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无声呐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范骥村 书名:一赌当千
    像做错事的小孩又怎么了?像犯人一样被审怎么了?被骂‘杀千刀的’怎么了?跪洗衣板怎么了?这何尝不是幸福。

    等等,不对,老婆?怕老婆?这.........我这是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妈的,我........我不会是恋了吧!

    恋?恋!靠!曾经最鄙夷的玩意儿啊,曾经最不相信的玩意儿,我莫非也像韩剧里那些傻男生一样中了丘比特那小杂碎的箭了?!

    这.........我鄙视我自己!

    杜弼忬内心在无声呐喊。

    “烟呢?藏在哪儿了?”杰妮用人畜无害的眼神看着杜弼忬,柔似水地低声问道。

    “我藏底下了”杜弼忬老实回答。

    杰妮放开搀着杜弼忬的手,蹲下来在底下一阵搜索。

    突然,摸索的手儿停了下来,抬起头,泪痕已干,微微红肿的眼里闪出狡黠而残忍的光。

    杜弼忬心往下沉,大呼不妙——原来她的眼泪是骗我入局啊,我居然招认了还将犯罪凶器也交代出来,妈妈的,中计了!

    杰妮突然站起,一记‘雷奔拎耳朵手’真是‘指如疾风,势如闪电’,使得出神入化,毫无偏差地抓住了杜弼忬的耳朵。

    “喂喂喂!疼..........疼..........轻点!大姐,没必要这样吧!呦!掉了.........”杜弼忬踮着脚往上迎,那表像只被烟头烫了红**的猴子。5ccc.net

    “谁是你大姐!你气我是吧!我有那么老吗?你怎么不叫我阿姨啊你!”杰妮手上又加了一成力。

    “你都二十八了,比我大,自然叫大姐啊!.......呀呀呀!轻点,不是大姐,是小姐,小姐行了吧!”杜弼忬求饶道。

    “什么!小姐?!你叫我小姐!!我是小姐吗?!!!你侮辱我人格!居然说我是个‘小姐’!”杰妮越发怒了,狠狠拽着耳朵。

    欺骗,这是**的欺骗!刚开始的时候表现出的温柔和小鸟依人的胆小全是欺骗!才几天啊!刚混熟一点就露出本来面目了!

    “妮!你前些天可不是这样的,再说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就这么报答你的大恩人的?不以相许也就算了,怎么能这么粗暴残忍的对待............别别别,真掉了真掉了!”杜弼忬耳朵红得跟染了色一般,耳根处毛细血管一根根的爆红,像血色的残破蜘蛛网。

    杰妮不言语,也不放手,就这么拎着。

    “放手吧,求你了!”杜弼忬求饶道。

    杰妮不言语,也不放手,就这么拎着。

    “我保证再也不偷偷抽烟了,疼........”杜弼忬下保证书了。

    杰妮不言语,也不放手,就这么拎着。

    “行了吧!放手!”杜弼忬笑得有点不自然了。

    杰妮不言语,也不放手,还这么拎着。

    “放手!听到没有!”杜弼忬没有了笑意,冷冷道。

    杰妮不言语,也不放手,仍这么拎着。

    杜弼忬只觉一股无名火起,难以压制。他一甩手拍掉杰妮拎着自己耳朵的手。

    “靠!你有病啊!叫你放手你听不懂啊你!开玩笑也得有个尺度!你是我什么人啊?我老婆?女朋友?人?靠!什么都不是,我们还没认识没几天呢。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杜弼忬怒了。

    杜弼忬现在总算明白了,不是每个人都把‘怕老婆’当成幸福、把跪洗衣板当成幸福的!至少自己不是这样的男人!

    杜弼忬已经在杰妮手里抢过了烟,站在窗口侧靠着窗壁猛抽着烟——你不是不让我抽吗?我就抽,我凭什么要听你的。我又不是你养的啊猫啊狗,要听你使唤。

    杰妮坐在病上,低着头,肩膀一下一下的**的,努力使自己不发出声音,无声的抽泣着。原本扎在脑后的头发不知什么原因如瀑布般披洒下来,遮住了她的整张脸。

    杜弼忬不去看她,自顾自抽着烟,凶红如他耳朵般的烟头在他每次猛吸时都会发出轻微细碎的‘孜孜’声。

    三分钟........... 五分钟............ 八分钟............ 十分钟............ 十五分钟.......... 杜弼忬忍不住偷偷看了她一眼——还在一下下耸着肩膀。抽泣也从无声变成了有声,轻微而让人心碎。

    哼!别以为老子会心软。

    十八分钟........... 二十分钟........... 杜弼忬有些许不安了,甚至还夹杂这一些些内疚——我这是怎么了?不就拽一下耳朵吗?人家这不是开玩笑嘛!人家这不是喜欢自己嘛!自己是不是有病啊,居然还骂人家有病,我自己最有病!

    要不要过去哄哄她?可是..................太损面子了吧!我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啊。再等等。

    二十五分钟.......... 二十八分钟......... 杜弼忬第四根烟都抽完了,口憋闷的慌,他看了看杰妮,深深吸了口气,走到边坐下,仍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每一秒都是煎熬。他切体会到了因斯坦那个爆炸头老疯子的《相对论》之真谛——真理啊!

    “喂?”杜弼忬试探着叫了一声,好似往密麻的草丛里仍了块石头探探路。

    看来这草丛深处是深渊啊!石落深谷毫无音讯!

    “喂,说句话呀”杜弼忬继续小声说话。

    不回答,没回应,无恢复,深不见底。

    杜弼忬挪了挪**,和她靠近了些,也不说话,用受伤的左手碰了碰她的右手臂。

    杜弼忬预计不会有什么大的作用,然而出乎他意料,杰妮如饿虎般扑来,两手抱着他左手,头死命往他怀里蹭,“哇”的一声大哭响彻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一赌当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