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生存的实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绯月临空 书名:怒天斩
    第二十五章生存的实质

    看到冷雨醒来的小雨,飞快的跳入他的怀中,用毛茸茸的脑袋蹭着他的下巴,半晌才可怜兮兮地望着冷雨,抚摸着自己的肚皮说道,“我饿啦,冷雨你快些烤给我吃啊。”

    冷雨看着怀中宠物一般的小雨,用那种可怜的眼光望着自己,不由得生出奇异的想法,这就是刚才疯狂嗜杀的神兽麒麟?可看它现在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更像个等待主人欣然安抚的宠物啊。

    “好吧,等他们醒来,我们就去烤给你吃好吗?”冷雨轻轻抚摸着小雨滑滑的脊背,淡然的说道。

    “诶!那你快些啊,我好饿的。”小雨眯着黑宝石般的眼睛,在冷雨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地方躺着。

    环顾着四周,冷雨黯然的想着,杀戳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还是生存必须的抉择?众生梦寐以求的长生天原来也是**的血腥和残酷啊,这世间竟没有一处祥和的净土啊!

    是不是只要有人类生存的地方都会有厮杀和名利的争夺,是不是每个修炼的武者都会面对这样残酷而现实的纷争啊?冷雨茫然的想着,久久的陷入沉思中。

    他轻轻拍着小雨的脑袋,他那尖尖的兽角,那他的掌心竟升起一种很微妙却也很美妙的感觉来,抬头看向那似乎被鲜血染红了的山谷,长叹。

    “什么是生存?难道生存真的要面对杀戳的抉择吗?”他喃喃地自语着。

    “生存?”小雨咯咯地笑了起来,镶嵌着黑宝石眼睛的脸上露出类似人类的笑意。

    冷雨愣了一下,没想到四圣兽之一的麒麟也会笑。

    “冷雨,觉得兽会笑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吧。”小雨轻轻蹭了蹭冷雨的手,“其实,世界万物都是有感的。兽也罢,人也罢、草木也罢,都会笑都会哭,只不过表达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它叹息了一声“什么是生存?”它盯着冷雨看了那么一会儿,才淡淡地说到,“生存是必须具体和实在的,从一个角度来讲,没有生命力的事物就不能说其生存着。万物竟择,必有其实在的意义,就像你们人类的生存是有目的和美好的追逐的,否则就等于行尸走。而你们人类每无休止的杀戳,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自私为了自己的贪婪!”它声音中有些讥讽的意味。“你们人类,常说悲物闵人,其实也不过尔尔。”

    冷雨愣愣地看着它,一时间竟没有回过神来。

    “生存!只有你死、或者是我活,这就是生存!”它淡笑,“而我们兽类的生存方式亦是竟择,芸芸万物必有其存在的意义,要想站在生物链的顶端,就必须面对残酷的生存方式!”

    冷雨愕然,正想要追问些什么。

    “呀呀,饿了,饿了,怎么还不醒呢。”它笑着从冷雨怀中跳了出去,“真是的,我去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可以住的地方。我可不想和一堆尸体住一块,虽然我也是个兽,不过和尸体为伍实在是有辱我圣兽之名。”

    冷雨看着飞了出去的小雨到是有些无奈,只是似乎它不愿意再谈下去了。这样也好,我也去看看,那些黑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淡淡地笑了笑,心中暗下决心,不论什么是生存,最后我只能是活着的那个。他起,拍了拍上的尘土,却发现那深褐色的血渍再也拍不去了。

    他翻过最后一个死去的黑衣人的尸体。扯下他的面纱,没发现什么异常,正离去,却在目光可及的地方看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他淡笑,拾起那个东西,一看原来是半个令牌。那上面的字从中间被分开来去,让人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叹了口气,看这条线索也断了。他苦笑,还以为发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呢。

    “冷雨?”静蓝的声音淡淡地响了起来,在这血雾弥漫的山谷中,竟有些飘然若仙的风味来。

    冷雨走到她边,扶她坐了起来。“感觉怎么样了?”

    “还好!”静蓝点了点头。

    “那就好!”冷雨心中高高悬起的大石,现在算是放下一半了。

    “谢谢你。救了我。”

    “呃。”冷雨呆了一下,竟被静蓝那苍白脸上起的笑容给勾去了魂。半晌,才回过神来,心中暗道‘我这是在想什么呢,我只把她当妹妹,妹妹而已。’“你在想什么呢?”静蓝看着呆了的冷雨,觉得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事能让他失神?若刚才他也这般失神,只怕是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得没命了。

    “没!没什么。”冷雨尴尬地笑了笑,总不能告诉她,我是看她看呆了吧。冷雨叹了口气。“没,只是在想什么是生存呢?”他淡笑着,有这么一瞬间,他想了解她更多。

    “生存?”她愕然。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吧。”冷雨轻笑,“我也想了很久,却没有想出个头绪来。”

    “生存呀!”她摇了摇手。“冷雨,你看天边那如火一般的云彩,那就是生存!你再听,这山谷中呼啸的风,这也是生存,你再看地上爬行的蝼蚁,那也是生存。不知道冷雨说的是哪一种?”

    “哪一种?”

    “是呀。”她笑了起来。“生存!静蓝很久之前曾想过,一亩二分田,他耕地,我织衣,这就是我想要的生存方式。”

    她顿了顿。叹了口气。

    “怎么?你们在聊什么?”如风也从入定中醒了过来,皱着眉头自己坐了起来。却只听到了一半话。“没想到我们侠女也会有这样的心思呀。”

    “你!”静蓝白了他一眼,听话只听一半,现在冒出句话来,想气死人?

    “呵呵……”如风笑了笑,但那笑容却实在是难看得要死。“没想到,还真痛。也不知道那些该死的黑衣人为什么来袭击我们?”

    冷雨愕然,自己刚才也暗暗在思索这个问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说呢!这帮家伙还真是心肠歹毒啊!只是不知道什么来头?一点线索也没有留下。为什么会在此伏击我们?”如风拾起地上折断的半截断剑,在自己眼前晃了晃。

    “应该是针对我们的吧!可是我们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如此不择手段的来除去我们啊?”静蓝诺诺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组织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的去铲除异己。只是会是什么样的组织呢?还有就是自己一行没有得罪什么人和危及别个的利益啊?

    “侠女恭喜你答对了。可惜没什么东西可以奖励你!唉,生不逢时呀!”如风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其实心中的思绪决不会比静蓝心中想到的少。

    “针对我们?”冷雨一脸迷茫!为什么会针对自己?自己来到这个空间似乎没有触及别人的利益啊?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难道是因为神兽麒麟的缘故?可是这些黑衣人的能力似乎很低啊,如果是针对自己的话,以他们的能力是不能怎么了自己啊。

    静蓝和如风却是沉默了,各自低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呀,怎么才醒了两个。”小雨一古脑钻进了冷雨的怀里。“冷雨呀,他们怎么才醒了两个。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吃烤?我真的饿了,你听。”

    “咕噜”小雨的肚子很配合地响了起来。

    “呵呵……”如风大笑。

    静蓝掩嘴轻笑,嫣然一笑中,似争奇斗妍的花儿一般,妩媚动人!

    冷雨一脸无奈。小雨可怜兮兮地看着冷雨,好像在说‘我很无辜,我是最单纯的!’。

    笑声穿过那血色的迷雾,在山谷中回、旋转。

    绯月将近拖欠的章节补上,并向各位大大们致以真挚的歉意。因为网络故障,所以没能及时更新。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鲜花。呵呵。。。

    并祝各位新年好!!!

重要声明:小说《怒天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