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偶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绯月临空 书名:怒天斩
    第九章偶遇

    半个月过去,冷雨从入静修为中醒来。战龙后留下的伤势也彻底痊愈,龙珠里蕴涵的强大精元尽数被吸收,炼化为自己的真元。骤然提升的修为使得冷雨有着一种浩瀚无匹,睥睨人世的感觉。以现在的修为境界,即使面对全盛时期的巨龙,冷雨感觉也有一拼之力。

    风清月朗,皓月千里。

    绿草如茵,幽香四溢的溪水边,冷雨洗漱过后,清洗着得自巨龙上的龙皮。浸泡变软的龙皮被冷雨轻轻的刮去上面残留的物质,按照自己的材裁剪大小不一的皮革,缝合成一龙皮装。随后采集一些馨香的花草烘烤着龙皮装,直到浓厚的异味渐渐地散去,留下淡然的清香,这才换下上破烂不堪的兽皮。

    黝黑的龙皮装在银色的月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泽。更显得冷雨清秀俊朗,玉树临风,披肩的长发在微微吹来的风中轻轻的飘扬,更加的衬出冷雨神采奕奕,英姿飘逸之色。冷雨静静地屹立在溪水旁,体会着月色如洗,山清水秀的自然风景。

    静寂的月夜里,偶尔传来几声凶兽的吼叫,便死寂沉沉了。远处的山间缓缓走来几个影,静静地看去,却原来是三男一女结伴而来,远远地就传来一阵轻盈欢快的笑声。冷雨随之望去,淡雅的音容和着轻灵的神韵轻盈的飘在山野林间。

    “覃枫师兄,这里就是落凤森林吗?”宛如黄莺轻饶的声音轻盈的飘在空中,如幽兰淀放,若梅姿清馨。

    “是啊,再往前走几十里翻过不死山就是落凤森林的深处啦。这里没有什么凶猛的荒兽,只有一些微不足道的野兽而已。只有进入落凤森林深处才有那些凶猛的荒兽,传说还有一些龙族生活在这里。”一个宏厚憨然的声音接着说道。

    “静蓝妹妹,今晚我们就在此休整一晚吧,毕竟落凤森林很凶险的,有着许多夜晚出没的荒兽。”一个洪亮的声音也跟着传来。

    “嗯,好吧。我们到前面找一个适宜的地方休息吧,赶了一天的路啦,好累呀。”宛如黄莺轻饶的声音再次让人沐浴在温馨的风中。

    冷雨摇摇头,回不再打量缓步而来的几人。月光明媚,繁星点点,柔和皎洁的银辉轻盈的洒在地上,映在溪水里。几缕银白的月色随着微风轻袭,在水面上撒开浮动不定的光泽,跳动了几下便消失了。山野林间轻盈浮现的薄雾像是淡淡的轻烟羽翼,朦朦胧胧的,韵浸着清馨柔和的月夜。

    柔和皎洁的银辉,风色宜人的秋意,在郁郁葱葱,万紫千红的馨香中,一道岿然孑立,缄默不语的影静静地伫立在一袭秋水旁,清风微的秀发在背后丝丝缕缕的飘扬。黝黑闪亮的衣甲修饰出文质彬彬,风度翩翩的气质,背负的双手紧握着一柄乌黑朴实的长剑,更显得落落大方,英姿飘逸。

    闲庭阔步而来的几人痴痴的望着眼前屹立的影,毅然静静地呆住。朦胧的月色在岿然孑立的影后,投下一道暗的影子,影影绰绰的月色树影在泰山屹立般的影后,疏疏落落的摇曳,使得怡然自得的影宛若虚怀若谷,涅而不缁的圣者降临于这个满是龙跃凤鸣的山间。

    冷雨静静地沉浸在夜色静谧,万籁俱寂的月色中,馥郁芬芳,黄叶纷飞的怡人景色使得冷雨心旷神怡,憬然有悟。许久,轻轻的回过头扫了几人一眼,捋了捋散落于额前的几缕发丝,转飘然而去。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尽显飘逸脱俗之色。此人的修为绝对在天心之境之上,甚至于在神虚之境。”宏厚憨然的声音淡淡的感叹道。

