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手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范骥村 书名:一赌当千
    今天的公开课又翘课了——几百个人的大课堂,少一个不少,再说,哲学课是最让杜弼忬倒胃口的,刚开课地时候杜弼忬去听过一次,老教授说话念经一样,他听着听着居然就睡过去了。

    只要学期结束时候考试能拿满学分就可以了,上不上课并不重要。

    杜弼忬走马观花办一路观赏着美女,不自觉来到校门口,他挣扎着,试图克制自己,他对自己说,杜弼忬啊杜弼忬,你无分文别出去了!你已经克制了那么久,马上就要成功了,别出去,别出去!

    然而他的耳边仿佛出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似咒语一般,他朦胧间似乎听见了那一声声召唤,他的体已不由他控制,走出校门,穿过车辆往来如梭的马路,朝着游戏房的方向走去!

    渐渐寒冷的天气,人们很少愿意再去游戏房这样的地方消遣了。游戏房的人气已不似从前那般红火。

    杜弼忬踏进游戏房,环顾四周。

    机器前稀疏地坐着不多的玩家,大多是我位置都空着。而且这些人中打游戏机的占了大多数,有打97格斗的,打魂斗罗的,打恐龙岛的,还有**的。玩赌博机的没几个。

    杜弼忬目光四处扫,并未发现那中年人,他没来由地长长舒了口气,感觉轻松了许多。

    杜弼忬摸了摸口袋,毛糙地一张纸,那是问小胖借的全天伙食费——五元。

    现已是午后近两点了,杜弼忬摸了摸肚子倒不觉得饿,只是心里空落落地,慌地很。走出游戏房,街对面香樟树下停放着一辆老式凤凰牌自行车,车架子上用松紧带固定着一个白色泡沫地正方形盒子,车子边上站着一个五十来岁模样的妇女,穿着不知道哪里弄来的中学女生校服,看着虽怪异,衣服倒还合

    杜弼忬走上前去,说道:“来一个的一个咸菜的和两个萝卜丝的!”

    “有白菜粉丝馅儿的要不?”女人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夹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杜弼忬仔细听了听,并不是他所熟悉的语种(小胖是苏北的),大概是安徽或山西那个地方的语言吧,杜弼忬边想着边回答:“那两个萝卜丝的换成一个萝卜丝的一个白菜粉丝的”

    个儿大馅儿足的四个大馒头,还是不同口味的,尤其是只花了两块大洋,价廉物美。杜弼忬非常满意,他打着饱嗝怀揣着剩下的三个钢镚儿颠的走回了游戏房。

    游戏房有免费的水喝,饮水机边上摆放着一次的杯子,杜弼忬老实不客气的满了一杯,气在杯口萦绕着,杜弼忬端起来嘴唇微贴着杯壁口,杯子倾斜,喉咙轻轻一吸,水被吸入口中,他使劲一咽,喉咙里“咕嘟”一声,然后闭上眼,发出呻吟似的美妙叹息。

    杜弼忬享用完“大餐”喝完“午茶”坐在空位置上小憩了会儿养了养精神,看了看周围人越发地少了,整个游戏房不过十三四个人。他看了看外面的天,有些微微的暗了,又转头看了眼背后另一堵墙上挂着的钟,已经是四点四十分了。

    杜弼忬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站起来,他掏出仅有的他的晚餐费三个硬币,他颤抖着双手,手心里冒着汗,他准备用自己的晚餐一搏——妈的,输了最多回宿舍灌几杯自来水!

    杜弼忬掏出三个硬币换成了游戏币,一块钱四枚游戏币,共十二枚。

    坐在跑马机前,三倍,五倍,八倍,十倍,二十倍,三十倍,六十倍,把十倍,一百倍,一百七十五倍,两百倍,两百五十倍,七百倍,八百倍,一千倍,三千倍,五千倍。

    杜弼忬看着这些倍数有些头脑发懵,口发闷——妈的,到底是五倍的一号和三号马还是三十倍的二六马?妈的,怎么像要跑一百倍的一七马啊!

    杜弼忬瞪着闪烁的游戏机屏幕,画质粗糙,马不像马驴不像驴类似麒麟的一群四不像在屏幕里晃动着。

    杜弼忬颤抖着手,坐在长凳上的**往后翘,弯下腰将游戏币投了进去。

    投了五个币,然而要选哪两匹马呢?

    一咬牙,买了两个三十倍的,一个二十倍的,一个十倍的和一个八倍的。

    看着马儿奔跑,杜弼忬的魂灵也随着一起奔跑起伏,他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紧凑的心跳。

    三十倍!一定要三十倍!二号快跑啊!六号快跟上!二六!二六马快跑啊!

    四号马率先撞线,紧跟着的是五号马,四五马?妈的,怎么会是六十倍的四号五号马啊!妈妈的!

    杜弼忬原本想先中个十倍二十倍的,有了一些资本再搏大倍数的,没想到一来就是六十倍的,他一脸囧样愣在那里。

    还有七个币,杜弼忬在裤子上擦了擦手汗,弯腰,撅**,投进五个,继续买了两个三十倍一个二十倍一个十倍和一个八倍——就不信你还能出大倍数马!

    一六马,八倍的,赚了三个币。

    杜弼忬继续着他的平沙落雁式运动,撅起**,摸索到洞口,将手中仅剩的两个币猛一送进了洞里。

    屏幕右下方显示出“10”,十个币十分,这十分已是杜弼忬全部的家了。

    看着屏幕上重新排列的马的序列,咦,怎么三号马到最边上前一轮的六号马位置去了?还有四号马,怎么到了最底下?根据经验,排在最下面的马跑起来后劲是最足的,四六马?杜弼忬定睛一看,四六马是二百五十倍的!妈的?莫非这机器要耍我,要我做二百五?拼了,就当回二百五了!买了一个一百倍,一个八十倍,一个六十倍,两个三十倍,一个二十倍,剩下的四分全部压在了二百五十倍上!

    要是中了安一块钱四个游戏币的比例兑换,四个二百五就是一千,一千个游戏币除四就是二百五,二百五十块钱,妈的,今晚可以买个烤鸡享受了!

    杜弼忬闭上眼侧过头,右手摸到最下方的开马键,音乐声响起,马儿开始奔跑了,然而杜弼忬却不敢看,他的心仿佛要从喉咙口蹦出来,冷汗交替冒出,仿佛一个处女在等待着人进入的那一刻,既兴奋有紧张还有点害怕恐惧。这所有的一切纠集在一起,折磨着体灵魂。

    真是折腾人啊!

    杜弼忬感觉仿佛等待了千年。

    他畏惧着左眼稍微眯开了一条眼缝。没有多余的过度,他双眼齐睁,每一只都瞪得像鸡蛋那么大,嘴更张的能吞下他自己的两只眼睛。

    看着机器屏幕右下方飞速跳跃的数字,一百,两百,两百五,三百八,五百六。。。。。。直到跳到一千才停止。

    杜弼忬想叫,想跳,想呐喊,想跳舞,想拥抱自己,亲吻自己!哦,我真是太伟大了!

    杜弼忬掐了下自己的大腿——狠狠地!

重要声明:小说《一赌当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