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遭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绯月临空 书名:怒天斩
    第二十二章遭袭

    第二天,冷雨一行在城外辞别落凤城主林之建,跃上马背沿着大道向着皇城的方向驰去。

    数的相处,冷雨并没有把林夜风当着至交来看待,即使密如静蓝,也没有完全让冷雨相信。毕竟紫菱给予的打击深深的刻在心底,那无法抹去的痕迹和被出卖的痛楚还无处不在的折磨着他脆弱的心,亦使得冷雨变成一个坚韧冷静的武者。

    中午时,众人赶到一个叫着翼太山的山脚下,短暂的休息后,便向着奇峰兀立,峰峦飘渺的山中走去,崎岖盘旋的山路,蜿蜒盘旋,坎坷不平,冷雨几人只得下马步行。

    转过一道山峦,一个灌木密集,悬崖高耸的山谷出现在面前。远远的望去,山谷内杂草丛生,山石林立,两边的崖壁上苍松翠柏,林木参天。

    缓缓的走进谷中,一片死寂的景色映入几人的眼中。倏然,一种异样的绪骤然映入心底。

    肃静,死寂!周围的一切没有一丝声息,便是飞舞的营虫亦不见踪影。有风飒然而至,矮矮的灌木随风摇曳。低矮的灌木下,齐腰的荒草中隐隐闪着寒的刀光,咋现而逝的瞬间,一股肃杀之气然环绕在四周。

    有埋伏!

    冷雨拦住林夜风几人前进的脚步,散开神识查看周围的环境。灌木丛中,荒草下,两旁的悬崖上,皆埋伏着无数着黑衣的弓箭手和刀手。寒光凛凛的箭尖闪动着蓝蓝的光泽,毅然是淬过剧毒。人影焯焯,刀光

    “不好!快退!”冷雨大喝一声,揽起毫无防备的静蓝,迅速后退。

    “嗖!”一支雕翎箭携着尖锐的呼啸声,闪电般向冷雨后的林夜风。高速飞驰的雕翎箭在空中擦出一溜耀眼的火花,到林夜风的面前。

    猝不及防的林夜风和覃枫几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呆。惊恐之下,林夜风急忙侧躲避,然而,高速弛来的箭岂是他仓猝间能够躲过的。林夜风瞪大着惊恐的眼睛望着就要透而过,飞驰至面前的利箭不知所措。

    “叮!”冷雨瞬间斩飞疾于林夜风的利箭,纵疾退于数十米外。林夜风和覃枫如风也跟着迅速后退。

    “嗖!”“嗖!”“嗖!”。。。。。。

    随着雕翎箭的来,霎时无数的宛若牛虻一般密集的箭纷纷飞驰而至,如雨的箭芒纷纷倾覆在几人刚才立足的地方,几匹代步的马匹嘶叫着倒在地上,遍体插满了箭支,犹如刺猬一般。

    冷雨放下静蓝,运起真气于斩天剑迅速格开几支飞驰而来的箭支,向着弓箭手疾扑而去。遍布于的熠熠荧光,宛若紫霞莹目,化作一道光剑似电光般的疾于灌木从中。

    “噗!”一股血光爆开,一名弓箭手连着手中的弓箭被斩天剑拦腰斩成两段,上半重重的砸在地上,未曾瞑目的眼睛里露着惊恐的神色,至死都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幕。

    “碰!”冷雨鞭腿横扫,扫飞一个弓箭手。左脚在地上一点,右脚曲弹横跨一步,一拳狠狠的砸在一名弓箭手背上,随着喀擦的声音,弓箭手的背部深深的凹陷下去。

    林夜风和覃枫纷纷挥剑拨开飞驰而来的箭支,慢慢的向着谷外退去。

    静蓝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格挡着密集的羽箭,随着覃枫也向谷外退却。如风更是早早的退出了弓箭的攻击范围,躲在一块巨石后面。

    羽箭密集,犹如暴雨般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然而却对于处在悦凡和冥寂之期的覃枫几人,构不成什么威胁。眨眼间,覃枫几人便脱离了弓箭的范围。

    神兽小雨看着冷雨在箭雨中格杀着那些弓箭手,亦奋扑向着隐在四周的杀手们。灵巧的体在箭雨中飞跃穿梭,躲开一支支飞来的羽箭。

    一柄长刀倏然挥出,砍向神兽小雨。

    “锵!”小雨前爪瞬间拍向凭空递来的长刀,震碎了整个刀,片片碎片激在四处。长一探闪电般地跃到惊诧中的黑衣人肩头,利爪横扫,一颗满是惊恐的头颅顿时飞出。

    斩天剑闪烁着数丈的光芒,宛若跳动的火焰,如入无人之境的在黑衣人中收割着生命。

    普普通通的弓箭手哪里会是冷雨的一合之击,纷纷被斩于斩天剑下。顿时,血花飞舞,遍地残肢。惨呼声,痛嘶声,充斥在这个不足半里的山谷中。

    犹如神人降临的冷雨,锐不可当势如破竹的攻击,给予那些弓箭手惊魂动魄的震憾,纷纷丢弃手里的弓箭,恨不得多生两条腿的向着山谷外跑去。

    “噗!”一名刀手被冷雨劈成两片,漫天的血花,宛若盛开的血红花朵,纷纷四溅在周围。

    “噗!”一颗头颅飞向高空,旋转的斩天剑再次把失去头颅的体削去一段。

    “轰!”长刀递出,偷袭向跃至边的冷雨后背。然而冷雨像是背后长了眼睛般,诡异的斩天剑随即出现在背后,迎上偷袭的长刀。顿时,斩断了刀,顺势刺入刀的主人体内。手中徒留着刀柄的黑衣人不甘的倒在地上,口透明的伤口,似喷泉般喷出一串血雾。

    十几个黑衣人挥舞着寒气人的长刀,紧紧地围着冷雨,刀刀劈向冷雨的要害。

    斩天剑凌空横扫架开劈来的长刀,瞬间没入一个黑衣人的口,带出一串血花。

    冷雨单足撑地,右脚凌空踢出,重重的踹在一人的腹部。左手凝拳为掌,劈向边的一个黑衣人颈间。右手后撤,一个后肘重重的砸在一人肋间,接着抖直手臂斩天剑顺势扫去一人的头颅。

    血雾,剑芒,紫光,瞬间凝结为一副血淋淋的画面。

    残肢,断臂,惨叫声,血腥味,须臾间变成了惨不忍睹的地域。

    “碰!”斩天剑再次扫去最后一个黑衣人的半个头颅,一股红中带白的血液脑浆迸出,顿时,像是盛开的鲜花一般,在空中淀放。

    一道璀璨的光影似箭般在黑衣人群里飞,每每皆带出一串串血花,不时亦带出飞溅的残肢断臂。

    冷雨静静地握着斩天,冷冷地看着四周,外几十米处无一人有完整的躯。白色的长衫上一朵朵殷红的血迹,似点缀在上面的图案一般,醒目而怵目惊心。斜指着地面的斩天剑尖上,一滴一滴的向下滴着未曾拭去的血滴。

    短短数息间,一个个黑衣人惨叫着倒在地上,未曾断气的黑衣人在地上翻滚抽搐着,痛苦的嘶叫声让人感到犹如临死域,遍地的尸体和血迹不堪入目。

    求票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怒天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