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让整个南中国地震的人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范骥村 书名:一赌当千
    穆先生开车很稳,尤其驾驶的还是辆五系列的宝马,就更不显丝毫颠簸了。

    杜弼忬靠在副驾驶的背垫上,斜着子瞟了一眼穆先生的手。这是双细白的手,白的甚至有些病态,皮层下青色的筋脉一览无余。这双细嫩的手不比任何一个每天用牛浸泡双手的美妇逊色,杜弼忬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怪异,这双手和穆先生是如此的不相应,甚至........杜弼忬只觉得后背起了一层疙瘩。

    “师傅,您在这个组织里是什么.......什么职位?”杜弼忬忍了好久还是问了出来。

    “长老!”穆先生淡淡道。

    长老?靠!这是在武侠小说里才出现的词儿啊,这.........我不会是加入了现代丐帮吧?!

    看杜弼忬没有说话,穆先生进一步解释道:“在组织里,除了龙头、二哥——就是副龙头,以及龙头的助手天哥,就是八大长老了!接下来便是各地的堂主以及堂主手底下的小弟了。”

    想不到师傅如此呼风唤雨的一个人物,只是组织里八个长老之一!杜弼忬不由暗暗感叹。

    “怎么,觉得我只是一个长老,很失望?”穆先生手扶着方向盘,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杜弼忬的神

    “没......没有”杜弼忬慌忙解释道。

    “哎.........”穆先生叹了口气,徐徐说道“等你真正了解了组织,你就会明白能熬到一个长老是多么的不易!还有,听说过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吗?”穆先生问。

    杜弼忬点了点头。

    “八大长老就如这五大常任理事国,都拥有一票否决权,组织遇到重大事事八大长老以及正副龙头十人要开会,只有八大长老其中一个对事有异议投了否决票,那即便两个龙头和剩余七个长老都投赞成票也没用!这就是规矩!也是长老的无上权力!”穆先生郑重地道。

    想不到长老的权力如此显赫,不过有些事也该不会如师傅说得如此简单吧!要知道,龙头才是真正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权力,代表一切!当年美国攻打伊拉克,其余四个理事国还没投票呢,美国的飞机坦克都入了伊拉克境内了!

    杜弼忬暗自想道。

    “当然,我还兼任了组织在南京的档口的堂主,前些子去苏州是因为苏州的那个堂主出了点问题,呵呵,否则也不会遇到你了”穆先生笑道。

    “组织在各地都有堂口吗?”杜弼忬惊疑地问。

    “何止在国内,即便在世界各地........哎..........以后你就会知道组织的庞大和可怕了!”穆先生叹道。

    车子经过鼓楼区、建邺区,现在刚到饮马桥,再往前开就是雨花台区了。

    这时车子往左手边小路一个转弯,越往前越发的荒僻,大约行驶了四十分钟,来到了乡村的一户四楼四底的房子之前。

    门口一张滕榻,坐着一个年逾古稀的老妪,靠在滕榻上不知是假寐还是睡着了。

    接近老的时候,穆先生打了个手掌往下压的手势,示意杜弼忬放轻脚步,杜弼忬会意地点了点头。

    走到老人生侧的时候听见了微微的鼾声,看来是睡着了。5ccc.net

    进到里面,水泥地,八仙桌,门背后还有锄头等种田的工具。

    这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乡村人家了。

    穆先生熟门熟路,径直走上楼梯。

    杜弼忬尾随其后,看着前面穆先生的后背,不由想起在苏州的时候跟踪穆先生劫财的那一晚上。

    看着穆先生白的病态地手,杜弼忬不由嘀咕——那夜随意出手打倒两个大汉的便是这双手?

