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镇灵指环 第二十一节 骷髅再生(上)

    “好秋儿,”葛逸嘻皮笑脸的道:“你真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我对你的敬仰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他说到这里,却见楚知秋一双秋水般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饶是葛小真人一向不知无耻为何物,此时也不由老脸一红,忙摆出一付严肃的表:“这是哪国的语言啊?弯弯曲曲的,我怎么一个字都看不懂呢。(千载中文网www.qianzai.com)”

    楚知秋见他如川剧中的变脸一般,不由“扑哧”一笑,心道:“这个无赖,和他在一起,笑的次数比前十九年加起来都多。”又想这小子善于打蛇随棍上,不能太给他笑脸,不然以后不好收拾了。

    葛逸见她脸上忽忽睛,心说怎么拍马拍到马脚上了?

    却听楚知秋轻启朱唇道:“这是一种已近失传的文字------‘吐火罗文’。”

    葛逸皱眉道:“什么‘火炉”文?名字好怪异。没听说过,不过可以想像,天天说这种文字肝一定不好。火气太大。”

    楚知秋气道:“是‘吐火罗文’,乱说什么。它是印度语系的一种,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语种之一,全世界已经没有多少人懂得它了。”

    “那这个西方鬼子的的遗书里又说了些什么呢?”葛逸问道。

    “什么‘西方鬼子’,现在又不是八国联军的时候。”楚知秋嗔怪的白了他一眼道:“这里面主要介绍了他一生从事‘亡灵魔法’的研究在果和希望能有传人继承他的法术的心愿。想让咱们给他找个传人。”

    “说的轻巧,除了湘西辰家,还没听过有哪个门派整天和这些臭哄哄的尸体打交道。这事先放下,留待有缘,以后再说吧,上面还说什么了?”

    “还有,”楚知秋又看了一会道:“他现在属于‘半妖巫’状态,希望能有人帮他进行最的一个步骤,将命匣中的灵魂释放出来,并与这具骷髅合二为一,成为一个真正的‘黄金妖巫’。(网友手打文字更新-qianzai.com)以验证他多年的心血成果。”

    “这么说,此人也并非是坏人,只不过是个醉心于魔法研究的傻瓜罢了。”葛逸叹道。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帮他完成这个心愿呢?”楚知秋道。

    “可是,你和我谁也不会这个所谓的什么‘亡灵魔法’啊?莫能助啊。”葛逸一摊手。

    “不妨事,”楚知秋笑道:“这上面记载了最后的方法,不过,还得劳动你的大架了。”

    葛逸想说为什么是我不是你?可在楚知秋这样的美女面前实在是不好意思,只好把话咽到肚子里,道:“好吧,出力的总是男人。”

    片刻之后,二人回到了那间大石室之中,葛逸拿出朱笔,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法阵,本来据遗书上说,这个法阵是需要用鲜血画成的,不过葛逸的朱笔就有这个作用,效果比鲜血还好。关于那些西方的符文,照着葫芦画瓢就成了。

    提起那具骷髅放在法阵之上,楚知秋看着那本遗书轻轻默念,不一会功夫,只见那法阵红光流转,上面的符文耀眼生花,由红转金,由金转黑,一团一团的黑气凭空冒了出来,慢慢被那骷髅所吸收,直到点滴不剩,楚知秋喝道:“就是现在。”

    葛逸并不答话,按照二人事先约好,一掌拍开命匣,用手一指:“疾!”里面的一小团相互缠绕不休的墨色云气已被他的法力所挟,疾快的注入到了那骷髅之上,如海绵遇到水一般,被吸了进去,一点不剩。

    符文的光芒再次由暗变亮,逐渐转为金黄,却并不停止,由黄转白,黄色与白色翻转不休,那具骷髅却犹如神经牵引一样,自己颤动不休,像是要活过来一般。

    葛、楚二人对视一眼,心说“成了么?”

    耳边却听“喀嚓”一下,二人一愣,忙凝神观看,只见那骷髅的头顶,有一道细细的裂缝生出,紧接着“喀嚓喀嚓”之声不绝于耳,细细的裂缝不断生成,布满了那骷髅的全,葛、楚二人满是惊骇,他们虽是外行,但也知道这是失败的征兆。(网友手打文字更新-qianzai.com)一旦失败,那灵魂离开了命匣,又失去了寄宿体,却偏偏还是一个没能修成的灵魂,不能夺舍,那么等待他唯一的结果,便是魂魄无存、烟消云散了。

    在二人的惊骇中,那骷髅的本体上,已经有一小块骨头落了下来,附着于内的那亡灵法师的灵魂,在急急的叫着,可惜葛逸二人谁也不是灵魂语者,实在听不懂他说什么。片刻之间,又有几块骨头相继掉落。眼看不过一时三刻,这个伟大的倒霉鬼就是个魂魄无存的结局。

    匆忙之时,楚知秋还在翻在遗书,却什么也没发现。她脑中灵机一动,猛的叫道:“有了。”

