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怡玲然 书名:不要让爱溜走
    薛紫莹和陆启航从三亚旅行结婚回来后的第五天,她就回到影楼上班了。(读啦文学网)此前程宇打电话给陆启航,告诉他尽管领着薛紫莹满世界走去,不用着急着回来。陆启航也没跟程宇客气,他本来就是打算就这么做的,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放松一下,年假加上婚假,他可是有一个月的时间的。他们这一圈溜达下来可就到了十一月份,天气渐渐地凉了起来。这个季节,影楼里的温度并不是很高,供暖公司为了节约资金,很少正常供气。人们多数穿上了厚厚的秋冬装,年轻人嫌换衣服麻烦,所以来拍婚纱照的新人也逐渐少了起来。闲下来的薛紫莹正在整理一些还没有取走的照片,李子皓坐在她的对面清刷着相机。薛紫莹和李子皓正在谈论着旅行中的趣事,薛紫莹是一脸的幸福,看来她还沉浸在新婚蜜月中呢。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好像来了很多人。薛紫莹和李子皓一起抬头向往望去,门开了,最先走进来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他的后一群人如众星捧月般地簇拥着两位看起来岁数更大的老人家。薛紫莹连忙放下手里的照片迎了上去,一脸微笑地问道,“请问,我能帮你们做什么吗?”先进来的老人点了点头,望着被李子皓领到另一边的家人,笑着告诉薛紫莹他们一家人是来拍全家福的,今天是他的父母结婚六十年五纪念,他们这些做儿女的来陪两位老人拍组婚纱照留念。薛紫莹的脸上现出了惊奇的神色,“结婚六十五年了,这也太让人称奇了。”老人接着告诉薛紫莹,是他的父亲指名一定要到这个影楼来拍照的。原来,老人家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从电视里看到了“雪如语——一生的挚”婚纱影楼开业庆典的短片,老人家很喜欢这个名字,便牢牢地记住了。当老人家的儿女提议拍照留念时,老人家便立即想到了这个影楼,把自己的心愿告诉了儿女们。儿女们哪还会有不答应的道理呢,只要老人家提出来,就是到外省去拍,他们也会立即开车前往的。老人告诉薛紫莹,他的父母和这个“雪如语—一生的挚”影楼还真是有些缘分,说来也是极巧的事,他母亲的名字中就有一个“雪”字。他的母亲是在寒冬腊月天出生的,当时,破旧的草房外,伴随着凛冽的寒风漫天飞舞着鹅毛般的大雪,他的母亲在妈妈一阵阵凄惨的叫喊声中出生了。看着这个刚刚来到人世还不知道是否能活下来的孱弱的女儿,她的父亲望着越来越大的雪花,就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大雪”。老人在说到他的父亲时,声音也很压抑,他告诉薛紫莹,他父亲的命运也没好到哪去,他是在一个雨天出生地,他的父亲就给他起名叫“小雨”。大雪和小雨俩个人是一起长大的,他们的父亲在给同一个财主打工,两家人走动得自然就比较近了。**后的大雪和下雨按照双方父母的意思成了亲,不离不弃一起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六十五年。现在儿孙满堂了,尽享着天伦之乐了。这一对幸福的老人虽说已有八十多岁了,但他们硬朗的体看起来好像不过七十出头,精神头更是好得让许多年轻人都羡慕不已。当老人家的孩子们提出要拍一婚纱照留念时,老人家立即答应了,脸上露出孩子般的笑容。老妈妈起先不同意,说什么自己都这么大岁数了,叫人捯饬得像个老妖精似的,像什么样子,说啥也不肯来。后来拗不过孩子们的,再加上一旁的老伴一个劲地央求才来到影楼的。老人说得高兴,脸上的神很是开心。读…啦^文学如果不是他的孩子过来拉他去拍照,还不知他会唠到什么时候呢。薛紫莹连忙跟了过去,帮着老捋捋头发,抻了抻衣角,一脸微笑地看着老。薛紫莹的亲切随和立即博得了老的好感,在拍完“全家福”后,老让她的儿孙们先都回去,她要和这俊俊的丫头说会儿子话。见她的儿孙们没动地方,老有些生气了,囔囔着不拍了。老的儿孙们很是为难,毕竟老人家的岁数都这么大了,万一有个闪失可怎么办呢?薛紫莹也看出了大家心里的担心,笑着对他们说,“你们请回吧,就放心地把老人家交给我好了。我会照顾好他们的。”薛紫莹一边说一边冲着他们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们出去说话。

