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怡玲然 书名:不要让爱溜走
    事还真是有些巧合,和艾雪看到的景大相庭径,根本不像看到的那样暧昧,只不过是一点小意外。读…啦^文学在程宇的讲述中,艾雪知道了事的经过……

    程宇自己经营着一家婚庆公司,规模虽说不大,但程宇凭着自己的聪明智慧成功地策划了几桩极具个的婚礼后,他的公司在这一行业中也算是很有名气的了。程宇有心扩大业务,准备再将公司旁边的房子租下来开家婚纱摄影店。为了这件事,程宇找到了房主和他商谈租房子一事。偏偏赶上房主因家里有事急需用钱,只想把房子卖掉,不准备再出租了。程宇觉得房主的要价还算合理,便决定将房子买下来。可是,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程宇一时周转不开,便给陆启航打了个电话,请他帮帮忙,想想办法。程宇知道找陆启航还是比较把握一些的,他的舅舅就是某银行的行长,能给与一些优惠的。程宇并不知道陆启航接电话时,刚好韩熙倩就在他的旁边。放下电话没多久,程宇还在为这事仔细掂量呢,韩熙倩就推门走了进来。程宇当时就一愣,不知道她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程宇想不到韩熙倩会不请自到,不声不响地就到了这里,犹如当年突然之间就离开了一样。自从结婚后,程宇便再没和韩熙倩联系过。韩熙倩的到来,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韩熙倩一进门看到程宇愣愣的表,心里闪过一丝的痛楚,程宇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突然之间见到她时的惊喜,这让韩熙倩的心里很有些失落。和陆启航那喜出望外的神比起来,韩熙倩忽然之间感觉到和程宇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疏远了,韩熙倩的心里挤满了伤感,想到在大学的时候,程宇对自己也是有过好感的。如果不是低自己一年的艾雪的出现,也许和程宇牵手走进婚姻堂的应该是她韩熙倩了。韩熙倩做梦都是那幸福的景,常常从梦中笑醒。可是,艾雪的出现,却打乱了这所有的一切,程宇很快地从她的旁消失了,就不曾回来过。韩熙倩很是后悔,当初为什么不主动挑明两人的关系,牢牢地抓住程宇呢。结果让程宇走得义无反顾,心安理得。每每想到这些,韩熙倩的心里就特难受,经常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深深地懊悔之中。韩熙倩是堵着气不再和程宇见面的。当程宇和艾雪决定结婚时,韩熙倩心里感觉特压抑,一气之下就去了南京,在一个亲戚的帮助下进了一家大公司做了文职人员。韩熙倩刚回来没几天,去交警队见陆启航的时候,正巧碰到了程宇打电话给陆启航。陆启航接完电话后,一脸佩服的神,他告诉韩熙倩,程宇现在混得不错,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了。韩熙倩听后心里是酸溜溜的,脸上的表很是复杂,从交警队出来,韩熙倩稍一犹豫还是打车直奔程宇的公司来了。程宇公司的地址还是她和陆启航唠友的时候,像是无意其实是有心问道的。陆启航的话勾起了韩熙倩压抑在心里很久的隐痛,程宇的影子浮现在韩熙倩的脑海里,和程宇结伴漫步在大学校园里的景一幕幕闪过她的脑海。韩熙倩心痛难忍,她无心再和陆启航侃大山了,起告辞走了出来。韩熙倩极力拒绝了陆启航要开车送她回去的好意,她自有自己的想法,她的心里有一种冲动的感觉,她只想现在就见到程宇,这种想法让她难以自制,这也是她为什么要拒绝陆启航送她的原因。况且,程宇的公司离交警队并不算太远,二十多分钟后,韩熙倩就到了程宇的公司。望着停在公司门前几辆很上档次的婚车,韩熙倩心里那是说不出来是啥滋味,“早知这样,当初为什么就不能再努力一些呢?”韩熙倩是越想越郁闷,心里越发堵得难受。走进程宇公司的韩熙倩看见坐在豪华办公桌后的程宇是那么的沉稳干练,浑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她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但是程宇的表却让她感觉很受伤。

