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怡玲然 书名:不要让爱溜走
    每年的夏季都是新人结婚首选的季节。(读啦文学网)程宇的婚庆公司也忙碌起来。程宇签下的合同已经排到了十月份,可是预约的电话仍然接连不断地打进来,直把负责接听电话的杨佳茹忙的一头汗水。杨佳茹是一名大二的在校学生,她是艾雪不久前从一家商场门前带回来的。那天,艾雪刚刚拿到年终奖,她打算用这笔钱给程宇买件礼物,她就开车来到了商场。快到商场门前时,艾雪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正在和站在门前手里举着“家教”字样牌子的一个女孩子说话,女孩子的神很是惶恐,这引起了艾雪的注意,她不由得打量了一下那个男人。艾雪的心里忽然一沉,凭直觉,她感觉那个男人不怀好意。艾雪在心里担心起女孩子来,她停下了脚步,静静地观望着女孩子这边。当那个男人伸手去拉女孩子,女孩子害怕地向一边躲开的时候,艾雪没有迟疑,她冲着女孩子走了过去。艾雪走到女孩子的边,笑着对女孩子说,“你这孩子,磊磊不听话你该告诉阿姨的,怎么能一声不响地走了呢?阿姨找了你好几天了,你的书还在阿姨的车上呢。你现在陪阿姨去商场里买些东西,然后跟阿姨回家。”艾雪说完,慢慢地转过头看着那个男人皱了皱眉头,脸上的神很是冰冷,语气更是令人生畏,“你是谁?有什么事吗?”艾雪上自然流露出来的高贵气势让那个男人神色一愣,他慌忙收回了手,讪讪地笑了一下,赶紧走开了。

    “谢谢阿姨,谢谢您。”女孩子脸上露出了笑容,冲着艾雪连声说着谢谢,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满含着感激地望着艾雪。

    艾雪被女孩子上的淳朴吸引了,她关心地告诉女孩子在找工作时一定要注意自的安全,不要上了坏人得当。

    女孩子的眼睛红了,脸上写满了哀伤,她告诉艾雪,自己的家在很偏远的山区,父母都是以种地为生的农民。她千辛万苦考地进了大学,但是家里再也拿不出钱来供她上学了,她也知道父母的艰难,她不想再让父母为她心了。马上就要开学了,可是这学期的学费她还没有凑齐呢。她没敢给父母写信,那样只会增添父母的担心。女孩子在说话的时候,眼泪在不知不觉中流了下来。

    艾雪的心里酸酸的,女孩子的懂事让她心动了。艾雪想到了程宇的公司现在正是繁忙的时候,何不把女孩子带回去替程宇接接电话,作作记录呢。这样既减轻了程宇的辛苦,也解决了女孩子的困难。想到这,艾雪便问女孩子是否愿意做这份工作。女孩子欢喜的直点头。艾雪便把程宇公司的地址和电话留给了女孩子,约好了第二天早上在公司门口见面。艾雪回到家后,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程宇。程宇没说什么就点头同意了,对程宇来说,艾雪的话就是圣旨,他只有遵从的份。况且,程宇是从心里喜欢艾雪的善良的。

    艾雪早上到公司时,便看到了站在门前的女孩子。女孩子是一脸的忐忑不安的神,紧张的两只手握在一起不停地揉搓。艾雪更觉得这个女孩子是那么的单纯了。艾雪将女孩子领到了程宇的面前,直到这时候,艾雪才知道女孩子的名字叫杨佳茹。程宇随和的态度让杨佳茹心里感到非常的亲切,她在心里已经把程宇和艾雪当成了自己的恩人,和自己的亲人一样。

    杨佳茹就这样留在了程宇的公司,做了程宇的第一个秘书。杨佳茹也很勤奋好学,没用多久就熟知了自己的工作。杨佳茹的勤快和努力深得程宇和艾雪的好感,自从杨佳茹来上班后,程宇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来策划大型的庆典活动了。