    葛逸正在焦急,问道:“什么有了没了的?快想办法。”

    楚知秋急道:“要有鲜血,活人的鲜血,把血滴在上面。”

    “什么?”葛逸一时没反应过来。

    “把你的中指血滴在它的头上,快啊。”楚知秋急叫。

    “我……”葛逸暗道,T***,小爷又不是急救中心的血库,那天指环吸了老子不少的血,今天骷髅又要吸,当小爷是唐僧么?这西方的邪法就是缺德,动不动的就要人的血液。

    “快啊,你还等什么?”楚知秋见他还在愣神,不由催道。

    眼看那骷髅上的骨头脱落越来越多,葛逸一咬牙,心说罢了。就当学习雷锋做好事吧。就当一次捐献员了。总不能让楚知秋来啊,她那白嫩嫩的小手,我见犹怜,划一道不免可惜。

    他一面胡思乱想,一面轻轻的划破了自己的手指,滴在那骷髅的头顶上,果然,一滴鲜血下去,“喀嚓”之声立止,骨头不再脱落,光芒也由暗转亮。葛、楚二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楚知秋道:“不够,继续滴。”

    葛逸心里骂娘,却也不能半途而费,只有不断的将血滴在它在那骷髅的头顶上。随着血液的增多,那骷髅上的裂缝慢慢消失,脱落的骨头竟然发出奇特的光芒,慢慢的又回到骷髅的本体上,就像是把刚才的过程倒电影一样的倒了回来,形十分的诡异。

    可更让二人大开眼界的还在后面,整具骷髅完整之后,随着葛大善人中指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滴下,在那骷髅的全,竟慢慢长出肌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经脉、血管、各种组织、皮肤、指甲、毛发,竟就这么在二人的眼前,一一生了出来,二人看的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连葛逸都忘了他的手指还在流血。

    直到楚知秋“啊”了一声,面红耳赤的转过头去,葛逸才猛回过神来,却只见本来的黄金骷髅,已变成了一个材高大、面目英俊、金发白肤的西方男子,赤的躺在地上,他的下体上,一根让大多数男人都嫉妒的“活”直的在那里一柱擎天,怪不得楚知秋羞的不行,背过去。她还是个不经人事的黄花少女,难免少女怀,午夜梦回,自己都会羞的不得了,哪里见过这个。

    随着葛逸最后一滴鲜血又滴在他的额头上,那人全的光芒终于褪尽,他的脸上出现一个十分兴奋的表,然后慢慢的睁开了那双天蓝色的眼睛,缓缓的坐起来,看着正在那傻呆呆注视着他的葛逸,从容的一笑,伸手在那个黑色的命匣里一招,一件黑袍飘了出来,他不慌不忙的穿在上,看着自己有血有的双手,用纯正的汉语感叹了一句:“活着真好。”

    然后他竟就地单膝向葛逸跪下,右手抚上心口,恭敬的道:“伟大而睿智的主人啊,您忠心的奴仆------约克•卡斯特尔韦特罗向您问好,源于您最无私的施舍,我,您最忠实的奴仆,得以重新复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愿将自己所有的一切,从到灵魂,都奉献给您,我伟大的主人。”

    葛逸此时的脑子全乱了,他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人品爆发了,等等,我家秋儿还没出去偷人呢?上怎么就有了传说中的王八之气,(大哥,人家楚知秋和你还八字没一撇呢。什么“我家秋儿”啊。)便虎躯一抖,四方贤才咸来拜服了。

    他又在那胡思乱想,楚知秋先反应了过来,推了他一下,道:“你先答复他啊。”

    “啊”葛逸从混乱中醒来道:“那个……那个你先起来,别跪着说话,我不习惯。”

    “谢谢伟大的主人。”那个约克•卡斯特尔韦特罗恭竟的站了起来,半低着头,一副等着葛逸教训的样子。

    “你先说说,”葛逸理了一下思路,这才问道:“跟据你的遗书,怎么这么别扭呢。”当着一个大活人的面,说“你的遗书”当然是很怪异的感觉了。

    “跟据你的遗书上说,完成最后的步骤,就可以将你变成一个特殊的妖巫了,怎么你会重新变**呢?”葛逸问。

    “是这样,伟大的主人,是您的慷慨与仁慈……”约克•卡斯特尔韦特罗道。

    “打住打住”葛逸忙打断了他:“你就直接说原因得了,不用歌功颂德,也不用叫什么‘主人主人’的,现在是新世纪了,听起来怪怪的。”

    楚知秋在一旁不住的偷笑。

    “如您所愿,伟大的主人。”约克•卡斯特尔韦特罗一时改不了,葛逸翻了一下白眼,也就随他去了:“事的原因,奴仆也不清楚。”

    “什么?你也不清楚?”葛逸与楚知秋就更糊涂了。

    事实上,他们确实是谁都不清楚。关键在于,葛逸刚才滴血的时候,用的是右手中指,右手中指上有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奇门遁甲之四界争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