    程宇并非是有意怠慢韩熙倩,韩熙倩的突然出现实在出乎程宇的意外,他完全没有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竟会是韩熙倩,他脸上的表自然就是愣愣的了。

    韩熙倩掩饰了自己内心的一丝不快,她笑了,她的笑声和从前没什么两样,媚中不乏隐隐的暧昧味道,“程宇,老同学来了,你该不是不欢迎吧?”韩熙倩的语气很是嗲,难免让人觉得有些柔做作,不过,她历来就是这种声音。

    “哪里,哪里。”程宇连忙站起,伸出了手,“韩熙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回过神儿来的程宇脸上露出了笑容。

    韩熙倩握住了程宇的手并没有立即松开,她半真半假地说道,“程宇,你是真得希望我回来吗?见到我,你好像并不是很高兴呀,这也太让人伤心了吧。”

    程宇的脸上现出一丝的尴尬神,“韩熙倩,瞧你说到哪去了?都是老同学,咱就别说那见外的话行吗?”程宇边说边像是很随意地抽回自己的手。

    韩熙倩的心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几年没见,她听到程宇的声音心还是会痛,心里的渴望越来越强烈,韩熙倩在心里企盼着程宇能够明白她的心,哪怕给她一个会心的微笑也好啊。WWw.dU.LA可是韩熙倩很快地失望了,望着转向沙发走去的程宇,她的心里装满了悲哀。韩熙倩随着程宇来到沙发前坐下,程宇稍后坐在了她的对面。程宇这个不经意的动作更引得韩熙倩心里一阵伤感,有一段时间她旁边的位置也是程宇的,不知从何时起,程宇竟渐渐地坐到了她的对面,从此就不曾再坐回到她的边来。韩熙倩的眼睛没有离开过程宇的脸,程宇那成熟稳重的气势让她的心无法平静下来。韩熙倩的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假如程宇现在遭遇横祸卧不起那该多好啊,我愿留在他的旁照顾他,陪伴他,知道他康复,那样,程宇就将完全属于我一个人了。”韩熙倩自己也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老同学大驾光临,让敝店蓬荜生辉啊。”程宇坐下后,笑着开起了玩笑,“不知道老同学有何指示,程宇愿洗耳恭听。”

    韩熙倩乐了,几年没见,程宇还是这般的风趣幽默。想当初在大学时,自己何尝不是被程宇上这种魅力所吸引并为之倾倒的,“程宇,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我刚从启航那来,恭喜你事业有成。你还记得嘛,我早就说过你会干出一番事业来的。看来,我这个预言家还是准的。”韩熙倩嘴上是这样说的,可是心里悔得直抽搐,“早知今,当初就算是赔上命也不该撒手的啊!”

    “借你吉言,这样说来,我该好好地谢谢你啊!”程宇也笑着说道。

    “好啊,我这次回来,并不打算再回去了。我正想找老同学聚一聚呢,不知道你这个大老板是否肯赏光呢?”韩熙倩边说边一脸笑地望着程宇,一丝留恋的神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

    程宇被韩熙倩盯得很有些不自然,他连忙说道,“同学聚会?好啊,我也有些时候没见到他们了,你联系他们吧,我一定到。一是叙叙同学谊,二来为你接风洗尘。前两天启航还说道这事呢,大家各忙各的,难得聚到一起。正好你回来了,你来组织一下吧。我想,你牵头,没人敢不到场的。”

    韩熙倩笑着说道,“怎么,把我当夜叉了。那好,我们就这么定了,你听我的信儿,到时我们可要不醉不归呀。”

    “老同学,你放心,我绝对奉陪到底。”程宇认真地说道。

    “要不要和你的老婆大人打个招呼请个假呀。”韩熙倩有意地提到了艾雪。

    “不用,”程宇想都没想地说道,“到时候我会带着雪儿去的,把那宝贝一个人扔家里,等我回家后说不定怎么折腾我呢,我可怕了她了。”因为都是老同学了,程宇说话的神极是自然,语气里满含着深深的意,听得出他有多艾雪,没有一丝一毫的做作和虚伪。