    经过一个楼梯转角往上便是一道涂红色的木门。

    穆先生随意敲了三声。

    “谁?”屋里一个及其凶悍洪亮地声音喝问。

    杜弼忬一听着声音便能想到这声音的主人是如何的一位了——魁梧、光头、纹、刀疤、眼神犀利而有杀气。

    “我!老坝子开门!”穆先生道。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杜弼忬透过挡在前的穆先生体的缝隙朝里探。

    出乎意料,这个叫“老坝子”的不仅不魁梧,更不是光头,没有纹、刀疤——至少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没有。

    这是一个不过一米六八左右的中年汉子,四十出头些,看着很普通的一个人,普通到在大街上遇见不会多去看他一眼。

    杜弼忬唯一猜对的是对方的眼神,杀气腾腾,绝对是彪悍、见过血敢玩命的主儿。

    杜弼忬想不明白,这样一个人怎么能发出那样的声音。

    对方恭敬地弯了弯腰叫了声“穆爷”。而透过穆先生体看到后面的杜弼忬时,明显有着一丝不屑。

    杜弼忬明白,这不是针对自己,而是长期居高临下才有的,如同条件反一般,如同一个君王看自己的臣下,无需刻意的表露,是长期的强势——甚至是与生俱来的。

    杜弼忬猜测,这个不起眼的家伙在这个堂口地位不低啊!

    果然,穆先生接下来的介绍应正了杜弼忬的猜想。

    “这位是我的搭档,我们组织在南京堂口的副堂主,虽然我是名义上的堂主,但在南京连这里在内八个档子都是由老坝管理的!功不可没啊!这些年东奔西闯真是累了,呵呵,人是越来越赖了,以后就要你们多心了!”穆先生道。

    杜弼忬注意到,在穆先生说到“你们”两个字的时候,这个被称为“老坝子”的中年人肩膀轻微抖动了一下。来的目光已从不屑转化为杀气重重的敌意。

    “穆爷太夸奖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老坝子不带任何绪地道。

    杜弼忬注意到,他说的是“我”,而不是“我们”。

    难道档口上所有的弟兄都是摆设,所有一切全是你的功劳?

    杜弼忬脑海里立即跳跃出几个词:自傲、自私、冷酷、最重要是.......有野心!

    这绝对是个难缠厉害的危险角色!

    “这是我的徒弟杜七,你叫他小杜就可以了!”穆先生介绍道。

    对方的眼神明显一惊,现出一丝慌乱,不过一瞬间就恢复了过来,掩饰地几乎不带一丝痕迹。

    果然是个厉害角色!杜弼忬立即警觉了起来。

    看来是“徒弟”二字吓到他了。

    他看杜弼忬的眼神没有了不屑,然而杀意却更浓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你坝子叔在场子里好好学学吧!”穆先生道。

    “知道了师傅,那以后还请坝子舒多多关照了!”杜弼忬谦虚地道。

    “您是穆爷的高徒,我们这些小的跟您学习才是,不过我们这小庙,只怕留不住您吧!”老坝子不痛不痒地说道。

    杜弼忬不由皱了皱眉。

    “哈哈哈,都是自己人了,不别这么客了,呵呵呵!”穆先生赶忙出来打圆场。

    赌场分为三层,第二层是普通赌场区,第三层为贵宾赌场区,第三层为至尊VIP区。

    第二层龙蛇混杂,什么人物都有,比较混乱,烟雾缭绕,酒味烟味汗味加味,小混混、妇女、老头、瘾君子都有,这一层属于大众化的。

    第三层为贵宾区,要进入贵宾区有个条件,边必须带有现金三十万元方可进入。

    而第四层反倒没有这规矩里,即便你上一分钱没带也没关系,但是---------你得有足够的份!若你没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你即便带上五百万现金也休想进入。

    “那么多人,你在外面见到一辆车了吗?”穆先生笑问。

    杜弼忬这时候才想起来,是啊,那么多人,离开城区又那么远,怎么来的?!

    “我们公司有专车接送,等到了时间点,到了散场的时候便会来接了”穆先生道。

    “如某个人有急事或输光了要走,那该如何是好?”杜弼忬问道。

    “不可以!到点了才可以走!”穆先生道“无论再尊贵的客人都是一样!这就是规矩!没有人强迫谁来赌,但你既然来了就得遵守这里的规矩,也是为了保证其它赌客的安全!”

    杜弼忬无语了,规矩?组织可真是强势啊!

