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对付骗子其实很简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昔川 书名:70后狂想曲
    陈刚能百分百地确定:上一世的自己,绝对不曾和这个据说精神有问题的杀人魔有任何交集!

    可这个家伙为什么能一口喊出自己的名字?

    该死的老天爷啊,今天明明是我和老婆重逢的好子,你给我弄来这个瘟神干嘛啊?

    暗暗地哀叹一声,陈刚刚要藉口今天是文理科分班的子,另一只大手拍上了他的肩膀,紧跟着被人搂住了,一个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哈!刚子,你怎么跑三楼来了?”

    陈刚一扭头,看清楚眼前的那张脸,心头不由得一震,脸色当即沉了下来,嘴角一扯,生硬地说:“周大伟,是你啊?”

    那人一愣,错愕地盯着一脸不对劲的陈刚,哈哈一笑,使劲拍了拍陈刚的肩膀,熟络地凑近脑袋,小声说:“是不是又弄到了好邮票?一定要拿给我看噢!”

    闻听此言,陈刚差点被噎死。

    眼角的余光撇着落在自己肩头的那只手,陈刚视线下移,在那只肩膀上斜挎着的一个草绿色军版挎包上停留数秒钟,恶心的要命,子一侧,把那只手甩了开去。

    周围恢复了乱哄哄的秩序,高三生们匆匆地涌入教室,走过他们旁都冷漠地视若未见,只有那个徐刚发觉了两人之间的古怪,诧异地丢下一句:“大伟,我先进教室了啊。”

    经过陈刚边时,他顺手拍了一巴掌。陈刚恍然:原来徐刚是这“大伟”的同学,难怪会连带着认识自己。他站立不动,没有闪躲徐刚表示亲近的拍肩动作——他宁可跟一个精神病杀人魔打交道,也不想再次看到面前这卑鄙的小人!

    那人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扭头看了看周围,疑惑地问道:“刚子,你怎么了?你过去一直叫我大伟哥的啊?”

    大伟哥?呸!你还蓝色小药丸呢你还!

    肚子里狠狠地咒骂了几句,陈刚恨不得扑上去将眼前的骗子痛揍一顿,不把他揍成阳痿都不解恨!

    周大伟——上一世曾经相处得非常好非常好的一个高三“朋友”。因为集邮的共同好而结识,当时懵懂无知的陈刚将大姐夫送给他大姐、最后都被他软磨硬泡来的很多邮票全都借给了眼前这个人——结果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直到大半年过去,在周大伟高考前夕,姐夫偶然得知此事,急忙告诉陈刚那些邮票不乏WG年代的珍贵邮品,是他老爹积攒了一辈子的宝贝,要不是跟陈刚大姐处对象,根本不会落到陈刚手里。

    当时还仅仅是高二学生的陈刚一听:那些不起眼的邮票至少价值上万元!他自然慌了神,马上去找周大伟讨要。当时周大伟笑嘻嘻地说邮票保存在家里,等他高考后就拿回来。可几天后高考结束,陈刚直到2009年都再也没见过这个骗子。

    一直到2005年的同学聚会上,陈刚才得知高中时周大伟的劣迹:他专门与那些好集邮的同学结交,靠着表面上的亲嘴脸蒙骗一干没戒心的笨蛋,当获得对方的珍藏后立马翻脸,是个典型的小人!

    想起上一世这家伙推托耍赖的伎俩,陈刚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心头翻翻滚滚的腻歪,嘴角一阵抽搐,勉强挤出来一丝笑脸,伸出手拉住骗子,朝走廊靠窗一侧走了两步。

    楼道内弥漫着暖气片的刺鼻铁锈味,经过他们旁的高三学生们疑惑地看着这对满脸诡笑的家伙,都小心地快步离开。

    陈刚神神秘秘地左右观望,吊足了骗子的胃口,这才小声说道:“我昨天得到一枚T字头的邮票,是70年代的,好像和我那本邮册中的几枚是一整的。”

    周大伟眼神一亮,一下子丢开了心下对方才陈刚古怪表现的疑惑,二话不说,解下似乎生长在上的挎包,掏出一本封面都已经起毛了的集邮册,翻开,“T字头?编号是什么?你把邮票拿出来啊?”

    就是这一本!

    陈刚强忍激动,顺手接了过来——转手的瞬间,他清晰地感觉到周大伟有短暂的犹豫,似乎舍不得财宝离开自己掌控范围的地主老财!

    完璧归赵,物归原主!

    “你别着急,我先找找,看看是不是一的。”

    陈刚随口应付着,拖延着,慢慢地翻看着一页页熟悉而又陌生的邮票,注意到每一页上的邮票都装在干净的护邮袋内,都整整齐齐地插在页片上,没有一张褶皱的,可以看出周大伟确实很宝贝这本邮册。

    足足看了五六分钟,终于能确定大概数量符合遥远的记忆,陈刚松了一口气,心头畅快无比:你丫的。骗子就是拿来欺骗的,爽!

    将集邮册抱在前,陈刚笑眼眯眯地看着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的周大伟,开心地说道:“不好意思,我骗你的,其实我是专门来取回这本邮册的。”

    周大伟脸色一沉,神色刷地冷了下来,浓重的眉毛一扬,似乎要说什么,却又忍住,搓着手发出干笑:“嘿嘿……我还没看够呢,再放在我这一段时间吧?”

    还没看够?我呸!

    “好啊,等我再弄到好邮票之后再找你欣赏啊。”随口调侃了一句,陈刚扬了扬手中的邮册,笑嘻嘻地道:“再见啊,大-伟-哥!”

    促狭地在后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陈刚哈哈一笑,扬长而去。

    小样!上一世你欺负我年纪轻不懂事,这一世,老子还玩不转你这小年轻?

    心舒畅地走下楼梯,到了二楼走廊,陈刚心头一沉,这才感觉不妙:走廊内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间间教室内传来训话声。经过三班敞开的门他扭头一看,正好看到里面正在讲台讲话的老师——糟糕!今天是分班的子,高二提前十分钟上课,自己迟到了!

    苍天哪,我和老婆的“初遇”啊!

    陈刚哀嚎一声,朝着走廊尽头的文科班大教室飞跑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70后狂想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