    韩熙倩心里的疼痛逐渐加剧,却苦不能言,“已经过去六年多了,程宇对艾雪的感丝毫没减,这样忠贞不二的男人,自己怎么就会让他从手里溜走了呢?这才叫‘一失足成千古恨’呢。”韩熙倩脸上的神很是复杂,她的语气里毫不掩饰地带着一股浓浓的酸味,“怎么,艾雪该不会是对你不放心吧?你小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艾雪的事了,惹得艾雪如此小心翼翼的。”

    “那哪能呢。苍天作证,我对雪儿那是绝对的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只是我舍不得雪儿独自在家里罢了。除去工作的时间,我只想呆在雪儿的边。”程宇的神色极是诚恳,一双眼里自然流露出来的意让韩熙倩妒忌万分。

    韩熙倩完全地失望了,她本想从程宇的话里听出来一些什么,也许就能找到她想要的蛛丝马迹。程宇的话彻底地粉碎了韩熙倩的想法,她从程宇的神上看出程宇和艾雪的感越来越浓重了,自己的慕之是如此的苍白无力。韩熙倩的心里犹如被一根针刺痛着,装满了悲哀。韩熙倩的神变得郁闷起来,她一时无话可说了,默默地望着程宇。

    程宇被韩熙倩看得心里直发毛,不知道哪句话惹得她不高兴了,她才不说话了。程宇在心里想了想,自己并没说什么过火的话啊。程宇怎么可能了解韩熙倩此时的心呢。程宇想不明白韩熙倩为什么忽然之间就变得郁闷起来,虽说大学同窗四年,但他对韩熙倩的了解并不太深。程宇原以为韩熙倩会和陆启航修成正果,走进围城。没想到韩熙倩竟在几年前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弄得陆启航失魂落魄了很长一段时间,整个人就像那被太阳暴晒的无根之草似的蔫蔫的毫无生气。为了这事,程宇还曾埋怨过韩熙倩不够朋友,不该走的不明不白的,哪怕是直接回绝了陆启航再走也好啊,彻底断了陆启航的幻想,也强似让陆启航每天在等待中煎熬啊。韩熙倩回来了,不知道陆启航那小子会怎么样。韩熙倩是不会知道的,但程宇的心里却非常地清楚,陆启航这几年一直在等待着韩熙倩的归来。陆启航心里的苦楚,程宇是一清二楚。程宇不由得在心里替陆启航担心起来了。

    韩熙倩并不知道程宇在想什么,她看到沉思中的程宇是那么的大气,那么的沉稳,程宇脸上自然流露出来的令人无法抗拒的傲人神态更让韩熙倩着迷。韩熙倩恨不能立即走上前去,将程宇紧紧地搂在怀里,让他永远都属于自己一个人。韩熙倩越想越难以控制自己的感,她只想现在就向程宇表达自己的感。但她心里尚存的一点理智让她保持了沉默。

    气氛很有些尴尬和沉闷起来。

    韩熙倩慢慢地站了起来,脸上虽说带着笑容,但看起来却很是勉强,神色也令人捉摸不透,期间夹杂着隐隐的幽怨,“程宇,我该告辞了。我定好时间后会通知你的,到时你可不要借故不来呀。”韩熙倩知道自己该走了,如果不走的话,她不知道怎样才能在程宇的面前保持平静。

    程宇也连忙站了起来,“韩熙倩,我一定到。如果有时间的话欢迎你常来赏光。”程宇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失礼,语气变得起来。

    “你说的可是真心话,我会常常来的,到时你可不要心生不满啊。”韩熙倩的心里明明知道程宇说的不过是客话,但是听到程宇这么说,她还是满心欢喜的。如果有可能的话,韩熙倩倒是想天天来的。只要每天都能看到程宇,她的心里也许会好过一些。没有人能体会韩熙倩现在的心,她有一种被人抢走手里的珍宝的感觉,又心痛又有些愤恨。面前的程宇更让她难以割舍,她开始怀疑自己那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了,尘封在她心底的那段感又开始蠢蠢动了,韩熙倩知道自己从来就没有忘记过程宇。韩熙倩本以为自己能做到的,可是现在看来,是她自己想错了,她是不可能忘记程宇的。