    “你知道吗,这四楼上任何一个人,报出他的名头或职务,都能吓你半死。不是吓唬你,即便市长来了也不敢在这些人面前大声说话的!”穆先生道。

    这有些夸张了吧!杜弼忬暗道。

    “一会儿你去四楼会看见一个穿军装抽雪茄的老者,他跺跺脚,别说南京地界了,整个南中国都得震三震!”穆先生威严的道。

    二楼玩的是牌九,几十个赌徒吵闹着将人民币、港币压在自己看好的一门上。

    “天门一千人民币”

    “下门两千港币”

    .............................. 三楼贵宾区相对安静些,人也少了些,不过十多人。

    这些人脚边都有个装钱的皮箱——电影里黑帮交易装毒品和美元那种。

    一桌在打着麻将,还有两桌在玩纸牌,一桌在斗地主,一桌在打包分,桌上一叠一叠的钱整齐堆放着。

    .......................... 四楼,杜弼忬一上到四楼就呆住了。二楼和三楼不过简单的装修罢了。而这四楼,简直和这幢房子完全不匹配啊,圆形多层水晶灯、红色花边中间是各色花朵图案的高贵地毯,踩在上面异常柔软,杜弼忬知道,这种地毯巴掌大一块也得要上千块。

    侍者穿梭,托盘里各色酒水,看着托盘里那酒水的颜色,杜弼忬一眼就知道是上好的洋酒。

    要知道,杜弼忬上高中的时候跟着几个“大哥”苏州的场子跑了个遍,什么黄庭一号、黄庭二号、黄牌、SOS、百度、木渎帝豪等酒吧以及一些会员制的高级私人会所都混趟过,后来杜弼忬的父亲把杜弼忬送到了外地读书,期间又换了几所学校才和那群人断了联系。

    四楼是不用现金,桌上放着各色的大小筹码。

    杜弼忬一眼就看到了穆先生说的那个穿军装的人,六十岁开外,健壮的体格,要得笔直。杜弼忬看着军装肩膀上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 靠!杜弼忬越点越吃惊,........这级别不是.......... 杜弼忬只觉得一阵眩晕。

    感到有人扯自己的衣服,杜弼忬侧头一看是自己的师傅穆先生。

    穆先生起步往四楼一个掩蔽的很好的侧门走去,杜弼忬紧紧跟随。

    门口有个探头,穆先生对这这个摄像头摆了下手,几秒后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这是四楼的bushi一个夹层,里面共八个人,他们盯着墙壁上几十个屏幕,屏幕里有四楼的各个不同方向的全景、三楼的全、二楼的全景、一楼的全景、连屋外前后门都有,杜弼忬看到其中一个屏幕上门口老太太正在睡觉,只是头侧向了另一边。呼吸均匀,脸上的皱纹如石子落湖后泛起的涟漪,一条条、一层层,那么清晰。

    “这个档口给你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很失望?在你的印象中赌场应该是在豪华的酒店天台或豪华游轮上,金碧辉煌,赌客们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领结,手里高脚杯装着威士忌,优雅地投上几个筹码,赢了还塞几个在风兔女郎的口?你是不是觉得还得有俄罗斯轮盘之类的赌具?或者有个大的屏幕放着直播的欧洲球赛赌赌球?”穆先生笑问。

    杜弼忬并不否认,无奈地一笑。

    唉..........电视里,小说里、电影里不都如此吗?

    “别忘了,这是中国,不是澳门,更不是拉斯维加斯!这些个家伙不喜欢那些洋玩意儿,赌马?赌球?他们连巴塞罗是哪国的俱乐部都不知道。还有女人,哈哈哈,兔女郎?哈哈哈!中国人迷信地很,别说赌钱的时候碰女人,有些家伙赌钱的前三天就开始戒色了——碰女人后赌钱是铁定要输的,晦气!在赌钱的时候你即便把茱莉亚罗伯茨、章子怡、李嘉欣脱光了送到他们面前,他们也不敢碰一下的”穆先生笑着道。

    “说说你的感受”穆先生看着杜弼忬。

    “那.......那个穿军装的..........他...........?”杜弼忬只觉得口干舌燥。

    “你看到那些个星了吧!呵呵,怎么样,我没乱说吧,他跺跺脚,南中国都得地震吧”穆先生道。

    杜弼忬不得不承认,那个人的地位,什么市长、市委书记,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告诉你,在这四楼的二十七个会员中,地位和他差不多的至少有五个,还有两个连他见了都得让三分”穆先生道。

    杜弼忬:“............................................”

重要声明:小说《一赌当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