    杨佳茹刚放下电话没多久,程宇就走了进来。杨佳茹赶紧迎了上去,“程大哥,刚才影楼的李大哥打来电话,说如果你回来了,就到他那去一趟。李大哥说他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助手了。”

    “噢,是吗?”程宇一听连忙将手里的包递给了杨佳茹,对她说道,“我现在就过去,如果有我的电话,就告诉他一会儿再打过来。”程宇说完转走出了公司,来到了隔壁的影楼。程宇刚走进影楼,就看见李子皓手里拿着照相机站在屋中央,看样子是刚刚拍完一组婚纱照。

    “子皓,我来了。”程宇来到李子皓的边,看着他手里的照相机说道,“怎么样,还满意吗?”

    李子皓笑着看着程宇说道,“还不错。只是感觉今天的新娘子绪不太好,拍出来的效果并不是太理想的。”

    程宇笑了,“我说的是你聘请的助手,你倒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李子皓也乐了,“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啊。人还不错,刚才多亏了有她的帮忙了,这组照片才能顺利地拍完。她现在在后面整理婚纱呢,马上就出来了。”

    “李经理,我把那些婚纱重新摆放了一下。你有时间的话,过去看一看。如果不满意,我再重新摆放一下。”李子皓的话音刚落,程宇的后就传来了一个让他很有些耳熟的声音。

    “啊,薛紫莹,你来认识一下,这位是我们的老板,程宇。”

    “紫莹?”程宇不敢相信似地重复了一句,他连忙转过去,吃惊地看着薛紫莹,这太出他的意外了。

    薛紫莹也同样张大了嘴吧,她也无法相信站在眼前的会真的是程宇,“程宇?怎么会是你?”这也太巧合了,让人难于置信。

    两人的神让李子皓一愣,“难道你们认识?”

    “认识,我们是校友。”程宇和薛紫莹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两个人的脸上现出了久别重逢的喜悦。5ccc.net

    接到程宇电话的艾雪很快地就赶回来了,一见到薛紫莹,艾雪抱着她就跳了起来,脸上那高兴的神就像一个刚刚受到表扬的孩子。(读啦文学网)

    薛紫莹也很兴奋紧紧地拉着艾雪的手,半天没松开。

    程宇和李子皓相视一笑,他们知道这个时侯他俩就是那多余的人了,艾雪和薛紫莹现在是没有时间和心陪他们说话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了旁边的房间,他们还有正事要谈。前两天,李子皓提出要扩展影楼的业务,新进一些道具。程宇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他决定抽出一部分资金来实施这个计划。

    艾雪拉着薛紫莹坐到了沙发上,一脸开心的笑容。

    薛紫莹喘了一口气,讲起了自己的经历。薛紫莹是刚刚来到这个城市的。

    毕业后回到家乡的薛紫莹应聘到了一家私企公司,她交了一个男朋友,两个人本来相处得好好的。没成想,在一次同事聚会时,她的男朋友却看上了她的同事,没多久就和薛紫莹提出了分手。薛紫莹一气之下辞了职,在家里呆了几天,一时也没想到更好的去处。薛紫莹决定先来艾雪这边试试,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薛紫莹事先并没有给艾雪打电话,她本想安定下来后再给艾雪一个惊喜。薛紫莹下了长途客车后,很是随意地上了一辆公交车。公交车到达终点后,薛紫莹下了车,拉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走了好一会儿,她还在犹豫呢,是先找旅店呢还是先找工作呢。她无意当中抬头看到了“雪如语——一生的挚”婚纱摄影楼的牌子,一时感觉特亲切,她就在门口站了下来。薛紫莹随后就看到了贴在橱窗上的那则招聘启事,她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走进来,没想到竟被录用了。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家影楼竟是程宇开的,这太巧合了。薛紫莹一口气讲完了她的经历,她的脸上挂满了兴奋的神