    程宇走到了韩熙倩的边,笑着对她说道,“老同学,我叫司机送你吧。”

    韩熙倩轻轻地摇摇头拒绝了,她开玩笑似地说道,“算了,别麻烦别人了。如果是你这大老板亲自开车送我,我倒是感到万分荣幸。”

    程宇也笑了,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为难之色,“老同学,你就别挖苦我了。我倒真是想送你的,难得有机会为你服务。只是一会儿要来个重要的客户,我不敢离开啊。我真的羡慕你啊,来去自由,唯我独尊。”

    “得了,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甭在这虚假意了,我走了。”韩熙倩虽说是在开玩笑,但是她的心里还是蛮期待的,一心盼着程宇能亲力亲为当回她的司机,亲自送她回家。现在听程宇这么说,韩熙倩连忙把话拉了回来,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韩熙倩打算离开了,可是由于心里还是有些慌,再加上她今天穿了一双又高又细的高跟鞋,在转的时候,一个没站稳,她向旁边倒去。

    程宇一愣,本能地伸手扶住了韩熙倩。

    韩熙倩丝毫没有犹豫,她顺势倒在了程宇的怀里,将头紧紧地贴在程宇的前,一双眼睛很是有些含义地望着程宇。韩熙倩在心里暗暗感谢老天爷让她在这个时候没站稳,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程宇上散发出的一种淡雅的清香更让韩熙倩如痴如醉,她一直在心里祈祷就让时间这样停止吧。

    就在这时,门开了。一脸笑意的艾雪走了进来,看得出她的心好极了。一进门,艾雪就欢快地叫道,“老公,老公,我回来喽。”话音还未落地,艾雪便被眼前的景惊呆了,一脸惊骇地看着程宇。

    程宇连忙推开韩熙倩,快步走到艾雪面前,急急地解释道,“雪儿,你不要误会,事不像你看到的这样。”程宇心里很是恼火,不知道该怎样向艾雪解释这件事,艾雪的神让程宇心里很是紧张。

    艾雪望了望程宇,又看了看韩熙倩,脸上很快地恢复了平静,从她的语气里听不出来有什么不快,“韩熙倩,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该通知我们一声,我和程宇会去接你的。”

    韩熙倩的脸上也很快恢复了平静,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让程宇为难的事向艾雪说明的意思,她倒是满心希望艾雪能看到。只是艾雪冷静的神倒是出乎韩熙倩的意外,“几年不见,这丫头倒是成熟了不少。也不奇怪,每天跟在程宇的边就是傻子也能变天才的。”韩熙倩在心里还是对艾雪刮目相看的,也不乏对艾雪的妒忌。和自己挚的人生活在一起,那将是怎样的幸福啊!韩熙倩的心里酸酸的,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她望着艾雪淡淡地说道,“艾雪,你太客气了。我刚回来没多久,来看看老同学。我正准备告辞呢,改天我们再好好地聚一聚吧。”韩熙倩自有她的想法,她并不想向艾雪作出解释,把这个难题还是留给程宇吧。

    程宇和艾雪一起将韩熙倩送出门外,看着她打车离开了。

    “雪儿,我们谈谈。”程宇一脸惶恐的神,他能理解艾雪现在的心,艾雪脸上冷冷的神让程宇心惊跳。并非是程宇怕了艾雪,只是他从心里不愿意看到艾雪生气的样子,他会更难受的。

    艾雪没有理程宇,转向自己的车走去。程宇连忙跟了过去,他兜里的手机响个不停。程宇无奈地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他一直等着的客户打来的,这是一笔很大的生意,程宇丝毫不敢怠慢,连忙接通了电话。程宇一手接着电话,一手拉着艾雪,大冷的天,程宇急得汗都流下来了。