    “覃枫师兄你说他的修为在天心之境,甚至在神虚之境?真的有怎么厉害吗?我只是感觉他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得道高人而已。”宛如黄莺轻饶的声音轻轻叹道。

    “静蓝,你的修为还低,不能感觉到他的气息,所以你认为他没有那么高的修为。我刚才用神识去查看他的修为,却感觉他站立的地方犹如虚空,根本就像没有人一般,你说师兄的修为可是在冥寂之境的中期吧,不可能会感觉不到他的气息。除非他是一个神,或者是个修为极高的武者,只有这样师兄才能解释刚才的感触,因此师兄才说他的修为在神虚之境。”宏厚憨然的声音淡然说道。

    “真的这样吗?记得师傅说过,一个武者如果善于隐藏自己的气息,就很难让别人察觉到他的修为高低。师兄你说他会不会也再隐藏自己的修为呢?”洪亮的声音接着说道。

    “也许吧,但至少他的修为也在天心之境中期。因为一个人再怎么隐藏自己的气息,也会有微弱的气息在外流转,只有极高修为的他才可以完全隐饰自己的气息。此人绝对不是我们几人能够应付了的,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宏厚憨然的声音毅然说道。

    “知道啦,师兄。如果他能和我们一起去落凤森林,那我们就不用担心那些凶狠的荒兽啦。”宛如黄莺轻饶的声音轻盈地飘然于山野中。

    “好啦,我们还是赶快找个休息的地方吧,别在这里游啦,免得惹几只荒兽来陪我们聊天,就够我们玩的啦。”洪亮的声音淡然的幽默一下。

    随着几人的离去,宛如黄莺轻饶的声音也渐渐地淹没在空旷的夜幕中。

    千山初醒,晨光绚丽。

    一抹金色的阳光便撒在树枝梢,高高矮矮的林木着高耸的腰杆,迎着习习吹来的清风摇曳着。翠绿的嫩叶上滚动着晶莹的露珠,晓烟弥漫的雾气在林野中慢慢蠕动,像是轻舞的羽纱。清香宜人的花卉殷香,在林间山野四溢飘散。

    冷雨缓缓的走出栖的山洞,伸了伸微有些僵硬的懒腰,向着袅袅薄烟的溪水走去。溪水的彼岸,盛开着各式各样的姹紫嫣红的花簇。怡然瑰丽的风景不住让冷雨大发感慨,“水意花语随馨香,清风微拂露未浓,晓烟轻雾映蝶影,道是云盈燕初飞。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霜天清秋,众芳摇落,依然傲霜盛开的金菊秀芳繁华。闲庭信步的走到轻烟溢起的溪水绊,一道绚丽的姿深深的映入冷雨的眼眸里。

    一位清秀绝伦,冰清玉洁的少女正幽然徜徉在桃红柳绿,姹紫嫣红的花丛中,一袭嫩黄衣衫,亭亭玉立。清丽淡雅,芳泽无加的玉容,纤尘不染,铅华弗御,人淡如菊,瑰姿嫣怡,宛若幽兰淀放,愈似梅姿清馨。

    “丽人芳香花卉中,万丝粉黛皆愧色。怡然伫立的姿,如亭亭玉立的修竹,似翼然迎风的百合超然于世。雅致媚丽的玉颜,若婀娜多姿的幽兰,似肤如凝脂的清荷亦然于馨。当真是悠然现世的仙子啊!”冷雨轻轻的感叹道。

    女子回首报以赧然一笑,便垂下玉首默默不语。嫣然一笑中,延颈秀顶,皓齿呈露的脸颊上,呈现出淡淡的红晕。冷雨不的痴了。

    “冒昧惊扰了你的雅兴,在下深感不安,但请姑娘见谅!”许久,冷雨从沉浸于靓丽的玉容中回转,轻轻的说道。

    “没什么的,我也是随便走走而已,你不用介意啊!”女子文静的说道,宛若黄莺轻饶的声音轻盈地漾在空中。

    冷雨向着女子微微一笑,便径自走向轻烟溢起的溪水边洗漱着。

    绯月谢谢大大们的支持,更期希你们手中的票票

重要声明:小说《怒天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