    老人家的孩子们明白了薛紫莹的意思,跟着她走到了门外。薛紫莹对刚才和自己说话的老人说道,“老爷爷,您看这样好不好,我先给您和大家找个地方休息。你老人家先歇一会儿,等老人们拍完照片后,你们再过来接他们。您看,这样行吗?”薛紫莹看出其他人对这个老人好像很是尊重,大家都在听他的,薛紫莹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人,征求他的意见。

    老人一听,高兴地答应着,“好,好,就听你的。谢谢你啊。丫头,那就麻烦你了。我的这对父母啊,岁数大了,我拿他们也没办法啊。”老人的脸上挂着感激的笑,连连道谢着。

    薛紫莹微笑着把他们领到了隔壁的婚庆公司,叫他们暂时在这里休息一下。薛紫莹简单地告诉了杨佳茹事的经过,让她等程宇回来时转告一声。薛紫莹便转回到了影楼这边。

    那老正找她呢,一看见薛紫莹进来便想要从沙发上站起来。薛紫莹赶紧跑了过去,坐在了老边,“老,你可真幸福啊!我好羡慕你啊。”薛紫莹拉着老的手,就像一个乖巧的小孙女在跟一样。

    老乐了,那脸上的皱纹更多了,条条皱纹都挂满了喜,“好孩子,也喜欢你啊。快来跟说会儿话。”老好像忘了自己是来拍照片的这回事,拉着薛紫莹的手可就唠开了,那儿乎劲就好像看见了自己出国留学十年没回家的小孙女一般。

    老爷爷那边和李子皓唠得更是投缘,两个人不时地发出很大的笑声。薛紫莹一边和老说着话,一边像是唠家常似的问老,“老,我们这有很多漂亮的衣服,您喜欢什么样式的呢?”“好孩子,你看着办吧。听你的。”老是一脸的慈祥笑容。

    “老,您放心,我会帮您拍出最美最好的照片的。”薛紫莹一边帮老换上一件红色的唐装,一边对老说道。

    “好,好,真好看呢。”老抿着没剩几颗牙的嘴笑了起来,她可是打心眼里喜欢上了眼前这个乖巧的女孩子了。

    薛紫莹帮老收拾打扮利索后,又帮着李子皓一起给老爷爷换上了衣服,望着镜子中算不上很美但看起来更慈祥更亲切的自己,两位老人是笑得合不上嘴了,那高兴的神就像在过年一样,喜气洋洋的。

    李子皓端起了相机,更是拿出了十二分的敬业精神,拍出的照片是一张比一张美,张张都是杰作。

    李子皓和薛紫莹两个人正忙活着呢,艾雪推门走了进来。艾雪是从隔壁的婚庆公司过来的,她刚才回到公司时看见老老少少一屋子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还真把她吓了一跳。待杨佳茹告诉了艾雪事的原委后,她一听说是一对老人为纪念结婚六十五周年来拍照纪念的顿时来了兴致,她立即来到了影楼。老人们这时候正拍得高兴呢,已经换了好几衣服了,兴致勃勃的老正在穿一件白色的礼服。艾雪便走过去帮着薛紫莹一起为老人换衣服,替两位老人摆了一个很是大气的造型。把两位老人欢喜的一定要拉着她们两个照张相。艾雪和薛紫莹笑着答应了,和这样幸福的老人在一起,她们的感觉真是太好了。老人的话更让她们高兴不已,“你俩都是好孩子,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艾雪和薛紫莹连连点着头,拉着老的手是满脸的兴奋,直到老人的儿孙们过来要接老人走了。她俩一直把老人送到了门外。看着老人坐上车离开后,薛紫莹看了一眼艾雪说道,“看老的神有多幸福啊!我希望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相携着走过每一天。”

    “是啊,老人家的故事真是让人感动,他们并没有说过什么山盟海誓,海枯石烂的誓言,却是这般的相互关心,一起走到了今天。我们真的应该珍惜我们的感,让我们的也能够像他们一样天长地久。”艾雪的脸上现出了沉思的神

    “我也是这样想的,老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谦和宽容地对待自己的人,凡事都要替对方多考虑一些,这样的才会长久。艾雪,就在刚才,我忽然觉得我们似乎做错了一件事。看到老人孝顺的儿女们,我不知道你想到了什么,但是我的心却有所触动,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有这样孝顺的孩子?”

