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镇灵指环 第十一节 湘西赶尸(上)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葛逸的食指上也同样溢出了血来,缓缓的流进了“大悲胎藏生曼荼罗指环”,瞬时之间,黑色有些透明的指环接受了葛逸的血后,竟猛然一亮,满室的月光也随之一暗然后才恢复了正常,所有的月光精华都随这一亮,被吸进了环体。(千载中文网www.qianzai.com)

    迷迷糊糊中,葛逸以为自己这次真的要死了。

    “爸爸,妈妈,家里人,还有师父,我这回真的要挂了,我,我还,我还没有处过对像呢......”(作者:大哥,你还有心想这个。我服了!)

    “不对啊,这是什么?”

    一段经文涌上脑海:......阳尽而升,尽而阳起,落而月升,月落而起,月相合则明也,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时之化,而能形成……

    这不是“人道”中“生篇”的总诀吗?

    同时,葛逸感到左手的食指上,一股暖流流遍了全,它所到之处,不但不再有疼痛感,反而舒服的要命,葛逸不由自主的轻声哼了起来。

    是灵力,这灵力是如此的强大,虽然缓慢,却坚定不移,如长江大河,无穷无尽。

    葛逸再不迟疑,坐直了体,运起了“三道”,将那强大的灵力引导入小周天,再转成大周天,周而复始,循环不息。

    也不知过了几个周天,直到那指环中不再有灵力传来,葛逸才停止运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全的伤病不翼而飞。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六识全开,像是能感觉到窗外的阳光撒下,小树抽枝发芽。

    否极泰来,经此一劫,葛逸的“天一道法”竟一步踏入了“生”的境地界,到此为止,他才算是真的成了一个修行人。

    那跟了他二十一年的病才真的一扫而空。

    除掉了最大的心病。

    而关键,就是这“镇灵环”。

    其实他这纯属于误天误撞。

    这“镇灵环”实为佛家至宝,本不含灵力,但它却有一宗别的什么宝贝也比不了的好处,就是可以做为附助修练的法宝。

    最开始葛逸运转法力的时候,这指环之所以没有替他过渡,是因为它在吸收月光,本来它是不会吸人的灵力的,可是你自己把灵力送过来让它吸则是两回事了。(网友手打文字更新-qianzai.com)

    本来葛逸不是它的主人,因为没有经过“滴血认主”的过程,而那个几百年前的老鬼是不知道的,这本是西藏密宗的大密秘,那个大喇嘛死也不会告诉一个外人的。

    但他被那怪病激的吐血,正好流到了指环上,而经过认主仪式以后,指环感到了主人的危机当然立刻施救,不但把葛逸本的那些灵力放大后还给了他,还带着从月光里取来的精华,这天地造化而成的灵力一入体,哪能不让他大大受益。

    再说说这“人道”中的“生”,什么是生?

    老道士一生行遍天下,取各派法术心法之精粹,创立这“天一道法”,而这“生”就是西藏密宗的心法大成部分。

    何为“生”,世间万物皆为阳二气、五行之属。没有乾坤交合,哪里会有新生。

    说白了,这“人道”篇,就是经历人间的七,这“生”篇,就是要经历人之常伦,它不是不可以通过灵力的积垒修练而成,但最正确的方法却是男女的交合,阳二气的相融,也就是密宗的修练方式“欢喜禅”。

    老道以为几年之内葛逸很难达到“生”的境,因为他以为葛逸的个不会随便做出这种事,做这种事时怕也不会想到要修练。

    但无巧不巧的是,葛逸本为男,属阳,而月光中的精华属,无形中达到了阳相交合的条件。

    再加上那“镇灵环”对灵力的加乘作用,它本也是密宗的法器,诸多条件使葛逸的修行进了一步,也就不足为奇了/。

    刚好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

    不用猜就知道是小韩,果然,又急又快的声音响起:“喂,葛逸,你怎么没来上课呢,怎么了,要不是怕去你的寝室,我和小凤就去找你了。”

    葛逸心说幸亏没来找我,不然我这副满是血的样子不得吓坏你们。

    嘴里应付着,答应了今晚陪她们去看电影《蜘蛛侠》,这才让小姑娘心花怒放,放过了葛逸。

    洗了个澡,又换过了衣服。正常应该去食堂吃饭了,但到了这个境界,却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修练“辟谷”之术了。

    可是在这个社会上,是不存在不吃饭的人的。

    只好去食堂打了份饭,没想到却碰到了“四大豺狼”,没想到的是,这四个小子竟然没有主动来挑衅,只有那个程新有些愤愤,怒视他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不对啊,这几个家伙难道转了?

