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打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范骥村 书名:一赌当千
    杜弼忬开车在公路上飞驰,他今天心大好,那老坝子在那“唐总”面前居然像老鼠见了猫。平里自以为是的冷漠面孔,不过是摆给手底下人看的。

    哼!唬人的纸老虎罢了!

    玄武区北京东路上有家做得不错的火锅店,主菜是红烧鸡,再加上洋葱、香菜及各色调料为辅,味道一绝。

    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玻璃窗外的匆忙人流,杜弼忬心里说不出的孤寂,一股强烈的落寞感油然而生。

    ——在这陌生的城市,除了师傅就在没有其它的亲人了,甚至连真正的朋友、能说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

    不锈钢锅里红烧鸡块在沸腾,升腾起阵阵白色烟雾。杜弼忬点上一支烟,看着锅里的东西,一点食都没有。喉咙口仿佛有东西卡在那儿,有些哽咽。

    人的心思真的是太过变幻无常,连自己都无法控制。杜弼忬原本心特别的好,尤其是看到老坝子那副奴才相,更是说不出的爽。然而只一个环境、一个心思,便一下子破坏了自己的心。杜弼忬懊恼不已——哎..........瞎想这些个干吗?又不是青期、花雨季的小女生,多愁善感个什么劲啊!

    杜弼忬走出店门,夜晚的空气有些冷,他紧了紧自己的外衣,看着霓虹闪烁,眼神里有些茫然。

    驱车往自己的住处,一路上有些心不在焉,几次差点开错了路,更有一次转弯时差些个就冲出了马路撞到路边的洋槐树上。杜弼忬开打了音量,强烈的重乐器打击摇滚使得车载音响阵阵抖动,连车子都仿佛震颤了起来。

    不知是劳累的关系还是速度太快,驰过一个个路灯时,它们仿佛都带着光的尾巴,像蝌蚪。

    轰鸣的摇滚音乐不仅没有起到提神的作用,反而震得杜弼忬有些昏昏沉。关掉了音乐,使劲甩了甩头,车窗打开一道缝隙,风儿呼呼地灌进车里,哗哗作响。刮在脸上虽有几分寒气,却说不出的清爽舒服。杜弼忬贪婪地深吸了几口,感觉头脑里清醒了许多。

    在一个岔路口的转角处,一台红色的车子闪着转向灯,滴答滴答,像人抛出的媚眼。、 车边上站着一个穿职业装的女子,边站着两个大汉正对着她说话,指手画脚,好像争吵了起来。而车前两米处正躺着一个中年男子,两手撑起体,贼眉鼠眼地朝女子处张望着。

    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面无痛苦之色,一脸的猥琐。杜弼忬冷哼一声,哼!典型的仙人跳。

    杜弼忬不想多事,这个世界本没有那么多对错,他们也不过是为了糊口混饭吃,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看那女的年龄顶多三十岁,居然开着这么好的车,不是二就是富豪人家的千金,这样的人被敲掉个三五千的也没什么,就当富人做善事积德了。杜弼忬可不会愚蠢到去搞什么英雄救美。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靠!刀可是受管制的,杜弼忬当然不会在车上藏把刀的。再说了,人家那几位说不定还是劫富济贫的大侠呢?!

    杜弼忬皱了皱鼻子,讪讪然地想。

    看着反光镜里后方远处的车子,看着那女子的侧面,杜弼忬觉得有些眼熟。

    对了。

    不对!

    那是赌场三楼的一个女客人,杜弼忬对她还是有些印象的,因为赌场里女客人原本就不多,而且多只在二楼,三楼、四楼唯一的一个女客人就是这个女子。

    妈的,哥哥我今天得来一场美女与野兽,哦,不,来一场英雄救美了!

    杜弼忬想着,调转了车头往回朝‘媚眼’闪烁的红色轿车开去。

    杜弼忬下车的时候,矛盾已经升级,其中一个大汉已经扯住了女子的一只胳膊,而女方挣扎着挣脱对方抓住自己的手,然而哪里是她的气力所能挣脱的。

    “你们不要这样,再这样我要报警了!”女子快要哭出声来了。

    车灯照过去,正对着杜弼忬车头、抓住女子胳膊的大汉用另一只手遮在眼前,试图挡住车头灯来的强光。

    杜弼忬打开车门走过去。

    他看了看眼前这两个男子,都是近一米八的个子,体格也还不错,尤其抓住女子手臂的汉子,眼里凶光闪闪,绝对是个狠角色。

    “小姐,需要帮助吗?”杜弼忬用类似搭讪地轻松口吻道。

    在车灯的映衬下,杜弼忬已看清了对方的容貌,时尚的装扮,姣好的材,不算高挑,却相当的丰满。

    波浪小卷的头发,柳月眉儿恰到好处地挂在一双大眼睛上。白腻的皮肤只施以淡淡的脂粉,脸颊两边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夜间寒冷的天气,红扑扑的,加上那双无助的大眼眨巴眨巴,闪着可怜的泪水。在杜弼忬看来,那是另一种让人怜的妩媚。

    这时,几人都看清了来人,见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再看着杜弼忬停在不远处的车子,已放松了几分警惕——哼!有钱人家的花花大少就是喜欢多管闲事。

    “我.....我转弯的时候好像,可能撞到了他们的同伴”女子怯生生地道。

    沙哑而轻揉地声音,配合在一起,嗯,很有磁的声音。

    杜弼忬看了看躺在车看的那个汉子。

    看到这个人,杜弼忬就生出无比的厌恶,这个家伙.........怎么形容呢?!用周星驰的一句话就是:猥琐,极度之猥琐!