    “哈,不知道害臊的丫头,刚结婚就想要孩子了。我们不是说好了嘛,三十岁以前我们是不会要孩子的,要好好地享受二人世界的嘛。怎么和启航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想法就变了呢?”艾雪笑着打趣起来。

    薛紫莹的脸一红,连忙辩解道,“我是刚刚有这个想法的,和启航没关系。看到老幸福祥和的一家人,我心里真的是好羡慕啊。我改变主意了,我想尽快要个孩子。艾雪,你也要一个吧。我们一起生孩子,看着孩子们一起长大,那该有多好啊。”薛紫莹的脸上现出了向往的神

    艾雪没说话,但薛紫莹从她的神色上看出来艾雪也有些动心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影楼,她们凝重的神让正在卸胶片的李子皓不由得一愣,不知道这两个人又想到了什么,但看神也不像是不高兴的事。

    艾雪从影楼出来后,直接就回家了。程宇刚才打来电话,告诉艾雪他要去见一个客户,让艾雪先回家吧。程宇回来时便有些晚了,他本打算在外面吃碗抻面再回家的。当程宇打电话告诉艾雪时,艾雪却说已经做好饭了正在等他呢,叫他回家来,路上注意开车。程宇从电话里听出艾雪的声音很是有些兴奋,他在心里暗暗地想着不知道这宝贝又照着“烹饪大全”做了什么“好吃的”,想到这,程宇的心里怕怕的,他忽然想起了上次艾雪的“杰作”。那天,艾雪在全神贯注地看完了电视上的“家有巧妇”的节目后,不知怎么就心血来潮拽着他跑到了超市买回来一本“烹饪大全”和一袋各式各样的调料,还有一些样子很奇怪的蔬菜。回到家里,钻进厨房好一番折腾,把个厨房弄得乱七八糟的一片狼藉后,艾雪总算端出来几盘看起来让人还是很有些食的南方菜。望着一脸汗水,满脸通红的艾雪,程宇感动的啊,一个劲地说着,“雪儿,辛苦你了。”艾雪是一脸炫耀的神色,站在桌旁看着程宇拿起了筷子,眼里流露着期待的目光,在等着程宇的夸奖。程宇满怀感激的心,脸上故意做出很庄重的神,那样子就如同电视里常出现的美食家品尝美味食品时一样,很小心地夹起来一块看起来就让人有胃口的红得特艳的慢慢地放进嘴里。筷子还没从嘴里拿出来呢,程宇的脸色已经变了,模样怪怪地望着一脸笑容的艾雪,心里直叫苦啊,“老天,这是喂人呢,还是喂猪呢?这是什么味道啊?”不知就里的艾雪很是兴奋地看着程宇,脸色满是期待的神。程宇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把这块吞下去,其中的辣味让程宇的脸上立时流出了汗。程宇说不出话来,只能望着艾雪连连点头。受到表扬的艾雪脸上的神更是快乐了,她连忙拿过一个小碗,又帮程宇夹满了。把个程宇吓得一个劲地摆手,说话都结巴了,“雪儿,咱过一会儿、过一会儿再吃吧。我,我忽然肚子不舒服,不行了,我得上厕所了。”程宇逃也似的冲进了卫生间,躲在卫生间里好半天愣是没敢出来。最后还是在艾雪的惑下,程宇才“千呼万唤始出来,手拿书刊半遮面”的走出了卫生间,磨磨蹭蹭地来到了餐桌前,看见桌子上已经换上了腾腾的快餐面,程宇那“心惊胆颤”的神才渐渐地缓和了下来。艾雪从此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再照着“烹饪大全”做些什么稀奇古怪的南方菜了。程宇本来已经快忘了这回事了,现在又被艾雪兴奋的声音唤醒了记忆。程宇的心里可是有些怕了,,不知道艾雪这回又鼓捣出什么怪味菜来了。程宇把车放进车库后,走到家门口时,忐忑不安的程宇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买些食品,以防万一呢。最后程宇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不想扫了艾雪的兴致,“算了,男子汉大丈夫还有什么不能吃的,不过是偶尔的一次罢了,硬着头皮吃吧,没什么大不了的。”程宇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打开了房门。屋里很静,而且,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程宇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不由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雪儿好像没做什么特别的怪味菜,瞧把我吓得出了这一的冷汗。”换上拖鞋的程宇见艾雪没有像往常一样跑出来,飞奔到他的怀里撒耍赖,程宇的心里很是纳闷,冲着卧室叫道,“雪儿,雪儿,我回来了,你在忙什么呢?”

    “啊,知道了。”卧室里传来艾雪慢声细语的回答声,这声音和艾雪平欢快的声音很是不同,听起来好像很辛苦。

    程宇的心里一紧,不知道艾雪怎么了,他连忙向卧室走去。卧室里响起了艾雪的脚步声,一步接一步似乎很沉重。程宇也走到门前了,卧室的门从里面缓缓地打开了,艾雪慢慢地走了出来。程宇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缓慢走向自己的艾雪,是一脸的惊愕。

重要声明:小说《不要让爱溜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