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打情骂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范骥村 书名:一赌当千
    杜弼忬正坐在马桶上吞云吐雾,闭着眼在精神的世界里畅游,如梦似幻的烟雾层层叠叠,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不停变化着形状,美丽极了。

    就在这时,杜弼忬忽然感到一股凌厉的杀气袭来,杜弼忬赶忙将烟夹在两指间藏到背后,缓缓睁开眼,杰妮同志一手推住门瞪着自己呢!杜弼忬像被人从背后狠狠打了一闷棍,一下子就懵了。

    妈的!我犯了多大错啊!没锁上病房门也就算了,居然连卫生间的保险都没按,这回作孽了!

    无言的对视了十几秒。

    杜弼忬嘴角的肌努力**了两下,拼命想挤出笑来。他知道,自己此刻的笑一定比哭还难看。

    “嘿.....嘿嘿嘿........杰妮同学,您老来啦........我...........呵呵,呵呵,嘿嘿嘿...........”杜弼忬只感觉口干舌燥全乏力。

    杰妮站在那你不说话,她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类似风衣的外,成熟而带着妩媚。

    左手拎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刚从超市里购买的各色小吃。

    靠!我怕她个什么劲啊!我又没杀人放火、抢劫**,再说她又不是我妈,我又不欠她一百万,靠!相反我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我抽烟怎么了,用得着她管,她谁啊她!

    ——杜弼忬给自己打气壮胆。然而却发现自己头上、背部不争气地冒冷汗,心里空落落地仿佛在腾空跳,自的这些反应让杜弼忬沮丧不已。

    杰妮依旧站在那里没说话。

    “那个.......这个.........我伤口有点疼,所以,所以抽上一根解解痛楚,呵呵”杜弼忬笑得心虚。

    杰妮仍是不说话。

    “以后不抽了!行了吧!”杜弼忬故意把‘行了吧’几个字说得很强硬,一来给自己壮胆,二来为了震慑住对方,还有就是为自己前面半句的服软挽回面子了。

    杰妮依旧那个姿势,不说话。

    杜弼忬看得越发心虚了。

    “以后不抽了,好吗?!”杜弼忬彻底服软了,语气里不带一粒骨头,仿似鱿鱼般柔软无骨,连撑面子装出来的硬气都没有了。

    杰妮仍那么站着,一手推着门,一手提着方便袋,只是看着杜弼忬的眼渐渐红了。

    杜弼忬这一下彻底慌了,赶忙从马桶上站起来,将藏在背后还在冒着缕缕青烟的香烟丢进了马桶里,烟头遇水‘呲哩’一声。

    杜弼忬转过来,杰妮的眼泪已流下,默默地流着,不带丝毫哭泣和抽泣。

    “这..........这............你别啊,不就抽根烟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天塌地陷的大事”杜弼忬劝说讨饶。

    他走过去,杰妮让出了一个空挡,杜弼忬走出厕所走到边。

    “以后还抽吗?”杰妮总算开口了。

    杜弼忬松了口气,摇了摇头。

    “回答我”杰妮道。

    “不抽了”杜弼忬回答。

    “真不抽了?!”杰妮问。

    “真不抽了,未经你许绝对不抽”杜弼忬呐呐道。

    杜弼忬感觉异常的憋气——自己怎么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在老师家长面前被问并认错呢!

    “烟哪里来的?”杰妮问。

    不,不是孩子做错了事被师长责问,而是犯人在警察局被条子审讯!

    “喔!刚才隔壁房的大胖过来聊天顺便发了我一根!”杜弼忬道。

    ——隔壁病房一家软件公司的副总,三十多岁的胖子,车祸,这两天经常来找杜弼忬谈天。

    “他几时来的?”

    “就刚才!”

    “刚才是什么时候?几点几十分?”

    “反正就是刚才,我没看时间,好像是五分钟前吧,对,就是五分钟前!”杜弼忬肯定地道。

    “五分钟前?你确定?”

    “这........”杜弼忬看着杰妮的面部表及眼睛,想发现些蛛丝马迹,却没有什么收获:“好想.......好像是十分钟前吧,我也记不得那么清楚了”杜弼忬继续撒谎。

    “那他今天穿了什么颜色的衣服?”杰妮问。

    “这...........”杜弼忬拖着长音,脑子里飞快转着——这死胖子昨天穿了件黄色外,今天会不会换那件红色的?还是穿了医院的病服?靠!随便说一个吧,她又不一定看到胖子,嗯,这个时候胖子一定去医院公园里泡小护士了,一定不在病房,这死胖子还IT精英呢,不就小腿骨折吗?早可以出院回家疗养了,死赖着不走就是为了泡医院里的护士小美眉,妈的,这禽兽!贼!色狼!流氓!变态!--------嘿嘿嘿,看来和我有得一拼啊,难怪我俩能一见如故聊得如此投缘,真是兄,额不,英雄惺惺相惜啊!杜弼忬心里想着,嘴上回答道:“哦,他今天好像........似乎........穿了病服,对!穿的病服!”

    “穿的病服?你确定?”杰妮冷冷道。

    “对!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杜弼忬赌她来时没见过胖子!

    “哼哼!还骗我!胖子昨晚回家了,我昨晚离开的时候在医院门口碰到他了,他说他回家拿点东西,今天才回医院!”杰妮道。

    靠!不是吧,这死胖子,该死的死胖子,妈的,回家也不和老子说一声。回家?他妈的,一定是在医院里憋久了,小护士看得着吃不到,火焚晚上找小姐去了!杜弼忬越想越火,枉费自己还把他当**,这种事居然不叫上自己!王八蛋!

    杜弼忬心里咒骂了无数回。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了,探进一颗肥胖的**。

    杜弼忬定睛一看,!不是那是胖子是谁!

    杜弼忬用吃人的目光盯着体藏在墙壁后面只探出个头来的胖子——妈的,还副总呢!哪里有半点企业领导的模样!杜弼忬看着就来气。

    胖子一看气氛不对,尤其杜弼忬那骇人的眼神瞪得他浑不自在。

    “呦,小两口吵架啦?!”胖子嘿嘿笑着道。

    杜弼忬也不多话,随手头柜上的一个香蕉砸了过去。

    探出的肥大头一缩,香蕉砸在了门框上。

    “你二位继续打骂俏,嘿嘿,我不打扰了!”胖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杜弼忬虽是用右手砸的香蕉,却还是牵扯到了伤口,疼得连吸了几口大气。

    杰妮赶忙走过来,方便袋随意往边一丢,扶着杜弼忬,关切而埋怨地问:“怎么样,没事吧?疼吗?要叫医生吗?”

    “没事,不要紧的!”杜弼忬回答。

    看着杰妮焦急的模样,杜弼忬内心一阵莫名的感动。

    杜弼忬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世上有那么多男人怕老婆了,看似被老婆呼来喝去悲惨万分,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幸福呢?只有他们自己能感受到这幸福吧。

    像做错事的小孩又怎么了?像犯人一样被审怎么了?被骂‘杀千刀的’怎么了?跪洗衣板怎么了?这何尝不是幸福。

    等等,不对,老婆?怕老婆?这.........我这是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妈的,我........我不会是恋了吧!

    恋?恋!靠!曾经最鄙夷的玩意儿啊,曾经最不相信的玩意儿,我莫非也像韩剧里那些傻男生一样中了丘比特那小杂碎的箭了?!

    这.........我鄙视我自己!

    杜弼忬内心在无声呐喊。

重要声明:小说《一赌当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