    艾雪也笑了,她没想到和紫莹的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神奇。

    艾雪第二天就在公司的附近替薛紫莹租好了房子。薛紫莹也是一个特时尚的女人,经过她化妆打扮过的准新娘那美得就像那盛开的鲜花似的,美不胜收。李子皓的摄影技术又是超级棒的,两个人配合的极是默契,拍出来的婚纱照令每对新人不释手。经过新人之间的相互传播,“雪如语——一生的挚”婚纱摄影楼几乎就成了新人拍婚纱照的指定地点,影楼的生意是异乎寻常地火了起来。

    薛紫莹的到来让艾雪的生活更是充满了快乐。艾雪闲下来的时候也常常跑到影楼帮忙,她似乎又找回了在大学校园里和薛紫莹在一起时的快乐。两个人在一起时是笑声不断,她们的美丽和时尚深受准新娘们的崇拜。两人也毫不吝啬,在拍照之余,根据每个准新娘的自条件,她们耐心地手把手地传授准新娘化妆技巧,准新娘们把两人当姐姐一样看待,那亲的态度不亚于一家人。

    受到艾雪和薛紫莹的感染,李子皓也变得开朗起来了。

    这天傍晚,他们送走了最后一对新人后,三个人坐下来休息。他们正说笑的时候,陆启航推门走了进来。陆启航看到薛紫莹不由得一楞,“薛紫莹,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该不是做梦吧。”

    艾雪和薛紫莹一起笑了起来。艾雪笑着告诉陆启航,程宇去见一个客户了,要过一会儿才能回来。

    陆启航的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李子皓笑着接过来艾雪的话,“启航,我看今天你不用我陪了,和你的学友们好好聊聊吧。”李子皓边说边穿上了外

    陆启航嘿嘿地笑了,“大哥,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打车回去了。你留这陪她们俩吧。一会儿程宇就回来了。我就先走了。”李子皓拿起包向门外走去。陆启航连忙跟了过去,“大哥,还是我送你吧。送你到家,我再回来不就行了嘛。”

    “得了,你小子说的不是真心话吧,好了,我走了,你回去吧。”李子皓伸手叫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艾雪和薛紫莹莫名其妙地对视了一眼,她们弄不明白陆启航在李子皓面前怎么就像一个小学生似的,唯唯诺诺的,这也让人太不能理解了。她俩一起把眼光转向了陆启航,直把陆启航看得心里毛毛的,脸上的汗都出来了。

    陆启航是一脸的不好意思,一边挠着头发一边说道,“他是韩熙倩的表哥,我哪敢得罪啊。”

    “什么?韩熙倩的表哥?”薛紫莹一下站了起来,语气很是吃惊,“不会吧,这怎么可能呢?”薛紫莹随即把疑惑的目光转向了艾雪。

    艾雪听后心里也是一愣,她并没有听程宇说起过这件事。但她旋即就平静了下来,她还没幼稚到把公事和私事搅合到一起的地步。艾雪相信程宇聘请李子皓自有他的道理的,况且李子皓的摄影技术也是有目共睹的。再说李子皓毕竟不是韩熙倩,没必要大惊小怪的。艾雪淡淡一笑对薛紫莹说道,“紫莹,子皓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你这种神让子皓看到了,他会伤心的。”

    薛紫莹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她的脸红了起来,连忙解释到,“我并没有说子皓不好,只是这件事让我很吃惊,李子皓怎么可能是韩熙倩的表哥呢?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啊。”

    艾雪连忙打断了薛紫莹的话,“紫莹,你这样说启航会不高兴的。启航要是为了你这句话想不开跑去上吊,你的罪可就大了。”艾雪一边说一边冲着陆启航笑了起来,她的意思是想缓和一下气氛。