    想到王凤和小韩对他们描述,不太可能啊。(网友手打文字更新-qianzai.com)

    回到了寝室又卜了一卦,居然是“初九:潜龙勿用”。

    葛逸不由得苦笑,看来得低调一些才行,连卦像上都在警告我了。

    再想占上一卦,想想算了,刚和别人说完,未来的事都知道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了。

    不愧是“好莱坞”的大片,《蜘蛛侠》真的不错,看的两个女孩子十分兴奋,看完了又要去吃什么“肯得鸡”,葛逸也只能做护花使者做到底了。

    最后送她们回到寝室的时候,还好没有过十二点,不会误了最佳的修练时间。

    修行人练功大多在两个时间最好,一个是子时,一个是午时。就是半夜十二点和中午十二点,这两个时间在一天中是极与极阳之时。修行者所要吸收的天地五行之气在这两个时间更加的浓厚。

    做为一个普通人来说,养生之道,也有这么一条:睡个美美的子午觉,很利于体健康。

    葛逸的贵宾楼与女孩子们的楼之间不是很近,要过了体育场,穿过学校最东边的实验楼才能到。而东门外已经早就封死了,不是建筑用车经过外,几乎没有什么人在这里。说起来,农大先址很偏僻,是有历史原因的。最开始,农大的建校在在市区之内,也过了许多年。可到了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学样需要扩大,于是有国家领导批示说在农业大学嘛,怎么可以在市区内呢?一定要到郊区去,有大片的地作为实验田,要有树林和农作物相伴,给学生们提供一个可以像农民一样在田地里动手干农活的机会,这才像农业大学。于是,全国的农业大学全都向市郊搬迁,松江农大也不例外。所以就在这里安下了家。事实证明,领导还是有眼光的,这里的环境清幽,地势宽阔,依山傍水,风景优美,很是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农业人才,为国家作出了大贡献。

    这里的前事是一位国乡绅的私有花园,他家的祖坟也在这里。传说解放以前这里是一片乱葬岗,因为老百姓虽不懂什么风水之说,但是有钱人家将祖坟安在这里,跟着他们干一定不会错的,所以有许多人都会偷偷摸摸的将自家的亲人也葬在此处,再到后来,本人侵占了东三省,看上了这块土地,想方设法打击那位乡绅,等到真正得到了这块园子不过两三年,本就无条件投降,于是这地方又回到了人民的手里。那位乡绅也举家迁走了。兵慌马乱的,这祖坟,也就没人会当回事了。最后,在此选址建了农大,那片乱葬岗敢被划给了农大,可是因为地处山中,一直都没有人当回事,农民也没去开垦。听说近些年因为环境保护的好,还有狼的踪迹出没,大约是从白山那边过来的,山民的家中的家畜时有丢失,还有丢小孩的。一时闹的人心慌慌。上头派人下来查,却也没什么结果。

    从那里一直沿着树林绕上一大圈才会到后山,然后才能到葛逸的宿舍。坟场、密林、夜晚,这三个条件放在一起,只有傻子才会去那里。所以到了晚上,农大的师生们都有意的避开这里,正常人谁会触那个霉头。

    葛逸当然没什么可怕的,如果真有什么妖魔鬼怪的,就随手收了,看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在太岁面前动土。

    心里正在想着今天占的那个“潜龙勿用”卦的事,远远的,忽然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传入耳中。

    好像是斗法声!

    这种灵力的波动,普通人是听不见的,这就像是地震要来之前,从地幔传来的声音,人的耳朵所不能听见,而蛇虫鼠蚁却能听感到,并做出类似于搬家的举动。那是因为在灾祸来临的时候,其实自然界都会有预警的信号,或是超声,或是异像,只可惜,正常人无法听的到或感觉的到,但如果细细留心,就可以看到,每当这时,一些家畜的行为都会有异常。

    现在的葛逸可不比从前了,以前的他可谓是弱不风,可今天一旦修为到了“生”的境界,就像是给老虎装了牙齿。从前的他,就像一台旧电脑,虽有强大的软件(灵力与道法),奈何硬件(体条件)太差,以致于“死机”现像时有发生。现在硬件功能提上来,运行软件当然事半功陪。遇到有修行人斗法,当然是要管的。

