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以身相许我喜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范骥村 书名:一赌当千
    杜弼忬只仿佛有一团光亮温暖照耀着自己,他努力睁了睁眼,眼皮似有万斤分量。5ccc.net

    努力睁开一条缝隙,白色格调的房间,白色的白色的被子,还有一股医院特有的混合气味。

    “醒了醒了!”边一个女声呼喊。

    杜弼忬艰难地侧过头,脖子仿佛一台生锈的机器,发出‘咯吱’声音。

    边齐头正坐着昨夜自己帮助的那位女士,她疲惫的脸上闪出激兴的光彩,显然是因为杜弼忬的醒来导致的。

    看着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杜弼忬心窝里一暖——也不知她守着自己多久没合眼了,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杜弼忬看了看自己的臂膀,包得木乃伊似的,前也绕着绷带,看来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已经缝好针了。而自己的右手正挂着点滴。

    不一会儿,一个穿白大褂的瘦高个青年医生推开了房门,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由分说便起一个小电筒,左手扒拉开杜弼忬的眼皮,右手将电筒对着杜弼忬左眼,拇指在电筒上一推。杜弼忬只觉一道强光直脑海深处,头脑里一阵眩晕。

    接着是右眼。

    杜弼忬经过这两下辐,差点又昏厥过去。

    “经我的观察,病人已没有什么大碍了,伤口最好不要动到,以免针口裂开以及发炎!”青年医生一副专家模样,用命令的口吻道。

    靠!这点常识还用你说,大爷我三岁就知道了!杜弼忬暗暗咬牙嘀咕。

    “好好休息吧!有事叫我”医生说完推门而去。

    这时杜弼忬才看清了病房,这应该是医院的高级加护病房,若大的病房干净而整洁,空调、电视机等家电一应俱全,靠里还有一扇黄色的木门,杜弼忬推测该是卫生间。

    “你醒了啊?好点没有?”女子怯生生问道。

    杜弼忬笑着点了点头,心想,你来被砍几刀试试?除非去地狱位面买了颗上位神格,否则哪有那么快啊!

    “我叫杰妮,谢谢你救了我!”这个女子动地说着,眼眶都有些红了。

    靠!要不是因为认出你是赌场的客人,老子才懒得做这伤心又伤的鸟**英雄!

    杜弼忬想归这么想,嘴里却道:“没什么,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和正义感的男人,这样的行为义不容辞!”

    说完只觉胃里一阵翻腾,唉..........说得自己都想吐了。

    “我记得你,你是........你是那个赌场的工作人员吧!”叫杰妮的女子问。

    “你叫杰妮?我也记得你,在赌场我见过你几次”杜弼忬淡淡道。

    “真的很谢谢你!如果有什么需要或要求请尽管提出来!”杰妮说着从那只黑色提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道:“这卡上有十万块钱,密码是六个一”说着便往杜弼忬枕头边送。

    “拿开!”杜弼忬怒吼一声。

    杰妮楞了一下,委屈地道:“这.........这..........您要是觉得少您尽管说,我一定尽力满足你!”

    “谁要你的臭钱!老子救你不是为了钱!你看到我开的车了吧!我虽然不算有钱人,但我不缺钱花!你当我帮你是为了你报答我?为了得到好处?为了钱?靠!我给你十万你让人砍你几刀试试?!”杜弼忬吼完便觉头晕目眩。

    “对........对不起.........我只是想表示一下我的心意,没有别的意思,您别误会!”叫杰妮的女子颤巍巍道。

    “快收起来,再提此事和你翻脸!”杜弼忬虚弱地道。

    他这已经是翻脸了。

    再说,你翻脸又能如何?现在可真是名副其实的手无缚鸡之力了。

    “对了,我的车呢?”杜弼忬问道。

    “在医院的地下车库呢,放心吧!这是钥匙!”说完便在包里摸索了一番,掏出了一把车钥匙。

    “近段子我是开不了车了,钥匙我也没地方摆,先放你那儿吧”杜弼忬无奈的说。

    “对了,警察在门外吗?我现在还是嫌疑人呢,嘿嘿!”杜弼忬问道。

    “没有,我伯父已经打电话给他们局长了,他们送你到医院没多久就走了!”杰妮道。

    杜弼忬深深看了她一眼,嘿!果然是富家女啊,有背景!

    “我昏迷多久了?”杜弼忬看着白色窗帘透进的光亮想,不会是昏迷两三天了吧, “你受伤是昨天晚上的事,现在是ng第二天的早上九点左右”杰妮回答。

    还好,才昏迷了一晚上!

    “我手机呢?”杜弼忬问。

    “在我这儿呢,昨天在打斗的时候表面的黑漆有点磨损了”杰妮面说边在黑色提包里捣鼓。

    看着名牌黑色提包,杜弼忬不由联想到机器猫‘多拉A梦’的前口袋。

    “还有一格电呢,给!”杰妮将手机递过来。

    杰妮坐在杜弼忬左边,杜弼忬侧过体用右手去接手机,只感觉伤口一阵撕裂般的疼。

    杜弼忬强忍着疼接过手机,侧面原本光滑闪亮的黑漆磨掉了,露出铝合金的结构。摸着毛哈哈的。

    “我这伤医生怎么说?”杜弼忬问道。

    “医生说了,你口的伤比较浅没大碍的,最深的是左肩膀上的一刀,虽然没伤到骨头,伤口却很深,已经碰到骨头了,断了几根经,缝合的时候已经接上了,不过医生说了,至少得住院二十天,出了院还得在家精养两个月...........对不起”杰妮说着,眼眶有微微红了。

    “和你没关系的,不用太内疚了!”杜弼忬嘴上说着,心里想,靠!当然和你有关系,不是因为你我能搞成这副模样?!钱老子不要,但以相许嘛.........嘿嘿嘿嘿............. 就在杜弼忬一副邪恶表沉寂在美妙幻想之时,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意

    杜弼忬看了一眼,是师傅穆先生的号码。

重要声明:小说《一赌当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