    艾雪狠狠地甩开程宇的手,打开车门,坐进车里。随后启动了轿车,很快地就不见了踪影。

    程宇是左右为难,生意客户是万万不能得罪的,而生气离开的艾雪更让他挂念。和客户通话结束后,程宇急忙摁下了“1”号键,那是艾雪的手机号码。电话刚接通就被艾雪摁掉了。程宇再打过去,艾雪干脆不接电话了,只把个程宇急得坐立不安的,每隔一会儿就打个电话,但是每次都被艾雪摁掉了,就是这样,程宇悬着的心也是放下了一半,知道艾雪是安全的。程宇在心里还是很感激艾雪的呢,“最起码这个宝贝没关机,如果是那样,真就把我急疯了。”程宇早早地离开公司,准备回到家里等着艾雪,好好地向艾雪解释一下。在路过花店的时候,程宇停下车,走进去买了一大束的香水百合。送花给艾雪,这已成了程宇雷打不动的习惯。在有纪念意义的子,程宇会早早地到花店预定下鲜花,连同祝愿的贺卡一起送给艾雪,将自己内心的感激和幸福传递给艾雪;每当艾雪不高兴的时候,程宇也会送花给艾雪,接到鲜花的艾雪会像个孩子似的跳起来,脸上露出了笑容,心自然就好了不少。程宇今天特意买的百合花,希望和艾雪能够很快地和好。程宇到家很久了,艾雪也没有回来,打电话又不接。艾雪的迟迟不归,让程宇是魂不守舍的。程宇在客厅里转来转去,一次次站到窗前,望向小区的大门。漫天的大雪更让程宇焦虑万分,虽说艾雪已有两年的驾龄,可是每当天气不好的时侯,程宇就是担心。尤其今天艾雪是在那种况下离开的,程宇能不担心吗?直到看见艾雪的车驶进小区,程宇悬着的心才算完全地放了下来。

    “事的经过就是这样,雪儿,你该知道我有多冤了吧。”程宇一口气把事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一遍,然后,静静地等待着艾雪的发落,脸上完全是一副我错了,愿打愿挨的神,样子真是可极了,让人忍俊不

    艾雪乐了,她是被程宇的神逗乐的。艾雪在回家前就已经想到可能是自己误会了程宇,她生气的神是有意做给程宇看的。艾雪只想让程宇知道自己有多在乎这种事,有了这次教训,程宇在和其他女人打交道时会更有分寸的。艾雪可不想在自己和程宇之间给任何女人留下一点的缝隙,这是绝对不可以的。艾雪知道程宇是她的,就像她程宇一样。甚至,程宇的更深厚更宽容。对于艾雪的任,程宇就像是一个哥哥总是在迁就和忍让,从不计较。时间久了,都已形成了习惯,如果出现了不开心的事,不论谁对谁错,那就是程宇的错。艾雪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程宇的宠,似乎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当然,艾雪做事也是很有分寸的,并非是一味的胡闹。程宇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委屈,在他眼里,艾雪就是一个宝贝,虽说有时候很任,但是艾雪的聪慧可让程宇想生气都不可能。就像现在,艾雪笑起来的样子让程宇很是心动,他知道艾雪已经不生气了。程宇也开心地笑了起来,心里充满了快乐。

    艾雪的笑是发自内心的,望着程宇的双眼更是满含了深。艾雪在心里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让程宇一下午都没安心,自己也白白伤心郁闷了那么长的时间。可是凭着女人的直觉,艾雪总觉得韩熙倩有些不对劲,她看程宇的眼神比别的女人更多了一些什么。艾雪没有忘记在大学的时侯,曾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韩熙倩在暗恋着程宇。艾雪曾问过程宇,程宇只是一笑了之,他告诉艾雪说那些都是无稽之谈,根本就是没有的事,自己的心里这一生只有艾雪一个人,让艾雪放心。艾雪今天看到韩熙倩的样子,她还真就有些不放心了。艾雪心里一动,她想到了韩熙倩说的同学聚会,她的心里有了主意。艾雪没说什么,她望向程宇的眼神更温柔了,脸上的神越发的美了,让人眩晕。

    程宇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他慢慢地向艾雪靠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不要让爱溜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