    薛紫莹也不敢说什么了,她在大学的时候就听说了陆启航和韩熙倩的事。只是薛紫莹没有想到陆启航到现在仍然这般得痴心不改,看来这又是一个像程宇一样的痴。“这么好的一个男人,韩熙倩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薛紫莹在心里暗暗地替韩熙倩惋惜。

    陆启航的脸上也不自然起来,他也清楚薛紫莹和韩熙倩两人在大学的时候关系就很僵,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可是,陆启航直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一提到薛紫莹,韩熙倩的眼里就像要喷出火一样,那愤怒的神让陆启航都不寒而栗。陆启航从薛紫莹的神里也看出她对韩熙倩也并无好感。这两个人怎么就跟仇人似的不共戴天呢,也没看到过两个人有过激烈的争吵啊。不过,陆启航对薛紫莹倒是蛮有印象的,这倒不是因为韩熙倩的缘故。陆启航还是通过程宇才认识薛紫莹的。薛紫莹是程宇的铁杆粉丝,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程宇迷,也是程宇的大媒人。让陆启航没有想到的是几年没见,当初在大学里那个胖乎乎的小丫头现在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仅苗条了许多,而且更有气质了,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女人味,让人感觉很是亲切,就像是邻家的小妹妹一样。韩熙倩倒是漂亮的,可是给人的感觉很是模糊,令人难以琢磨。想到韩熙倩,陆启航的心里不由得烦闷起来。陆启航曾经千央求,万恳求地约韩熙倩出来过几次,每次都是他这边说得火朝天的,而韩熙倩坐在那边是一脸的不愿,冷冰冰的没有一点的反映,这让陆启航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打电话给韩熙倩,韩熙倩那毫无感的声音让陆启航的心里犹如装了一块冰。不出三句话,韩熙倩就把电话撂了。陆启航刚才也给韩熙倩打了一个电话,陆启航刚说了一句“是我,”韩熙倩那边就来了一句“知道,有事吗”,声音极其冷淡。陆启航又说了一句“没事,你吃饭了吗?”韩熙倩就甩过来一句“吃了,没事我挂了。”“啪”电话就撂了。直把陆启航给郁闷的啊,心里特堵。他本想来找李子皓说说,排遣一下自己心里的闷气,没想到却在这里碰到了薛紫莹。薛紫莹的话勾起了陆启航心中对韩熙倩的不满,他的脸色不知不觉地沉了下来。

    薛紫莹不知道陆启航的心思,还以为自己的话引起了陆启航的不满,她的脸上现出一丝的不安,连忙对陆启航说道,“启航,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说韩熙倩不好,我的意思是说她是个很外向的人,而子皓又很内向,我说的是他们格上的差异。如果我的话让你生气了,我向你道歉。”

    陆启航抬头望着薛紫莹,薛紫莹的善解人意倒是出乎陆启航的意外。韩熙倩能有薛紫莹的一半懂事就好了。陆启航轻轻地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紫莹,你不用解释,这不是你的错,我都明白。”

    艾雪一看两个人的神连忙过来打岔了,“行了,大家都是朋友,有必要这么斤斤计较的嘛。程宇好像回来了。”

    程宇这时走了进来,一进门看见陆启航,他就说道,“你小子是不是又跑这来拍马了,你这重色轻友的家伙,我算是认识你了。”

    陆启航连忙笑着说道,“程宇,这不是紫莹来了嘛,我请客,我们大家出去聚一聚。也算是我向你赔不是。”