    修行,绝对不是不问世事,一心增强灵力。

    正因为能为世间主持正义,修行人才有了在世间生存的价值。更何况,他修行的“天一道法”本来就是证世间因果以修业力的法术,有闹是一定要凑的。

    他当即展开遁术向校外声音的方向扑去。半个小时后,足足行进山中数十里,他才接近事发地点。

    以葛逸现在的本事,他的遁术也相对简单,不过是“御器”之法。

    想像剑仙一样的随意在天上飞来飞去,这是所有人从古至今的梦想。修士修行,达到高明处,也可以人器合一,再以人御器,那时就可以万里江山一回,百里之外取敌首。

    可是,以葛逸现行的水平,便可取个巧,以“御器”之法“御己”。说白了就是以灵力驱动自快速前行。

    想当年,隋唐之时,李渊幼子李元吉神力无敌,可举千斤石鼎,却不能抓住自己的头发,将自己百多斤的体拉起,这是因为他逃脱不了最基本的物理规律。

    可见人力有时尽。

    而修行之人,就可以凭道法高低,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这种局面。所以,世人无不对天道心向往之。

    葛逸现在的速度取决于自的法力及运用的手段,他并没有一位老师,每边耳提面命,传授应用之法,一切全凭“悟”,对于一些基本法术的运用,当然比不得那些名门大派子弟,所以这神行之法也并不快,用了好些时间,才到达目的。

    越是接近,他就越是小心谨慎。在修行界,偷窥同道中人修练乃是大忌。万一人家不是在拼斗,而是同门之间在切磋比试,而被认为是偷艺,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树林深处,阵阵轻雾之中,两伙人相峙而立。

    而在他们的头上,是一颗类似于照明弹的东西高高的悬在半空,光线虽不太亮,却足够现场所有人看清对方,看来是高人的一种法术。

    葛逸不敢靠的太近,因为不知是敌是友,对方两伙人也不会知道,如果他冒然出现,没准会遭到双方一起的攻击,那可太不合算了。

    所以葛逸在一颗树上静静的伏了下来,打算先知道是怎么回事再说。他紧紧的闭住自己的气息和灵识,就算是眼睛,也尽量眯着,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眼睛的光也是灵识的一种,会被最细微的感知所发觉。

    对峙的双方人数对比很是悬殊。

    场中间,被围起来的是一位长发女子,她背对着葛逸,所以无法看到面目,只能见到长长的秀发直垂至腰,材修长婀娜。右手中持着一把寒光四的宝剑,就算在那团火光不太明亮的林中,也能看到剑上反的清光。左手掐着剑诀。她的脚下,有一个男子僵卧在地,不知死活。

    场中十数名黑衣人围成了一个圈,他们清一色的一袭黑纱,从头到脚全部罩住,从他们站的方位来看,错落有致,分明是一个不知名的阵法。一阵嘶哑难听的声音忽高忽低的不时传来,犹如来自幽冥招唤。在这漆黑的夜里,密林深处,好像厉鬼不甘惨叫,直刺耳鼓,不用说也能看的出来,这发出声音的家伙一定是邪恶之士。那些黑衣人们的移动竟不是走,而是轻轻跳动。他们跳的是逆时针方位,二人一组,忽快忽慢,十数人始终保持一至,一个黑衣人跳走,另一个总能准确的补在他的位置,就连脚印都分毫不差。跳动之间,有种奇特的韵律,和那阵嘶哑难明的声音保持一致,二者之间,必然有着联系。

    “怎么感觉不对呢?”第一次看到修人之间的斗法的葛逸倒是没有什么兴奋的感觉。只是对于黑衣人们的跳动感到不解,因为这些人跳动之时,体僵硬,下落之音,直似枯木一般,发出“咚咚”之音。

    葛逸再细看去,竟发现这些黑衣人行动竟不用眼睛,因为他们的面上不但有黑纱罩住,随着上下跳动,黑纱飞起,他们的脸上竟紧紧的戴着棕叶制成的斗笠。分不清哪里是前脸,哪里是后脑。

    忽然一个黑衣人在跳动之际,他脸上的斗笠脱落下去,再看到这人的面孔,就更叫人感到惊异!苍白……苍白的面色中发出灰黑和铁青的混合色,还带有些许暗红的斑点,双目深深的陷在眼眶之中,深得找不到眼珠,只剩下两个黑黑的空洞。双颊也深陷进去,上面帖着黄纸,好像还划着符。让人不毛骨悚然!

重要声明:小说《奇门遁甲之四界争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