩的芳心。哥们成功后,绝不忘了你的大恩大德,我请你在最好的饭店吃大餐。”

    “得,你小子别跟我来虚的了。上次你小子也说请我吃大餐,结果吃到一半时,你一看到从窗外走过的韩熙倩,你小子是一个高窜了出去,那顿饭掏光了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害得我顿顿吃泡面。回到家看见我妈,差点没把我妈吓晕过去,还以为我遭绑架刚逃回来呢。行了,你小子可别害我了。”程宇这会儿想起了这件事,程宇一想到这事心里就生气,越说火气越大,“你小子,太重色轻友了,瞅你做的那叫什么事啊,你给韩熙倩买礼物,也该量力而行啊,总不能连生活费也花得溜干净啊,天天跑来找我吃泡面。那一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想起来我还心有余悸呢。行了,你小子还是饶了我吧,我算是认识你了。”陆启航也知道程宇是在说气话,他就是不生气,一个劲地陪着笑脸,连连躬抱拳陪着不是,到最后,程宇也被他的样子气乐了,两个人一起大笑了起来。

    为了韩熙倩的生party,程宇可是没少动脑筋,这主要是冲着陆启航的面子。看到陆启航为了韩熙倩一天到晚魂不守舍的样子,程宇决定帮他一把,真要成功了,自己也能消停一阵了。韩熙倩的生party还是很成功的,当时就让韩熙倩感动得心潮澎湃了。待程宇唱完一首歌曲后,韩熙倩端着一杯酒走到了程宇的面前,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神,她满怀感激地说道,“程宇,谢谢你,我会永远记住今天的。”程宇也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中,看到满场烈的气氛,程宇的心里特高兴,他没想到第一次替人设计生party竟会这样成功,一时兴奋,他对韩熙倩说道,“你是我第一个为女孩子举办的生party的主角,我也会记住这一天的。来,‘公主下’,我们喝一杯,祝你生快乐!”程宇说完,一口气喝干了杯中的酒……

    程宇没有想到,当时的一句戏言,竟让韩熙倩产生了误会,以至于时至今,仍然念念不忘。只是韩熙倩并不知道程宇为了那句无意之中说的玩笑话吃了多少的苦头,事后,陆启航就问程宇是不是对韩熙倩也有意,弄得程宇是指天指地发誓,那就是一句戏言。现在韩熙倩的样子让程宇有些自责起来,他的脸上现出了一丝愧疚的神,“韩熙倩,如果我的话让你产生了误会,我真诚地向你道歉。我不知道事竟会变成了这样,还请你原谅我的无心之过。但是,这并不会改变什么,有些事已成了往事,我们就选择忘记吧。韩熙倩,对于你的感,我只能说声抱歉,我没有权利接受。我已经对你说过了,我已经选择了艾雪,我这一生只会牵着雪儿的手走下去,直到我死去。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韩熙倩已经彻底绝望了,她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程宇,但是,却看不出程宇有一丝的缓和的余地,程宇的话更让她如坠万丈深渊,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韩熙倩抱着一丝的侥幸心里说道,“程宇,我也想忘记,可是我做不到。我的要求并不高,我们偶尔地见个面,只要能让我看见你,我就心满意足了。难道这也不行吗?”韩熙倩说完,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程宇。程宇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说道,“是的,不行。韩熙倩,我在感上是很霸道的一个人,就像我决不会许任何一个男人停留在雪儿的记忆里一样,我的记忆中除了雪儿,也不会有其他女人的存在。也许你不能理解,但是,这就是我,我只想拥有属于我自己的幸福,而我的幸福就是牵着雪儿的手一起慢慢地变老。”残留在韩熙倩心底的最后一点希望也在这一刻彻底地崩溃了,绝望让她失去了理智,她近乎疯狂地喊了起来,“雪儿,雪儿,除了雪儿,你还知道什么?你们的很伟大,那我的又算什么?你为什么从不考虑我的感受,我你,这又有什么错?”程宇皱起了眉头,他想了一下,缓缓地对韩熙倩说道,“韩熙倩,我们不要再谈下去了,我们的想法相差太大,多说也无意。以后我们有时间再谈吧,对不起,我先走一步了。”正的程宇想了想又说道,“韩熙倩,作为老同学,我想给你提个建议,请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你应该去找心理医生谈一谈,也许,他能帮你尽快地走出困扰,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的。”程宇说完转向门前走去。

    “程宇——”就在程宇拉开包间门的一霎那,韩熙倩喊住了他,“程宇,在离开以前,请回答我一个问题。”韩熙倩对转过来到程宇说道,“请你告诉我,和艾雪比起来,我究竟差在了哪里?”程宇看着韩熙倩,神凝重地说道,“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雪儿对我来说就如同我的生命一样重要,我无法拿我的生命和你比较。”韩熙倩面色惨白,她脸上的神色很是难看,她强压住涌上心头的怒火,望着程宇悲哀地问道,“程宇,我的在你的眼里是那么的一文不值。你能告诉我,你所说的是什么吗?”程宇望着韩熙倩坦诚地说道,“如果你问我对的理解,我可以告诉你。当你倾心地去一个人的时候,你也是最幸福的。心甘愿地宠、宽容和忍耐的同时,你收获到的将是无尽的幸福和快乐,这就是。韩熙倩,我希望你能早找到属于你的幸福。”程宇说完,不待韩熙倩回答,转走出了包间。

    韩熙倩呆呆地站在桌前,如同雕塑一般。过了好半天,韩熙倩像疯了一样抓起桌上的酒杯狠狠地砸在包间的门上,随后,包间内响起了韩熙倩歇斯底里的痛哭声……

重要声明:小说《不要让爱溜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