    “好啊,一言为定。”艾雪一下子跑到陆启航的跟前,挎起他的胳膊就往外走,唯恐他反悔似的。

    程宇笑了,他无奈地摇摇头,跟在薛紫莹的后走出了影楼。

    从这以后,陆启航是三天两头地就请程宇他们出去吃饭,不去还不行,当然了,每次同行的还有薛紫莹。程宇看出了这里面好像有问题,不过他的心里倒是高兴的。比起那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韩熙倩,开朗善良的薛紫莹更适合他。有一次,程宇和陆启航说话时谈到了薛紫莹,陆启航的脸上不住不觉地现出了特关心的神。程宇成心逗陆启航开心,便戏谑地说道,“早知今,何必当初呢?那时你小子可是害惨了我,我都没脸见紫莹了。怕你有负担,我都没敢告诉你雪儿是怎么收拾我的。”想起当年的事,程宇的脸上仍然露出了愤愤不平的神,冲着陆启航一个劲地瞪眼睛。陆启航的脸上堆满了笑,连连陪着不是,“当年不是年少轻狂嘛。都是我的错,你大人大量,就别提那码事了。”原来,在大学校园里,当程宇和艾雪花前月下,形影相伴时,他就有心替陆启航和薛紫莹牵线搭桥,希望两人能够成为侣。怎奈那时候的陆启航眼里除了韩熙倩就再容不下别的女人了,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遭到拒绝的薛紫莹觉得难为,不好意思再面对陆启航,渐渐地不再参加他们几个人的聚会了。程宇媒婆没做成,倒让艾雪好一顿埋怨。为这事,程宇自己都觉在艾雪面前无形当中又短了一截子,可还没地方找去。现在看到陆启航和薛紫莹两个人进展的不错,程宇可找到了“报复”的机会,他哪会轻易地放过陆启航呢,只要一逮着机会,他就把当年从艾雪那受到的“折磨”一点一点地还给了陆启航,把个陆启航折腾的直告饶,连连作揖,程宇方才作罢。陆启航这回可真正领教了艾雪的“厉害”,难怪程宇是如此的“怕”老婆。不过,这种“怕”还是蛮幸福的。

    这天,陆启航又打来电话约他们晚上去看电影。程宇开着车来到电影院后,看着薛紫莹下了车。程宇一把拉住了正要下车的艾雪,开车就走了。把艾雪弄愣了,不解地望着程宇。程宇怜地拍了拍她的头,又好气又好乐,“你这个小傻瓜啊,你还真就以为启航在请我们看电影啊,你就看不出来启航的心思吗?”

    “啊?”艾雪一愣,随即就明白过来,“难怪启航这一阵子往影楼跑得这么勤呢,原来是‘别有用心’啊。”艾雪的脸上现出了一种恍然大悟的神,她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笑了起来,“我怎么这么笨呐,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我说每次我拉着紫莹走的时候,启航的脸上都是一副言又止的神,原来在打我‘闺密’的主意啊,这,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他。”艾雪马上就想到了陆启航拒绝薛紫莹那件事,她的脸上出现了“有仇必报”的神

    程宇乐了,“你呀,是够笨的。上次吃完饭,你偏拉着紫莹去逛商场。启航说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还听不出来启航的意思,愣对启航说什么反正你吃饱了,正好去消消食。你们走后,启航气得是直撞墙。他对我发了一通牢,警告我说,如果你老婆再当电灯泡,咱就绝交。你瞅你把启航都气成什么模样了,你就放过启航吧。”

    “这个自找苦吃的家伙,早知道是这么一回事,非好好地‘折腾折腾’他不可。”艾雪笑着说道,她能够想到陆启航那憋气又窝火的样子。艾雪想起每当有人提起陆启航时薛紫莹那十分关注的神色,现在仔细一想,原来紫莹早就对启航有意了。如果不是程宇的提醒,自己还不知道会当多久电灯泡呢。这事干的。

    程宇拉起艾雪的手,柔声地说道,“电影是看不成了,我们应该去哪里玩玩呢?雪儿,你有没有要去的地方?”

