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夜总会的妈咪“玛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范骥村 书名:一赌当千
    这是第二年的入秋,杜弼忬西装革履出现在南京城里最繁华的、最具人气的、姑娘最多红牌最多的“金碧辉煌”夜总会。

    “七哥,您今儿个怎么一个人呢?!”妈玛丽扭动着水蛇腰,款款向我走来,子有意无意的贴着我,上半干脆就挂在我的胳膊上。

    这个女人虽然已快接近四十了,然而在暧昧的昏暗的各色霓虹的闪烁下,在厚厚的化妆品的掩盖下,丝毫不见一丝鱼尾纹。在口红和眉笔的勾勒下,反而有一种成熟而有风韵的美,再加上火爆的材,爆加**,略带夸张的扭动着,浪滚滚。

    玛丽手底下的小姐据说是在整个南京城都是排在前五的,一般的妈手里有个二三十个小妹跟着吃饭已经很了不得了,而这个玛丽手底下有多少个小妹?两百多个!!!

    说到这个玛丽,道上人没有敢不给她面子的。

    其实许多妈和黑白两道都搭得上,一个女人带着一群小女人在如此混乱的地方做这样的买卖,没有一两个大靠山是不行的。

    在南京的道上,无论是明里还是暗里,敢找玛丽姐麻烦的倒还真找不到几个,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她在金碧辉煌夜总会已混了好多年,其它妈都没有固定的场子,今天这家生意好就在这家,过几天就带着手底下的小妹却另一家了。妈是不属于任何一家夜总会的。

    可是玛丽却只在“金碧辉煌”夜总会,她从不带小姐串场,更不许自己手底下的小姐到其它场子去捞钱——看上我手底下的小妹?行!来金碧辉煌!我手底下的小妹只在金碧辉煌,其它下三滥的地方是绝对见不到她们的。

    当然,妈之间互相挖小姐也是很多的,然而却没有哪个场子的妈敢挖玛丽手里的姑娘。为什么?因为她在金碧辉煌夜总会已混了好多年。

    其实金碧辉煌也和所有夜总会一样,老板自然是有些背景的。即便白痴也知道,黑白两道没点分量是开不了夜总会的,不光光是钱的问题,如若有了钱就能做这行当,那中国那么多有钱人都干吗去了?那些煤矿老板,建筑老板,他们不知道这其中的暴利吗?

    开家中档的夜总会不过几百万的数目,在稍微繁华的地段,两到三年就可以收回成本了,然而这不是钱的问题——上半夜镇上的派出所检查黄赌毒,下半夜市里的公安局配合省公安厅的同志追捕逃犯。公安刚走,小混混就喝多了不愿买单与工作人员大打出手。小混混的事刚摆平几个道上“大佬”级的大人物在某个VIP包厢里谈判破裂,一言不合就家伙,手底下小弟几十人互砍,最后几个“大佬”甚至掏了枪!

    如此这般黑白两道连续攻势,还有几个客人敢来寻开心?

    所以说,夜总会的老板自然有着雄厚的实力,甚至有些夜总会的幕后老板就是某某“局长”或某某“大哥”,而这些重量级人物在许多家夜总会也都是有股份的。

    然而玛丽的强势倒不是因为金碧辉煌夜总会的老板,因为即便老板也无法干预别的妈抢小妹的,这其实非常正常——哪个妈手底下的小妹是固定的?

    然而玛丽手里的小妹却只有进没有出,说白了就是只有玛丽去挖别的妈手里的人,而自己手里的人是没人敢挖的。

    凭什么?

    你问我凭什么?

    那我就告诉你,凭一个人,一个名字。

    在夜总会混的年头长了本不算什么,顶多根基深些,关系广些,财大气粗的老板认识的多些。可是,在金碧辉煌夜总会混长了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曾经有一个人就在金碧辉煌夜总会做过,你很有可能认识他。

    玛丽就认识他,而且还是很好的朋友。

    谁?谁有如此威势?难道黑白两道都要给他面子吗?

    是!

    答案是一定的。

    凭什么?因为这个人姓陈名阳。

    道上的人都叫他“小五哥”。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小五哥”是谁?!那就等于一个喜欢看黑帮系列电影的人不知道“铜锣湾陈浩南”一样不可思议。

    小五哥的名声不仅在南京、在国内,你到东南亚、到缅甸越南,到南北美的黑道上打听一下,哪个组织会的头目会不知道中国的“小五哥”?

    玛丽为什么这么拽?因为小五哥曾对她说:只要你为公司做事,公司就会罩你!

    虽然小五哥已经不在夜总会好多年了,但他还是会罩她。所以玛丽敢拽,可以拽。她可以抢别人的小姐,而别的妈却不能挖她的小妹,这个社会很现实,这个社会很残酷,这个社会讲的是实力。

    当然,玛丽在面对客人的时候还是很客气的。她此刻正抱着杜弼忬的手臂往里迎,整个重心都靠了过来,一双**全压在里杜弼忬手臂上,压得微微变形。

    杜弼忬已经改了名字,叫杜七。穆先生已帮他改头换面,从前的杜弼忬已不复存在,现在的档案、户口、份证上只有一个名字“杜七”。

    不是假的,更不是厕所里电线杆上用毛笔写的:办证,电话13814860xxx。花几十块钱做的。而是真正合法的份,一切都是法律所承认的。

    这不是天方夜谭,这个世界只要有了钱,就没有不可能,更没有做不到的事。

    杜弼忬上个月刚从云南回来,这个月几乎每天都来这里,自然和这里的妈混熟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赌当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