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三千界 第十章 正邪(4)

    “小凡,你不要以为噬血珠便是坏的了,我也与你说过,你神威正道中最优秀的弟子之一也杀过人,可是我却是连一个也没有杀过,这个难道还不可以证明什么,你难道还是什么都不明白吗?”

    “天书集天地造化之神奇,其中有道教、佛教、魔道、鬼道等各道奇术,不同的道法被它完全融合在了一起,让它们相辅相成而发挥出更加巨大的威力,难道连这本上古奇书也不可以让你明白些什么?”

    “噬血珠充满了凶煞之力,本是极其邪恶恐怖的东西,为什么普智大师要随携带而不是丢弃它,你有没有想过。5ccc.net”

    “因为大师他不希望这件诡异而恐怖的法宝落到我们圣教中人的手中,让它可以少残害一些生灵。”

    “你恐怕早就知道了些东西吧,那么死灵渊下,黑水玄蛇面前,你又为什么要使用它,因为只有使用了它才可以让你我二人活下去。”

    “这天下,本来就没有太过明显的正邪之分,有的只是世上愚蠢之人幼稚无比的思想罢了。”

    “小凡,你此生注定不会是一个平凡的人物(真的是注定,那么你死顶他干吗啊),噬血珠在你手中必然会大放异彩,你天生子坚毅,于修行一徒实在有莫大的好处,而且你内秀于心,看似十分普通,将来必然会登上至高点。”

    “而天书,大梵般若,太极玄清道三门道法均是当世的绝顶功法,平常人求一门而不得,而你竟然一下子就拥有了三门,这个正是天大的缘分,这三门道法看似截然相反,实则相辅相成,你修炼其三,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效果,但是在将来必然可以一千里,精进神速。”

    “相信在二十年以后天下将再没有人可以是你的对手,你拥有的奇异法宝自然也会助你一臂之力,它们将来必然会在你的控制之下!”

    “这个天下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注定是邪恶的,例如噬血珠,它杀人无数,但是那是在黑心老人手中,他为一个圣教掌座,杀人无数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在你的手中,你却用它杀死了吸血鬼……那个什么老三的,为民除害;杀了树妖和赤眼猪妖,救下了你自己和你师姐陆雪琪,同时还退了众多灵,挡下了当初的神剑御雷真诀,甚至在救我之时也是大放异彩(纯粹是安慰,碧瑶心里想的是:你个拖油瓶浪费了本小姐一瓶大黄丹了)。”

    “将来,它更加可以在你手中发出它应该拥有的威力,小凡,难道你还会觉得这件法宝只是一件害人的邪物吗?”

    张小凡的眼光之中异样的光彩忽然绽放,他看了看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的碧瑶,又看了看可怜兮兮落在地上滚动的噬魂,却又忽然失去了光芒,用有几分干涩嘶哑的语气道:“连普智大师这般修为也敌不过这噬血珠的侵蚀的威力,我又应当如何是好,如何才可以抵御这般恐怖的侵蚀啊。”

    说着,神色之间又有几分失落了。

    碧瑶看见了这一幕有些心疼,连忙柔声道:“小凡,你切莫要看轻了你自己,你自卑,只是你自己心里一直以来的心思在作怪,只要你可以放的开手,不用多久,普智必然是不及你的。”

    “上次陆雪琪那里我便早说过,只要你可以全力以赴,必然可以击败她的,结果也是因为你自己的原因才输掉的。”

    张小凡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却又忽然开口问道:“碧瑶,你……你是……如何知道……普智大师的……”

    “猜的。”碧瑶见他放开了,自己良久的劝说有了十足的效果(说了这么多其实很口渴啊),心大好之下也就觉得张小凡可多了,用十足的调笑的语气道,“你个呆子,普智大师从死亡沼泽里取得噬血珠又不是什么机密大事,可以说天下除了你这般呆子以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鬼王宗也曾今不止一次派遣出门下弟子前去抢夺,万毒门等其他的门派也绝对不会比我们少了,就是平时那些道貌岸然,自诩是名门正派的正道大侠们去抢夺也绝对不会在少数,全靠普智他多年修行,道法放眼天下也是十分的高深,这才得以保住了它,不过最终却还是落在了你的手里。”

    “不过似乎也只有你这个傻傻的青云小弟子对这件奇宝一点也不在乎,就是我自己也自诩断断不可能可以作到这点,可是它却偏偏落在了你的手里,如果让那些拼命抢夺却一无所获的知道了铁定会被你给气死的。”碧瑶想到了这里,不由自主的开始笑了起来,合欢铃也是十分配合的响了一下。

    张小凡见到了碧瑶的笑容,和陆雪琪那百年难得一见的淡淡的笑容截然不同,心中隐隐约约有些YY的想道:这天下无双的两个奇女子似乎都对自己另眼相看,也不知是自己几辈子才修来的福气了。

    不过他马上又开始责骂自己了:呸,陆师姐救你护你是因为你是他同门师弟,碧瑶救你护你是因为你兼奇宝,她对你好奇罢了(还好偶家碧瑶不晓得,否则她一片苦心变成了这样的理解一定暴走了),你还真当自己有这种福气不成!

    不过他一想到碧瑶是因为这根棍子才和自己接近的,他心中却有了撕心裂肺的痛,难过的要命了。

    “小凡,小凡。”碧瑶见他有陷入了呆滞,心中十分的不愉快,用十分古怪而又幽怨的语气(偶发誓,她绝对是装的)道:“莫非我便这般没有魅力,这般不能吸引你,竟然让你忍不住接二连三的开小差?”

    张小凡一听马上回过了神来,恨不得把自己的新给掏出来来表达自己的心意,连忙辩解道:“没有,没有……我……只是……我只是……”

    却接下去又是一阵语塞,说不出话来。

    看见碧瑶直勾勾等着他解释的目光,冷汗飕飕的下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碧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