    艾雪立时来了精神,高兴地说道,“老公,我们去逛商场吧。”艾雪忽然想起来了,上次和薛紫莹逛商场的时候相中了一条特有款式特有型的牛仔裤,因为薛紫莹着急上厕所,便没有让她试穿。艾雪本来打算等薛紫莹上完厕所后再回去买的,结果,薛紫莹接了一个去电话后,说是有急事硬是把她拉走了。程宇的话倒是提醒了她,她立即想到了这件事。

    “你呀,紫莹是接到了启航的电话才要走的,你可是没少给他们添乱。”程宇边说边握了握艾雪的手,“走吧,是哪家商场,老公陪你逛去。”程宇说话的语气特仗义,让艾雪听了特是感动。

    程宇走进商场后,心里可就有些后悔了,望着直通六层的滚梯和滚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程宇只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刚才的英雄气概这时候也跑得无影无踪了,“这么大的商场那要逛到什么时候去呀?”看着站在滚梯旁兴致正高的艾雪,程宇连忙说到,“雪儿,我们先去买裤子吧,改天我再陪你逛吧。”

    艾雪一摇头,就是不上当,“嗯——不行。你的朋友抢走了我的朋友,你就要代他将功补过,我一定要逛到商场关门。”艾雪一脸的憨模样。

    程宇急忙问道,“商场几点关门啊?”程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希望。

    “十一点。”艾雪回答的特利索,接着程宇的话音答道。

    程宇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现在才五点多钟,啥时候才能熬到十一点吶,我的天啊。”程宇在心里是一个劲地叫苦。

    艾雪早已跑到了滚梯上,随着人群往上去。艾雪转过来,冲着程宇招着手,脸上充满了快乐。

    毫无办法的程宇硬着头皮走上了滚梯,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他的艰苦磨练算是开始了,看艾雪的架势,不把商场逛个遍是不会罢休的。

    从最顶层开始,艾雪拉着程宇是一个柜台接着一个柜台地走过来,直把程宇累得腿肚子就像灌了铅似的,感觉特沉重。程宇却没有从艾雪的上看出有些累的迹象,虽说艾雪并没有买什么,可兴高采烈的神丝毫没减。

    “老公,就是这家。我还担心找不到呢。”艾雪就像发现了心的宝贝似的,脸上露出了特高兴的神

    “谢天谢地,总算可以歇一会儿了。”趁艾雪和售货员说话的时候,程宇找了个椅子坐下,他一边敲打着自己的膝盖,一边看着艾雪走进了试衣间。没一会儿,换上牛仔裤的艾雪走了出来。艾雪往试衣镜前一站,上的牛仔裤将她曼妙的材完美地衬托出来。艾雪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是陶醉不已,她从镜子里看到程宇一直在微笑着望着她,艾雪更兴奋了,她优美地转过来,一脸开心的笑,“老公,很漂亮吧,看我这材够不够魔鬼?”艾雪一边说一边模仿模特做了个漂亮的亮相动作,,望着程宇眨动了两下眼睛,模样特迷人。

    程宇笑了,嘴里说着,“漂亮,真的很魔鬼。”可是他在心里却嘀咕着,“你哪是魔鬼啊,你是‘魔’人。”

    艾雪和程宇还真就是踩着商场关门的音乐走出来的,把个程宇累得头昏脑胀的。程宇在心里直生气,怪陆启航不够朋友。原来程宇陪艾雪逛到四楼的时候,他趁艾雪进试衣间的空隙,偷偷地给陆启航打了个电话,向他求援,请他把薛紫莹送过来陪艾雪逛商场,他们哥俩去喝一杯。他实在是陪不起艾雪了,他都快累趴下了。没想到,陆启航听完他的话,说了一句“我的手机没电了,过一会儿打给你”便没了音讯。程宇等了半天也没见陆启航打电话过来,万般无奈的程宇抽空又给陆启航打了个电话。没有想到陆启航这回更干脆,他的手机竟关机了,把个程宇气得在心里一个劲地发誓,“陆启航,你这个只要不顾友的可耻家伙,见了面一定和你绝交。”

    艾雪倒是特高兴,挎着程宇的胳膊一边走一边哼哼着歌曲,时不时的还跳上两下,看得出她的心特欢畅了。

重要声明:小说《不要让爱溜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