    “什么什么!什么叫好像可能撞到了!是确确实实的撞到了!!!”另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男子道。

    这个男子说话没有抓住女子手臂的男子大声,然而却透露出一股威严,一条齐眉的刀疤,杜弼忬看着他的眼睛,仿佛看到了一条吐着红色信子随时准备攻击的眼镜蛇。

    也是个狠角色!

    看来,这家伙是这伙人的头儿了。

    “朋友,有事好商量的,何必动手动脚呢?”杜弼忬笑着道。

    “不抓住她让她跑了怎么办!!!你负责啊!!!”那抓住女子手臂的大汉恶狠狠的说着。

    “我说了报警让交警来处理的,他们不让,硬要私了,我答应给他们五千块钱,他们硬要三万,我.......我上没带那么多现金”女子委屈的说。

    嗯!三万,心也忒黑了点吧。

    杜弼忬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两个男子。

    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道上的硬点子、狠角色,怎么干起了‘仙人跳’这种让道上人笑话和不齿的勾当来。

    “既然这位小姐不愿私了,那就让警察来处理吧,再说了,你们那位朋友被撞上了,应该及时送院医治才是”杜弼忬说道。

    在说到‘警察’两个字的时候,这两个家伙眼角都**了一下,眼里闪过一道惧意。

    嗯,看来上背着案子啊!

    杜弼忬心里有了数儿,看来这几位是落难了,犯了事跑路经过这个地区,上盘缠不够了就做上这一票。原先也就想弄个千儿八百的,可能见到是个年轻姑娘,还开着这么好的车子,不由狮子大开口想狠敲一笔作为跑路的资本。

    “几位既然不愿报警,那就先放开这位女士吧,放心,跑不了的!在这马路上车来车往的,说不准见有几个大汉抓着一位女士以为抢劫呢!报警引来了警察,也是几位不愿意见的吧!”杜弼忬轻松的道。

    “靠!你他妈说放就放啊!你妈的老几啊!”抓着女子手臂的大汉吼道。

    杜弼忬并不理会他,看着那个脸上有着刀疤的汉子。

    对方深思的一下,道:“放了她”

    杜弼忬猜的没错,这家伙是头儿。

    “大哥!”另一个大汉急吼道。

    “放了她!”刀疤男又重复了一遍。

    抓着女子的大汉很不愿的松开手,朝杜弼忬狠狠瞪了一眼。

    大汉手一松,女子就向着杜弼忬方向冲了过来,抓住杜弼忬的手臂,人躲在杜弼忬后。

    杜弼忬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体通过抓着自己的小手传来的颤抖。

    “我们的弟兄被这位小姐撞了,要点赔偿那是天经地义吧!”刀疤男语气平静地道。

    上背着案子,在这种况下居然还能保持冷静,嗯,不错,算是个人物。

    “私了没有达成一致,那么就只能让警察来处理这个事了。可几位又不愿报警,那再协商一下如何?”杜弼忬笑着问。

    “!你什么东西!多管什么闲事,你又不是这妞的凯子!关你鸟事啊!”原先抓住她手臂的大汉嚷道。

    “老二,你再敢多一句废话,我割了你舌头!”刀疤男道。

    那汉子脸憋得通红,可一个字也不敢说,只张大了眼瞪着杜弼忬。

    “老弟,你能代表这位小姐吗?”刀疤男问道。

    杜弼忬侧头看了看后的女子。对方惊魂未定的对着自己点了点头。

    看来自己成了她的救命稻草了。

    刀疤男见女子向杜弼忬点了点头,便开口道:“老弟想怎么谈呢?”

    “你们也听到了,这位小姐没带那么多钱,你们愿意冒着风险跟着她去银行会员机上领吗?”杜弼忬问。

    眼前刀疤汉子犹豫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

    “女士,你上有多少现金?”杜弼忬问道。

    “七......七千”

    “七千,我上有三千多,凑个一万给你们,怎么样?”杜弼忬询问道。

    刀疤男眼珠转了转,又用略带好奇的眼神看了看杜弼忬,说了句让杜弼忬没想到的话语。

    “从你出现到现在,你一直很冷静,能看出来,你的镇静不是装出来的!我很好奇,以你的年纪不该有这样的镇静的!我对你很好奇”

    杜弼忬对着刀疤男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也是道上混的吧!你的上有股子混黑道特有的味道”刀疤男冷冷地道。

    “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知道几位玩的是什么把戏,几位看来不像做这下五门行当的啊!我想几位是落难了吧”杜弼忬淡淡道。

    这眼前两人脸色变了变。刀疤男确实有些威信,原先抓住女子手臂的大汉几次想开口说话,可又缩回去了。

    “不错,我们弟兄确实落难了,不然我们兄弟也不会干这让道上人瞧不起的勾当!”刀疤男道。

    “钱!”杜弼忬侧转过头,对躲在自己生后如惊弓之鸟般的女子道。

    女子松开了一直拽紧杜弼忬的手,拉开手提小包的拉链,将里面的现金一股脑儿的递给杜弼忬。

    那是一只GUCCI今年的限量版淡黄色小皮包。

    果然是有钱人!

    杜弼忬嘀咕了一句。

    将女子递过来的钱捏在手里,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三千多块钱放在一起拍了拍。

重要声明:小说《一赌当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